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30/09中国纪行系列:与按摩女子的对话

(星星生活专稿/捷克佳)与友人相聚免不了酒席,杯盘狼藉之后众人兴致正浓,于是便遵从主人的安排一同前往洗浴中心洗脚聊天。

洗脚原本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动词 ,近年来在中国却已经成为一种流行的消遣方式,并逐渐衍生为一个规模不小的行业火遍大江南北。个别城市由于此类场所林立,甚至被冠以“浴都”或“洗脚城”的名号。

两部车载男男女女一行人同往提议中的洗浴中心洗脚。没有想到,洗浴行业的生意确实火爆无比,连续突袭两个邻近的洗浴中心均告客满,于是,众人又驱车前往稍远的第三家,总算找到空闲的位置。

这里的规模看来不小,集餐饮、洗浴、客房、卡拉ok等于一体,是一个设施颇为齐全的娱乐休闲场所,服务的项目中包括以国别命名的各式按摩。客随主便,我们的洗脚便升级为按摩。

在一切安顿好后不久,店方指派的一名年轻女子便来到按摩床边服务。在最初的几句答问中,她便不经意间流露出西部某省特有的方言转音。那是我熟悉的一个省份,多年前作为课题研究的重点区域之一,曾随队亲自考察过不少县市并逗留几十日。于是,彼此间的交谈便从她的家乡开始。

她生长在一个城市的郊区,一家五口的生计依仗她父亲一人的收入维持,家境在当地可归入贫寒一类。她10岁才开始读小学,但学习成绩实在糟糕,眼见没有升学的希望,初中尚未毕业便决意辍学打工。

由于家乡的就业市场持续不景,她不得不背井离乡,汇入到外出打工的洪流中。几年来,她先后在不同的地区尝试过多个行业的工作,但却不时中断,颠沛流离的生活一直未能给她带来较为稳固的收入支撑。

屡遭碰壁后,在友人的建议下,她通过三个月的突击培训,努力学习各式技法,之后便寻找业主投身按摩。大致算来,至今已有近三年的光景。

对这个洗浴中心的员工而言,每天工作的时间是从下午3时至午夜1时,期间必须随叫随到。不过,她的收入水平仍然称不上稳定。

依约定,她与店方的分成比例是三七开。在其个人的逐日收入记录中,生意不景时,她只能从洗脚中挣得10几元钱,如果客人多,日收入也不过100多元。她说,通常她一个月的收入大致是1200元左右,但生意兴旺的月份也会出现近2000元的数字。

她的双手不停地在我的身体上游走,甚至拿捏不久便简言评价出我缺乏锻炼。从她十分努力认真的工作态度看,对她而言,这单算是比较大的一笔生意。这次给我做的服务是泰式按摩,店方收费约160元,她说能从中提成50元。

从自己的感受来说,泰式按摩并不如平日里的中医保健按摩,除手法略显不同外,大致上是多一些踩背和膝压的动作。

言谈中得知,这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场所。限制她收入大幅提升的主要原因是,她所提供的服务与那些肯掷钱消费的客人的需求脱节。

她神情淡定地说,“有些人一个月的收入比我一年的收入还要多,但我并不羡慕她们,我会坚守我的底线,要对得起养育的父母和自己的良心。”

在各种诱惑充斥其间的场所内能够出污泥而不染,始终坚守自己的信念确实需要足够的定力。一个仅有初中教育水平的女子此刻的言语尽管轻松的如同闲拉家常,但却令人感到掷地有声。推推眼镜仔细瞧,不由得对她另眼相看,敬意顿生。

她所说的底线便是只做按摩,决不染指色情服务。话语中的“有些人”是指那些从事特殊服务的人,尽管披换马甲,但“特殊服务”的涵义早已路人皆知。特服人员在这间洗浴中心还为数不算少,既有女性也有男性,为那些性趣盎然的爱好者提供另类消费。

自从进入这个行业后,她在为客人的服务中也不时遇到有人提出特殊服务的要求,但均被婉言拒绝。她说她会时常笑着回应客人,“如果是自己的女儿,你也希望她会答应要求吗?”

有人认为她是个瓜女子(方言“傻女子”的意思),思想不开化,放着大把的钞票不挣,实在是浪费短暂的青春时光。但她却始终如一坚守自己的底线。如果遇到非礼或难缠的客人,她就不得不中止服务,有时甚至遭受一些经济损失。但她正是通过凭守坚固的个人信念,也同时赢得不少回头客。

尽管打一份收入并不如意的工作,但她对未来的生活仍然充满期盼。她正热恋的男友是经家人介绍的,是自己小时候的同学,目前也远离故乡在外地工作。由于相距甚远无法见面,维系两人情感的纽带便是在长途电话中互吐衷肠。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变迁,一些中文词汇的原有内核正遭受贬义化的污染。她对男友的唯一隐瞒是这份从事按摩的工作,谎称自己是在餐厅当服务员。她并不希望无辜的按摩与色情挂钩,更不希望由此引发男友的误解,最大的希望则是在不久的将来能够收手按摩,与男友一同步入婚姻的殿堂,并将这段工作经历永远埋藏在心底。

她淡淡地一笑说,“这是善意的谎言。”


中国专刊:上海世博,全球华人期盼的盛宴

《星星生活》第422期,2009年10月30日出版

专刊文章目录

上海世博,全球华人期盼的盛宴
华文媒体齐聚上海共议话语权
世界华文传媒论坛之我见
上海的高层构想与底层抱怨
倾力打造生活品质之城的杭州
天堂硅谷里的外星人基地
退耕为黄土高原换新装
回访腰鼓之乡安塞
大院门口的两个手艺人
中国繁华背后的隐忧
与按摩女子的对话
中国社会掠影(图片集)
被特别关照从机场开始
陕西街头即景(图片集)
移民十年路还是“家”最好
把思念装进背包里行走
在国际航班上想起的
杭州印象(图片集)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