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19/圣诞饰品引发的一桩法律纠纷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报导)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刘丽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金属粘贴片,带给她年幼的儿子及全家一段痛苦不堪的记忆。更令她不平的是,他们曾经信任的幼托中心却否认事件与他们有关。

刘丽认为这间由伦多市府资助的幼托中心管理不善,职员玩忽职守,令她的儿子不幸受到伤害,以及其后遭受数不清的痛苦。她据此将数名相关人员同时告上法庭,并向对方索赔。

刘丽日前接受记者采访,诉说了整个事件的原委。她同时提醒送子女入托的父母们,慎重选择幼儿园。

**孩子入托突发病

据刘丽介绍,因自己和丈夫工作学习繁忙,去年4月,儿子Jacky年满5个月时,他们便将孩子入托这间距自己家不远的幼托中心。

去年圣诞节前的12月15日上午,她如常将孩子送园入托。但中午时分,幼儿园致电刘女士称其孩子午饭时咳嗽剧烈呕吐不止并伴有血丝。

于是,她急速赶回幼托中心,带孩子前往儿科医生处就诊,医生告知孩子的喉咙划破,要求尽量保持流体食物进食。此后,因孩子哭闹并持续低烧,家人连续三天时前往就近的士嘉堡慈恩医院(Scarborough Grace Hospital)就诊检查,包括X光透视,但并没有发现病因。

后来幼童Jacky的病症加剧,刘丽接受该院儿科医生的建议并在慈恩医院的帮助下,紧急转院去市中心的多伦多病童医院(The Hospital for Sick Children)。

**连续4日未进任何食物

刘丽说,18日下午5时后才见到专科医生。此时,孩子的身体状况已经极差。在注入催眠针后,推入手术室进行手术,医生插入喉镜检查,发现异物。

30分钟后,医生将三角形25分硬币大小的圣诞树装饰材料,一枚绿白色金属粘贴片(Sticker)从食道深处取出。医生并将装有粘贴片的小瓶子拿给家属看,指出这才是导致病因的罪魁祸首。

sticker_case.jpg
(图为医院提供的异物样本照片以及幼托中心获得的实物对比。摄影:捷克佳)

sticker_case2.jpg
(图2为金属粘贴在孩子喉咙中还未取出时的照片。多伦多病童医院提供)

刘丽说,从15日事发至18日手术前,孩子连续4日一直没有吃喝,包括水,也没有吞咽功能,期间孩子饱受痛苦折磨。刘丽说,孩子当月20日出院后,身体状况也非常之差,对抗生素药物十分敏感,严重腹泻12天之久。

她说,当时有正值圣诞新年长假期,孩子的医治过程不太正规。31日孩子又再次入院,在验血中发现,钾的含量低于正常标准的一半以下,已对心脏构成严重威胁。同时,孩子的免疫力也非常脆弱,时常发烧咳嗽。元月5日至7日,孩子整整昏睡三天。刘丽说,至今,孩子每日仍需要长时间的睡眠和休息来调整。

**幼托中心否认事件与之相关

就此事件,刘丽先后向安省和多伦多的相关部门投诉。她说,市府有关机构官员接获投诉后次日便前往该幼托中心视察,在公共区域发现挂满各种饰品的圣诞树,有些已经脱线的就散落在树下。该官员巡视幼托中心的每个房间,并要求该中心撤走圣诞树。

刘丽经过比较认为,幼托中心在该事件中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她目前保存的幼托中心内获得的金属粘贴片与致使孩子受伤的金属粘贴片在尺寸形状甚至于锯齿具有90%以上的相似性。

但事发后,幼托中心否认此事与他们有关,仅承认孩子只是吃饭有问题,并不认为幼童体中取出的金属材料粘贴片是他们中心的责任。为此,刘丽已经将此事立案于多伦多小额债务法庭,向幼托中心索赔一万元。目前,正等候法庭的调查与评判。

记者试图联系该中心的负责人,但截稿时对方一直没有回应。

刘丽移民加拿大后曾在多伦多一间学院研读法律课程,对加拿大的法律程序并不十分陌生。她表示,自己欲以行动捍卫法律的尊严,为宝宝讨回公道。她同时希望热心的律师和有经验的读者与她联系,提供诉讼方面的建议。

**提醒父母们慎重选择幼儿园

通过事件中自己孩子所接连遭受的痛苦经历,刘丽深感在孩子早期教育中慎重选择幼儿园的重要性。她建议,如果决定送子女去幼托中心,年龄最好在2岁半以上,此时孩子有一定的自我保护意识,可以很大程度上减少受伤的几率。

此外,刘丽认为,孩子入托前应严格检查幼儿园老师的素质,以及安全保障和环境卫生。有时离家最近的幼儿园并不一定是第一选择。

刘丽最后补充说,如果因故投诉,应不仅仅限于当班负责人,同时应向市府儿童服务部或省府相关部门电话或书面反映问题,如果情况属实,问题严重,省府更有可取消幼托中心资质的权利。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