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

20081027/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34)

第34章 目标:鸭绿江 10月21日,第8集团军情报处预言说,北朝鲜人没有能力在清川江组织起成气候的防御,其残余部队将向两个方向撤退:一是沿清川江流域向上游退至满洲边界附近,进入以江界和满浦津为中心的山高林密的中央大山中;二是从位于清川江下游的安州和新安州撤向西北的新义州。新义州位于鸭绿江入海口,与满洲的丹东隔江相望。(见图9) 图9 1950年10-12月的北朝鲜.jpg (12.05 KB) …
Read more

20081027/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33)

第33章 清川江上 在着手进行越过三八线的进攻准备当中,麦克阿瑟向北朝鲜人发出了两次敦促投降书,尽管谁也不当真认为北朝鲜司令部会有谈判的想法,投降就更不用说了。第一次声明是由国务院起草,由麦克阿瑟于10月1日广播的。结果,一丝回音也没有。第二次是10月9日广播的,这一天,第8集团军发动了攻击。这则通过广播和印刷的传单空投出去的声明包括10月7日联合国决议的文本和要北朝鲜军队“在朝鲜的任何区域”停止…
Read more

20081027/抗日民族英雄赵尚志颅骨安葬辽宁朝阳

中新社朝阳十月二十五日电 (记者 沈殿成)著名抗日将领赵尚志一九四二年被敌人杀害,六十余年后他的颅骨被发现。在赵尚志百年诞辰之际,其颅骨安葬仪式于二十五日在烈士家乡辽宁省朝阳市“赵尚志烈士陵园”隆重举行,中共辽宁省委书记张文岳出席了安葬仪式。 新近落成的赵尚志烈士陵园建在朝阳县尚志乡尚志村,“赵尚志烈士陵园”七字由原军委副主席张万年题写,纪念碑题字“赵尚志烈士永垂不朽”由原军委副主席迟浩田题写。 …
Read more

20081025/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32)

第32章 红色中国的警告 9月29日,麦克阿瑟把入侵北朝鲜的计划向华盛顿作了报告。他打算在10月15到30日之间发动进攻,而事实上,10月9日进攻就已开始了。尽管麦克阿瑟从未承认,他无疑还是等到联合国的决议通过后才调遣军队的。东海岸的南朝鲜军队9月30日就越过了三八线,并不断向前推进。南朝鲜军听命于李承晚,而李承晚在9月19日说过,不管联合国军采取什么行动,“我们决不会止步不前。”在战争中,李承晚…
Read more

20081025/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31)

第31章 征服 9月上半月,北朝鲜军队试图打垮釜山环形防御圈,却遭受了惨重的损失。在那之后,他们开始突围,当时约剩下7万名士兵和第8集团军对峙。其中的2.5万到3万人最终撤回到北朝鲜。这些北朝鲜军各部几乎都丢掉了所有的重武器和车辆(大部分是因耗尽了燃料)。在有些情况下,士兵携带着轻兵器,少数人保留着自动武器和迫击炮,而大部分回到北方的北朝鲜人则像一盘散沙,他们情绪低落,手无寸铁。 尽管北朝鲜军队大…
Read more

20081025/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30)

第30章 突破防御圈 第8集团军打破釜山防御圈的计划要求第5团战斗队和第1骑兵师在9月16日,即仁川入侵的第2天,夺取位于倭馆的洛东江上的桥头堡,然后第24师突破至金川,再向前推进到大田,并继续向北推进。第8集团军的其他部队将对北朝鲜人发起攻击,使他们不能动弹,直到第24师彻底突破北朝鲜人的防线。防御圈一线的美国人、南朝鲜人和英国人几乎立即就得知了仁川登陆的消息,而“山头另一侧的”北朝鲜人的上级指…
Read more

20081025/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9)

第29章 攻占汉城 9月22日晨,陆战队从汉江北岸向通往汉城的西边通道发起了进攻。阿尔蒙德将军想尽快占领该城,又派了一个南朝鲜陆战营参加战斗。攻击沿着一条极为狭窄的地带向前进行:该地带不足3英里宽,这是一次正面进攻。(见图8) 已经进入阵地的第5陆战团担任主攻任务,第1和第7陆战团在以后的阶段里亦陆续投入战斗。面对陆战队和南朝鲜军的是新近组建、刚刚赶到这里的北朝鲜第25旅,外加第78独立团,加起来…
Read more

20081024/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8)

第28章 仁川之战 仁川之战是美国实施的最后一次声势浩大的两栖入侵。该入侵是在美国的盟友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荷兰协助下,为了一个宏大的共同目的而实施的。士兵举袖如云,飞机、舰只铺天盖地,整个事件极富刺激和戏剧性。数百艘舰艇林立海面,上百架战机遮天蔽日。仁川入侵,这一幅呈现在严酷、恶劣、代价高昂的朝鲜战场上的画面,唤醒了人们对理想主义时代的回忆:万众一心,同仇敌忾。此情此景,固然令人心潮…
Read more

20081024/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7)

第27章 参谋长联席会议临阵退缩 在遥远的国防部,人们极为担心第8集团军的安全,其程度远远超过了沃克将军所面临的实际局势。在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成员们看来,北朝鲜人把联合国军赶出环形防御圈的危险似乎确实存在,布莱德雷主席隐隐感到,麦克阿瑟命令第5陆战团撤出,更大大增加了这种危险。 8月28日,参谋长联席会议曾给麦克阿瑟发去电报,同意仁川登陆的计划,但要求他提供更多的信息,然而,他却只字未回。读了关于北…
Read more

20081024/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6)

第26章 北朝鲜的最后努力 尽管让海外战争退伍军人协会事件给弄得焦头烂额,参谋长联席会议也不能容忍在仁川的决策上再久拖不决。几乎有7万人的进攻部队和一支庞大的海军舰队以及大量的战斗机群正在集结。而距离进攻的日子只有两周多一点的时间。由于总统继续支持在仁川登陆,他们作为一个机构仍然持有强烈的保留意见,于是参谋长联席会议在8月28日给麦克阿瑟发去一封电报,这则电报可以说得上是模棱两可的华盛顿式措辞的杰…
Read more

20081024/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5)

第25章 将帅失和 哈里曼大使从东京谋和之行回国后不到两个星期,杜鲁门便疏远了同麦克阿瑟的关系,而且这是不可挽回的。起因是将军发给海外战争退伍军人协会的一篇电文,该协会将于8月底在芝加哥举行年度露营会。由于不能应邀前往,麦克阿瑟要求在8月28日宣读他的电文。 这份电文主要重复了麦克阿瑟7月14日给布莱德雷将军和约翰逊部长的备忘录的内容,强调台湾在战略上十分重要,不能落入共党之手。但是,他又加了一小…
Read more

20081024/美国拍摄的“彩色版”朝鲜战争照片

来源:人民网/黑白照片,粗砾影像,模糊的视觉效果。这些恐怕是朝鲜战争的资料片给我们留下的印象。的确,以那时的设备和条件,能留下印记供后人指认,已颇为不易。不过,50年代的天也是蓝的,树也是绿的,以黑白来记载那个时代,总透着些许不真实。不过,“帝国主义”的先进设备,经历史的荡涤显现了其特殊的作用。于是,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彩色版”的朝鲜战争,还历史以她本来的色彩。

20081024/金无怠奉命长期潜伏中情局之谜

亚洲周刊陈之岳/加拿大前特务霍夫曼《内部间谍》一书,揭开金无怠奉命长期潜伏中情局之谜。告发金无怠的俞强声为中国叛逃美国的情报高官,是现任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之兄,目前在美隐居,受中情局保护。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下午,三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开着一部普利茅斯型(Plymouth)公务轿车,专程到华府附近的亚历山大利亚(Alexanderia)敲金无怠住家的大门。金无怠亲自开门,探员向他表…
Read more

20081022/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4)

第24章 决策仁川 8月9日李奇微回到华盛顿后,用不同凡响一词来称赞麦克阿瑟对仁川计划的阐述。哈里曼本人不是军人,但对总统却有极大的影响力,他大力支持这一计划,并使杜鲁门相信,仁川登陆可能会一举解决朝鲜战争。这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里参谋长们都与哈里曼、李奇微、诺斯塔德和国务卿艾奇逊一起讨论这一计划。但是正如布莱德雷在他的自传中所说的:“我们同意在北朝鲜军后方发起两栖攻击这一观念,不过,对选定仁川作为登…
Read more

20081022/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3)

第23章 麦克阿瑟晤见蒋介石 正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麦克阿瑟和华盛顿之间产生了新的危机,这次是关于台湾问题的。杜鲁门极为恼火,甚至认真地考虑要把麦克阿瑟就地免职。他们在两个层面上存在着分歧,一个是在政治层面,另一个是在军事层面,前者主要关于台湾问题,它使杜鲁门和国务卿艾奇逊跟麦克阿瑟形成对立;后者关于仁川问题,参谋长联席会议及其在海军和海军陆战队中的同盟跟麦克阿瑟作对。这一双重分歧在7月末和8月间,…
Read more

20081022/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2)

第22章 战略之争 制定仁川登陆计划(代号“烙铁行动”)时在美国高层军事部门所引起的争论,突出显示了参谋长联席会议这样一个特别机构和麦克阿瑟这样一位独一无二的军事思想家和指挥官之间的分歧。设立参谋长联席会议是为了对军事力量进行统一、全面的指挥和调配,他们要对美国的安全进行通盘考虑,并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参谋长们是考虑大事的,要他们也去从事创造性思维未免太苛求了。在朝鲜问题上,人们意料之中的最大的创…
Read more

20081022/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1)

第21章 反击开始 在釜山环形防御圈的恶战中,尽管双方都认为自己一方在这场军事戏剧中占据着舞台的中心,但事实上,环形防御圈之战只不过是一场穿插表演——虽然是不可缺少的穿插表演,却算不上是压轴戏。一场决战正在酝酿之中,只是战斗将在别处打响。 麦克阿瑟将军已经制订了一项彻底摧毁北朝鲜军队的计划,其中也包含彻底摧毁北朝鲜政府的打算,但是当时西方还没有人看出这一点。为了使他的计划奏效,他需要敌人全力以赴地…
Read more

20081021/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20)

第20章 “我们要守住这条战线” 第4师在洛东江江湾的遭遇证明了北朝鲜军队正在面临一场新的战争。这期间,针对大邱的集中行动中所发动的另外两次联合进攻也证明了这一点。由此可见,7月29日沃克将军发出的“死守”命令已被前线将士认真执行。 敌人对大邱的第一次进攻,是从大邱西北穿过洛东江,在倭馆以南不远的地方发起的。第二次进攻是从城西南高(灵)大(邱)与洛东江交汇处的一个名叫永普的小村庄发起的。 从大邱西…
Read more

20081021/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19)

第19章 洛东江岁月 焦躁不安的北朝鲜司令部深知,打败南朝鲜军队及其盟军的这场冒险已为时不多,于是,在8月和9月的大部分日子里,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向日渐复原、愈来愈坚固的防线发起进攻。后来,那些侥幸活下来的人,就把这一段共同度过的不可思议的日子称作“洛东江岁月”。虽然美军和南朝鲜军队始终认为北朝鲜军队在数量上占优势,而事实却并非如此。北朝鲜方面非常清楚,无论在人数还是在武器与火力方面,他们都处于劣势…
Read more

20081021/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18)

第18章 第一次反攻 釜山防御圈仍有一段门户敞开的战线,它位于马山以西,距釜山不到33空里,因而是最危险的地段。为此,沃克在那里集结了一支拥有2万多人、令人生畏的军事力量,即第25师,一个海军陆战旅和第5团战斗队。两个中型坦克营,即海军陆战队的一个营和第89营,也集结在那里。仅这一战区的坦克数量就是北朝鲜人发动战争时坦克数量的三分之二。此外,停泊在朝鲜海峡的两艘护航航空母舰“西西里号”和“培登海峡…
Read more

20081021/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17)

第17章 退守洛东江 正当北朝鲜第6师准备向朝鲜最南端的马山进攻之时,北朝鲜指挥部决定再做最后一次尝试,试图从东海岸进行突破。北朝鲜第5师和第766支队在盈德战场上也正遭到惨败。由于那里高耸的太白山脉一直延伸到日本海,北朝鲜军队根本无法实施其典型的侧翼进攻战术,所以,如果滞留在海岸线上,他们就成为停泊在近海的英美战舰以及空中联合国军飞机的猎物。 对于北朝鲜指挥部来说,试图突破东海岸的希望十分渺茫。…
Read more

20081021/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16)

第16章 幽灵之师 美国和南朝鲜的军队此时正迅速接近大邱西面的洛东江防线。沃克将军决定,若要在朝鲜境内保住一个据点,就必须停止撤退。尽管第24师蒙受了种种灾难性打击,但这支队伍却阻滞了北朝鲜人的前进速度,为其他美国援军加强这条防线赢得了充足的时间,并使美韩军队获得了稳定前线的战机。 然而在日本海和黄海海岸,都有北朝鲜军队在进行极其危险的调动,他们威胁要摧毁第8集团军和韩国军队的所有工事。 当时,麦…
Read more

20081021/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15)

第15章 大田之战 锦江防线已被突破。北朝鲜的第3和第4师已经越过防线,大田城的门户洞开。而大田是重要的公路交通中心,有5条公路通过该城。但是随着锦江屏障的丧失,迪安将军便不打算长期固守此城。这时候,第8集团军司令官沃克将军于7月18日飞抵大田简易机场,要跟迪安谈话。于是,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沃克遇到了一个大问题:他必须很快找到一条能够守得住的防线,以阻止北朝鲜的前进。此前24小时内,沃克的参谋长…
Read more

20081021/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14)

第14章 大坪里战斗 7月14日这一天对美军来说是一场灾难,对于第34团来说尤其是一场灾难。在一天之内,北朝鲜人就突破了锦江防线,并干净利落地吃掉了已经完全撤出战斗的第34团。该团的消失使得右翼第19团的侧翼门户洞开。 此刻,未经考验的第19团在难以防守的阵地上面对北朝鲜第3师的进攻,一切听天由命,全看自己的了。 7月14日下午,北朝鲜的坦克和自行火炮从大坪里渡过锦江,开始炮轰美军阵地,对19团的…
Read more

20081021/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63-13)

第13章 锦江之战 北朝鲜对锦江防线上美国人的打击尽管是可以预见到的,但仍是毁灭性的。7月14日开始进攻之时,美军到朝鲜才仅有两星期时间,而地面战斗的经历也不过10天。在此期间内,美国人的态度发生了极大变化,从原来的从容自信变成了惊恐万分。锦江的进攻造成了新的不安:迄今已登陆的少量美国军队也许遏制不住北朝鲜人,他们也许会占领朝鲜半岛。在锦江一线,双方在争取时间上的争夺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与此同时…
Read more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