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18/加拿大经济寒冬系列(4):喝闷酒跳闷舞?

捷克佳/冬季再寒冷,也会有暖和的地方。还是那位理发店女老板引起的话茬。无意间提起她的儿子在城市西部的一间酒吧工作,那里是非洲裔移民和东欧移民混居区。原以为经济萧条,很多人会远离这些场所,但实际上并非如此,还是那些老面孔充斥酒吧的各个角落。

她儿子说出的话更为经典:“酒总是要喝的,过去有钱喝的是快乐酒,现在心情不爽喝的是闷酒。”或许是文化传统背景的使然,或许是圣诞新年的临近,至少在目前还没有看出酒吧生意受多大的影响。

理发店女老板也是一个舞迷,店内大屏幕电视上播出的总是百看不厌的舞蹈,好在她理发时没有闻乐起舞。在忙里偷闲时,她也经常流连于本地华人开办的舞会。她说,舞场中跳舞的人看起来也没有明显减少。

只是不知道,如同闷酒一样,有多少舞迷是在跳闷舞?

闲聊中才知道,她常去的那个舞会的组织者也是我的一个朋友。大多伦多地区号称有60万华人,但有的时候又确实感觉很小,人和人之间的距离又近在咫尺。不说八杆子的亲戚关系,不相识的两人通常只拐几道弯就能找到共同的熟人。

与那个组织舞会的朋友电话联系,他证实,前去跳舞的人数确实没有多大的变化,但发现的一个细微现象是,从事房地产行业的几个朋友已经几次没有现身舞池,可能在淡季去修身养性了。

这位朋友认为,在相对枯燥的移民生活中,作为一个广泛认同的社交活动,舞会仍是人们放松心情和结交朋友的好去处,“而且,跳舞还可以锻炼身体。”他最后还不忘给舞会再披上一层更美好的外衣。

突然间想起香港回归前,中国政府对香港未来的保证被形象比喻为“舞照跳,马照跑。”看来,经济危机下,人们贯有的一些生活方式并不会改变。或许真是如此,在酒精或音乐的刺激之下,人们更容易将紧绷许久的心情放松下来。

20081213/加拿大经济寒冬系列(1):讨要血汗钱
20081213/加拿大经济寒冬系列(2):顶级销售员
20081217/加拿大经济寒冬系列(3):冷清的理发店
20081218/加拿大经济寒冬系列(4):喝闷酒跳闷舞?
20081218/加拿大经济寒冬系列(5):火热的赛场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