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7/30年精典歌曲见证时代变迁

1979年《甜蜜蜜》

1980年《光阴的故事》

1981年《在希望的田野上》

1982年《我的中国心》

1983年《血染的风采》

1984年《酒干倘卖无》

1985年《万里长城永不倒》

1986年《一无所有》。

1987年《冬天里的一把火》

1988年《大约在冬季》

1989年《爱的奉献》

1990年《亚洲雄风》

1991年《好人一生平安》

1992年《我不想说》

1993年《涛声依旧》

1994年《纤夫的爱》

1995年《弯弯的月亮》

1996年《青藏高原》

1997年《心太软》

1998年《好汉歌》

1999年《常回家看看》

2000年《至少还有你》

2001年《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2002年《I believe》

2003年《东风破》

2004年《2002年的第一场雪》

2005年《老鼠爱大米》

2006年《千里之外》

2007年《不怕不怕》

2008年《北京欢迎你》


30年流行歌曲大盘点,哪些是你心中的经典?

这两天,南北两地同时开始“30年30首歌曲”全国评选。北方的联系人是中国音乐家协会的金兆钧,南方的联系人是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组委会的游威。

一南一北,站位不同。北方提供的背景是“200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纪念”。南方提供的背景是“2008年,刚好是内地、香港、台湾三地华语歌坛起步与交流30周年”。不管多么不同,有一点一样——都想用这30年流行的歌曲,来为这30年提供一种刻度、一种标记,一种时代的标记。

1978年是中国不寻常的一个年份。我们日后的巨变,都在这一年发端。1978年,我在读小学五年级,“红旗二小”改成了“民主路小学”,弃用了十几年的省重点名号恢复,第一次全市小学数学竞赛在万众瞩目下开张。大字报、儿歌、学毛著笔记等陆续停写,同学们开始为考上省重点中学而每天多吃一个面包。

歌曲,尤其是大众歌曲,从来不是得风气之先,而是风气成一定气候后鼓起最大的风浪。1980年的《乡恋》就是这样一个样本。气声唱法会成为资产阶级的,大喘气会代表着腐朽、没落,腐蚀着社会主义工农兵文艺的健康肌体。李谷一只差一点点,就会被说成反革命;时代的不同,就是那么一点点。

《军港之夜》、《太阳岛上》……毫无疑问都是根红苗正的无产阶级文艺,但是歌声,呵歌声,变得松软好听,有女人的美丽、生活的阳光,从志如钢意如铁的国家机器美学的铁幕外透出光来。

《让世界充满爱》。1986年,还是大合唱,但合唱的是已经在四处走穴的歌星个体户,献给的不是祖国而是联合国。主题词还是我们,还是集体,但集体的性质已变。

1980年代的后5年,歌曲在多变和多样化中,却有几个相对固定的不变:中国乡土;对故园的赞美;对追求的崇拜;对流逝的惋惜。依然高歌猛进,但已经饱含理想失落的苦楚。真正意外是最后一年,小女孩艾敬唱出对1997年的渴望:这一年香港回归了,她可以跟香港男友同进同出了,可以去看香港的午夜场了,可以去八佰伴购物了。一个人对国家变局的渴望居然这么小市民气,时代进境如斯。

1990年代真的来了。我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涛声依旧》)?风风火火闯九州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好汉歌》)。姐姐,带我回家;让我们回到拉萨(《姐姐》、《回到拉萨》)。村里的姑娘小芳,当年我们的知青现在全是另一种活法啦(《小芳》)!与我同桌的小姑娘,你嫁给了谁,谁将我的信撕碎在风里(《同桌的你》)?

《中华民谣》唱:南北的路你要走一走,千万条路你千万莫回头;臧天朔唱:我祈祷,那没有痛苦的爱;腾格尔唱:碧绿的草原,那是我的天堂;付笛声/任静唱:一生之中最难得有一个知心爱人。90年代真像一个大海,沧桑巨变,气象万千,一方面令人激荡不已,一方面却又渴望着宁静和安稳。

那个当年遥望的21世纪真的来了。当年曾在一首歌中约定: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最意料不到的却不是能不能相会,每个人是不是更有出息,而是那个当年的我们,已在时间的巨潮中不复存在。2000年后,很难找到各界、各年龄层都有共鸣的歌曲了,即使是老友聚到一起,也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可说。《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吉祥三宝》、《2002年的那一场雪》、《月亮之上》,这些勉强够得上的“同一首歌”,提示了在国际时尚激荡下民族元素的回归,只是在这一点上,它们触动了我们共同的根,碰响了人人心中都有的弦。

这次评选,北方把范围内定在内地原创歌曲;南方则是京港台,流行不问来路,只管曾经风行。结果,两套评选成为面相不同、脉络却极其一致的二路归一。以南方的眼光,可以清晰看到这样一个开局、破局、变局。

1980年代整个新时代的变局,从家国情怀开始破题(《橄榄树》、《龙的传人》、《我的中国心》);从童年童趣开始演变(《童年》、《外婆的澎湖湾》);从爱情情话开始强攻(《月亮代表我的心》、《迟到》、《大约在冬季》、《一场游戏一场梦》)。由此展开中国人情感世界的大转换:从大我转向小我,从大爱转向小爱。

1990年代,时代的心灵史,再没有共同的名字。个性化的各种面目,以偶像外表、奇异嗓音、个性风格,代表着从千人一面的流行物中突围,代表着城市白日梦各不相同的假想、寄托或者标榜。最流行的,一定是最大众的,或者代表励志,或者充当安慰,但一定努力显其奇崛一面:《我的未来不是梦》、《我很丑,可是我很温柔》、《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无地自容》、《星星点灯》、《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最奇怪的是2000年后,尽管有周杰伦、蔡依林、王力宏等一众时代明星,但我们却找不到他们哪怕一首代表作,可以脍炙人口、老少通吃。所以,这个年代居然是缺少标记物的。最接近标准的是《千里之外》,却与“周杰伦”这仨字所代表的时代风尚一点关系都没有。倒是信乐团高拔到歇斯底里、声嘶力竭的《死了都要爱》,有那么点全社会回响的意思,在2007年的股疯中,它甚至产生了“死了都不卖”的另一套歌词。

30年,30首歌曲。选取它们时,我们首先看的是:是不是全社会风行?然后才来兼顾艺术的质量。显然,这是一场心理的悲喜剧,是我们合谋了这一场戏。这些标志性歌曲的缔造者,不光有作者,歌手,还有这30年共同经历的所有人。它需要起码40岁的心脏,才能尽读,才能读懂。

(文/李皖)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