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2/清末民初洛阳文物被盗与流失

/**令人遗憾的是,这批东周大墓遭到加拿大传教士怀履光和美国人华尔纳等人的疯狂盗掘。加拿大的怀履光,以传教士的身份,长期住在河南,替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收集中国文物。费时6年,共发掘8座大型木椁墓,出土文物多达数千件,一大批东周王室珍宝流散海外,给东周王陵的研究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怀履光著有《洛阳古城古墓考》。**/

洛阳是著名古都,地上、地下文物遗迹异常丰富。历史上盗掘古墓、走私文物现象十分严重。《后汉书·周景传》中就有关于董卓悉烧洛阳城、盗掘诸帝陵及公卿墓冢的记载,以后历代都有类似盗掘古墓的记载,到了民国时期,盗掘古墓、走私文物之风空前高涨,达到了十分猖獗的地步。

1936年,中央古物保管委员会委员、地质学家袁同礼曾到洛阳考察盗墓情况,比较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情况,“洛阳为吾国旧都,古迹甚富,城北城东,古墓尤多。近十余年来出土古物,以铜器为大宗。土人以大利所在,私行盗掘者,几成一种职业,并发明一种铁锥,专作采试地层之用。沿城北邙山一带,盗掘痕迹,不计其数”。近代知名学者王广庆对民国时期洛阳文物被盗情况也作过详细的记载。

提及洛阳文物被盗情况,首先得介绍一种重要的盗墓工具——洛阳铲。洛阳铲,又名探铲,因过去由洛阳盗墓人所创,故名。它具有从地下取出“原土”的功用,即打入地层提起后,从铲子的内弧面可以带出地下原有的土壤,通过对土壤的结构、密度、颜色以及包含物等情况,来判断地下有无文物遗迹现象。明代万历年间,浙江海宁人王士性曾在河南做地方官,他编著的《广志绎记》记载了洛阳盗墓之徒的活、窝、点、捣、琢、筒、攻、取物等方法,所用工具即半圆筒形的“洛阳铲”。1928年,考古学家卫聚贤首次对“洛阳铲”的作用进行了考证。由于“洛阳铲”具有特殊的功效和较强的实用性,可为考古发掘提供既快又准确的信息,二十世纪50年代开始,正式用于洛阳的田野考古工作,后在全国推广。

罗振常的《洹洛访古游记》记载,清朝末年,洛阳邙山马坡村民盗掘古墓出土了大量古物,北京等地的古董商纷纷闻讯而来,住在火车站(今洛阳东站)的客栈,收购这些盗掘出来的古物。

1905-1909年,陇海铁路修至洛阳邙山脚下,施工时毁坏了一批古墓葬,出土了大量的“唐三彩”。来华的西欧人士多争相收购。1916年,洛阳古董商刘鼎方在老城以西的八里台盗掘一座西汉壁画墓,将所得精美壁画倒卖,现藏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1919年,北魏元遥墓被盗;1920年,北魏元珍墓被盗;1928年2月,北魏元暐墓被盗。

1927-1930年,韩复榘、冯玉祥部队进驻洛阳,令洛阳县长设立“古玩特税局”,引发了大规模的公开盗掘古墓活动。

金村陵区位于今汉魏洛阳故城遗址的东北部。1928年夏秋之际 ,洛阳一带遭暴雨袭击,金村部分大墓塌陷,金村大墓首次被发现,经唐兰先生考证,此处应为东周贵族墓地。令人遗憾的是,这批东周大墓遭到加拿大传教士怀履光和美国人华尔纳等人的疯狂盗掘。加拿大的怀履光,以传教士的身份,长期住在河南,替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收集中国文物。费时6年,共发掘8座大型木椁墓,出土文物多达数千件,一大批东周王室珍宝流散海外,给东周王陵的研究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怀履光著有《洛阳古城古墓考》。

后来日本人梅原末治先后从细川侯爵 、喜纳治兵卫氏、山中定次郎氏、大阪佳友男爵以及美国弗利亚美术馆、纽约艺术博物馆、英国伦敦博物馆、法国巴黎卢芹斋、巴黎人类学博物馆、瑞典国立博物馆等处征集到一些文字资料和照片,编成《洛阳金村古墓聚英》一书。该书收录精萃文物238件。而国内仅存3件,分别藏于洛阳博物馆、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据怀履光所著《洛阳古城古墓考》载:1929年,有大批青铜器出土于洛阳东北邙山南麓的马坡村。马坡周墓是怀履光通过纽约57号街和麦迪逊大道的山中商会、卢芹斋公司以及开封古董商蔺石庵盗掘的。二十世纪30年代,一些 人大肆盗掘太学石经,且砸成碎块,以每字3块银元拍卖。其中流散海外的以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收藏内容为《春秋公羊传》卷五、卷九的一块最大。1932年,位于洛阳西郊的周山王陵被盗,出土有铜盘、鼎等;1936年,位于周公庙北墙外的西晋大司农裴祗墓被盗,出土有墓志、金首饰、铜镶玉腰带等。

除古墓遭到大肆盗掘外,龙门石窟等地上文物也遭到严重的破坏。1923年,美国费城大学博物馆馆长杰尼,唆使古玩商盗走古阳洞北魏弥勒佛造像。《帝后礼佛图》是我国雕塑史上的珍品,1934年,美国古董商普爱伦到中国发现这些浮雕,用像机拍下来,找到北京琉璃厂彬记古董商岳彬,双方签订协议书,岳彬勾结洛阳古董商马龙图,联络当地保甲长和土匪把浮雕凿下来,劈成碎块,用麻袋运往北京,后运抵美国。1952年,在北京炭儿胡同彬记古玩铺内发现了岳彬与普爱伦签订的掠夺《帝后礼佛图》浮雕的合同,此事震怒了中国文物界,300余名知名人士联合要求严惩奸商岳彬,岳彬被判死缓,后病死狱中。策动北京奸商岳彬盗走古阳洞飞天、龛楣和宾阳中洞《帝后礼佛图》以及宾阳南洞古狮、莲花洞北壁交脚弥佛。奉先寺卢舍那大佛右手掌及古阳洞北魏释迦思维像等也未能幸免。据1965年洛阳市文物部门统计,龙门石窟被盗痕迹多达720处。其被盗石刻造像,大多流失国外,如《帝后礼佛图》就分别拼凑在美国纽约艺术博物馆和堪萨斯城纳尔逊艺术馆。

而上述被盗文物只是冰山之一角,真正被盗和破坏的文物数量恐怕永远查不清楚,我们真正期待某一天这些被窃到海外的文物早一天能回到母亲的怀抱。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