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缅印战区

20120901/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70周年系列策划:先辈的旗帜(组图)

这套图片主要选自由章东磐主编,汉唐阳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策划,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国家记忆》以及《国家记忆二》两书。《国家记忆》是从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数万张战争影像资料中,精选最有代表意义和表现力的数百张图文汇集成书。这些图片也主要由当时在中缅印战场的美军通信兵第164照相连所拍摄,真实再现了中国远征军和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民的面貌。编辑/陈鹍 冯家杰 70年前,一支中国军队主动出国进入缅甸作战。他…
Read more

20120321/二战华裔退役军人夫妇 4.7在多安葬

钟华亮与钟陈可慰于1945年7月7日在印度加尔各答结婚,当时钟陈可慰在印度加尔各答的中国航空公司作护士。(图:钟家提供)  世界日报/第二次世界大战华裔退役军人夫妇钟华亮与钟陈可慰两人的军式葬礼,将于4月7日在多伦多举行。两人生前分别为前香港义勇军成员及前飞虎队护士。钟陈可慰之英文版自传“飞虎战,驼峰险,乱世情”(Piloted to Serve)也将于当日推出面世,该自传由传奇人物飞虎队陈纳德将…
Read more

20120130/香港移民曾任飞虎队护士 死后获追颁美荣誉退伍证

昆明美军医院诊所外:护士钟陈可慰(后右)、护士陈培英(后左)、护士长Mr Kok(前左)及两位美军病房服务员(Ward Attendant)。(照片由钟端玲提供) 昆明美军医院(14th US Army Station Hospital)诊所内:护士钟陈可慰(后左1)、男护士Mr. Hsu(后左2)、护士长Mr. Kok(后左3)、护士陈培英(右后)、Schultz医生(前左)和病人(前右) 。 …
Read more

20111105/重返缅甸战场:中国远征军遗骨被扔的满地都是

孙春龙的博客/9月13日,19具在缅甸寻获的中国远征军阵亡官兵遗骸,在口岸边防武警的军礼中,回到祖国。这一刻,虽然晚了半个多世纪,虽然还没有上升为国家仪式,虽然还有一些小的瑕疵,但毕竟,这是中国军人海外遗骸的开始。 在迎接忠魂回国的现场,一位名叫吴缘的中年男子抱着叔叔吴其璋的遗像来到现场。吴其璋,中国驻印军独立步兵一团少校连长,战死于密支那,尸骨无还。吴缘说,他期待着叔叔的遗骸也能早日回家。 回望…
Read more

20110815/中国远征军戴安澜将军缅甸牺牲地69年后寻到

在老茅邦村,终于找到了戴安澜将军的牺牲地。 扬子晚报/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馆长吴先斌与之同行,两人此行赴缅是为寻访抗日名将戴安澜牺牲地,在抗日战争中,戴安澜将军堪称“域外死忠第一人”,他率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最终以身殉国。 戴澄东为将军戴安澜第三子,现居南京,高级工程师。1964年毕业于华东水利学院(现河海大学),先后任江苏省水利厅副厅长、江苏省委统战部副部长、江苏省政协港澳台侨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
Read more

20110605/抗日远征军在世者仅剩200余人

羊城晚报/“人民若有记忆,记得亲,记得痛;国家若有记忆,识来路,知归途。” “每一幅照片和影像都曾是鲜活的生命。当苦难生长着坚忍,悲怆养育着无畏,英雄和无名英雄如潮涌动。人类公义,国家文明,在长江、怒江、伊洛瓦底江上漂浮而不沉没,是一个个微弱的个体生命的负重泅渡。当我们沿江回溯着历史,历史也浸润了我们。” “一位12岁的远征军士兵李乐贝端着枪和盟军战友闯进我们的海报。他若活着已是八旬老人,他依然年…
Read more

20110425/亲历者回忆中国远征军:战士尸骨成反攻指路牌

在一条到处都是尸骨的河边,有一家三口的尸骨,从遗骸的大小、头发和残存的衣服可以认出,那是爸爸、妈妈和孩子。他们的手,还紧紧地拉在一起 《望东方周刊》记者孙春龙、特约撰稿戈叔亚 | 缅甸霍马林、曼西报道 缅甸南坎医院的女护士埃丝特已经有90多岁,虽然从医院退休已经多年,但她依然喜欢穿白色的衣服。二战期间,南坎医院的19名护士在医生西格雷夫的带领下,成为中国远征军的野战医疗队,从入缅的第一仗同古战役,…
Read more

20110425/中国远征军及历史战役

-中国远征军简介 -中国远征军及盟军编制表 -中国远征军大事记 -历史战役 –同古战役 –仁安羌大捷 –胡康河谷战役 –孟拱河谷战役 –密支那战役 –渡怒江战役 –松山战役 –腾冲战役 –反攻之战 中国远征军网/ 中国远征军简介 中国远征军是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难阶段、为保卫中国西南大…
Read more

20110421/远征军老兵,我带你们回家

金羊网/[导读]缅甸,还有数万名中国远征军战士的遗骸,不知所终。战争结束66年了,没有人知道,在深山老林里面,是否还有幸存的老兵,在等待着,等待着我们接他回家。 战争结束66年了,没有人知道,吞噬了数万勇士的野人山,到底是什么模样; 没有人知道,胡康河上的白骨,是否有人精心拾起; 没有人知道,那些没有回家的孩子,到底身藏何处; 没有人知道,在深山老林里面,是否还有幸存的老兵,在等待着,等待着我们接…
Read more

20110417/中国远征军1500名伤病员死因成谜 被疑集体自焚

瞭望东方周刊/ 1500名伤病员“集体自焚”之谜 原先留在莫的村,或为战伤或因重病不能跟随部队长途跋涉的1500余中华儿女,咸以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华魂的志节,宁为烈士死,不作降虏生的决心,慨然于5月21日凌晨1时引火自焚,含恨而终 77岁的乌亚麻是莫的村寺庙的主持,也是这个村子年龄最长的人。莫的村位于缅甸实皆省英多县曼西镇以北,汽车到了这里,便没了路可走。 乌亚麻第一次见到汽车是在1942年的5月…
Read more

20110328/章东磐:书写历史,不要取悦民众

本文摘自《新民周刊》2009年第41期,作者:燕舞/ 一些其实很荒诞的故事受追捧,原因还是那些真信的主儿缺乏常识。 章东磐,这位1954年出生的新四军的后代,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出版了“中国远征军滇西抗战田野调查笔记”《父亲的战场》。这是他最近10多年来和云南民间学者、纪录片导演等各路友朋结伴调查的文字结晶。 章东磐在深圳的公司做出口手电筒的生意,那种手电筒作为道具出现在《变形金刚II》里。他的…
Read more

20110323/热播剧《中国远征军》史诗式呈现滇缅抗战史

中国新闻网/中新社北京3月20日电 (记者 应妮)正在中国各地热播的电视剧《中国远征军》,让有些历史战争剧迷联想到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曾引用其父形容二战老兵们心境的话:“我们不怕死亡,我们怕被遗忘。” 据了解,这部剧集是中国大陆艺术家第一次以史诗、正剧的形式,将少为人知的滇缅抗战史全景式呈现于电视荧屏。 以虚构人物“韩绍功”及其家族在战争中的命运为主线,这部热播剧串起了同古战役、仁安羌战役、密支那会…
Read more

20101021/流落缅甸远征老兵:我对得起祖国

《异域1945》/如果不是战争,张富鳞觉得,自己在国内肯定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专家或者教授了。 1941年,正在山东第一师范读书的张富鳞,和全校老师以及其他男同学一起,弃笔从戎,走上抗日救国之路。半个多世纪之后再回想那些日子,张富鳞感觉很是幼稚,“那时我们把行李全部放在了学校统一保管,说等打完仗之后再回来取行李,谁还能知道,再也没能回去。” 张富鳞参加的是隶属于宋子文的中央税警团。1941年12月,税…
Read more

20101011/寻找历史镜头中的抗日远征军 不能忘却的纪念(组图)

南方周末/[导读]二战中的中缅印战区,几十年来从未被正式纪念过。政治风云的变幻和意识形态的错位,使得这个反法西斯战争中最辉煌的战场之一成为被历史遗忘的角落。 随着2万余张珍贵照片重见天日,这支抗日远征军终于走出重重遮蔽,一个国家的记忆也终于渐渐完整。 1943年3月,一名全身严密伪装的中国步兵,他的眼睛闪耀着坚定的光芒。 (美国通信兵第164摄影连/图) 1944年3月,美国第一空中特种兵团轰炸机…
Read more

20100120/民间学者耗时3年找到中国远征军美军少校葬身处

中国青年报/把碟片放进播放机的时候,邓康延觉得,“他们能看上10分钟就不错了”。毕竟,这只是一场房地产商的私人聚会,饭局也马上就要开始了。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这个50岁的纪录片制片人颇为意外。 这群大老板,从头到尾安安静静地看完了长达70多分钟的片子,还多次推迟了上菜的时间。 片子播完后,他们不约而同地鼓掌,邓的朋友、一个国内房地产的领头人物说:“康延,以后再拍这样的片子,你缺多少钱,我都给你想…
Read more

20091209/亚洲周刊:追忆被遗忘的中国远征军

中国新闻网/香港《亚洲周刊》今年第48期刊文《追忆被遗忘的中国远征军》说,二战时期,滇缅战场上的中国远征军被有意或无意地遗忘。民间人士历经数年调查,出版《父亲的战场》一书及《寻找少校》的纪录片,还原飘远了的真相。 文章摘编如下: 对于中国远征军的热爱,隐藏着一种忧伤。他们遥远缥缈,好似华氏大宅仓库里的旧时桌椅,腿断面损,早已上不得台面。当年战争的减员,后来运动的冲击,再有时间的磨蚀,远征军已成为缺…
Read more

20090722/读书:《父亲的战场》第四部分

承载着八位中国军人和一位日本军人生命的那把刀依然孤零零地躺在陈列柜里,身边连一块介绍它最后一次,也许只有那一次肉搏的说明牌都没有。那八位中国士兵叫什么名字,祖籍哪里,是否婚配,有没有子嗣。那位日本军人的同样问题呢,难道这柄刀今天的受赠者和收藏者都没有兴趣,都不应当去细细地、逐一地弄清楚吗?今天的腾冲早已声名远播,滇西抗战的光荣每年为这里带来多少追忆者,难道这把被那么多人血浸泡过的日本军刀,这柄一位…
Read more

20090722/读书:《父亲的战场》第三部分(4)

松山 1989年夏天,我到云南做少数民族手工佩饰的调查,在昆明遍访无着原始的出处,就往滇西找寻,最终去到瑞丽。印象中从大理坐长途汽车出发,好像两天之后从很高的山上缓慢地开下来,开到很低很低的地方过桥,然后又开始上山,沿着凶险的盘山路绕着绕着往上走,又一天才到芒市。那一次的印象就是吃足了在北京根本见不到的芒果,和尝到了柠檬有多酸。 许多年之后,我才忽然悟到,那次滇西之旅是我的宿命,在惠通桥头,边防军…
Read more

20090722/读书:《父亲的战场》第三部分(3)

高黎贡山 从保山出发西行,在快到怒江的时候就看得见遮天蔽日的这座雄伟大山。我第一次见它是1989年,当时无知,只是惊叹它的高耸、连绵与险峻,浑然不晓得这座山遭人遗忘的壮烈岁月。十年之后的199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孙敏说起这座山:高黎贡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海拔最高的战场。她只是轻轻的一句,刹时间,历史就为地理染上了色彩,那座山在我心里有了生命。 也是在那一年,我驾车越过高黎贡山,那时山上公路还没…
Read more

20090722/读书:《父亲的战场》第三部分(2)

功果桥 1990年的时候,我的朋友刘小宁到云南拍电视剧,片名叫《功果桥》。那时我正好到云南出差,住在省电视台招待所,正在院子里瞎转悠,被四楼上的他看见了。他快乐地给我讲这座有着稀奇名字的旧桥故事,我听得稀里糊涂的,只知道在中日战争的时候,那桥很重要,日本间谍要去炸它,终未得逞,最后死掉了。刘小宁就演那个日本间谍。这是我第一次看他扮坏人,以前他都是警察或者解放军特种部队角色的不二人选。 那次还跟他去…
Read more

20090722/读书:《父亲的战场》第三部分(1)

六十年前的中国,从湖北到四川还没有一条可以走车的路,少有的羊肠小道也是险峻万分,高山大岭终于阻止了日本陆军西进的势头,而攻不到重庆则就断断不能停止中国绝死的抵抗。进攻重庆必须打通长江,而打通长江必须占领石牌。就这样,石牌这个当时不足百户的小村,竟成了广阔的中国战区最关键的要塞。 没有人能够想象,这个几乎所有国人都闻所未闻的小村子。在那一刻,成了阻挡我们免受丧国之辱的大门。人们常把严肃的事情说成是历…
Read more

20090722/读书:《父亲的战场》第二部分(3)

杨老五与蔡兰辉 香港《亚洲周刊》的主编邱立本先生与我第一次见面,就送我了这本书。他告诉我:这是他在马来西亚拜访一位华裔老人的时候,特意为我索要的。这是一本厚厚的书,里面记述着作者漫长的一生,书名自谦地冠为《雪泥鸿爪》,老人形容自己那么多年的行迹,就像一片新雪的地面上,一羽小鸟单薄的脚印。其实作者是位了不起的人,他叫姚拓,所有的马来西亚人都知道他,因为他是马来西亚最著名的报人、作家、出版家和教育家,…
Read more

20090722/读书:《父亲的战场》第二部分(2)

“少尉”叶进财 叶进财老人的商店是个标志性建筑。 我们临行前问李根志,怎样才能找到叶进财。根志说:好找!那条路边上只有一家店,就是他开的。 那条路是一条土路,可以跑汽车,是从乡政府所在地通往最边远的一个村子。从黄家寨村委会出发,本以为抬脚就到的,结果一路走一路找,每一栋独立的房子都不是叶老伯的店,几公里下来,我们开始怀疑根志的记忆。本来就是下午,天甚至都开始暗的时候,仍然没有在孤零零的黄土路上看到…
Read more

20090722/读书:《父亲的战场》第二部分(1)

松山的一半是吹牛,但腾冲老人是真打过,他讲得很详细,而且他的故事是可以印证的。几年来,我们听太多的人讲这场战争,开始的时候也是稀里糊涂的,人家讲什么信什么。到后来才发现很多人的故事互相对不上,于是再找史料来比对,有点像文物鉴定,只要找到一个真的做标版,后面的就容易识别了。慢慢地,我们也炼就了单一品种的火眼金睛,但不幸也接踵而至,经常为了同情与怜悯,不得不耐心地听老人们善意或虚荣地编着小瞎话吹牛,还…
Read more

20090722/读书:《父亲的战场》第一部分

一次闲聊中,老人随口问了一句:“我家里有一些老照片,要不要看一下?”他拿出了92张黑白照片。那照片保存得真好,就像当天早上才从暗房里取出来,那是老人的父亲在55年前加印的那批照片的一小部分,更多的在“文革”初起的年代被烧毁了。老人拿出照片的时候有一点不好意思,他喃喃地说:“其实没有经人家允许就加印,有些不对??”然而,历史就多亏这次未经授权的加印,才不至于湮没得干干净净。老人不太能想象得到,他手中…
Read more

1 2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