20090530/图说俺家屋外的鸟巢(1)

捷克佳/无意中在俺家屋外低矮的松树上发现一个鸟巢,里面竟然有四只刚刚出生不久的幼鸟,于是这两个周末抽空观察,并用镜头记录下这些鸟儿的生长过程,见证了幼鸟从嗷嗷待哺,羽毛渐丰,到蹒跚学步,期间颇为有趣。

细细回想起来,应该是今年的维多利亚日那天(5月18日)这些鸟儿便准备出世或已经诞生。因为在给草坪浇水,走到松树边时,还特意给松树的底部多多地滋润了一下。但见两只红色的不知名的鸟就在旁边的篱笆墙上左窜右跳,彼此吱吱喳喳,并不断地飞过来飞过去变换位置,一点也并没有离去的意识。不过,自己当时并没有意识到,一个鸟巢就隐藏在那颗松树的中上部。

也就是在随后的几天里,妻子发现近来室外鸟儿的鸣叫声异常尖锐,于是,在一天早晨,她在巡视草坪花木时,终于发现这个鸟巢,而且里面竟然有四只刚刚出生不久的幼鸟。

(下面的图片慑于09年5月24日下午4时许)

img_7266_w.jpg
担心老鸟外出捕食辛苦,特别把面包送进鸟巢去犒劳。巢内幼雌看来出生没有多久,眼睛还没有挣开。

img_7292_w.jpg
它们的身上已经有少许的绒毛附体,这时的标准动作是闭眼嘴朝天。

img_7297_w.jpg
一只麻雀站在铁杆上,试图去巢内夺食。两只红鸟刚刚飞回站在篱笆上。

img_7299_w.jpg
其中的一只终于将麻雀驱赶走。

img_7301_w.jpg
领导视察工作。

img_7305_w.jpg
被赶走的麻雀并不甘心,又再次飞回。

img_7306_w.jpg
而且带来同伴。

img_7308_w.jpg
最多时竟然有四只麻雀之多,试图在数量上战胜两只红鸟。

img_7308_w0.jpg
这是经过裁剪的画面。这两只红鸟应该是夫妻吧,这些天围绕镜头的红鸟基本上都是两只。

img_7308_w1.jpg
这是左边红鸟的特写,当时它外出归来,嘴里还叼着一条蚯蚓。外出勤劳工作的应该是雄鸟。

img_7308_w2.jpg
这是右边红鸟的特写,应该是主内的雌鸟。

img_7308_w3.jpg
四只麻雀的特写。尽管雀多势众,但最终还是被两只护巢心切的红鸟驱赶走。

img_7325_w.jpg
走进察看,稍微一敲鸟巢,一只幼鸟立马伸长脖子,张开嘴巴,等待哺育。

img_7326_w.jpg
老鸟一根草一根草的衔来建巢,为自己更为下一代在诞生之初营造一个舒适的环境,母性使然,令人感动。

img_7330_w.jpg
注解成语“嗷嗷待哺”的画面。

img_7337_w.jpg
还是这四只。

img_7349_w.jpg
一只喊累了,埋头休息。

img_7352_w.jpg
另外三只仍等待喂食。好奇的是,老鸟每次只能喂一只,它如何区分那只是上次喂过的,会不会厚此薄彼?

此外,总是称之为老鸟小鸟,或红鸟,到底这种鸟的名字是什么?

(待续)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