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10/深度报导:警方是如何将陈敏纳入侦查视线的?

2006年5月10日17:39:36(京港台时间)?/(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报导)应该说陈敏有着极强的心理素质,明知犯案在身却没有逃离,仍然留在多伦多,在警察眼皮底下玩“灯下黑”。接受调查时也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十分配合警方的采样,后来发展到竟主动打电话要求警方测谎。

星星生活记者了解到,作为与张东岳家人只有几面之交的外人,陈敏起初并不在警方的视线之内。在发现张东岳遗骸之前,多伦多警方即投入大量警力对该案进行深入细致地调查,包括询问可能涉案的相关人员,搜集指纹和DNA样品,查阅电话记录,试图从中找出与留在张家厨房后窗指纹相吻合的作案嫌疑人。不过,案件一度陷入胶着并无大的进展。

2004年3月27日,警方在密西沙加市发现张东岳的遗骸。之后的3月30日,多伦多警方与皮尔区警方成立联合调查组,更多的警务人员投入案中,继续展开耗时费力的调查活动。

在调查期间,警方通过与此前曾居住在张东岳房间的女留学生接触,她告知警方,当她居住期间,曾经接待过陈敏的造访,并向警方提供了陈敏的手机号码。通过该电话号码,警方了解到陈敏的居所位于多伦多瑞德蒙特大街(Reidmount Ave.)1号的公寓楼1103房。

2004年4月27日,警方在陈敏的住处与其会面,陈敏提供了一份声明,以及指纹印记,口腔拭抹样,和同意提供手机记录的书面证明。警方在与陈敏的会面中,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法庭文件显示,陈敏当时十分配合,提供各种采样和签署同意书时没有任何犹豫和抱怨。

星星生活记者了解到,陈敏在向警方提供的声明中称:他于1983年1月30日出生于中国上海,在张东岳失踪时他时年20岁;他在加拿大已经居住2年半,最初是以留学身份进入辛力加学院(Seneca College),在该校结识此前曾居住过张东岳房间的女留学生,两人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他在加拿大没有家庭。

声明中还称,在他的女性朋友居住张家期间,他参加过几次聚会;他知道房主是张伟民(Raymond Zhang)和徐雯(Sherry Xu),他们有个女儿张东岳(Cecilia Zhang);在案发前,他并不认识张伟民,他也不是张家的朋友,仅仅知道他们的姓名,在张家访友期间,与张东岳有过两次短暂的照面。但在他的朋友搬出张家后,便从未去过张家所在的白角街(Whitehorn Crescent)33号。

法庭文件显示,在当时的情形下,陈敏仅仅被看作是与案件有直接或间接少许联系的几百个人员之一。因为作为警方扩大调查范围的一个部分,试图从中排除和辨别所有可能的人员。

陈敏在加拿大和中国没有被拘捕和犯罪的前科,因此加拿大警方的数据库中并没有他的相关资料。陈敏是作为签证学生进入加拿大,他在加拿大也没有指纹档案,因为加拿大并没有要求留学生一定要提供指纹方可进入。

在指纹对比过程中,皮尔区警方法医鉴定局官员布兰克(Paul Black)在5月下旬收到陈敏的指纹记录。2004年6月1日,布兰克发现,在张家现场勘察,经过有效的技术处理8枚指纹和部分掌纹与陈敏提供的相吻合!

这些指纹包括在张家厨房后窗及窗框的指纹,丢弃在后院餐刀刀面上的指纹,以及墙角楼梯处的指纹。

警方立即集中警力开展对陈敏的调查,着手物证的收集和电子监控。当月4日,警方获得授权,截听陈敏以及他的几个伙伴的私人通话内容,16日,警方又经授权截听另外几方的通话。

警方通过调查得出结论,证实陈敏以留学生身份进入加拿大,其花费对他父母而言是一笔巨大的开销。由于陈敏学习成绩不佳,他担心会失去移民的机会,被迫返回中国将很丢脸。不久,他便会在经济上耗尽,而很难在加拿大立足。

据法庭文件,警方进一步确定,在张东岳失踪前不久,陈敏的一个伙伴为自己安排了一个花费约2.5万加元的假结婚,以确保可以永久地居住在加拿大。陈敏注意到这种假结婚的方式,并表达出也渴望如法炮制,以避免返回中国。不过,陈敏为如何筹集到这笔不菲的资金忧虑。

警方在调查中同时确定,在张东岳失踪前以及遗骸发现后,为筹措必要的资金,陈敏与他的一些同伴正在涉足和已经卷入与案件无关的非暴力的非法活动。

虽然法庭文件没有指明陈敏所从事的所谓非法活动,但星星生活报在张东岳失踪案发后一直关注事件的进展,有消息来源向本报透露,该非法活动是车载外出登门的“小姐”。另有消息来源称,陈敏曾在多伦多西区一家商场的餐馆内非法打工。警方调查组曾经亲自前往星星生活报社了解有关情况。

法庭文件显示,在张东岳失踪前后,陈敏在瑞德蒙特大街(Reidmount Ave.)1号的公寓楼租房,室内另有其他几位租客。陈敏在2003年9月28日左右搬入该公寓,此前他居住在央街(Yonge St.)5875号的209房,由陈敏认识的一位赵姓女子和一位徐姓男子共同租住。

查阅皮尔区警方的纪录,在2003年9月18日,陈敏、徐姓男子和另外一位伙伴乘坐徐驾驶的汽车,在密西沙加市艾格林屯大街西(Eglinton Ave. W)横跨祈德河(Credit River)的桥面上接受皮尔区警官的调查。当时警方接获一市民投诉,有几名亚裔面孔的男子在这一地区非法捕鱼。进行调查的警官认为,这三名男子正在祈德河寻找钓鱼的地点,车中发现的渔具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警方确信,陈敏和他的朋友对邻近克罗地亚公园(Croatian Park)的祈德河一带比较熟悉,而张东岳的遗骸便是在附近发现。在案发的2003年10月19日和20日之前,陈敏和他的朋友至少两次来到这里。其中一次,陈敏与他的同伴在公园北部靠近丛林处休息,那里距弃尸处只有不到80米。

警方同时调查了陈敏的几位密友卷入案件的可能性,几位伙伴同意接受测谎器(Polygraph)的测试。在警方截听陈敏与朋友的通话中,陈敏表现出对这些测试和调查的关心。警方通过调查最终认定,在张东岳失踪和死亡案件中,陈敏的伙伴中并没有同谋。

2004年7月,陈敏主动出击,致电皮尔区警局,询问他是否也将进行测谎。利用这一时机,警方决定与陈敏正面接触,在公共场合与他讨论案件的调查。

7月12日,皮尔区警察局警官格洛齐埃(Doug Grozier)与陈敏在其居住的附近的一个公园内谈话。在这场小心谨慎并被录音的谈话中,格洛齐埃对陈敏称,他已是警方的主要嫌疑人,正准备安排法医对他的汽车进行检验。警方希望此举可以打草惊蛇,令陈敏产生负罪的反应。

在警官的谈话之后,警方继续监视陈敏的一举一动。果然不出所料,两天后的14日早晨,陈敏先后去了14家不同的车行,试图更换车后箱的衬垫。他最终决定在位于多伦多市窝顿大街(Warden Ave.)的哲巴特-泰迪车行(Ziebart Tidy Car)清洗衬垫。然后去邻近的加油站用吸尘设备清扫汽车后箱。

因担心证据丢失,时刻监视陈敏的警方人员立即从车行获取该衬垫,为避免陈敏察觉警方的行动,车行为陈敏更换了一块相类似的衬垫。法医的检验结果显示,衬垫上有一处污点,已经被氨基溶剂清洗。然而,结果并没有发现任何与受害者相关的证据。

2004年7月21日,警方在多伦多以涉嫌谋杀张东岳为由拘捕陈敏,收审关押至今。

张东岳案的几个关键节点:华裔女童张东岳2003年10月20日在自己家中被人劫走。2004年3月27日其遗骸在多伦多西邻的密西沙加市被发现。2004年7月21日,警方拘捕涉嫌谋杀张东岳的中国留学生陈敏。2006年5月9日,陈敏终于承认犯罪,接受二级谋杀罪指控。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