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6/系列报道(5-1):灾区剪影

(加拿大中国地震灾区采访队记者胡宪6月16日图文报道)

今日采访队进入重灾区——龙门山镇。一路上,随处可见山塌屋毁,满目疮痍,克里斯蒂娜一路在说无法想象这样的大灾难如果发生在加拿大……

080616_qk_team_001.jpg

080616_qk_team_003.jpg

080616_qk_team_005.jpg

记者来到灾民安置点。这里大约有800多名附近村镇的灾民,多数为农民,负责人是一名在山里开私人诊所的农民医生,只肯说姓赵。他身穿迷彩服,头戴写有“中国共产党先锋队”的帽子,记者开始以为他是军人。他承认是共产党员,当过兵,但目前的身份只是灾民和志愿者,可是这里的人都告诉我说他就是大伙儿的头,军队和民兵撤走后,大家大事小事都找他。据他介绍,这里原来是片农田,地震后的第五天,由济南军区官兵抢建了。刚开始是军人给灾民们做饭,现在安置点越建越好,有电有水,连妇科医院都有了。

080616_qk_team_007.jpg

080616_qk_team_009.jpg

这里大约有200多个孩子,最小的只有40天。学生们每天在附近的板房学校上半天课。记者见到的这些孩子看上去都已经走出了地震阴影,快活地围着我们玩耍。

080616_qk_team_011.jpg

080616_qk_team_013.jpg

080616_qk_team_015.jpg

080616_qk_team_017.jpg

080616_qk_team_019.jpg

080616_qk_team_021.jpg

19岁的叶葶是名电脑软件学生,5.12那天她正独自在家准备回成都上学,地震了,她亲眼看着两边的楼房倒塌,几乎绝望,见邻居从二楼跳下去,也跳了下去……可是三楼和四楼的邻居却没能生还……(她讲到这里,喊了一声“又震了”,我这才意识到刚才确实晃了一下)她的妈妈本来是做小吃生意的,那天正在成都医院住院治病。时隔两天后,母女方得团圆,今日说来,母亲依然泪眼婆娑。现在,他们一家三口住一间帐篷,女主人爱美勤快,棚里宽敞干净。叶葶的父亲已经出去找工作了。

让叶葶最感动的是解放军,因为他们比爸爸妈妈更先到来,使惊恐无助的她有了依傍。她说,那天唯一能过河的小渝洞大桥震塌了,解放军是淌着齐胸的河水来救他们的。

小渝洞大桥的倒塌,切断了交通命脉,解放军48小时之内在下游不远处架起了一座新桥,伤员和救灾物资就是从这座临时搭建的桥上源源不断地通过,因此它被人们称为“生命桥”。

080616_qk_team_023.jpg

080616_qk_team_025.jpg

080616_qk_team_027.jpg

080616_qk_team_029.jpg

080616_qk_team_031.jpg

080616_qk_team_033.jpg

采访完灾民安置点,我们在回程的路上见有人在废墟上寻觅,停车采访。这里叫新兴镇,人口不足2万,房屋倒塌严重,死了五人。

镇民们对共产党、政府和解放军赞不绝口,32岁的徐清荣双目含泪对记者说,“哪里危险,哪里就有解放军”。那天她和父亲想从危房中抢救家具出来,可是解放军说太危险,结果都是军人们给搬出来的。现在她的家已经是一片废墟了,但是她和父亲、儿子对将来都充满了信心,他们说只要有党,有政府,将来的家一定比震前的家更好。

080616_qk_team_035.jpg

080616_qk_team_037.jpg

080616_qk_team_039.jpg

080616_qk_team_041.jpg

080616_qk_team_043.jpg

080616_qk_team_045.jpg

080616_qk_team_047.jpg

下雨了,采访队要离开了,在零乱湿润的废墟当中,我们忽然发现一种被当地人叫作“虫虫草”的花发出了新芽……

080616_qk_team_049.jpg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