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19/从政府运作到商业运作 “鸟巢”遭遇尴尬命运

北京青年报/今年夏天见证过空前盛世的鸟巢,昨天终于迎来了奥运后的首场体育比赛——北京第二实验小学运动会在这个偌大的体育场内举行。看台上,买票进来参观的游客们则忙着拍照。鸟巢此刻的角色,既是一个赛场又是一个景点。

从9月17日残奥会闭幕至今的一个月里,鸟巢已悄然发生巨变——奥组委已经将体育场交还给业主单位中信联合体体育场运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家体育场运营公司)。售票开放,举办小学运动会、北京CBD国际商务节开幕式,以及夭折的演唱会……在后奥运时代,这家企业对鸟巢的一系列动作已经开始了。

■残奥没结束 寻找服务商

残奥会闭幕式结束后的第一天,奥组委鸟巢运行团队的绝大多数成员放松了紧绷的神经,等待团队散伙,迎来假期。杨蔚鹰对这天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她在鸟巢的工作还要继续,眼前的任务是顺利完成鸟巢运营权的交接,迎接“十一黄金周”对外开放。

杨蔚鹰是国家体育场运营公司的副总经理,作为场馆业主方代表,她在奥组委鸟巢运行团队担任副主任,奥运期间主管场馆环境和设施。

其实,为迎接“十一黄金周”,国家体育场运营公司管理层早在残奥会后期就忙起来了。她在那段时间不停地和各类服务商联系,有餐饮、物业、保安、特许经销商等十几家企业——奥组委一旦撤离,鸟巢几乎将变成“空巢”,所有配套服务都要业主单位自己找。寻找保安公司是比较急迫的任务,因为残奥会结束次日,奥运期间为鸟巢站岗的武警将全部离开。

■接手鸟巢后 先做大扫除

为了能让签约的餐饮等配套服务商尽快入驻,当时业主单位对奥组委的要求是,3天之内必须撤完。而实际的情况是,3天时间仅够拆除残奥会闭幕式场地中间的“大玉盘”,奥组委团队和BOB(奥林匹克转播有限公司)的进度更为缓慢。

9月26日,距鸟巢对公众开放还有3天,这天也是奥组委将鸟巢运营权正式交还给的日子。奥组委团队已全部撤离,但BOB布设的上百吨电缆尚未完全运走,业主单位不得已将BOB的工作人员全部清场。

杨蔚鹰清晰地记得,接手鸟巢的时候,体育场内一片狼藉。当晚7点左右,杨到场馆里巡视,发现看台媒体区地上散落着拆电缆时拽下的木板、办公区的废纸杂物满地、垃圾堆在通道的角落。于是,公司28名管理人员、300名保安、100多名物业工人以及200多名保洁,开始了连续两天两夜的大扫除。

现在,服务于鸟巢的工作人员不超过700人,而在奥运期间,场馆运行团队规模最高峰时达到过6000多人。

■鸟巢“十一”开放 政府下“死命令”

在残奥会期间,国家体育场运营公司就已经接到了政府的通知:“十一黄金周”鸟巢必须对游人开放。尽管准备时间仓促,但业主单位觉得鸟巢必须得开,一方面是北京刚举办过奥运会,游人对奥运场馆有空前的热情;另一方面,作为一家企业,也可以通过卖票获得商业回报。

仅仅在开放的前几天,肯德基等配套服务商的用电还没解决。奥组委鸟巢团队解散时,将体育场一层的临时用电变电箱撤走了,用了一天时间扯线,让商铺通上永久用电。连日的高强度工作导致鸟巢开放前后陆续有员工生病住院,杨蔚鹰手机里至今还存着数条请假短信。

“十一黄金周”的7天里,鸟巢每天平均接待游客8万人。10月5日晚,奥林匹克公园结束了“十一”期间短暂的开放,鸟巢内是这样一副疲惫的景象:有的座椅残破了,周边草坪被踩平了,造型别致的路灯罩有的不见了,厕所里的马桶坏了……

■为安全考虑 不开放永久售票点

杨蔚鹰介绍,“十一黄金周”后鸟巢何时再次开放的时间表由业主单位决定,政府没下任何指令。原本,业主单位准备花至少一个星期来维护场馆,修整损坏的设施,但每天都有人进入奥林匹克公园,扒着鸟巢的栅栏张望。“那几天根本没时间做维护,所有人员都到栅栏附近维持秩序了。本来不计划马上重新开放,但人们的要求太强烈,我们不得已又紧急张罗开放。”杨蔚鹰说。

10月10日,奥林匹克公园对公众免费开放,次日,没来得及修整的鸟巢也决定对外售票,不过仅售团体票。散客来到鸟巢吃了闭门羹,并且从政府发布的信息上,很难查到一个明确的说法,媒体形容鸟巢以及水立方的购票方式“杂乱无章”。

鸟巢根据情况不断调整售票方式,在D/E入口处增设10个散客售票点,但设施相当简单——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外加一把遮阳伞。事实上,鸟巢的南北各设有一处永久售票处,但至今未投入使用。

业主单位的设想是,“十一”过后,游客数量会明显减少,这时再正式开放永久售票处,但目前的状况令他们始料未及。“正式售票处的空间很小,如果游客数量太多不利于疏散,等三五年后,游客数量平稳再开放正式售票处。”杨蔚鹰说,目前已经紧急定做了一批临时售票亭,过一段时间将建在鸟巢周围开阔的空地上。

鸟巢的明天“掘金计划”刚刚开始

把鸟巢打造成“旅游景点”只是业主单位商业计划的一部分,朝阳区区长程连元曾对本报记者透露,鸟巢设想的是将作为相对稳定的大型专场演出的场所。

鸟巢奥运后的“初演”计划原本定在“十一”期间,据介绍,演出者是有国际影响力的巨星。杨蔚鹰说,在提交演出申请时,业主单位认为,以鸟巢的条件,完全有能力成功举办一场演唱会。但负责审批的部门最终给予的答复是,出于安全考虑演唱会方案不予批准。

谁能在演唱会首演至今是谜,但陆续有各种项目在和鸟巢的业主单位接触。对于在鸟巢“亮相”一次的价码,杨蔚鹰介绍,根据使用要求不同,租用鸟巢一次的价格也是弹性的,一次演唱会的租金应该在500万以下。

从9月17日至今,鸟巢也在不同角色间转换。10月14日,北京CBD国际商务节在鸟巢举办开幕式;昨日,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在鸟巢举办运动会;鸟巢平时还会接待来北京参加各种会议的团体。“无论进鸟巢参观,还是利用场地做活动,都要按商业流程走。”杨蔚鹰认为,鸟巢业主单位是一家自负盈亏的企业,遵循的是商业思维。至于CBD商务节开幕式和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租用场地的费用,杨拒绝回答。

国家体育场运营公司副总经理张恒利曾向媒体介绍,中信集团联合体已投入鸟巢近15亿元资金,算上本金以及各种开销,未来30年鸟巢每年需要产生近2亿元左右的资金回报才能保本。

谈到经营,杨蔚鹰倍感压力,因为有很多国外大型体育场营销失败的案例摆在眼前。目前,国家体育场运营公司正在展开后奥运时代鸟巢的营销,鸟巢的“掘金计划”才刚刚开始。(记者 关庆丰)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