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03/(追踪之8)小可一家:曾经的快乐和现实的无助

2006年2月3日1:7:56(京港台时间) “那小手,一天抽几次血,全是窟窿,都找不到地方扎了”,“那行,可我疼呀!”“行吧,我挺吧!”吴先生形容儿子治疗时的情形,忍不住哽咽之声。小可特聪明,对他姥姥说:“他家没钱就不要他了,你和小姨应该有钱吧?”生怕大人也不要他了。

(星星生活记者杨宛星、捷克佳报导)“那小手,一天抽几次血,全是窟窿。到后来,找不到地方扎,抽一次血,要扎几次,他疼呀,叫妈妈,你给我扶着,你给我扶着!护士担心他忍不住,让他妈按住他另一只手,其实不用按,他不会乱动的。我就跟他说:‘儿子,这是为你好,要忍着点!’三岁不到的孩子看着我说:‘那行,可我疼呀!’小孩特懂事,从不胡搅蛮缠。”吴先生形容儿子吴小可治疗时的情形,忍不住哽咽之声。

“一岁那年,小家伙跟我们在这边,特好动。有一天,从床垫上往下爬,头朝地。我拍着他的脑袋对他说,爸爸给你做个示范。我爬到床边,调转屁股朝下,腿着地。小家伙看着,没有说话。第二天,看他再爬,就是像我做的那样,知道先把屁股调过来,腿先着地……我去说给同事听。同事过几天来问我,怎么我儿子还是头朝下,我可是爬了几遍了!”

“护士都说他聪明。他不会英文,可无论什么人进来,他马上知道是做什么的……”吴先生一再表示,小家伙越懂事,大人越难受。”有时候觉得把他送回去,是欠他的。”

1月27日晚,正是中国的农历除夕。而在地球另一端的多伦多,繁华热闹的市中心,多伦多儿童医院的病房内,一个幼小的华人移民双手插着管子,同白血病病魔抗争着,聪慧的眼神此时显得格外无辜。孩子的父亲,在走廊尽头的混暗里,一脸倦容地讲述着一个普通小家庭曾经的快乐和现实的无助……

**瞒住姥姥姥爷,谎说是肺炎

最疼孩子的姥姥姥爷那边,无奈地感觉,竟然对孩子生病有愧疚之心,总说没有把孩子带好。这次,终于被吴先生以肺炎的幌子混过去了,没有怀疑。“可是我妈妈还不信,在国内住院时,专门带上老花眼睛去医院看了,一直在嘀咕:‘怎么别的病床住的都是白血病?’”

这也是吴先生一直不愿意公开求援的主要障碍:担心老人知道了。

2003年12月,小可妈妈带他来多伦多登陆。那时,小可还不到一周岁,2004年5月份,小可在这边刚过完一周岁生日,就送回去了,一直由姥姥带。幸亏当时先登陆,医疗保险生效,拿到健康卡,要不这次来就更是手忙就乱了。


多伦多病童医院是北美著名的儿童医院之一,伍先生一家三口在这里度过了2006年春节。(摄影:星星生活记者)

小可2005年12月初发烧,打了退烧的针,就退了。3天后又发烧,然后就一直反复,持续了20来天,小孩的姥姥就奇怪了,怎么光发烧不退呢?跑到大医院检查。一查,血的指标不好,血小板、血红蛋白、白细胞三个指数都低,很可怕,但医生不敢确诊,让去沈阳检查。姥姥一听就有点发毛,孩子的小姨在沈阳,当天坐出租就去了。

沈阳的大医院一抽血,说八成是白血病,只跟孩子小姨说了,老人还不知道。那是1月初的事情。

吴先生夫妇打电话回家,没人接,奇怪了,打去孩子小姨家,一听调子就不对。对方吞吞吐吐,告知孩子被怀疑是白血病,但不能确诊。因为白血病在中国要确定,癌细胞的指数是30,当时小孩检查出的癌细胞指数是18。但在国外,基本上是20就确诊了。

吴先生夫妇心里不能接受,还抱着一丝幻想。于是由小孩的母亲回去看看。两人决定小孩要是能坐飞机,就把他带回来,这边的医疗条件毕竟还是好些。那时吴先生一直在上班。

**病童会有许多艰难路程要走

回到国内,进医院一看,小可平时是活蹦乱跳,现在却全身发烧,满脸的疹子……

医生说这种病90%不知道原因,首先可能是遗传,也有可能基因突变,或者接触过稀有金属,现在说装饰材料里面都有化学物质,还有蔬菜水果中的农药,水污染等等,很难查出真正病因。

而且,80%的白血病是淋巴性白血病,而100%的淋巴白血病是急性的。小孩的病就是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简称ALL(acute lymphocytic leukemia –记者注)。这个病不是慢慢来,而是突然发生。症状各不相同,有的是出血不止,有的是高烧不止,有的是身体某个地方痛。孩子的症状是持续高烧。

让吴先生稍微安心一点的是,这里的医生说,这种白血病现在基本能够掌握如何去治疗,说治愈率能达到80%。多伦多国语医务中心郑鈱医生在致电向星星生活编辑部时也证实了这一治愈率数字。

郑医生表示,如果医院的诊断是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无误,那么,病童的家人就应该放心。他说,这种病是一种常见病,生存的机率非常大,治愈率在80%以上。郑医生表示,治疗后患者的生活会和正常人一样,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且,社区的小儿科护士会定期专门家访,后续治疗也可以在家中进行,无需住院。当然,各种医药费用则另当别论。郑医生建议说,应尽量和医院配合,不要轻易听信偏方,要跟院方的医疗方案走。

不过,吴先生认为,医生所说的那个治愈,就是病情基本比较稳定,但是免疫能力会比别的孩子差,终身的生活要很注意。那是一个更大的阴影:小孩即使度过难关,也永远会有一个终身的艰巨任务。

但那是以后的事了,想不了那么远。吴先生只为眼前担心。小孩现在处于第一个疗程──化疗,这个疗程是28天。在这个阶段,各种并发症都有可能出现。“像他现在已经化疗一周了,前天发烧,医生就给做了脑CT、胸透、B超,做这些,孩子就不能吃不能喝。问医生,医生说,不是我不能解决这个发烧的问题,我要了解为什么发烧,我才能更好地用药。我们也理解。但小孩受苦呀!”

高烧40度,要等各种结果出来后,才能吃饭喝水。“为了退烧,我让他挺一挺。挺了半天,说‘爸,我挺不住。’我说:‘挺不住也要挺,要不就白挺了。’他就说:‘行吧,我挺吧!’发烧40度,还不能吃,不能喝。小孩子硬是挺了24小时!”

**医生不建议骨髓移植

对于星星生活读者朋友们关心的骨髓配对的问题,吴先生如实地告诉记者,医生曾告诉他,白血病有四个阶段,孩子的病情在第一到第二阶段之间。到第四个阶段,可能才需要骨髓移植,现在的情况,医生认为可以控制,暂时不需要骨髓移植。骨髓移植有好处,可以彻底解决造血功能,但是随之而来有很多风险,所以医生最不建议的也是骨髓移植。

院方现在告诉吴先生的是,目前这28天,医院可以把孩子体内的癌细胞杀光。但是,在5个月之内,癌细胞一定还会跑出来,在5个月之内,孩子必须每周回医院门诊检查一次,有任何异常都要赶快治疗。

这5个月挺下来之后,接着就是3年。这3年中,也要根据孩子的病情发展状况,定期去医院检查。三年挺下来,就相当于病情比较稳定了。然后是一辈子的小心和注意……

“护士对我们说,多伦多病童医院一直是排在北美同类医院的前三名之内,各种治疗设施和手术手段先进,听了医生这么说,我们还是比较有信心。但是,随着很多朋友陆续来,建议我们再要一个孩子,感觉到前路黯淡。坐下来仔细想想,前面面临的问题真是不少。”吴先生的心情显然是在镇定之中难掩忧愁万分。

“我出身农村,小时候吃过很多苦,我就跟他妈说,我们能挺过来。”他还是非常乐观的。

**吴先生人缘好,公司捐款率先行动

吴先生可以说是在多伦多最大的华人公司工作,几百个人,他干了两年,先是机器操作员,后来当过主管助理,现在干机器维修,基本谁都认识,人缘不错。他提出请假一事,与他一组搭档的高小姐挺早便得知。这位高小姐便是最早给星星生活报打电话的热心人。回去厂里就呼吁大家帮助。

“说起来真很感动!整个公司,上至总经理,下到操作员,大家马上捐钱。大概4000元,放在我一个朋友那儿。说马上要给我送来,我说先放你那吧,我现在在医院,还没到用钱的阶段。真的是感谢不尽。”

采访当天,吴先生回公司请一个月的假,申请病假EI。小孩有病,他的压力大,本身是搞机器维修的,爬上爬下,现在这种情况继续上班,还是有点危险的。好在已经拿到医生的证明了,单位也准假,应该是可以批下来的。

“这关键的一个月,我怎么也要陪着孩子,他妈一个人扛不住。到时候,如果小孩的情况好点了,家里的经济总得有人顶吧,再说,大家对我都这么好,我一定得回去。”

他再次提起说,当天回公司去办请假的时候,办公室一个他不知道名字的同事问他小孩的事,然后塞了张50元钞票给他,他说,对方是一位香港同胞,平时不熟。那个举动,让他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我真的很感谢大家。我没想到多伦多的华人这么有凝聚力!”

**吴先生日后要回馈社会报答爱心

在与星星生活记者的交谈中,吴先生不时表现出发自内心的的感激和报德之情,“说实话,原先在领换驾照填表时,对于表内的器官捐赠一栏就没有很在意,这次孩子生病之后,这么多朋友,同事,还有很多素不相识的热心人,还有你们报社的同事也捐款,真的让我非常感动。下次再换驾照时,我一定会在那个栏目上打上记号,我会以我的行动回馈社会,报答各位的爱心。”

当记者向吴先生传达星网网友PAUL SONG先生为其介绍IT工作一事,吴先生很感动,他澄清说,“其实我的专业是工业造型设计,后期一直做平面广告设计方面的工作,来这边之后,我还做过网站的页面设计。所以,对那个朋友的帮助,我真的心领了。我知道他能提供那样的帮助是非常不容易的。”

对于星网网友郑先生因为儿子患癌而愿意提供整个过程的咨询服务,吴先生也托记者向其表示感谢。吴先生承认的确如此,在治疗过程中,医生、护士和社工组成一个TEAM。就像郑先生说的那样,可以帮他们解决很多实际问题。不过,现在他们很多问题还没有到那个阶段,想不到,但现在会一一记录下来,到时候他们会按照郑先生说的那样,向医院寻求各种帮助的。

吴先生一直没有提到他们遇到的困难,当记者问起在回家治疗之后的药费问题时,他才说:“在所有这么长时间当中,在家中治疗的用药,都要自己负担。具体我问过社工。我现在单位有保险,差不多可以COVER80%,但他说剩下的钱也很昂贵。他说要帮我去申请一些癌症基金的帮助。但是那就是批了,也要几个月以后,这之前的那20%,还是要自己付的。”

**孩子生怕大人不要他了

“孩子在国内住院时,同病房有6个患者,其中一个小朋友,爸爸妈妈没有钱治病,把孩子扔下不管了。我儿子特聪明,对他姥姥说:‘他家没钱就不要他了,你和小姨应该有钱吧?’生怕大人也不要他了。现在,我们上哪儿,都要跟他具体说清楚,讲道理。有一天,医生找我们夫妇说小孩的病情,我让护士给他看中文图画书。回来看到书扔在地上,护士说他发脾气了,谁也管不了。问他,他说以为我们不要他了。唉,这孩子要是傻点就好!”

问起吴先生会不会考虑再生一个的问题,吴先生回答说:“暂时不会,现在的这点精力要全部放在孩子的身上。因为,医生说了,小孩可以治;再说,条件这么好,一定得治;而且,小孩这么聪明懂事,更得治呀!”

另据星网稍前的报导称,病童吴小可的捐款账户是:TD银行账号,13282 00405386375888,收款人姓名是孩子的姓名:XIAOKE WU。联络人陈振余先生的联系电话:647-886-8508。如果有相同病例的治疗信息也可直接提供给陈振余先生。

相关新闻:

新移民三岁男孩患血癌急需救助
(追踪之2)幼小病童内心恐惧紧抓妈妈手
(追踪之3)新春祝福:一家也不能少
(追踪之4)长篇特稿:多伦多的春节不是没有阳光
(追踪之5)爱心,正在这里紧急传递……
(追踪之6)病童吴小可捐款账号设立
(追踪之7)小可的春节:姥姥,我很乖,在看书呢!
(追踪之8)小可一家:曾经的快乐和现实的无助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