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03/吴振红领衔主演《天鹅湖》贺新春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摄影报导)由大多伦多中华文化中心主办“2007新春同庆-盛大芭蕾舞”演出2月3日晚在何伯钊剧院成功举行。此次演出为文化中心一系列农历贺岁庆祝活动之一。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为观众倾情出演《罗密欧与朱丽叶》、《胡桃夹子》、《天鹅湖》等芭蕾舞名剧片断。图为国家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吴振红领衔主演世界著名芭蕾舞剧《天鹅湖》。

img_1536_w.jpg

img_1543_w.jpg

img_1550_w.jpg

img_1590_w.jpg

img_1605_w.jpg

背景资料:柴科夫斯基,舞剧《天鹅湖》

四幕芭蕾舞剧,作品作于1876年。故事取材于俄罗斯古老的童话,由别吉切夫和盖里采尔编剧,是柴科夫斯基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由于原编导在创作上的平庸以及乐队指挥缺乏经验,致使1877年2月20日首演失败。 直到1895年,在彼得堡的演出,才获得了惊人的成功,从此成为世界芭蕾舞的经典名著。

《天鹅湖》 至今仍是舞蹈家们所遵循的楷模, 同时也是一部现实主义舞剧的典范。 剧情大致是:被魔法师罗德伯特变成天鹅的奥杰塔公主,在湖边与王子齐格弗里德相遇,倾诉自己的不幸,告诉他:只有忠诚的爱情才能使她摆脱魔法师的统治,王子发誓永远爱她。在为王子挑选新娘的舞会上,魔法师化成武士,以外貌与奥杰塔相似的女儿奥吉莉雅欺骗了王子。王子发觉受骗,激动地奔向湖岸,在奥杰塔和群天鹅的帮助和鼓舞下,战胜了魔法师。天鹅们都恢复了人形,奥杰塔和王子终于结合在一起。

《天鹅湖》的音乐象一首首具有浪漫色彩的抒情诗篇,每一场的音乐都极出色地完成了对场景的抒写和对戏剧矛盾的推动以及对各个角色性格和内心的刻划,具有深刻的交响性。这些充满诗情画意和戏剧力量,并有高度交响性发展原则的舞剧音乐,是作者对芭蕾音乐进行重大改革的结果,从而成为舞剧发展史上一部划时代的作品。其中许多音乐都是流芳百世佳作,这里只能选择其中著名的几首加以介绍。

舞剧的序曲一开始,双簧管吹出了柔和的曲调引出故事的线索,这是天鹅主题的变体,它概略地勾划了被邪术变为天鹅的姑娘那动人而凄惨的图景 。 全曲中最为人们所熟悉的是第一幕结束时的音乐。这一幕是庆祝王子成年礼的盛大舞会,音乐主要由各种华丽明朗和热情奔放的舞曲组成。在第一幕结束时,夜空出现一群天鹅,这是乐曲第一次出现天鹅的主题,它充满了温柔的美和伤感,在竖琴和提琴颤音的伴随下,由双簧管和弦乐先后奏出。 《匈牙利舞》,即是匈牙利民间的《查尔达什舞》。音乐的前半段舒缓而伤感,如舞蹈前的准备,音乐后半段节奏强烈,显示出舞蹈者的粗犷,是一首狂热的舞曲。 《西班牙舞》,音乐富有浓厚的西班牙民族风味,西班牙响板的伴奏色彩明亮,更加重了音乐的民族特色。音乐前半部分热情奔放,气氛热烈,后半部分则充满了歌唱性和旋律性。《那波里舞曲》是一首十分著名的意大利风格的舞曲,整个舞曲以小号为主奏,音乐活泼,前半段平稳, 后半段则节奏越来越快,气氛越来越热烈, 是一首塔兰泰拉风俗舞曲。《四小天鹅舞》也是该舞剧中最受人们欢迎的舞曲之一,音乐轻松活泼,节奏干净利落,描绘出了小天鹅在湖畔嬉游的情景,质朴动人而又富于田园般的诗意。

吴振红:没有芭蕾,我轻得像个零

文/萨满

“当忙碌的一切都与芭蕾无关,我会轻得像一个零,彻头彻尾地没有分量。”

“舞蹈的领域宽不可限,路很长、很远,我不知道走了多远,我也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我热爱舞蹈,用舞蹈来陪伴人生。我满心喜悦,怀着一颗真挚的心为舞蹈五条件付出,尽我所能付出。”

今晚是正式开始演出的日子。一种期盼已久的感觉使自己真的无法安静下来听一听排练的音乐。而此时,音乐又明明在播放着。脑海中的动作和着音乐像是在身体里随血液在纠缠,似上似下的产生出一种莫名的痒痒的感觉。

我在不知不觉中慌乱了整整一天。现在是下午2点钟,6点半要进入剧场了。

对了,我还没穿练功服。

对,我已经把CD转成了录音带,别忘了拿去……

突然,我发现自己奇怪的安静下来了。身体好像变小了,脑海中出现了一个舞台。那舞台的演出没有声音,只有自己坐在观众席默默地流泪。台上的演员有自己,也有相识与不相识的一些人。我不敢看他们,否则,那个台上的自己就会出错。

我怎么了?

甩了一下头,我给舞伴一个鼓励的微笑,为他,也为我自己。

此时,我就像要和初恋的情人会面那样,想像着一会儿怎么开始第一个动作。

对我来说,芭蕾能给予我智能,它是我惟一的语言。

在舞蹈的世界里没有讲话,动作的思维将取代一切实质的语言。

剧场的大门打开了,我望着还空荡荡的剧院,这是我圆梦的宫殿,也是自己惟一能够向观众鞠上一躬,表达自己谢意的地方。我不得不去想一会儿在台上跳着自己所编的舞的演员,同时也不得不去想观众静静坐在台下的美好。他们为美好而来。他们为真诚而来,我们相互信任,为彼此,为彼此而生。

——吴振红自述

迈下阶梯,还是忍不住回头张望依然人声喧闹的剧场,散场的人群纷纷从我身边经过。我有一刻的恍惚,被冷风一激,刚刚看演出时被贲张起的热血慢慢回流,这个世界其实什么也没变。但还是很感激朋友拉我去看北美明星芭蕾舞团的表演,让我享受两个小时的真空,不去纠缠自己这一段时间来的潦草和空白。当然,还得感谢吴振红,这位加拿大著名华裔首席舞者组织了这次演出并担当主演。

关于舞者的浪漫想像,一直到采访吴振红后才有急转直下的发现。

我们约好在酒店的咖啡厅见面,远远地看到她凌波微步滑行一般来到我面前。

选了一处僻静的位置坐下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木质的装潢、柔和的灯光、优雅的古典乐、欧洲的精致瓷器、画作……这环境与吴振红实在很搭配,她乌亮的头发长而微曲,被乖乖地束在脑后,眼眸深邃黝黑,高高的鼻粱,随意搭在肩上的棕色披肩,修长的手指正擎着银匙悠闲地搅动着咖啡,她的音调优美轻柔,气息稳定平滑,吐气如兰。

这个飘逸优雅,如瓷器一般精致的女人,真是我见犹怜。

她的大眼睛波光流转,一举一动都充满优雅的韵律感,举手投足间有一股无法言喻的高贵气息。

这气质是练了22年芭蕾的结果。

自从8岁随全家移民到加拿大,她至今跳了22年芭蕾舞。

芭蕾训练非常残酷,它要求舞者无怨无悔地遵循身体的纪律,这甚至吓倒过一些最有天赋和最坚定的学生,而看起来如瓷器般易碎的吴振红是怎么过来的?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她坚强的性格开始初露端倪。“我自认是一个资质鲁钝却很用功的人。”

小时候的吴振红,长发、大眼睛、瘦、害羞。

她学芭蕾的原因并不复杂:一个生于芭蕾世家的小女生发现自己喜欢芭蕾舞多于唱歌,可父亲不知道。她在父亲的忽略下暗暗努力,直到有一天告诉父亲要跟他学跳芭蕾舞……

父亲同意了,但很担忧。

小女生第一次被允许穿上粉红色缎带芭蕾舞鞋,有一些兴奋、一些激动,还有一些神秘。但她终于了解到父亲的忧虑。崭新的芭蕾舞鞋虽然漂亮,穿起来却绝顶的不舒服、且不易驾驭,有时直跳到脚出血。等到它外皮都磨破了、缎带也没了光泽,跳起舞来才格外的舒适合脚。舒适才没几次,它差不多也该坏了,只得再一次穿上磨脚的新鞋。疲惫与肿痛天天伴随,有一段,她看到舞鞋就害怕……

父亲怕她吃不了这份苦。

小女生懂得,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所以必须做到。逃不掉的苦,她必须吃。

父亲反复告诫过她,东方人的体型在练习芭蕾舞上较西方人有先天的不足,想要在芭蕾舞领域有出色的表现,占领一席之地非常困难,因此,逃得掉的苦,她还得吃。

她挺住了。

每天她都在练功房挥汗如雨、不眠不休地苦练,为了跳好芭蕾,她可以不吃不喝,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十几岁的时候,她已经在学院里跳主要角色了,1988年她成为第一个在英国伦敦举行的Adeline Genee比赛中被授予银质勋章的加拿大籍华人,同年进入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几年来,她通过一轮又一轮的严格测试,击败各地来的高手,成为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公演的第一女主角。

舞者的浪漫在舞台上。

柔和的黄晕下,她滑过舞台。

她的趾尖几乎不曾触及地面,轻跳,足尖轻轻与地面相触,双手伸开成弧。她立刻成为聚光灯的焦点。

她脸上流转着纯洁的笑容,在黑暗的舞台飞跃、旋转、发光……她的脚尖轻盈灵巧地点地,似乎不须男舞伴的扶持,便可自然地飞跃。她从容不迫地旋转,化作一个个光圈向外迸出,舞姿高贵典雅。她的每个旋转、每个技巧、每个跳跃都完成得准确无误。

“到了一定年龄,我已经不太拘泥于技术了,不再关注于自己能转多少个圈,跳得多高,我希望自己完全忘我,和角色形神合一,也希望观众在那段时间也忘记自己,融入到剧情中来。”

对一个专业舞者而言,是不能太依靠灵感的,她必须在生活中撷取灵感,一场电影、一段别人的感情故事,然后动用自己的想像力和对生命的理解力去感受角色,这两年她做得尤其出色。“现在我可以在十几分钟内成功转换不同角色。”从高贵的公主到世俗的悍妇,她都游刃有余。

“舞台上下的我是无法分开的,舞台就是我生活的延续。”

每天,她的作息仍以舞台为主。

“早上起床后,喝一杯咖啡,读报、听音乐,让神经苏醒过来,然后就是工作——练舞、流汗,让每个细胞都活跃起来,有了这些淋漓的前奏,接下来或许是排练几个小时。在天色微暗时结束一天的工作,跟练舞的伙伴或先生一起吃顿户外的晚餐。”除了到世界各地巡演,留在多伦多的日子,她都会这么过。

和大多数人一样,吴振红在多伦多的家像一座天堂。这是一幢维多利亚风格的别墅,有很多古色古香、精雕细刻的家具。“6年前,我和先生买下这幢房子,这样布置可以让我回忆起童年时光,我离开北京前,祖父母家里有很多这样的家具。”

除了古老的家具,她的花园里还栽有不少翠竹,清风拂过,沙沙之声闻于耳动于心,令人顿生超凡脱俗之感。“在中国风水里,竹子是非常宁静淡雅的植物,这正是我在生活中寻找的感觉。”吴振红笑着说。

其实她忘了,这也正是她给人的感觉,挺拔高雅,秀中有骨;蓬勃向上,柔中含刚。

**吴振红简历:

出生在北京,在温哥华Goh Ballet Academy学院接受舞蹈训练,并于1988年加入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她于1994年被提为主要演员。作为该团的一位明星演员,吴振红集技术上的自信、精致的美和出色的力度为一体。

她表演过多部重要舞剧作品:《天鹅湖》、《睡美人》、《奥涅金》、《舞姬》、《驯悍记》、《罗密欧与朱丽叶》等。她还曾表演过的现代芭蕾作品有:詹姆士·库德尔卡的《欲望》、伊日·基利安的《被遗忘之地》、巴兰钦的《莫扎特曲》、约翰·诺伊梅尔的《偶尔》以及格伦·泰特利的《轮舞》等。

**背景:

吴振红曾作为客坐明星应邀参加过皇家丹麦芭蕾舞团、新加坡舞蹈剧院、香港芭蕾舞团、中国国家芭蕾舞团、华盛顿芭蕾舞团和苏珊娜—法雷尔舞蹈团的演出。

其父吴诸捷曾接受过前苏联芭蕾专家的精心调教,技艺娴熟,其母张令仪也曾是中央芭蕾舞团的独舞演员,转入教学后仍苦心精进成就显赫;其叔吴诸珊更是国际芭坛上罕见的编舞英才,而两位姑姑吴素妮和吴素琴则是东南亚芭蕾艺术的拓荒式人物,吴氏芭蕾世家为整个亚洲芭蕾在世界舞坛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

(风韵女人200212)

吴振红出席加拿大“移民先锋奖”颁奖典礼

www.XINHUANET.com  2005年03月11日 16:24:21  来源:中新网

中新网3月11日电 据世界日报报道,由加拿大非牟利机构Skill For Change主办的第13届“移民先锋奖”颁奖典礼,10日晚在多伦多隆重举行。

据报道,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首席演员吴振红因在艺术事业上的杰出成就及贡献,成为本届“移民先锋奖”唯一的一名华裔得奖者。

吴振红对于自己得到这个奖项感到十分自豪,她表示自己学习芭蕾舞是受到了父母亲戚的熏陶。

据了解,吴振红出生于北京,在温哥华接受舞蹈训练。1988年加入加拿大国家芭蕾舞团,1994年担任首席舞蹈员,曾演出多个大型舞蹈。

据悉,“移民先锋奖”自从1993年起举办至今,已有数字华人得奖。主办者表示,颁发这个奖项的目的是让公民知道新移民对加国所作出的不同贡献,突出移民对本国的重要性。

吴振红网站

http://www.chanhongoh.com/zh/index.shtml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