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8/猛将传奇–和尚将军许世友(4-6)

和尚将军 许世友-4

【主持人】

在许世友的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人要数毛泽东。他对毛泽东的敬重、忠诚和崇拜,可以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说自己是毛泽东的“匣中宝剑”,毛泽东指向哪,他就杀向哪,士为知己者死,剑为识己者啸。

之所以对毛泽东有着这样的情感,用许世友自己的话说,是因为“毛泽东两次救我许世友”。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毛泽东在第一次救许世友之前,不仅挨了许世友的骂,“你毛泽东算什么东西!”,甚至于毛泽东还挨了许世友的一记重拳!而这个故事的发生,与张国焘有关。

【解说】

1936年10月,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许世友接到中央军委的通知,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参加集训。这个时期,影响他人生的两个大人物,毛泽东和张国焘的分岐与斗争正在加剧,毛泽东要求张国焘率部“北上”,而张国焘则意欲“挥师南下”。

这个冬天,对于刚刚当选为中共中央军委主席的毛泽东来说,是个忙碌而紧张的冬天。红军会师后,极大地壮大了陕甘宁边区的红军队伍,需要考虑和处理的问题太多了;12月12日,“西安事变”震惊全国乃至全世界,国内革命战争由此走到了抗日民族战争的转折关头。此时的毛泽东,急需运筹帷幄的头等大事,就是动员和组织全国人民一起抗日。

恰恰在这样的一个关头,红军内部发生了一件令人震惊的重大事件!

1937年3月的一天,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校长林彪在全校大会上悲痛地宣告:红军西路军主力在甘肃一带被马家军围歼,两万多人的部队全军覆没,这是红军史上最为严重的一次惨败。

这个噩耗震动了在场的所有人,来自红四方面军的学员们更是无法接受,而许世友作为红四方面军骑兵师师长,面对昔日的战友全军覆没的消息,一向重情重义的他,埋头恸哭。

【采访同期】

对于红四方面军的学员来说,这是消息既震惊又残酷,文件还没传达完,会场上已经是哭声一片。许世友是被人搀扶着送回宿舍的,一整天不吃东西,人家饭菜给他热了几回,就是不吃,后来陈赓来劝他,也没用。对他刺激太大了。

【解说】

事实上,无论对于许世友还是红军,这个载入历史的变故才刚刚拉开帷幕。

很快,清算张国焘分裂主义的错误被提到了议事日程,中共中央作出了《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定》,延安部队、机关学校,纷纷召开声讨张国焘的会议,要肃清张国焘的错误。

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批判斗争,红四方面军的学员无一幸免地被卷了进去,而曾为张国焘爱将的许世友更是因此锒铛入狱。

【主持人】

说起许世友与张国焘,算得上是知遇之交了。许世友能打仗,特别能打大仗硬仗恶仗,作为红四方面军总负责人之一的张国焘对他自然是十分赏识。但张国焘对许世友的大力提携,真正是开始于鄂豫皖战役之后,曾中生、许继慎等人因为对张国焘不满,曾经召集包括许世友在内的一些人开会,议论张国焘,许世友在发言中说:“张国焘是中央的代表,反对他不是反对中央吗?中央不比我们高明?”这个会议后来被张国焘定义为“反党”,而许世友这几句话却大受张国焘的欢迎。此后,能征善战又忠心不二的许世友大受张国焘提拔和偏爱。     

在张国焘的部队里,一般的红军官兵是不能随便进出张国焘卧室的,只有许世友是个例外;而且,张国焘房里的烟和酒,只要许世友想要的,随时可以拿走。对于部队作战缴来的酒,张国焘明确说,先让许世友挑个够,并特许许世友的警卫员背酒、炊事员挑酒、战马驮酒;每次许世友打胜仗回来,张国焘一定要去慰问。不仅自己器重,张国焘还经常在各种场合向毛泽东、周恩来和朱德等人谈起许世友,为许世友大扬英名,毛泽东对许世友的关注正是从张国焘的大力推介开始的,而许世友不知从什么时候,管张国焘都叫“老张”,他在后来的回忆录中说,“党内除了主席,谁也不是张国焘的对手,老张手很黑,一般人斗不过他。”

许世友对张国焘这种简单而深重的情谊,在清算张国焘错误当中,不可扼制地爆发了。

【解说】

1937年三四月间,四路军的挫败点燃了清算张国焘右倾机会主义的导火索,红四方面军被裹携进了这场尖锐的批斗中。

【采访】

红一二方面军就把张国焘的问题和红四方面军的干部战士都放在一起批判了,上批张国焘,下批红四军干部战士。在抗大学习的红四方面军的战士也被批斗,个个有口难辩,而且人人自危。

【解说】

做为张国焘曾经的爱将,许世友常常成为批斗中的中心目标。这个从大别山走出来的虎将,面对“逃跑主义”的帽子扣到张国焘乃至红四方面军的头上,本来就性情刚烈,爱憎分明的他,在一次揭发张国焘逃跑主义罪行大会上爆发了。

【同期声】胡光明

他对批判的方式以及批判的内容也有不理解的地方,他认为这个不是逃跑,不仅是打不过换个地方打不是逃跑,他还认为你红一方面军,你不是从江西也来到延安了吗,怎么你们就不是逃跑,我们就是逃跑,他对这个东西有不同的看法。

【采访】

为什么说张国焘是逃跑主义呢?中央就没有逃跑?中央红军不是也从中央苏区撤出来了吗?如果说是逃跑,都应该定为逃跑。打不过敌人,换一个地方再打,怎么能叫逃跑主义呢?!这下可不得了了。批斗会一下子就炸开锅了,有人高呼,打倒张国焘的徒子徒孙许世友!许世友是大别山的土匪!许世友是红军中的托洛斯基!

【解说】

这是发生抗日军政大学里批斗张国焘会议上的一幕。许世友的辩解引发了会场剑拔弩张的对抗,“第二个张国焘”“典型的托诺茨基”的骂名让许世友怒不可扼,他开始当众大骂起来,于是有人说许世友原来就跟着张国焘一伙的,不像是红军的高级干部,倒像是从大别山地区冲出来的土匪,一个地地道道的军阀。于是,一场批判张国焘的会议成了批判许世友的会议。一时间,“打倒许世友,打倒张国焘”的口号声铺天盖地。

【同期声】陈庭一

当时在批张国焘的时候,那时候咱们说扩大化了,就把战士和张国焘捆起来批,那时候打倒大军阀张国焘,打倒张国焘的徒子徒孙许世友,跟文化大革命是一样的,那是暴风雨似的很激烈,抗大的批斗会一天比一天开得频繁,斗争趋向白热化,大有你死我活之势。

【解说】

批斗再怎么激烈,许世友都坚决不妥协。在许世友看来,张国焘是犯了严重错误,在生活作风上也不够检点,他的蜕化变质,显然与自己不是一条道上的人,必须界限分清,各走各的路。但许世友对张国焘并不全盘否定,他认为张国焘的贡献是不可抹杀的,即便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而对红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的指责就更加无理了。

在当时“批张扩大化”的大氛围下,许世友越忿忿不平,就越招致更加激烈的批斗,于是,一个危险的计划在许世友内心产生了。

【采访】

许世友被气病了,住进了医院。红四方面军的一些老朋友、老下级,来医院探望他,来一个哭一个,而且还带来了一个消息,说大家都在传说要枪决周纯全、何畏、张国焘的消息。许世友心想,自己也是张国焘手下的军级干部,不可能没有事情,若是不明不白枪决了,死得太冤枉了。一气之下,他就骂说,“老子不干了,老子去学梁山好汉,落草为寇去!”

【同期声】陈庭一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不行我们走。大家跟他说到哪去?

【同期声】胡光明

还回四川打游击,我们去投靠刘子才,他是当时他们留下来的在当地坚持革命的,是游击队。我们一起到他那里去打游击,真革命、假革命,我们以后走着看。他还是要去革命。

【同期声】陈庭一

刘子才是他的部下,他那安等人,很快得到他们的响应,经过秘密串联,愿意走的人约来越多。到第三天时,延安有2个营职干部、20多个团职干部,6个师职干部、5个军职干部愿意和许世友一道走。

【解说】

出走的时间定在了1937年4月4日夜10点整。许世友画好了行动路线图,并写了一封给毛泽东的亲笔信,说明自己投靠刘子才的缘由。

4月3日,准备出走的学员不动声色地整理行装,采购食品。这时许世友也悄悄地从医院回到抗大,安排吴世安和两名警卫员提前携枪出城,准备夜间在北门外接应。按照计划,七天七夜的步行之后,许世友一行将通过陕北到达汉中与刘子才会合。

和尚将军 许世友-5

【解说】

许世友对自己的行动是充满自信的,就像他在战场上的厮杀一样,在他的计划里,大概是没有失败的准备的。

意外,就发生在他出走前的几个小时。

许世友最信任的战友、前红四军政委王建安,在4月4日下午,把许世友密谋出走的重大情况汇报给了抗大保卫处处长。

【主持人】

王建安,是许世友生死与共许多年的老战友,在即将和许世友出走四川的几个小时前,他突然觉得离开延安的行为有些过激,中央说张国焘的问题是党内矛盾,可以在党内解决,何必要用暴力?王建安思前想后,越发觉得这样做非常危险,于是他就以身体不适为由向许世友报假,谁知道遭到许世友的一顿痛骂,“临阵脱逃,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左右为难的王建安,只好悄悄找到队里的党支部书记谢富治,报告并揭发了许世友将要出走的密谋。

此时的毛泽东,正在为如何妥善处理解决“西安事变”而苦苦思谋,听到许世友带人“叛逃”的消息后,二话没说,对前来汇报的林彪下达命令:“一要注意保密,二是把人先抓起来再说,三是防止其他人再出类似问题。”

【解说】

1937年4月4日,天刚入夜,抗日军政大学的教室和宿舍被包围了起来,准备出走四川的30几个人,包括告密的王建安,都被学校保卫处的人用麻绳捆了起来。

许世友是最后一个被捆的,并且被戴上了手铐和脚镣,整个过程他都没有反抗。

当晚,毛泽东派警卫员给囚禁中的许世友送来了两瓶极其珍贵的茅台酒。

这是许世友一生当中第三次被囚禁。第一次是在吴佩孚部队,他一脚踹死了一个为非作歹的老兵,被关进了北洋军阀的监狱;第二次是1926年在国民军一师当连长时,连里两名班长抢劫民财,他受株连而被关进国民政府的铁窗内。这一次,将是许世友一生中失去自由时间最长的一次。

几天后,牢房中的许世友得知,由他领导的这次出走行动,被党中央定性为“许世友反革命集团”案件;

一个月后,中共中央成立了一个军事法庭调查委员会,负责审理“许世友反革命集团案”;

又过不久,一纸绝情信寄到了牢里,第二任妻子雷明珍在得知许世友的罪行后,决意要和他离婚。

【字幕+音乐】

“许世友我恨你!我决不爱一个反革命分子!为保革命的纯洁性,咱俩的事情一刀两断,我坚决要求离婚!请你签字。”

【解说】

一封绝情信,终结了一段原本美满的姻缘,许世友至死都没有原谅雷明珍。

在审讯许世友的那段时间里,有人建议处决许世友,避免留下后患;

牢房里,许世友狂怒到了极点,他把内心积压的一肚子苦水账,记在了毛泽东的头上;

瓦窑堡的主席办公室里,毛泽东在一遍遍地阅读许世友出走前留给他的信。

【采访】

毛泽东一遍遍地看信,认为许世友固然有他个人的问题,而我们一些同志也没有起到多少好的作用,硬把事情做绝了,硬把人家逼上梁山,人家能不造反吗?

【同期声】陈庭一

在毛主席身边一些机会主义者,他们竭力把这个风波弄大,要毛泽东枪毙他,他们要搞到这一步,闹得更僵。

【解说】

那一天,在关于“枪毙许世友”的报告上,毛泽东行使了否决权。

【同期声】胡光明

毛主席认为他们这些人本质都是非常好的,又都是四方面军的高级将领,如果能够动员他们,教育他们改变自己的想法,重新的回到红军的队伍里头,这是一支非常重要的革命力量。实际上,毛泽东想用思想工作来唤回许世友。

【采访同期】

后来,毛泽东在和张闻天交谈时还幽默地说,“究竟是毛泽东的学问大还是张国焘的学问大?我看还是张国焘的学问大,张国焘在批判毛泽东时,没有批战士,毛泽东在批张国焘时,却连战士都批了。”所以,毛泽东确实是相当大度相当睿智的一个人。

【解说】

很快,毛泽东开始着手纠正“批张扩大化”的错误,“决定只批张国焘的错误,不能批对张国焘路线本来就不应负责的四方面军干部,更不能去批战士”。

所有这一切,身在牢房的许世友都不知情。在牢房里,他甚至一边喝着毛泽东送来的茅台酒,还一边骂着毛泽东。

1937年6月6日上午,延安最高法院特别军事法庭,公审许世友等人逃跑一案,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和批示,法庭认定他们过去对革命有功,决定从轻判决。大部分人分别被判处一年、八个月或六个月有期徒刑,而许世友被开除党籍,撤销军长职务,判处一年半有期徒刑。

宣判之后,毛泽东礼贤下士地看望了每一个人。唯有许世友,毛泽东没有直接去看他。他先托陈赓给许世友捎去了一条“哈德门”香烟;过几天,毛泽东又叫徐向前“去看看许世友,做点工作”。

又过了几天,毛泽东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决定亲自去看望许世友。

【主持人】

毛泽东亲自到牢房看望,这大概是许世友没有想到的。那一天,许世友一觉醒来,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紧接着牢房的门被打开,两名持枪的战士走了进来,其中一个对许世友说:“毛主席来看你了,跟我们走一趟”。

许世友一听到毛泽东这个名字,憋着一肚子气的他,想都不想直接拒绝了。

就在这时,毛主席弯腰进了牢房,站在许世友面前说:“许军长,让你吃皮肉之苦啦,我代表党中央,向你和红四方面军被抓的全体干部同志赔礼道歉。”毛泽东脱下八角帽,向坐在石炕上的许世友连鞠三个躬。

可是,在许世友看来,毛泽东所做的这一切都是虚伪的,既然是你批示抓我,让我受尽皮肉之苦,难道两片嘴唇一巴达,陪个礼道个歉就算拉倒?

于是,坐在炕上的许世友岿然不动,任由毛泽东在一旁一边吞云吐雾,一边讲着道理。

突想之间,许世友呼啦一下从炕上跳下来,一拳照着毛泽东的脸上打去,边打还边大骂:毛泽东,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要是有枪,非毙了你不可。

【解说】

在许世友一拳打向毛泽东的同时,站在毛泽东一旁的警卫罗瑞卿一挥手,挡开了许世友的拳头,几名卫士赶紧上前把许世友捆了起来。

先前做了很多铺垫工作才亲自来看许世友的毛泽东,对这样的结果显然还是没有料到,木然好久,毛泽东一言未发地离去了。

【同期声】胡光明

这一下子事情就闹大了。大家认为这个人无可救药,敢打主席。

【同期声】陈庭一

这样已经把耳光扇到你脸上了,还不枪毙,他们一面打报告向毛主席去批示枪毙这个方案。

【采访同期】

康生和博古起草的,他们两个人认为许世友居然敢打毛主席,这就是反主席,反主席就是反中央,他的罪比张国焘还大。

【解说】

很快,一份有关许世友“反党反主席”的言论集,连同一份处理意见,呈送到了毛泽东的办公桌前。

此时的毛泽东,虽然刚刚挨了打,可心里还在琢磨着如何让许世友“浪子回头”。

【采访同期】

虽然许世友打了他,但毛泽东并没有记仇,虽然很多人在说许世友和张国焘勾结很深,毛泽东觉得自己并不真正了解他。所以他又找徐向前来,徐向前就说,许世友凡事敢作敢当,很鲁莽但也很勇敢,很自然,但有时也很武断,文化比较低,但是个义气的农民英雄。

【同期声】胡光明

毛主席想一想,许世友的本质这样好,来自一个农民,又是一个作战非常勇敢的人,如果能教育过来,这是革命队伍的一个重要的人,他在四方面军中有很大的影响,要把他教育过来,那就可以教育一大批四方面军的干部和战士。

【解说】

徐向前的介绍,让农民出身的毛泽东对许世友越加喜欢了,而在看完那份“反党反主席”的言论集之后,毛泽东更坚定了他对许世友的看法:稍加琢磨之后便可成栋梁之器。

【采访同期】

于是毛泽东对康生说:许世友是一名有影响的将领,还是不杀为好,具体意见我暂时拿不出来,你们看着办吧。凭着毛泽东这句“你们看着办吧”,康生不到半天工夫,拟好了处决许世友的文件。

【解说】

第二天,处决许世友的文件送交到了毛泽东的办公桌上。

毛泽东看完处决许世友的文件,觉得和自己的初衷是南辕北辙,马上指示警卫员立即停止执行,要保护许世友。

然而,与此同时,完全相同的一份处决决议书已经直接送到了牢房让许世友签字。

【采访同期】

康生他们想先斩后奏了,所以康生的警卫员来到许世友的牢房,对他宣布,这是枪毙你的正式文件,你签个名吧。许世友看了文件,对警卫员说,“砍头不过是碗大的疤,我今天就要死了,我没有别的要求,只是临死前能见上毛泽东一面。

【同期声】陈庭一

后来他们飞马报到毛泽东那去。毛他们请示说许世友要见你,死前要见你。他说可以

和尚将军 许世友-6

【主持人】

许世友不仅拒绝在处决文件上签字,还要求面见毛泽东,毛泽东爽快地同意了。这下许世友心里倒犯起了疑惑,他感觉这其中似乎埋有阴谋,于是一字一句地康生说:既然毛泽东给我面子,我领情,麻烦你再请示一下,我许某人是个军人,能否带枪去见他?

许世友的这一句话把现场所有人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康生在向毛泽东转达许世友要求的时候,希望主席能尽快处决许世友。谁知毛泽东告诉康生:许世友可以带枪来见我,枪膛里还可以上子弹。

于是,红军警卫局长罗瑞卿给许世友送来了驳壳枪,当着他的面将子弹压入枪膛,然后递给了他。

这次,面对枪林弹雨都不曾畏惧的许世友,接过枪的手颤抖了起来。

【解说】

许世友原本想给毛泽东出道难题,试探一下毛泽东是否真的有诚意。谁知道毛泽东很轻松地化解了,许世友被毛泽东的气魄和胆识征服了。

【同期声】胡光明

当时他想毛主席绝对不会答应他这个条件,但是毛主席答应了,这时候让他的内心产生了极大的触动和感动,毛主席是一个有大量的人,确实是诚信来对待他的

【同期声】陈庭一

许世友也颇受感动,以前心里的怨气当时就消了一半,对毛主席也很佩服,但是允许许世友带枪见,许世友身边的极唯主义者这些他们可很紧张,他以为许世友要做出其它的意外。

【解说】

康生原本要求许世友缴了枪才能去见毛泽东,但许世友坚持不交。

康生没办法,只能让许世友带着上了子弹的枪前往毛泽东的办公室。

门外,康生早就安排好的哨兵排成两行,个个全副武装。

一进主席办公室门口,许世友便扑通一声,双腿跪在了主席面前。

【同期声】陈庭一

许世友上前就跪下了,把枪举起来了。

【采访同期】

许世友一辈子只跪过两个人,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他母亲,一忠一孝。

【同期声】陈庭一

主席这个枪我还给你,以前他们要缴我枪,我没交。我不能给,今天我把枪给你。

【同期声】陈庭一

最后主席也讲了很多话,四方面军的问题,这个张国焘的问题是他个人的问题,跟四方面军无关,你们都是党的干部,是党的宝贝。所以说的许世友很感动,他还说了一句话,单用鼻子闻分不出好坏人,现在一个巴掌拍不响,他讲了很多这些道理。毛泽东也讲我是搞文的,你是搞武的,文和武要结合,最后主席讲得许世友五体投地,这是不打不成交,

【同期声】胡光明

从此他内心真正的臣服于毛主席了。这也就是后来,为什么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毛泽东对许世友是绝对的信任,可以说许世友对毛泽东也是绝对的忠诚,形成这样一个局面。

【解说】

在毛泽东的亲自干预下,许世友被释放了出来。毛泽东还说了一句话:今后,谁都不许为难许世友。

第二天,许世友洗漱一新,来到毛泽东的住处,这是他出狱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

【采访同期】

毛泽东很高兴,他知道许世友爱喝酒,让警卫员打来一坛子“延安醇”酒,说:“下酒的菜不多,但酒管够。”,许世友“哈哈”大笑说:“知我许世友,唯有毛主席您……”就是在喝酒的时候,毛泽东跟许世友说,给你安排到抗大当校务部副部长吧,工作也不是很忙,你还可以半工半读,把落下的功课补上来。许世友非常兴奋。

【解说】

正如毛泽东所说,这是一段不打不成交的经历。从此,许世友把一生交给了毛泽东,而毛泽东则得到了一个“骁勇悍将”,在此后几十年的革命战斗历程中,毛泽东几次亲自点将许世友挂帅出征,而许世友也成了唯一一个可以带枪晋见毛泽东的军人。

【采访同期】

许世友后来对毛泽东的感情深到什么程度呢?1984年,毛泽东逝世已经十年了,许世友病重以后,连下床都困难了,他在工作人员在病室的四面墙壁和天花板上,全贴满毛主席像,无论何时醒来,只要睁开眼睛,就能看到毛主席。到临终的时候,他嘴里念叨的还是毛主席,就这么念着毛主席闭上眼睛的。

【解说】

对于许世友来讲,“坐上一年的牢,顶得上两年的抗大”。这一次的牢狱之灾在他想来,算得上因祸得福。

按照毛泽东的安排,许世友重新回到抗日军事大学学习,并兼任校务部副部长。

许世友重新工作后,一年前和他离婚的妻子雷明珍主动来向他承认错误并渴望复婚,血性方刚的许世友不理不睬。

与雷明珍的婚姻是许世友的第二次婚姻。第一任妻子叫朱锡朋,是许世友19岁时,由母亲作主成婚,生育了一个儿子许光。

1932年红四方面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开始西征川陕,许世友与家庭失去联系。后来国民党肃剿根据地,朱锡朋带着大儿子许光和许母一起背井离乡,四处流浪。这期间许世友音讯全无,许母心疼儿媳日夜操劳,便又作主将自己喜爱的儿媳改嫁给了他人。

三军会师后,红一方面军队伍里成双成对的家庭极大地影响了一直奉行禁欲主义的红四方面军的干部们。红四方面军总部作出决定,军以上干部可以寻找伴侣成家。当时已经是红四军军长和骑兵军军长的许世友,也和战友雷明珍成就了婚事。

1937年3月,许世友因为密谋出走被逮捕后,在牢中最想见的人就是妻子雷明珍,谁知等来的竟是一纸绝情信。性情刚烈的许世友看到离婚协议后,用力写下了四个字:“坚决离婚”。

【同期声】高锐妻子

世友就火了,意思别人不了解,你还不了解我,还我还造反,以后许世友就跟她离了婚。

【解说】

后来雷明珍追悔莫及,主动找许世友希望再续前缘,朱德、陈毅等人也曾多次劝说许世友和雷明珍复婚,但是性格刚烈的许世友最终还是没有让破镜重圆。

【采访同期】

红军改编为八路军后,许世友随朱德总司令去太行山,重新统兵打仗。雷明珍追到了太行山,首长们纷纷找许世友谈话,就是没用,许世友固执得很。有一次一个首长叫警卫员把许世友和雷明珍锁在一间屋子里,许世友喊不开门后,直接一掌就把门砸烂了。这件事,也很伤雷明珍的自尊心,她和许世友的情分,就这么彻底断了。

【同期声】陈庭一

他坚决不同意,因为他很个性,许世友的个性就是既然你批判了我,我不会再要你的,当初是我瞎了狗眼,许世友就骂自己当初我瞎了狗眼。

【主持人】

进入1938年,日军停止了在正面战场的大规模进攻,改变侵华方针,开始对中国军民使用大量的化学武器,给中国人民造成的灾难,直到今天仍然是令人窒息的回忆。

那年春天,身为抗大校务部副部长的许世友再也坐不住了,他向毛泽东请缨去抗日前线,他说,“宁愿死在战场上,不愿再窝囊在党校里。”毛泽东欣然同意,任命他为八路军第129师第386旅副旅长,随朱德总司令出师太行山,投身抗日激流。当时有人对毛泽东此举很不放心,担心许世友再次带兵打仗会不会出事呢?毛泽东没有正面回答这些人,他绕了一个弯子说:要在斗争中考验放验许世友嘛!

许世友临行前,毛泽东看着爱将欣慰地说:胶东的山好水好,胶东的姑娘更好,到胶东去娶一个姑娘吧。

明天请继续关注许世友在胶东的故事。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