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0623/一个加拿大退休技师的中国情结

新白求恩投身中国新长城

2005年6月23日19:54:54(京港台时间)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报导)一个是为了解放旧中国不惜牺牲生命,一个是为了帮助新中国的文化教育而发挥余热。五分钟的决定,让一个全新的白求恩有缘与中国结下了深厚感情,直至终生。

白求恩,在中国是一个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这位来自加拿大的医生在中国的抗日战争中为人类的正义而捐躯,他 “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品质和精神曾经深深地影响了几代中国人。今天,另一位加拿大人——全新的白求恩,也正在以契而不舍的毅力,努力构筑中加文化的长城,将在中国建立第一间由加拿大人赠书建成的英文图书馆。


(图说:真像!新白求恩William (Bill) Shane(图右)五分钟的决定,让他有缘与中国结下了深厚感情,直至终生。摄影:捷克佳)

他就是William (Bill) Shane,图书捐赠项目的主管,名片上的中文名字是谢威廉,相熟的街坊邻里都成称他为Bill。这位已经退休的玻璃技师,和加拿大安省海南同乡会一起,正计划将人们捐赠的一万多册英文图书运往中国的海南岛。

向海外宣传推广加拿大文化本应是联邦政府的工作,但Bill却肩负起了这个重担。作为肯斯顿市场(Kensington Market)的居民,谢威廉很早就加入了会馆设于市场内的海南同乡会。“Bill今年67岁,他是1996年入会的,他这个人很热心,经常参加会里组织的各类活动,并认真积极地在同乡会里做义工。”海南同乡会会长罗绪强介绍说。

距中区华埠不远的肯斯顿市场以往是犹太人聚居之地,但现在这个社区已经充满各种族裔的色彩,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多元文化混合之处,不过华人仍习惯地称这里为犹太街。

走进海南同乡会会馆,正面供奉着神位,两侧的墙壁上悬挂着理事会成员的照片和几个硕大的舞狮表演的狮头,其中的一面侧墙十分整齐有序地堆满了已经打好包装的图书。“我正在这里砌一个书的长城。” Bill一边面对照图书清单,一边打包,一边兴致勃勃地对星星生活记者说。旁边的几位义工也十分紧张地工作着,按计划,这批图书将在7月份运往中国。

Bill说,早在小学5年级时,通过阅读《马可·波罗游记》,他就对神秘的东方产生浓厚的兴趣。从那时起,他总是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地理和历史上,不愿意学习数学和英文。他想知道世界究竟是怎样?后来,他先后自加拿大前往墨西哥以及南美洲旅游,但前往中国当时并不在他的计划内。

“说来有趣,中国之行是在5分钟内就决定下来。好吧,我将去那里,我甚至连想都没想。或许这是命运的安排,有时,命运将我们载向何方我们并不知晓。”Bill说。

会长罗绪强介绍说,“几年前,Bill参加了一个(前往)中国海南的夏令营进行文化交流,他也想借这个机会旅游。不过很快,Bill就对海南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建立这个英文图书馆的起因是什么? Bill说:“当我第一次去海南度假时,在一间私立学校结识了一位7岁的小姑娘,我们彼此相互喜欢,十分投缘,成了忘年交。她向我要书看,我立即给她找。后来,圣诞节、新年和她的生日,我都会带一些书给她。”

另一个让Bill牵肠挂肚的是他远在中国海南的妻子,妻子是吉林人,比他小十余岁,是海南一家电力公司的工程师和部门主管。他说,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中,与她偶然相识,“并不是刻意的安排,”Bill强调说。然后双方开始email联系,她能读英文但不会说。“我的孩子教她英语,她的孩子教我汉语。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Bill满心欢喜地说。“不过,遗憾的是,她现在不在这里,但她将会过来,这取决于移民的速度。”

Bill对海南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他对那里的热带风光和气候赞赏有加。作为外国人,Bill在当地的学校为中学生教授英文,而后经常往返于加中两地。返加后,他便积极询问海南同乡会可以为家乡的人们做些什么,随后开展有关调研工作。

在调查研究中,Bill在中国看到一些图书早已破旧不堪。不少人向他索要加拿大历史和地理方面的图书。“我说,让我看看能做些什么,但不能做任何保证。”通过接触大量的中国民众,Bill感到当地对英文原版图书的需求较大,使他萌发了让加拿大人捐书,在中国建立免费的英文图书馆的想法。

为了在中国建立英文图书馆,Bill先后与中国多个部门联系,比如公立图书馆,科技馆,马可·波罗基金会等。“显然这不是一个很大的主意,他们并没有认真对待,或者说没有足够的资金运行这一项目。我们认为主意没错,但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一旦找到合适的人选,5分钟就完成。速度之快,连任何问题都没有问!”

不过,不少城市甚至上海都对这个项目积极响应,希望英文图书馆能够在他们那里落户。但最终选择定在海南,“因为我想把这批图书放在最需要的地方,海南是个海岛,很多东西只有通过飞机和船舶才能运去。”Bill说。于是,他与多伦多本地的海南同乡会一起,与海南大学达成协议,要建立中国第一个由海外捐助的英文图书馆,作为海南大学图书馆的一个部分。

Bill介绍说,海南大学正好兴建新的8层楼高的图书馆,第二层专门是“加拿大英文图书馆”。但Bill强调说,这不是他的图书馆,这是一个人民对人民的图书馆(People to People Library)。“因为这些图书来自加拿大人民,包括我们所有的人,从加拿大到中国海南。双方签署的协议保证这批图书将为公众开放,中国的任何人都可以入馆并免费阅读。”Bill说,“我们与他们有合同,这一点很重要。”

不过最后在中国一锤定音,5分钟完成的工作,实施起来却耗时两年多。“这个项目已经实施了两年半,工作十分艰苦,不只是我自己,有许多人参与。海南同乡会在背后支持,我作为项目主管介入,主要协调加中两国政府,大学,协会之间的关系,以及加拿大人民。我们想让这里的人们知道,我们正在为那里的人们做什么!” Bill说。

在筹集图书的过程中,得到本地各组织和个人的大力支持,安省文化厅(Heritage Ontario)皇家银行,约克大学,上加拿大学院(Upper Canada College)也捐赠了大批的图书。经过两年多的努力,现在这个项目已经筹集到1万2千多册图书,包括小说、杂志、儿童图书、学生教材、诗集和百科全书,涵盖历史、地理、文化、科技及医药卫生等各个领域。在剔除了中国可能禁止的色情、政治、宗教类的书目后,Bill希望这些书对宣传加拿大的文化,促进中国人学习英语起到推动作用。

Bill和海南同乡会目前仍在筹集更多的图书,目标是1万8千册。“我们希望能将20英尺的集装箱装满。由于图书馆将于10月开馆,海上运输大约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加上整理,因此,计划在7月中旬海运,费用很贵,约为3000美金,这也是我们将举办筹款的原因。”

Bill能说一些简单的中文,对中国文化的更多认识也是通过大量的阅读。他了解中国的唐代,明代,甚至知道毛泽东时代的红宝书。他说,对人们来说,阅读书籍十分重要,那里是获得资讯的源泉。你不能对图书标价,因为它是无价的。真正的价值是你自己能从中得到什么,然后将书传给下一个人。Bill强调说,“教育是最有价值的工具,任何人都应该接受。”

精神矍铄的Bill虽然已经退休,但他说,自己在精神上一点也没有退休,“你必须保持活跃,必须作一些事情。”对于今后的打算,Bill说,建立英文图书馆的想法也得到了本地其他族裔的关注,来自哥斯达黎加,牙买加,南非等地的朋友也问Bill,可否去他们那里也建立图书馆? “我们想首先在中国设立图书馆,这很重要,选择,建馆,运行。我们想让它真正工作,然后再将这个梦想延伸。”Bill坚定地说。

后记:海南同乡会将于6月28日(星期二)晚7时在位于中区华埠的枫城酒楼举行筹款及答谢晚宴,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有关详情可致电416-340-7477。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