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7/杨冠群忆述朝鲜停战协定签字仪式

新华社/1953年7月27日,朝鲜停战协定的签字仪式在朝鲜的板门店隆重举行。停战协定的达成和签署标志着朝鲜半岛战火的熄灭和以美国为首的多国干涉的失败,对此后朝鲜半岛形势的稳定和保证中朝两国50年来的和平建设发挥了重大作用。签字的全过程仅有10分钟。和一共开了575次大小会议的马拉松式的谈判相比,它的确只是短暂的片刻,但却吸引了世界各国的目光。作为前中国人民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的工作人员,我有幸列席仪式,见证了这一历史事件。

签字大厅临时搭建

7月27日清晨,金色的阳光穿透乌云,照射到并不宁静的板门店会场区。雨后的地面还有点潮湿,但闷热的感觉已一扫而光。仅仅经过几天的努力和26日的连夜工作,我方工人已使一座庄重而宏大的东方式建筑拔地而起,屹立在原来搭建简陋的美国军用会议帐篷的地方,成为板门店新的风景线。这就是我方特地为停战协定签字仪式兴建的签字大厅。大厅是竹木结构,都是预制件就地拼搭而成,其建成之神速,连美国人也惊讶不已。但大厅还未及使用,美方就提出问题,要求我方撤去东西两个入口处上方镶的毕加索的和平鸽图案,理由是那是共产党的宣传品。签字在即,美国人既然讨厌这一举世熟知的作品,我们就让了步。

9时许,记者陆续来到,签字大厅前是一条连接开城和汶山的三级公路,是双方代表团抵达会场区的必由之路。不久,公路上就人头攒动,黑压压一片,板门店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9时45分,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这是美方代表到来的信号。直升机在大厅东侧降落,掀起一股沙尘。细心的人可以发现:机头上飘着一面黄旗。这面黄旗不免使人忆起三年前美方车队打着大白旗到我方占领区开城与会的情况。那时,记者描述美国人前来“投降”,美方大为不悦。可能由于多疑,美国人还发现他们的座椅比朝、中代表的椅子矮一点。之后,双方协议前来开会的人员臂上各缠一根黄布条,汽车和直升机各打一面黄旗,作为和谈代表团的标志。

9时50分,双方的观礼代表和工作人员开始就座。志愿军的观礼代表来自志愿军司令部和前线各军,共约30人。所有出席的人员都空着手,惟有冀朝铸和我各带了一个文件夹,准备万一美国代表发表讲话或双方参谋交谈,就上前去做记录,这是两年谈判中我们记录人员的首要职责。进门时,我特地抬头看了看门框上和平鸽取下后残留的痕迹,心中不觉好笑。

签字之后没有握手

签字大厅呈“品”字形,东西长,北面凸出部分小。大厅东西两头各开一门,供双方代表团各自进出之用,免得混杂不便。双方人员分东西两边,相向而坐。谈判代表的席位居前排,其他观礼人员居后。凸出的部分是记者席,正好面对签字桌。过去谈判时,一张长桌当分界线,把双方隔开,今天则不然,双方中间是一块空旷的场地。南端面北设小方桌一张,放着18本待签字的停战协议文本,小桌东西两侧又各放一张长方桌,上面分别置有联合国旗帜和朝鲜国旗,是双方代表签字的座位。大厅可容纳300余人,其中大部分是来自世界各国的记者。

为何协议文本竟有18本之多?这是因为文本共两种:停战协定和临时补充协议,而每种文本各备三套:一套自行保存,一套与对方交换,一套存双方组成的军事停战委员会,而且每套都以朝、中、英三种文字写成,三种文字同等有效。这样,就共有18本。我方准备的9本文本为深棕色皮帧,对方则为蓝色,也就是联合国旗帜的颜色。

10时整,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首席代表朝鲜的南日大将,联合国军首席代表哈利逊中将步入大厅。我方人员正襟危坐,就像参加毕业典礼的学生,对方人员则是千姿百态,有歪着坐的,有翘起二郎腿的,有伸直了脖子的。代表就座后,便在双方参谋的协助下,先在本方准备的9个文本上签字,然后进行交换,在对方的文本上签字。这一过程共历时10分钟。记者席上一片按快门声和镁光灯的闪亮。谁都不愿错失这一历史性时刻。大功告成之后,两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然后离座扬长而去。没有寒暄,没有握手,没有讲话,甚至没有看对方一眼。敌意之深,可想而知。

签字同时激烈炮战

27日当天,朝鲜人民军的最高统帅金日成在平壤签署了停战协定。次日,彭德怀司令员在开城签了字。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代号为101和102的首长李克农和乔冠华在座。联合国军司令克拉克则在美方谈判基地汶山履行其职责。原来拟安排双方司令员到板门店签字,但韩国放风要破坏协定的签字仪式,出于对领导人的安全考虑,后改由双方司令官各自在其驻地签字。

当上午10时停战协定在板门店签字时,所有在场的谈判、观礼人员和记者都可以清晰地听到远处传来的隆隆炮声。为什么一面签字,一面又打炮?这是因为根据停战协定,正式停火须在协定生效后12小时实行。于是,双方充分利用停火前的间歇进行了激烈的炮战,是为了出最后一口气,也好像是为了给战争送别。晚上10时,全线炮火归于沉寂,三千里江山终于恢复了和平。次日清晨,双方士兵纷纷走出坑道、掩体、炮塔,看一看打得你死我活的对手到底是什么样子,一些大胆的士兵甚至还走到前沿彼此交谈和交换纪念品。没有欢庆,因为谁也不能夸口取得绝对胜利,但许多人都庆幸能活到看见停战。

停战之后,国内有些人士访朝时参观了板门店。他们到了签字大厅,看到谈判桌上只有联合国的旗帜和朝鲜国旗,而没有五星红旗,心中便纳闷,怀疑有人做了手脚。其实,这是历史事实。最早的停战谈判始于开城市内的来凤庄。第一天,美国人就带了一面联合国旗帜,立在桌上。当时,我们没有思想准备,显得有些被动。下午,开城地方当局就准备了一面朝鲜国旗插在桌上。从此,两旗并立就成了惯例。朝鲜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对等谈判,符合我方利益,不用五星红旗也切合实际。因为志愿军并不代表国家。事实上,不论是在战场上还是会场上,任何时候都没有正式出现过中国的国旗。

朝鲜停战协定签字迄今已整整50个年头。1997年在日内瓦开始了同朝鲜战争直接有关的朝、韩、中、美“四方会谈”,企盼以一项新的和平机制代替现在的停战协议,会谈取得一些进展,但由于是否应把美国驻军的问题列入议程的争论得不到解决,会谈搁浅至今。朝鲜半岛的和平与安全同北南双方祸福相连,生死攸关,也维系着东北亚全局的稳定,任何负责任的大国都不愿见到半岛战火重燃。

(作者 杨冠群 前中国人民志愿军停战谈判代表团工作人员)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