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10/常振工和他的数据恢复王国

newstar_05_w.jpg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报导)在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电脑数据已经成为工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一个个片段将一段段历史珍藏,数据既存储着个人和公司的发展历程,也记载着外部世界的五彩缤纷。但当意外发生的时候,如何还原历史,寻找丢失的记忆,人们便将希望寄托于电脑数据恢复。

在大多伦多地区便有一位这样的专家,CBL数据恢复技术公司总裁常振工。自1993年他和同伴创建公司以来,至今已经成功运营15个年头。目前,CBL在全球高科技重地布设有十多间分公司,业务遍及北美、南美、亚洲、欧洲和澳洲。

从早期留学到后来移民,从为他人打工到个人创业,常振工的个人经历是加国百万华人在枫叶之国奋斗的一个缩影。如今,这位在2004年曾获“加拿大杰出华裔创业家”最佳创意大奖的华裔科学家正在为公司发展寻找新的突破口。

cbl1_w2.jpg
(图1,常振工与他的数据恢复王国。)

**一把算盘险些打散回国创业的念头

常振工说,他在1984年赴美留学的时候,并没有料想到今日中国发展之迅猛。在新泽西州一所大学获得计算机硕士学位后,常振工于1988年移民加拿大。那年他曾短暂回国探亲访友,但是,一把算盘暂时打消了回国创业的念头。

1988年的中国社会,仍然没有摆脱计划经济的模式,粮票仍还在流通,抢购风潮便是发生在那一年。常振工回忆到,88年回国时,在广州一个饭店结账,服务员是拿算盘结算的。这种场景在国内可谓司空见惯,很多人并不以为然,但对于试图在国内寻找发展方向的常振工来说,至今还令他记忆犹新。

他说,那时他就在琢磨,服务员还在拿算盘,作为一个海外的电脑专才,当时的环境实在难以在国内施展拳脚大显身手。于是乎,“三下五除二”,他选择留在国外继续干本行。

但他那份炎黄子孙对祖国的依恋之情并没有被那把算盘所拨散。2000年,CBL数据恢复技术公司终于在北京开设分公司。2007年,常振工还被北京市侨办华商会聘为特约理事。

**立志创业偶入数据恢复领域

与90年代后期大多数移民的经历相似,常振工在多伦多之初也是从发简历找工开始。虽然终在电脑行业谋得一席之地,不过,那时的经济不景气,市道低迷,他先后在三家电脑公司工作,但三家公司都相继倒闭。

在现实生活中,逆境中寻求生存之道的事例随处可见。不断的挫折也磨炼了他的意志,常振工后来决心创业谋求生计。1993年,他和一个西人伙伴联合接手一家倒闭的电脑公司,主营业务是电脑咨询和服务,公司既有通讯器材的销售,也有主板、显示器等电脑硬件的修理。

他说,自己创业的机会终于实现,但企业能否顺利发展的前景并不明朗。因为市场在变化,接手已经倒闭的公司风险本身就很大。公司创办之初主要投资是在设备上,他说,若按现在的市价评估,那点东西在今天几乎一文不值。

常振工后来进入数据恢复领域并最终将公司成功转向则纯属偶然。一次,内有公司财务帐目和客户资料的电脑硬盘发生故障,他不得已找到一家本地公司抢救数据,结果对方收费2000加元。他在心痛之余也从中挖掘出一般人难以察觉的商机,于是,公司经过缜密的市场调研,决定将经营的主战场转向数据恢复。他说,也就是从那时起,公司发展开始步入正轨。

**数据恢复,寻找丢失的记忆

电脑数据看似简单,由0和1的光电信号转换到硬盘、光盘等各种存储介质中,但如果遇到自然灾害,人员的误操作,硬件故障,病毒感染等造成的数据破坏,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其后果可想而知。而数据恢复被人们称为寻找丢失的记忆,形象地说就是电脑的内科医生,由初步诊断到确诊,需要分析研究以及解决的手段和途径。使数据还原并恢复到它本来的最佳状态,这便是数据恢复得核心内容。

常振工说,数据恢复的技术含量应该说很高,技术人员需要精通计算机硬件、软件、修理、操作、编程等各个环节。以硬盘为例,很多产品的设计制作和系统程序都是保密的,每个都不一样,员工则需要去理解它,这样在实践中才会有针对性。不断更新的操作系统也是如此,他说,从最初的DOS到现在的WINDOWS各个版本,每一步都要跟着去学,公司也在时代的发展中找到新的方向。

常振工说,现在互联网和通讯交通的高速发展也促进了企业的业绩。互联网的网络效应以及快捷便利的通讯系统,缩短了与客户间的时空距离,一些数据恢复也可以通过异地遥控的手段进行,也为公司开辟了新的战场。

cbl2_w2.jpg
(图2,公司一位员工正在工作。)

**居安思危寻求企业发展突破口

常振工多年不懈的努力使得CBL公司的市场业绩、形象和品牌有口皆碑,在加拿大和全球的数据恢复行业排行榜上,CBL的综合指标名列前茅,公司与很多大的企业和政府部门都有合约,这些客户保证了公司良好的运营。

但是,常振工发现,同行之间的价格竞争造成公司利润的下降,企业发展进入瓶颈期。他举例说,公司的最初几年,每年的成长都在30%甚至以上,但去年的业绩成长缓慢,与前年持平。他说,汇率等外界因素的影响只是外部因素,无论如何,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没有增长就意味着失败,只有增长才能有发展。

常振工自我评价说,自己不是一个好的管理者,通常只是考虑技术上的可行性,真正市场的开发并没有重视。居安思危,以技术见长的他逐渐意识到管理对企业发展的重要性。因此,如何振兴企业,从困境中突围,成为常振工面临的崭新课题。

科技的进步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诸多方便,也使人们对现代工具的依赖性倍增。数据恢复已经从IT业界一个细小的门面成长发展为一个大的行业,竞争对手也日渐增多。常振工说,中国一些大学已经将数据恢复作为专门的课程讲授,技术的曝光令市场竞争更加激烈。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企业能够傲视群雄必须要建立一支强大的研发队伍,才能维持住行业前沿的位置。常振工表示,目前公司的研发力量还比较弱,主要原因是没有大量的资金投入去购置设备和吸纳技术精英。

常振工说,很多管理者在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时都会遇到滞缓的瓶颈期。他现在非常看好中国市场,自己下一步想做的事情就是设法吸收风险投资,加速企业的发展。他已经开始将眼光投入到资本市场。

**坦承错过资本运作最佳良机

他说,CBL目前没有任何的贷款和债务,公司的发展是完全是依靠自身的积累滚动发展,丝毫没有借助外力。但中国一些后起的企业采用资本运作的理念,以钱滚钱,迅速抢占市场,对老牌企业构成威胁。

常振工坦承,公司的发展错过资本运作的最佳良机。如何利用别人投资的钱来推动自己的生意,他已经在今日的商战中得到启迪。CBL北京分公司是数据恢复业内第一个进军中国大陆的外资企业。他说,在技术和市场都具备的条件下,如果当时抓住资本运作的机会,在中国各地铺开设点,就会垄断中国的市场。

他说,现在开窍后才感觉到自己当时在中国市场的决策太保守,公司发展迟缓于社会的进步。他说,现在自己急需想学的就是管理和资本运作。于是,他有意识地与一些金融界和企业管理的朋友交流,力图提升自己的科学决策水平,推动公司的前进步伐。他现在已考虑在中国进行资本运作的试点。

常振工认为,如果企业获得资本注入,企业就会有大的发展,市场占有率会更大,还可以进行高层次的研发,解决技术上的难题。如果在技术上领先一筹抢占制高点,便能在市场上获得更大份额,领先于竞争对手。

他说,清晰的理念和成熟的技术往往受市场和资金的困扰,有些人有想法、有学历、甚至有专利,但往往走不出第一步,主要原因是没有外部资金的支持。他说,现实中还有很多技术专才不懂管理不懂市场,没有资本运作的概念,即使有资金也不会运作,最后只是停留在学术研究上,或交由其他的公司运作,一些人便错失了个人发展的良机。

**围棋桥牌是进入公司的必备技能

围棋和桥牌是常振工的业余爱好。他说,自己喜欢智力方面的游戏已经很多年。他的好友余昌民后来在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清华围棋纪事》,忆述了当年清华园内黑白世界的奇闻轶事,读后令人感到其间的人物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常振工、常振明兄弟二人和他们的父亲清华教授、中科院院士常迥均是其中的人物。

在CBL公司,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即会下围棋或打桥牌是进入公司工作必备的一个技能。常振工并没有否认传闻。事实上,CBL公司的员工大部分都会桥牌或围棋。他说,这样的爱好对工作有巨大帮助,因为这些人的观察力和逻辑思维能力强于常人。

cbl3_w2.jpg
(图3,从零开始的曹屹梅现在已经成为公司的主力大将。)

常振工指着眼前刚刚过去的一个女员工说,她叫曹屹梅,南京大学的教授和博士生,也是专业桥牌队的,曾参加过不少全国比赛,后经人推荐进入公司,她便是从零开始,现在已经成为公司的主力大将。常振工说,由于数据恢复的工作具有挑战性,每单工作都不一样。而入行之初,新手工作经验几乎近为零,只有通过多年的实践才能掌握精髓。因此,公司需要的是那些懂得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及有悟性的员工。

棋如人生,人生如棋。常振工又在寻量另一个布局的要点。他说,无论学历能力,还是人口数量,加拿大华人的综合实力都很强,这里的信息和机会也很多,如果能够整合在一起,组成有效的团队和企业,没准十年之后就会出现一个很好的品牌。

封面人物(《星星生活》第三百二十八期2008年1月11日)

newstar_cover_080111.jpg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