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1/大陆移民安钢之死五谜团:巨额保险若争议

多伦多信息港(吴长缨):日前,多伦多华人移民安钢在美国车祸中惨死的新闻,引起了加拿大以及北美华人间的巨大关注和争议。据悉,安钢刚刚换了一家卡车公司,他自己选择了没拍档的单独驾驶。那天,在他前面的一辆由八十多岁的老人夫妻驾驶的别克突然换线,安钢违反高速驾驶常规打了方向盘后导致自己的车失控。最后卡车被焚烧了一个小时,安钢则被卡在驾驶室里,惨死在他的驾驶座上,身份需要用牙齿记录才能确认。安钢之死,不仅以其残酷震惊北美华人移民,更是留下了一连串的谜团。

其实这只是安钢之死中一个迷团之一。那就是安钢是因为驾驶失误还是因为不忍心碾压前面的小车,才导致自己失去生命。据安钢生前的前华人雇主和驾驶同伴们介绍,在高速上驾驶卡车突然打方向盘或者弯道超速容易导致翻车事故。但现在,已经没有人能知道,这只是一种完全的意外驾驶事故还是一贯善良的安钢心存善念,过大角度打了方向盘,把生的希望更多地留给了前方的小车。

安钢临出发前,在网上留下一个文采飞扬的征友之贴,他浪漫地找女友在一个华人网站的新年晚会上和他共度生日。他在这个人气很足的贴子里写,征友十多天,却也没有人回应。但最后却说,他找到同类,找到了温暖和快乐。并说等他归来后会和网友们交流。这是安钢之死的第二个谜团,那就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生日究竟是怎么度过的。可以告诉大家的是,那天,在最后一天,终于有一个女网友同意和安钢共度了生日。那个女网友还这么告诉大家,安钢当时对她说他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交流心情的女友,那个女友同意陪他共同驾车,浪漫穿越北美。安还说,他中国的前妻,也终于同意他可以把他的孩子接来加拿大生活了。

安钢之死的第三个迷团就是,安钢死后警察只能找到安钢留地址的同学黄先生。黄先生却在默默寻找几天后,迫不得已地通过媒体和网络公开寻找安所谓的妻子。安钢已经开始寻找女友,怎么突然冒出一个必须千辛万苦寻找的妻子。这是安钢之死的第三个谜团,这个妻子又是何方神圣。后来,安钢的司机朋友李先生(网名风压差)一篇名叫《安钢我们为你抱不平》的网文再次为安钢的人生故事掀起了波澜。原来,这个女人是安的第二任妻子。据安的朋友介绍,安钢是通过这个女人的姐姐介绍认识的她。在网络的初步了解的过程中,这个女人表现的开放、热情、诱惑,一下子迷住了安钢的心。安回到国内见面后立刻就结婚了,并办手续很快(2006年五月下旬)把她办来了加拿大。安的新妻子比安小15岁,相貌出色,身高170,比安还高一点。但令安的朋友们不解的是,这个女人一下飞机就开始冷脸。以后几个月,基本不和安说话,有时候都不接安的电话。还常常很晚回家。一下子就成了“冷美人”。在来加拿大仅仅三个多月,在一次安去美国出车时候,取光安钢的积蓄包括房租钱并用信用卡买了价值800元的高级手机后就人间蒸发了,对安钢的最后通牒是不签离婚协议就永不见面。以后安报警寻找他的妻子,警察找到后对他说:“你的妻子不爱你了。”后来,安又四处张贴寻人广告,但却让她跑的更远。社工介入调解他们的婚姻,那女人说是因为看见了安存在电脑里的安在婚前的女友的照片以后接受不了。安最后还想见这女人一面,但这女人的条件依然是不签不见,非常绝情。

安钢之死的第四个谜团,就是安钢身后留下了巨额保险,这保险有多少并应该属于谁。据安钢的前华人雇主介绍,这算是一笔巨款。一般而言,大约是第一次给8-9万加币,以后每月给受益人约40-60%死者工资额度的金额,直至65岁退休,但具体情况需要根据具体案例确定。据估计应该有80万加币左右。安钢这种保险因为是跟车不跟人,不需要写受益人。所以应该妻子是默认的第一继承人。这只是已知的安的工作保险。(后来他还买过意外事故方面的商业保险,但是据说退保了)现在,这个保险,究竟是应该留给安的老母和儿子还是绝情分居的妻子,在多伦多华人之间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据调解安的婚姻的社工介绍,安的分居妻子在舆论的巨大压力下,已经有意放弃保险权益。

安钢之死的第五个谜团就是,安的新婚几个月就逃跑的妻子是不是涉嫌骗婚。据安的朋友们介绍,最近,他们最近准备正在收集证据,去联名举报安的分居妻子涉嫌骗婚。他们认为,在刚刚结婚这么短的时间就决然出走,在结婚其间,基本不跟安有任何沟通,一反结婚前的火热,并完全不给安见面和调解的机会,就是拿安和婚姻做跳板,她的目的只是加拿大身份。这种行为是对安、婚姻法和加拿大移民法的欺骗。

附安钢朋友(风压差)写的安钢婚姻的真实故事:

安钢,你走了,再也回不来了,我们早就说过,你遇到这么倒霉的事情,不应该一直耿耿于怀,真的应该听我们的劝告,我们不是早就反复和你说过吗,以你现在的情绪,暂时不能开卡车了,你却不愿意多留在睹物伤情的家里一天,总是匆匆准备一下,稍事休息,然后就又出发了。

我们都曾经很羡慕你,因为你虽然看上去不老,但那时也有47岁啦,有人说把她妹妹介绍给你,于是你回国了,见面觉得满意,于是立刻结婚了,你当然满意啦!娶到一个整整比自己年轻十五岁的老婆,个子快有一米七,站在一起比你还高!嘿嘿!你小子老牛吃嫩草,真是艳福不浅啊,羡慕得我们哥几个不是后悔结婚太早,就是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回国去,抱得美人归啊!

可是后来,我们却慢慢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了,自从去年五月你的新婚老婆登陆,你欢天喜地把她从机场接回家以后,她却判若两人,过去的脉脉温情荡然无存,曾经的浓情蜜意也一扫而光,难道都落在机场回家的401高速路上了?

你带着疑惑,驾着卡车出发了,心想她或许是时差或者水土不服吧,你沿一号公路直到温哥华,卸货后,装载满满的木材南下加州,卸下木材,装着四万多磅沉甸甸的加州橙子,就和你的搭档披星戴月的往回赶了,七千多英里路程,整整十二天了啊! 快到家了!你怀着喜悦的心情给她拨通了电话,说马上就要到家了……你是多么盼望着早一分钟回到家里,紧紧地抱住她……

可是回到家里,你却不见她在家,今天是周末啊,怎么回事?ESL没有课啊,你焦急地等啊等啊,黄昏时分她终于回家了,你问她今天到哪里去了,她说,一个人无聊,我要逛街啊……后来每次你回家,她总是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回避你,拿着你给她的月票出去逛——就是一个人去闲逛,也不愿意和你呆在一起,你有时候在美国打电话给她,经常夜里11点多了,家里的电话还没有人接;回到家里,要不就是躲着你,要不就是无论你说什么,无论你怎样努力讨她高兴,她都是莫名其妙地保持沉默,顶多也就爱理不理,你实在无法理解,有时候甚至会大为光火,(后来你为自己有时候在这种情况下的“态度不好”还深深自责呢!我们都骂你是笨蛋,这是后话)却无可奈何。

你还是一如平常一样,周末在家里住一天到两天,然后就出发美国,一周,有时候还多几天,才能回家一次,有一次我到密西沙加装货,碰到你刚巧也在那间货仓装货,刚刚装货完毕准备出发,因为我被指定在那个库口装货,因此我要从右侧倒车靠近装货仓口,有很大的观察盲区,为了让我快些倒好车,你把车停好后,跳下来,在我的车外帮我看车倒后,大喊“左!右!再来点左!打右!…”直到我可以从倒后镜看到库口了,你才挥挥手:“那我走啦!…..”有谁能想到,你是刚刚郁闷地从家里出来,你的冷美人又是整整一天几乎没和你说上几句话了……

我们发现你更加拼命地工作,说是要挣更多的钱,说是希望早日取得什么成功,傻瓜,我们不过是司机大佬,混口饭吃罢了,有什么成功不成功的,不过你倒还真是一个很热心的人,我们有什么事情要你帮忙,例如接接送送,或者帮朋友在美国买条免税香烟等,你总是有求必应。有时候我们发现你其实挺自负的,好像真理总在你那一边似的,咳,反正也争不过你,也就不和你这个秀才争啦。

就这样带着疑惑不解,你郁郁寡欢地又度过了好几个月,终于,事情发展到了让你无法承受的程度。9月初,也就是你和你的老婆团聚刚好四个月的时候,当时你和搭档正在回家的路上,你接到了老婆的电话:安钢,我要搬走了,你不要找我了……你一下子被搞懵了,听你的搭档司机说,你哭着在电话中哀求她:你别走,你别走,你要我怎样都可以……然后你打电话给我们这些朋友,恰好我们几个朋友在一起,我们通过车载免提电话听到你在电话中要我们帮忙劝劝她,说到动情之处,你竟然号啕大哭,我们一个劲儿安慰你,你还是哭个不停…..你回来了,你发现她真的搬走了,银行卡上仅有的1800多元被刷光了,信用卡也被刷了1000多元,你说其中有一个是新买的手机,她给你打来了电话,再次强调,她已经不想见你,请你不要找她……你报了警,希望警方协助寻人,你还在沃尔马等许多地方张贴自己制作的小寻人启事,所有你想得出的办法你都用上了,我们都劝你暂时不要找她了,看到你经常以泪洗面,我们虽然心里有些看不惯你,觉得男儿应该有泪不轻弹,但也觉得你很可怜,看到你每次出车前神情恍惚,作为职业司机,我们更觉得你应该暂停开车,我们直言不讳,态度很严肃坚决要求你不要开车,飞行员心情不好,可以申请停飞,我们卡车司机,也一样要情绪稳定才能出车!可能你觉得我们小看你了,你似乎不耐烦再听我们的要你停止开车的劝诫,你却问我们,她现在会不会一个人在哪里挨饿?会不会已经把钱花光了?我们听到你这么说,感觉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亏你还是读过书的人,天涯何处无芳草,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女人有的是!

你去了找了社工谈话,希望社区来协助寻找她并和她谈话,有个朋友和我说,她亲眼看到你和社区工作人员谈话以后,一个人趴在墙上,再一次号啕大哭……一个大男人,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我们大家都在忙着出车,回家度周末,带着老婆或者自己做的头几天的饭菜,然后在家人的目送中再出车,生活都很单调。说起你我们后悔啊,为什么没有经常和你通通电话,碰到你的时候和你去一起喝喝咖啡,问问一个人的你现在感觉好些了没有,那一次你电话中对我说,你今天能不能过来陪陪我,我害怕一个人呆在家里……我正在LESLIE/FINCH以南的耶路撒冷餐厅吃烤全羊,哪有那闲工夫陪你老哥闲扯……后来你又从房东家的楼上搬到了半地下的BASEMENT,说什么这是睹物伤情,不愿意呆在那间你曾经和她共住的房间里……你毛病还真不少!上周你出车前急匆匆委托你以前的搭档帮你退掉你买的轮胎链条,然后就出发了,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一去竟然成了永别!

安钢,我们同一条战壕的战友,我们想告诉你,你放心地走吧!其实你走不远的,我们每个人都有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天,只是时间不同而已,我们总有一天会在另一个世界和你再次相遇,会再次和你一起健身,打球,喝咖啡,看节目,当然,我们更会再次一起搭档开更大的卡车……你的年迈的父母目前还不知道你已经抢先一步到位了呢,我们很犹豫是否应该让近八十岁的老人知道;你的姐姐和弟弟,以及你的那个无论你怎么求她都坚决不肯让你读初中的儿子来加拿大的前妻,当然,还有你最放不下的儿子,都已经得知了噩耗;你的冰美人,她人间蒸发了好几个月,现在也终于浮出水面了,我们看到了电视新闻,听到电话录音采访你的一个朋友,说她也“很伤心”,卡车公司为你买了巨额的WISB保险,你的亲人们或多或少都会得到你最后的馈赠。作为哥们,我们准备去机场接你的远道而来的亲人到家里来住住,给他们做一点拿手好菜,带他们去尼亚加拉瀑布看看……我们知道,这都是你此时此刻希望我们替你做的一些小事……我们现在真的很想和正在另一个世界享清福的你通个电话,拉拉家常,咳,你要是肯跟哥几个学那么一点点泡妞的功夫,哪里用得着去流眼泪……你现在躲在那阴冷的世界里,看到哥几个过春节因为缺了你一个而乐不起来,你幸灾乐祸是不是啊! 你傻,你懒得陪我们吃饺子,可你也等你儿子出息了再撒丫子不是!……我明天一大早还要出车去加州,回来或许会路过密苏里州堪萨斯城,那里是你途中改道把车往天上开的路口,我会把你搭档前几天帮你退轮胎链条的钱给你捎上,顺便给你带点你喜欢吃的牛肉干……今天我就懒得在这里和你废话喽!如果你有什么用得着哥们的地方,尽管在我做梦的时候给捎个话,尽管我开车很忙,但一定会抽空去办。老兄,你最后听我一句劝,到哪里都有美眉,你有时间去舞厅酒吧泡泡,多吃几顿饭或者看看电影……灯一关,其实还不都一样……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