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17/一位珍宝岛参战炮兵的回忆

作者:林路

1、开赴前线

一九六九年三月七日中午,一列满载军车、85加农炮和战士的混合列车从大连开出,疾驶在东北平原上,向北开进。这就我们炮兵三十一师四一三团二营,奉中央军委命令开赴珍宝岛前线。傍晚列车到达苏家屯站,沈阳军区炮兵司令部的首长到车站为我们送行。尔后我们经过了四天四夜的铁路、公路的急行军。在公路行军时,由于路滑,司机没有北方冰雪路上的驾车经验,仅我们连的八台车,翻了十一台次,我们班的这辆车翻了两次,好在没有大的伤亡。于十一日晨到达指定地点—向阳屯待命。连续两次夜里进入阵地,均未成功。到了十三日夜里总算进入了二号桥阵地,我们四连在公路右侧,五连、六连在公路左侧。在灌木丛中构起炮阵地。十四凌晨战斗准备完毕,从三月五日换装及战前准备,算起来整整九宿没有睡个好觉了。战士们又累又困,但寒冷的天气,连个盹儿也不让你打,大家只能在大炮周围踱步取暖。当太阳出来时,战士们才坐在炮弹箱子上,迷糊一小觉。阵地上的第一顿饭是压缩饼干,豆饼一样硬的饼干,本来应该用水泡过后,才能吃的,可那有水呢?大家一小口饼干,一口雪,总算填补了饥肠辘辘的肚子。

迷迷糊糊中听到阵地上来了一群人,睁眼一看是十几个穿蓝军裤的战士,他们来干什么?这时排长喊着:“快起来,友邻的防空部队的战友们帮我们剃头,一律剃光头。”全连战士都是在“支左”时留起的头发,准备整训完后再回到“支左”单位。十几把推子,百十来人,不到两小时一个个都被推光了。可以想象,大冷的天,坐在雪地里,冰凉的推子在头上推来推去,是个什么滋味,冻得脑袋直发麻呀。剃完后,赶紧戴上棉帽,好半天才暖和过来。班长把我叫过去对我说:“二炮手在公路行军时,翻车被砸伤,已经住院了。新分来的两个六九年兵,也没经过训练,你当二炮手怎么样。”我当时是副机枪手,一个排一挺机枪设在一班。在新兵连时进行过操炮训练。我说:“没问题。”班长说:“你试一下。”我来到炮前,抱起一发炮弹,按规定动作,将炮弹填入炮膛,然后向后侧身。班长说:“你的动作符合要求。”并告诉我,侧身的动作一定要快,否则,退出的弹壳会将你打倒的。有人喊:”炮弹运来了,每班先扛二十箱。“我们向百米外的公路边跑去,我还是第一次扛这么重的东西,一百多斤重的炮弹箱,压得我东倒西歪,扛了两趟才算顺过劲,身上觉得热乎起来,再想扛没有了。又过了几个小时,运炮弹的又来了,我们每人又扛了两趟。加上随炮车自带的四箱,一共是四十四箱炮弹,每箱三枚,计一百三十二枚炮弹。从准备的弹药数量,就可知即将开始的战斗,将是一场规模较大的战斗。这天晚上,我们用炮弹箱,围了个半圆,全班就挤在里面,熬过了又一个寒冷的夜晚。

2、三月十五日

拂晓,朦胧中听到飞机的声音,由远而近。阵地前面的高山半坡上,齐刷刷地竖起十几门高射炮,噢,给我们剃头的那帮小子在这呢!飞机越来越近了,看清了是苏军的两架直升机,在珍宝岛上空盘旋侦察呢。阵地距珍宝岛不足十里,面前的这条小河就在珍宝岛附近注入乌苏里江,我们看到的直升机像是两只大蝌蚪。食物送上来了,是一群支前民工。大家赶紧吃饭,有面包、饼干、蛋糕、麻花、罐头,大家都挑软的捏,但是,软的也冻硬了。餐后,每人还分到了两个冻蔫了的苹果。班长招呼大家把炮弹出箱,安好引信,榴弹和穿甲弹分别摆放好,让两个新兵擦了十几发炮弹,原来,炮弹上都涂有防腐油,如果不擦掉,装炮弹时,很费事的,当打过十几发后,炮膛热了,装炮弹就容易了。前边传来零星的枪声,接着炮声、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密集起来,战士们一点没有战争的恐怖感,坐在炮弹箱上,啃着苹果,像是在听故事影片的录音剪辑呢。

原来,三月二日那一次战斗,苏军在军事上、政治上都吃了败仗。从远东军区调来了大批军队,准备实施报复。三月十五日这天,当直升机返回不久,岛上就落下了几百枚炮弹,岛上并没有人,我军的战士都潜伏在江边的开阔地里,当苏军的炮轰停止,我第二十三军的一个营长带领的一个加强连和边防站的半个连,立即进入珍宝岛阵地。这时,苏军的几百名士兵,向珍宝岛冲来,他们必须通过冰雪覆盖的开阔的江面才能接近珍宝岛,而我军战士利用炮弹坑做掩体,严阵以待,战场的态势显然对苏军不利。几次进攻都被我军轻而一举的击退,阵地前留下了几十具尸体,苏军接着又是一阵炮轰,岛上的我军战士大部分撤回。当炮火向我方纵深延伸时,战士们立即登岛,苏军用高射机枪平射掩护士兵,继续进攻,但仍被我军打退,战斗中,营长被一颗高射机枪子弹击中负伤,岛上的指挥由边防站长接替,战斗整整打一上午,珍宝岛仍在我军控制下。到了下午,苏军集结了四、五十辆坦克分两路向珍宝岛扑来,其中有一辆坦克冲在最前面,火箭筒对它根本无效,硬是从岛的中部撕开一个口子,直接开到我方的江叉的冰面上,被埋在冰面里的反坦克地雷,将坦克履带炸断而抛锚。与此同时,其它坦克从四面,把珍宝岛围了起来,有铁壁合围之势。眼看着珍宝岛就要被包饺子了,时间大约是三点半左右,前沿指挥所给我部下达了开炮的命令,全营十八门大炮怒吼了。炮火的目标,首先是集中在停留在我方一侧的苏军坦克,一顿炮火,把苏军的铁壁合围,打开了个缺口,岛上的我军战士趁机从口子中撤回。为了更有效地打击坦克,指挥所从五连调了三门大炮打直接,余下的仍打间接,直接与间接配合,把苏军坦克打得四处逃窜,我们炮火追着坦克打,一直延伸到苏联境内。我部在三五八高地观察所指挥的邓副营长,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是一位颇有战斗经验的指挥员,发现逃回的坦克,向一个小山头的后面集中,便把全营的炮火集中向小山后打去,恰巧苏军的一个军官刚下吉普车,一发炮弹落下,当场被炮弹炸死,后来得知是一位上校。

这次战斗,我共装填了一百一十发炮弹。当我装了二十多发炮弹时,我已把棉衣、棉帽甩掉,正好被一位首长看见,捡起棉帽给戴上,后来知道,他是二十三军副军长、前指副总指挥孙明翰。他走过去后,帽子又被我甩掉了,太热了,我的脸和全身像水洗的一样。战斗进行一大半时,我发现瞄准手的右耳被炮声震的流血,我的耳朵被震的听炮声没有开始那么响了。我报告了班长,瞄准手被换了下来,第一炮手张天锡接替瞄准手,战斗继续进行到黄昏。当战斗接近尾声时,我累得直不起腰来了。最后的二十多发炮弹是由两个新兵装的,第一个新兵上去,没装几发,就被弹壳击倒。第二个上去时,全连的其他班已经开始撤出阵地,留下我们班打冷炮。天己擦黑,我看了一下炮筒,略有微红,当十几发炮弹打完时,我们班也撤出了阵地,当我们的炮车没走出一里地时,阵地上落下了几颗苏军的炮弹,好险啊!我们并没有撤出多远,与原阵地平行的移动了一公里。晚饭只有饼干和白雪了,这一夜我比别人感觉都冷,因为我的内衣全湿透了,全靠体温来烘干内衣,这是阵地上的第三个夜晚,时间仿佛静止了,天总是不亮,整整一宿是在雪地上来回走动着……

3、三月十七日

这一天,经过边境会晤,我方允许苏军打着国际红十字会会旗,来珍宝岛收尸,运回被击毁的坦克。但是,就是不让运那辆被炸坏履带的新式坦克,后知道是T62型坦克。苏军士兵和医护人员整整忙活了一上午,战场已清理完毕,只剩下那辆T62型坦克了,苏军士兵拿牵引绳,试图接近那辆坦克,但埋伏在我方开阔地里的战士,毫不客气地将其击毙。我们已经接到观察所的指示,不要离开炮位,战斗随时都有打响的可能,各连要充分做好战斗准备。

午后,仍不死心的苏军,集结了几十坦克,后面跟步兵,向T62坦克冲来,首先是我步兵开火,接着是我们大炮又说话了。苏军的坦克群顿时乱了营,有被击中的,有的掉头就往回跑的,观察所不断地修正我们的射击目标,撵着打,直到把它们赶回苏联境内。没隔多久,苏军的炮火向我步兵的阵地狂轰起来,其实,尽管步兵阵地并没有多少战士,在不足四平方公里的地方,苏军发射了几百枚炮弹,步兵的伤亡是难免的。炮弹中还有一定数量的火箭弹,这种炮弹一米多高,直径有二十多厘米,银白色,穿透力很强,落地后,扎进冻土近一米后爆炸,即便是不被炸死,翻起的土块,也把你压死。后来,我们到了209高地后,曾看到了几枚没有爆炸的火箭弹,只露着约四十厘米的尾巴。爆炸后的弹坑有两米多深,如果稍加修整,上面盖上盖,当一家住户的菜窖是没问题的。炮轰后,苏军再次进攻,我们的大炮又响了,这一天没有三月十五日那天打得那样紧张,连长下命,让每人都当一次瞄准手,换一个目标换一个人。轮到我时,打了八发炮弹。这一天我们班又打了一百多发炮弹,一多半是由我装填的,由于不是连续装填,没有出那多汗。傍晚,我们的阵地又转移了。

之后,苏军的炮兵不停地向T62坦克周围发射炮弹,厚厚的冰层被炸开。他们的用意是,你不让我往回拉,我也不让你得到。终于有一天,坦克落入了深深的江中,与此同时,苏军的高射机平射,封锁我军不得接近T62坦克。其实,我军早已派人把坦克里的现代化设备,如夜视镜、红外瞄准镜等,拆卸下来。落入江中的坦克,不过是个空壳而己。

两次战斗后,我们营打出了名。当时我们番号是639部队,在珍宝岛的部队都知道,这个部队的炮打的好,用三个字概括就是:快,三十年代末期的传统大炮,打得这么快,令人生疑;准,特别是给岛上的步兵解围时,没有一颗炮弹落到我军阵地;灵,撵着苏军打,你跑到那就打到那,还炸死了一名苏军上校,这可是珍宝岛战斗苏军死亡名单中,官衔最大的一个。于是各大报记者,八影、新影的摄影师,拥入我们阵地采访、拍照、摄影,我们排还真的打了几炮,让摄影师们拍摄。后来,我还真看到了这部关于珍宝岛战斗的纪录影片,画面的打炮镜头,就是在我们排的阵地上拍摄的。我们营荣立了集体三等功。

4、艰苦的等待
我们到新的阵地后的头几天,仍然日夜守在炮位上,没有什么开饭时间了,谁饿了就抓把饼干或吃个面包,渴了就吃点雪。困了就倚着炮弹箱上打个盹。当时流行的说法:“仗好打,苦难熬。”最最难熬的是夜晚,头顶着蓝天,脚踏着白雪,露营在炮位上。三十多年前的三月份,可比现在寒冷多了。大家企盼着第二天的太阳早早出来,驱走这寒冷的黑夜。前边的战事处于僵持阶段,虽然日夜都有枪炮声,那是苏军的“值班”机枪,向我方有目标没目标的乱打一通,以发泄吃败仗之恨。

每当太阳出来时,阵地上倒安静起来,这时你可以借着太阳的微微暖意,打个盹。到了中午,你可以躺在炮弹箱子上美美地睡上一个“午觉”。你还可以脱下内衣,抓抓虱子,不过动作要快,三月的天,可不比六月天啊。经过两次战斗,战士们一个个都像汽车修理工似的,炮弹上的防腐油都擦在衣服上了,脸上也是黑黑的,爱清洁的战士,你可以趁这时用雪擦两把脸,但小心点,你的脸蛋会像麻土豆一样“美丽”!每天中午,我们都细细地品味着太阳的恩赐。这样的日子慢慢地走过了十天,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在全连传开了,什么问题?便秘。起初,没有人提起。有一天,一个新兵上“厕所”,上厕所要报告的,因为要到几十米外的树林里。好长时间还没回来。有人开玩笑:是不是掉进“厕所”里了,赶紧派人找一下,找到他时,发现他已经躺在屎窝里睡着了,赶紧把叫他醒,还好坚硬的屎蛋并没把他身上弄脏。原来,由于蹲的时间太长,使劲过大,当粪便排泄出来时,一时的轻松,使他昏睡过去。连里知道这件事后,立即采取应急措施:上厕所要结伴而行;令卫生员将泄药发给便秘严重的战士;向上级报告了情况,并请示炊事班要尽快开伙,因怕暴露目标,炊事班从我们进入阵地就没有做饭。名人说过:士兵打仗主要靠的是胃呀。

次日,全连忙活一天,有帮炊事班埋锅造饭的;有支帐篷的;有伐木搭铺的;十天前我们轻装上阵,扔下的挎包、行李及用品也拉了回来。下午三、四点钟,大家用自己水缸当碗,折一根枝条当筷子,吃上了热乎乎的猪肉煮挂面,这是十天来的第一顿饭。晚上,我们住进了帐篷,虽不能采暖,但可避风。躺在用原木搭起的大铺上,和衣而睡,再盖上被子,比在露天地里,强多了。这一天是三月二十五日。

以后开饭,上顿是米饭、炖猪肉,下顿是猪肉煮挂面,偶尔能吃上一顿猪肉煮黄豆,那就是吃着蔬菜了。那个年代,应该说是好饭了,可架不住天天吃。有人提议,咱们吃顿饺子好不好?大家一致赞成。按老规矩,炊事班剁馅、和面,各班自己包。整个阵地像过年一样热闹,卸下炮弹箱盖,翻过来,绝好的面板,选一根比较圆的树枝,剥皮后稍加修理就是擀面杖,大家擀的擀,包的包,一个多小时,样式各异的饺子就摆满了几箱盖,最先包的饺子已经冻了,这样好,饺子就不会粘在一起了。把饺子装到两个卸了盖的炮弹箱,抬到几百米外的炊事班去煮,怎么往回端呢?炊事班那点家当,早被分光了,不知是谁提出,用洗脸盛饺子,一时间,洗脸盆成了抢手货,因为上前线时,不是每人都带的。用洗脸盛饺子,吃的照样香,这是一顿令人难以忘记的饺子。这顿饺子从开始包,到各班都吃完,闹腾了三个多小时,那些带洗脸盆的战士,饭后只好到各班去找自己的洗脸盆了。

5、209高地

一天夜里,大家在睡梦中被推醒。“有任务!”战士们小声地传递着。背上行装,收炮,挂车。一切都在悄悄地、有条不紊地进行,炮车起动了,向前边开去。又有仗打了,可能是打直接,大家心里猜想着。到了无名高地,车不能再往前开了。我们在209高地山脚下的小树林里,开出一条能过去大炮的小道,距离无名高地约一千多米,直通已经选好的阵地,面向珍宝岛南端的一块缓坡小树林里。然后,全排战士一门一门地把大炮从无名高地推到阵地,将砍下的小树,盖在上面进行伪装。在距离炮阵地五十多米的密林中支起了帐篷,东方微微放亮,排长招呼大家赶紧进帐篷休息,不要在外面活动了,以防暴露目标。早晨八点钟,岗哨回来,发现大家横躺竖卧一地,睡的好香啊。大概是上一班换岗时,下岗的战士上铺时晃动了,加上搭铺时是在黑夜没有搭好,铺塌了,并没有影响大家的酣睡。大家起来后都笑了起来,排长令大家把铺重新搭好,布置了任务。与此同时,我连二排进入了珍宝岛北面的七里沁岛阵地。从此两个排分离了达八个月之久。

这一天是四月一日,江还没有开冻,我们的任务是:保卫即将开始的打捞T62坦克工作,当然也不排除苏军要打捞的可能。209高地,是距离江边较近的高地,约五、六百米。距岛的南端是一千零五十米,隔江的苏军只能看见我们阵地的侧面,而这一面又是密密的树林,我们的大炮的方向是珍宝岛,没有飞机的侦察是很难发现的,三门大炮是潜伏下来的三颗钉子。所以,要求我们日夜都在帐篷周围待命,严令不准白天到阵地,并严格了夜间站岗的纪律。炊事班在一千米以外的无名高地扎营,每天通过小道给我们送饭,送水。水对于我们更显得珍贵,每天每人半盆水,可以说是从头洗到脚,根本无水让你洗衣服。乌苏里江就在我们脚下流过,只能望水兴叹。

等待的日子,实在难熬。转眼十几天过去了,江也开冻了。有一天夜里,我们是在炮位上度过的,原来要打捞T62坦克。这几天夜里常有两台“斯大林100号”推土机,在我们下面的开阔地里,毫无目地的来回开动。苏军发现后,用探照灯晃了几下,好像没有看到什么,但还是打了几枪。这天夜里,还是如此,这是迷惑苏军呢。苏军哪里知道,我军早两天已派潜水员将坦克挂上,在无名高地后面用人工绞盘机,换人不停机,一厘米一厘米的绞了四十八小时了,现在坦克离水面只有一米了。后半夜,两台推土机挂上坦克开足马力,向无名高地开去,T62坦克就这样被我方打捞上来。据说当坦克运到沈阳时,苏方才知道,晚了,追不上了。几个月后,专门打击这种坦克的穿甲弹研制出来。这辆坦克现收藏在北京军事博物馆里。

“前指”每天都有首长来阵地视察,当然最受欢迎的是同来的摄影记者,求他们给照张像。最后,“前指”决定将这“三颗钉子”永久地钉在这,给三门大炮修钢筋水泥工事。材料、民工很快到位。巧的是同一个学年的同学王景祥也在民工队伍里,得知另一个同学都长路也来支前了。我们白天睡觉,晚上摸黑干活,苦和累自然不必细说。六月初,水泥工事连同人居住的坑道一起完工。各班都搬到自己炮位的坑道里,帐篷就变成连部了。这时才允许给家里写封报平安的信,不得涉及军事上的事,信封、信纸由连里提供,写完后,信封不得封口,由连里检查后统一封口寄出。

天气渐渐暖和起来,万物复苏。蚊子、瞎蝇、小咬开始了三班倒,蛇也常常光顾我们炮位、坑道,大多的人对蛇的恐惧胜过对敌人的恐惧。有人说,吸烟可以驱蛇,于是都开始吸烟,把烟头扔在坑道的各个角落,的确有效,几天后,大家再没有看到蛇的踪迹。一场大雨后,我们的坑道的一角出现了漏洞,班长说:找几块石头垒一下,可我们周围很难再找到了。有人说,山顶上有石头,傍晚时我们上去起几块。我们四、五个人,趁着天色刚黑,登上了209高地的山顶,刚要起石头,就听“啾啾啾、啾啾啾”就子弹从我们头上飞过,接着“噗噗噗、噗噗噗”子弹在我们脚下翻一片尘土,大家立即卧倒,就势滚下山来。回头再看我们刚才站过的地方,已被高射机枪封锁住,子弹打到石头上,直冒火星。枪声对于我们来说,已经听习惯了,但子弹离我们这么近,还是头一回,真有点后怕,全当是又看见了一次蛇。回到坑道里,我们分析了一下才明白:我们在山底下看见天已黑下来,其实山顶上并不黑,四、五个人,明晃晃的,能不被苏军的值班机枪发现吗?

苏军一发现我方有动静就开枪,直到国庆节后才停止。据说是苏总理柯西金访越归来途经北京,在机场停留,周恩来总理去机场与柯西金会了一面。中苏边境矛盾开始缓和,苏方的客、货轮船出现在乌苏里江上,因为这条江是苏联远东地区的重要交通航线。偶尔还可以看我方的巡逻快艇驶过,一派和平景象,好像这里并没有发生过什么。

珍宝岛战斗却给我留下了永久的纪念:“开炮震得耳朵背,吃饭吃出溃疡胃。”这以后便是断断续续的医院生活……

6、医院的故事

战争的气氛没有了,人们的心情也放松了,疾病却找上来了。几天来总觉得胃疼,有时半夜疼得睡不着觉,大解时经常是黑红色的。十月下旬的一天夜里,我还记得呕吐的不行了,最后还吐了几口热乎乎的东西,在昏迷状态下被送进了第64医院前线包扎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我醒来时,是躺在暖和的被窝里,周围全是陌生的女兵,奇怪,这是哪?看着熟悉的帐篷,我们住的帐篷没有床,我明明是躺在床上,还有一个药瓶在我头上方吊着。我知道了这是被送进包扎所了。前方无战事,这里的伤病员没几个。偶尔来了个伤病员,全所医护人都跟着忙活。护士看我醒了,告诉我不要动,正在输液呢。我的左臂上是有点什么东西,我抬了抬右臂,才发现我穿着蓝白相间的衣服,刚刚长起的寸头又被剃光了,身上滑溜溜的,好像被擦拭过。听说过,前几次战斗牺牲的战士,都被擦得干干净净才装到白布袋里。她们是不是认为我已经死了,不可能,死了干吗还要输液呢?上前线的八个月,基本上是和衣而睡的。我想我当时的样子跟常年露宿街头的乞丐差不多,一定是护士们看我太脏了,虱子自然是不会少的,趁我昏迷时将我扒光了。想到这,脸上有的发热。护士看了看却说,脸上有点血色了。

我想起来小解,护士从床下拿出小便器,掀开被子要给我接尿,我的尿立刻被吓了回去,说“我不尿了。”护士明白我害羞,说:“小家伙,还挺封建呢,我出去,完后叫我。”我费了半天劲,才尿了出来。她接过小便器拿到外面倒了,回来后,对我一番开导,说我的胃出血刚被止住,不能随意乱动,让我配合工作,病人必须听从医护人员的安排。她还说,前些天有一个病号,不排尿,她们用导管插在上面为他导尿,听得我混身直发毛。说着,端来一盆温水,帮我洗脸、洗头,她用细嫩的手指挠在我的头上,这一刻仿佛回到妈妈身边……又像在梦中,这是一个长达八个月的战争之梦。

一个多星期,在医护人员的无微不至的照料下,我的病情好多了。护士将洗的干干净净、略带点消毒水味的军装拿来,让我换上。说马上转院。护士们将我扶上救护车,我眼泪汪汪向她们挥手告别,我以为就我这样脆弱,一同转院的病友们,个个如此。到了223医院驻东方红的包扎所后,医生对我做细致的检查,并做了胃透,确诊为胃及十二指肠溃疡,溃疡面刚开始愈合,但不排除继续出血的可能,把我安排在特护病房,整天躺在床上打针吃药,吃喝拉撒全由护理员伺候。大约半个月后,病情稳定下来,我才被移到普通病房。医生让我准备一下近期转后方医院,我说:再住些天,我就回连队了。医生说:“想的美,你回连队的下一步,很可能要胃穿孔,到那时,只能是切开你的肚子,把你的胃最少切除一半。”我听了后,吓了一身冷汗。都十一月的中旬了,我还穿着秋衣裤,我在转院前必须回连队一趟。

在回连队的途中,快要到五林洞时,我在汽车上看到一群支前民工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我睁大眼睛仔细地看看,认出是都长路,他也看出是我,车停下后,我向他跑去,他向我跑来,两个小学的同学就这样相会在五林洞,我们在前指招待所唠了半宿,后来他还到东方红医院看过我。次日我回到了209高地,使我感到意外的是,我们排里发生较大的变化,排长和五个正副班长全都提职,去内蒙一线组建新的部队。原三班长当了指导员,从六连来了一个排长当副连长。与我同期入伍的,差不多都当了班长或副班长,张天锡当了三班班长。指导员看我回来了,向我说明了情况:原来准备让我当一班班长,跟医院勾通了一下情况,说我的病情不适合在部队干下去。连队本着对我以后的生活负责,准备留我一年,专门治病。考虑到我和张天锡的关系比较好,已经把我调到三班。我对连里的安排很满意,但多少有一点失落,如果不是这场病……第二天,我收拾了一下东西,换上棉衣就返回东方红。

回到医院后,所里对我们要转院的伤病员,集中住到了一个病室,是森铁处的候车室。能住十几个伤病员,开始并没有住满,但每天都有伤病员加入。而且进行了特别关照,护理人员帮助洗衣服、理发等。在这个病室里,我结识了一位病友,是某部的宣传干事,患严重关节炎,走路一拐一拐的。但很注重仪表,模样一般,却留着大背头,显然跟这些剃光头的战士有点距离。不知怎么,他却跟我很近乎,后来我才知道,他偷看了我的日记,我的日记,为了节省篇幅,都是用诗的形式写的。现在看来,不过是喊喊口号的顺口溜而己。他大为欣赏。他不隐瞒看了我的日记,对我说:你要是在我们部队,我非把你调到团里不可。他很健谈,本不爱说话的我,在他的感染下也打开了话匣子,我们谈得很投机。十二月初,我被转到牡丹江223医院内三科。到了大医院,我这种病太平常了,例行的检查了一番,医生明确的告诉你,耐心地休养吧。开始的半个月给我吃流食,就是奶粉、粥、面条等,每天五顿饭,从入64医院就吃这种饭。后半个月改为半流食,正餐跟其他病人一样,上下午各加一顿流食。每天,护理员给送五顿饭,护士看着你吃三次药,一遍医生查房,牢牢地把你拴在病房里。一个月后,也就是一九七〇年的元旦后,才让我吃普食。说实在的医院的伙食,真不如连队好,唯一的好处是能吃到蔬菜。这时,我才有时间,到处溜达一下,远处不敢去,只能在楼上楼下,院里的空地溜达。

一天,在大院里遇见了在东方红结识的那位宣传干事,他住在一楼的骨科,让我到他病室坐坐,他住的是干部病房,干事说:“你住在三楼,我的腿不便上去,没事常下来聊聊。”他指了指其他几位说:“我们都是一个部队的,不会介意的。”他还向那几位首长介绍我的文笔如何好,搞得我满脸通红。后来,我常去坐坐,一次让护士长撞见了,说我还挺能的,串到干部病房来了。

转眼到223医院已经三个多月了,病情大为好转,医院也呆腻了,想回连队看看。巧了正好是三月二日,我向医生提出要出院的要求,医生说:“你这样病号我见多了,出去没几天又得回来,来回折腾啥。”我说:“可能部队要撤了,我得跟着部队走啊。”其实我是瞎蒙的。医生同意了。给我办理了出院证,上面写着:“胃及十二指肠溃疡”、“病情好转”、“建议多休息,吃流食”等等,又到财务取回士兵供应证。晚饭后,就乘车到了火车站。开往东方红的车是晚上七点多钟,我多想顺路回趟家,回家可是要违犯军纪的,怎么办呢?我在候车室看到预售车票窗口,有了,买了张第三天的,就是三月四日的车票。检票时,检票员看我是军人,根本没详细看,就让我过去了。不到两个小时,就到穆棱站,等我走到家时快十点了。第二天,同家人团聚了一天。第三天我想起了陈伟华,就到他家去了,三年多没见面了,恰巧他休班,我们谈了一上午,中午又约了路振水,在饭店随便吃了点饭,到照相馆留了个影。下午,忙里偷闲,陈伟华还给我介绍了个对象,是中学时的同班同学,见了一面。回部队后,通过两封信就吹了,那时我真真的不懂爱情。晚上九点多钟,我持当日的车票上了火车,这意味着,这之前我还在牡丹江。第二天早上到达东方红,换乘森林铁路的小火车,下午一点钟到了101兵站,搭了个运货的卡车,到五林洞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我在路边等候往前边去的车辆。一辆吉普车开了过来,到我跟前停了下来,我一看,原来是营部的车,司机认识我,是同年入伍的,车上坐着营长,营长也认出我是四连的,“回去吗?,赶紧上车。”我上了吉普车,心想到营部就好说了,营长问我上哪去了,我说刚出院。“你还不知道你们连已经撤到三号桥吧。”半个小时后,车在一个路口停下,司机让我下车,并告诉我,顺着这条路走上四、五百米就到连队了。就这样我很顺利地回到连队,这一天是三月五日。到连部把我的出院证明及火车票一交,连长一看车票说:“你回来的好快呀。”我说:“要不是遇到营部的车,今晚要在五林洞住一宿。”连长说:“现在条件比在209阵地好多了,每个班的坑道里都有炉子,如果大锅饭你吃不了,你可以到炊事班拿些米、挂面什么的,自己在炉子上做。”

第二天上午,通信员说有我电话,我赶紧去连部接电话,原来是223医院的医生打来的,问我什么时候到的连队,我哼哈地搪塞了几句,就把电话撂了,好在连部里没人,因为都去施工了。好险啊,我中途回家的秘密是保住了。

七〇年兵己经下连,班里多了两个新兵,这个时期,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加固炮工事和美化阵地。记得有一个叫徐丛瑶的大连兵,他在一班,和我相处的很好。我们在一起干活,在一起谈天说地,每天形影不离,直到晚上才各自回到炮工事的坑道里。

两个月后的五月十日,我们营调防到通辽市。沈阳军区政委曾绍山率若干副司令、副政委视察内蒙一线防务,到达通辽时,在师首长的陪同下,特意到我们营驻地,接见了全营指战员。讲话时,还提起了我们营打死苏军上校一事。

附:

笔者1949年出生,1968年入伍,1969年参加了珍宝岛自卫还击战。1971年复员回乡,在林业局局机关工作四年,后分别在局属两所中学任教28年,先后任语文、地理、计算机等学科教师。2003年局定编时,被列为待岗人员,每月可领到不足四百元的工资,在家闲居,有时写点自己青少年的事,自我欣赏。常帮亲朋好友维护维护电脑,喜欢玩《红警》、《将军》之类的游戏,偶尔上上网。

前些天在“新华网”看到一篇文章《讲述珍宝岛保卫战鲜为人知细节》,接着又在其他网站看了十几篇有关珍宝岛还击战的文章,主要讲步兵的战斗经过,对炮兵参战提及很少。上文中也只有一“我方以炮火回击,并对被判断为苏军前线指挥所等重要军事目标进行了打击。”孙晓的报告文学《中国炮兵传奇-珍宝岛之战》,也只是寥寥数语提及炮兵二营。今年是三十五周年,我作为炮兵参战者,有责任补上这一空白。于是将我锁在抽屉里的《我的青少年时代》一文中关于珍宝岛还击战的内容摘出,便有了此文。文中关于步兵的战斗经过,是当时阵地上广为流传的,可能有失实的地方,请以其它文章为准。

感谢网友“linshutian”提供本文

来源:老兵网

作者:林路,原题:我在珍宝岛的日日夜夜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