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0404/星星生活特稿:SARS正在引发排亚风潮?

2003年4月4日21:54:46(京港台时间) “我只是一名普通市民,我现在向你们中国人发出投诉:你们像老鼠、像猪一般地生活,请你教育他们保持街道清洁和小心处理垃圾……你们像老鼠一般地生活,饮食像猪一样,将肮脏、肮脏的疾病带至全球。”──全加华人促进会(平权会)收到的一段歧视华人的电话留言

(星星生活特稿 记者捷克佳报导)肆虐全球的SARS究竟有多可怕?只要随意浏览一下多伦多每日中英文各大报纸的头条就可以发现,SARS无处不在。医院关闭,学校停课,感染者隔离,患者死亡,女子冰球队取消比赛,省长推迟访华,大型国际会议取消,但这似乎还看不到结束危机的曙光。

虽然SARS可以摧毁身体,但不能摧毁人们对生活的信心。不过,它的负面影响已经不仅仅体现在医疗这一领域,由此而引发的相关话题已经深入到社会的各个角落,从中国驻加大使馆郑重发表声明就可以看出事件的严重性。

中国驻加大使馆的声明表示,加拿大一些媒体对中国防治非典型肺炎的评论完全与事实不符。声明指出希望媒体尊重事实,避免将这一公共卫生问题政治化,以使加公众冷静、客观地了解中国政府所作的努力以及中国疫情的真实情况,以免在公众中引起恐慌。

**疾病无疆界,SARS不是“黄祸”

随着SARS在加国不断的蔓延扩散,一股反华情绪也在社区悄然抬头。一些学校和当地电台的扣应节目相继出现影响社区稳定、族裔和谐的行为和声音。部分华裔学生受到同学或老师的歧视对待,一些别具用心者,借题恶意攻击华人社区,视SARS为来自亚洲的“黄祸”,挑拨族裔关系。虽然这只是个别少数人的言论,不足以分化社会,但情形令人担忧。

全加华人促进会(平权会)4月3日举行记者招待会,要求安省及联邦政府采取措施,吁请国民不要歧视华裔加人,将他们作为泄愤目标。平权会播出该会收到的一段歧视华人的电话留言,致电者是一名英语不带口音的女子,她说:

“我只是一名普通市民,我现在向你们中国人发出投诉:你们像老鼠、像猪一般地生活,请你教育他们保持街道清洁和小心处理垃圾……你们像老鼠一般地生活,饮食像猪一样,将肮脏、肮脏的疾病带至全球。我只想告诉你们肮脏的中国人,要保持清洁,切记要保持清洁,眼见随处都是你们污秽的中国人,为已经受够了!请教育他们:中国人,保持清洁!祝你有一个愉快的晚上。”

士嘉堡区国会议员詹嘉礼说,SARS绝不是某个族裔或种族特有的疾病。他说,几个世纪以来,不同的疾病在世界不同的地方发生。在任何情况下,他都不能认为是某些人患病并避开他们。他本人以及所有有理性的加拿大人都知道,SARS不是某个族裔的病。

多伦多市女卫生官巴斯拉医生指出,希望人们不要将SARS在多市蔓延归罪于华人社区。她说,这种病并非局限于来自世界这个地区的人,当听到一些华裔学生正受到污辱及歧视的个案,究其原因只是他们的外貌不同,她认为这非常不幸。

新闻报道称,当士嘉堡一所小学宣布关闭时,一些学童就曾经开玩笑说:“要远离东方人。”虽然没有恶意,却令敏感人士担心。

城市种族关系联盟前主席谭润棣在接受多伦多一家中文媒体的采访时表示,无可否认,仍有部分白人优越主义份子,对本地华人仍充满歧视,不时借题恶意攻击华人社区。他说,从近日的主流电台扣应节目看,已有市民将矛头直指华人,将这种可以致命的病毒从香港及亚洲带来为祸加拿大。部分听众亦指斥本城华人移民,不顾公共卫生,随地吐痰。

谭润棣认为,上述的指责,不排除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颇有机会演变成种族冲突,甚至出现排华情况。他说,在这敏感的时刻,华人与主流应互相包容及体谅,否则,非典型肺炎不独会构成生命危险,如处理不慎,更恐会引发族裔冲突危机。

不过,也有一些社会学者和社区人士认为问题没有那么严重。就职于多伦多大学的方伟晶对媒体表示,这是主流大众对这种传播病未有足够及正确的了解,才产生误会。电台听众的个别意见,暂时不会因此而引发排华风潮。

全加华联会主席伍卓生称,绝大部分有知识及理性的主流大众,绝对不会因为个别的激进言论,而群起将矛头指向华人,他认为,不必担心因SARS而引起排华潮。

**负面影响巨大,几家欢喜万家愁

不容否认,SARS对社会和经济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旅行社取消行程,大型国际会议取消,餐饮业生意直线下滑。但也有极个别商家因祸得福。

多伦多一家酒店的营销经理查尔斯-赵对星星生活记者表示,他们酒店的入住率明显下降,不少客人取消预定的房间。赵先生透露,多伦多一个负责旅游接待的部门在一个早晨就接到20多个电话要求取消预定的行程,而要是过去,一天也不过4、5宗。

受SARS影响最大的无疑是餐饮业,自从有关SARS的谣言满天飞之后,餐馆生意直线下滑。上周日中午时分,记者探访位于中区唐人街的一家餐馆,只见偌大个场所,只有两人就餐,店内弥漫一股淡淡的漂白剂味道。服务生说,过去只是在晚间清洗时才使用漂白剂,但现在则是手里拿个抹布,没事就擦。他说,预防总是没有错的。他续称,近期生意明显下降,周末也是如此。从他经手的收银来看,生意额只有过去的一半。

但业界人士强调说,餐馆绝非是“高危”的地方,因为“餐馆并不是制造病毒的地方”,亦从来没有一人于中式餐馆里受到感染;其实,餐馆一向极为着重卫生,食客无须担心在餐馆里染病。

漫步唐人街,已经没有往日熙熙攘攘的人流,各个超市和商店内十分冷清,路上的行人也是步履匆匆。一个出售电话卡的女士戴个口罩坐在柜台后,她说,她每日近距离面对不同的人,十分担心自己的健康,所以不得不保护自己,小心为妙。

在街道上唯一能看到生意兴隆的商家是各类中药店,记者偶然踏进一家药行,看到脱销的口罩已经出现在货架上,零售价4.99元,板蓝根冲剂(12块装)也顺势涨价到3.99元一盒,而在过去,一些药店0.99就可以购得。记者问及高价的原因,店方称,批发价就已经很高,他们也不是有意而为之。柜台上还能看到一些配好的据说能防治非典型肺炎的中药袋,销售人员称,销路很好。

另一个生意见好的是网上销售的商家,据多伦多地方新闻台报道,由于人们减少去超市购物,转而求助于虚拟的网络空间,令不少网上购物的商家近日的成交量直线上升。

**各类消息满天飞,特效药暂不明朗

由于SARS的流行,预防和防治该疾病的各类消息也满天飞,口罩、白醋、板蓝根、中药秘方、西医特效药不时成为热点话题。但到目前为止,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针对SARS病毒,还没有一个特效药。

记者看到至少两个民间流传的中药方,而且都有一定的背景。一个是中国著名肺科专家、安徽医科大学教授许学受教授的千年古方“千金苇茎汤”和中国著名专家、广东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邓铁涛的药方。网络上有热心人专门发电邮确认真伪,已得到专家的回函确认。

不过,加拿大中药商会忠告市民,由于各人体质不同,如需服食这类中药,必须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胡乱跟风服药,反而引起身体不适,无中生病。

据报道,该会副会长毛国云中医师表示,坊间流行的中药方,药性较为偏寒;其中一些药方,未必能使有高烧症状的病人退烧,特别是长者、体质偏寒及怀孕妇女,吃了身体情况更坏,不能随便服用。即使无病吃药预防此病症,过量服用也是不当。

关于西药疗效的消息也是互为矛盾的,多伦多一间医院的主管西莫表示,感染SARS的病人完全康复的机会高达91-95%,他们医院所接受的病人已经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病人出院。

西莫表示,目前使用一种名为Ribavirin的药物来治疗感染SARS的病人,从表明来看,这种药物对病人很有帮助。但目前医学界仍没有任何研究显示,这种药物真的治疗SARS,而且有病人在没有使用该种药物下,亦可以痊愈。

曾长期在国内从事传染病研究,目前在安省卫生部门工作的周京中先生对星星生活记者表示,他和他的几个同事都认为,这是一种新型的流感,在没有真正分离出其病毒前,无法对症下药,所以目前没有特效药。

他续称,媒体对SARS的描述过于恐怖,其实每年冬季因流感而死亡的人数不少,大多是老年人,这在老年公寓较为常见。他说,近几周多伦多因SARS而死亡的几个人多为耆老也证实他的这一观点。

只有一个利好的消息从香港传出,据新华社报道,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说,香港已经找到特效的药物治疗非典型肺炎,而且已经看到了成绩。他说,现在经治疗的人士中,90%以上已痊愈。但他没有透露细节。

加拿大顶尖医生之一的Donald Low说,香港医生声称已经从痊愈者的抗体找到SARS的抗血清,来治疗病重患者,疗效看来不错。

有关SARS的官方资料和最新消息可以在网上获得:

相关的网站

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ttp://www.who.int/en/

加拿大卫生部(Health Canada)
http://www.hc-sc.gc.ca/english/index.html

安大略省卫生厅(Ontario Ministry of Health )
http://www.health.gov.on.ca/index.html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Toronto Public Health)
http://www.city.toronto.on.ca/health/sars/index.htm

美国亚特兰大疾病控制中心CDC(Centres for Disease Control)
http://www.cdc.gov/ncidod/sars/

相关电话号码

安省健康电话 1-866-797-0000 (如有病症和咨询) 安省健康热线 1-888-668-4636 (如果只是咨询) 多伦多公共卫生热线 416-338-7600 约克区免费热线电话 1-800-361-5653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