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9/“慰安妇”胜了,国会促日本道歉

【明报渥太华专讯】虽然在日本政府重重压力之下,联邦执政保守党总理哈珀终于昨天毅然决定支持由新民主党众议员邹至蕙提出,要求日本国会向二战期间20多万名亚、欧裔“慰安妇”正式道歉的动议案。

动议案在众议院各政党一致支持下获得通过。联邦多元文化国务部长康尼(Jason Kenney)昨晚向本报表示:总理在作出最后决定之前必须慎重考虑加日两国的多边关系。结果他选择了公义良知。

他继续透露,他与日本驻加大使在周二晚进行一次漫长的谈判,清楚地向他解释加拿大保守党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他同时赞扬日本政府对此事所采取“成熟的态度”。

与邹至蕙联名提出该动议案的自由党议员李德力(Derek Lee)亦向本报声称,他相信日本政府在细阅议案内容文句之后,会更深切了解这议案的精神和不会因此感到冒犯。

“日本政府必须首先承认历史上发生过的事实,然后方能获得解脱。否则将会不断受到这个问题的困扰。”

该议案的另一联署者、魁北克人政团具有华裔血统的黄美丽(Meili Faille)在该议案通过之后,特别跑到国会大楼新闻发布室内,向来自中国、80高龄的刘面换与她的陪同律师康健,以及加拿大抗日战争史实维护会主席王裕佳亲自祝贺。

她并以流利普通话与刘面换交谈,和表示将会把这个大好信息转告她华裔母亲。

康健向本报指出:国会众议院各政党一致通过的议案最重要的内容是要求日本政府在国会(Diet)正式及挚诚地向所有“慰安妇”作出道歉。

邹至蕙昨晚在前首都国家记者俱乐部旧址举行的一个“庆功宴”上,表扬多元文化国务部长康尼为该项议案“护航”成功,幕后出了不少力。

她亦同时公开致谢自由党及魁人政团对首先由新民主党众议员马士顿(Wayne Marston)提出之议案的支持。

邹至蕙主动与其他政党众议员“共享荣誉”的无私精神赢得数十名应邀出席该项庆祝活动的华韩菲荷族裔成员和各政党众议员热烈鼓掌。

新民主党首领林顿、马士顿、李德力亦有到场向该4名“慰安妇”致贺;和嘉许她们挺身而出,公开向全世界揭露二战期间日本皇军“无耻兽行”的勇气。

另外,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亦发表声明,支持国会通过291议案,要求日本政府向二战期间的慰安妇道歉。该会表示,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期间侵略中国和亚洲国家,犯下了滔天罪行,惨无人道的暴行令人愤慨。慰安妇的惨痛遭遇是其中的一部分,引起世界各国爱好和平的人们的共同声讨。

多国研谴责议案 日拒认错压力增

【明报温哥华专讯】加拿大国会昨日通过“慰安妇”议案,促请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正式道歉。虽然获通过的议案内容已经修改,语气放软,但学者仍表欣慰,指将对日本正视历史产生正面作用。

有消息指,继荷兰、美国、加拿大后,欧盟和菲律宾,也在就类似议案展开讨论,有望在近期通过。

对此,阿省大学中国学院院长姜闻然指出,加拿大是世界上很受尊重的民主国家,此次加入美国和荷兰的行列,通过“慰安妇”议案,将引导其他国家追随其后,令一直拒不认罪的日本感觉更大压力,日本不得不考虑今后在国际上的形象问题,是否还能以“民主成员”的面目出现。

姜闻然还预测,当国际压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相信日本政府会考虑改变以往在“慰安妇”问题上“不道歉、不赔偿”的态度,但过程可能没有希望中那样快。这一点,可以从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就“慰安妇”的不当言论遭受国际谴责后,又吞吞吐吐道歉的态度可以看出来。

卑诗大学亚洲学系丘慧芬指出,在二战历史问题上,日本政府除了会面对西方民主国家的舆论压力外,国内民主力量也不容忽视。她也提醒公众注意,要求日本对战争中犯下的罪行进行赔偿或实施具体的道歉行为,必须通过谈判和外交手段达到,而且应该不是无止境的,也不能对已经建立起来的政治经济秩序产生负面影响。

至于中国大陆在“慰安妇”问题上的态度,丘慧芬也表示,大陆至今未在立法机关通过类似加国这样的官方议案,可能有经济及政治因素;例如,可能担心如果要求日本正式二战历史的话,则无法会面对外界和国内,要求检讨1949年建国以来发动的屡次运动的呼声。

但姜闻然对此持不同见解。他认为,日本二战中犯下的国家罪行,不应以中国检讨国内历史问题作为前提。中国大陆草根阶层的反日情绪,近年相当高涨。官方的正式决议,可能激起更严重中日关系矛盾。大陆领导人可能因此采取较温和的态度,但并不意味?在相关问题上的态度有问题。中国官方新华社一直密切注意加拿大“慰安妇”议案,并在国会投票通过后立即转载,而多年来,大陆也对民间团体对日索赔和诉讼给予支持。

20万“慰安妇”

“慰安妇”是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迫向日本军人提供性服务,充当性奴隶的妇女。在日本军队发动侵略期间,日军日在其占领区内设立了大量“慰安所”,强征居住在朝鲜、中国以及南韩等国的不同族裔妇女充当“慰安妇”,为日军士兵提供性服务。资料显示,二战期间,遭日军强迫的亚洲妇女充当“慰安妇”的人数至少达20万。受害者当中的大部分已不在人世,幸存者都已年逾八旬。她们曾多次向日本法院提诉讼,要求日本政府正式道歉和赔偿,但至今均未成功。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