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804/痛惜英才,各界人士送别蒋国兵

2006年8月4日2:32:19(京港台时间)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报导)蒋国兵追悼会8月2日晚在位于康山的香港殡仪馆举行。包括中国驻多总领馆官员、安省政府官员在内,蒋国兵及其家属的好友、同事、同学,以及一些未曾谋面的热心人士等200多人自发前往参加了蒋国兵的追悼仪式,为这位早逝的英才送上最后一程。

**各级政界要员慰问家属

安省移民厅长科尔(Mike Colle)亲赴追悼会现场并代表省长麦坚迪对蒋家表示慰问。科尔说,没有语言可以表达对不幸家庭的安慰。“这是悲伤的时刻,蒋国兵的离去,是他家庭的损失,是华人社区的损失,亦是我们所有人的损失。”科尔表示,蒋国兵代表了许多有聪明才智的人,他们同样需要帮助和支持,他匆匆离去的长期和正面的意义就是让我们从中思考如何去帮助他人。


安省移民厅长科尔在追悼会现场代表省长麦坚迪对这个不幸的家庭表示慰问。

追悼会上还宣读了华裔国会议员庄文浩、自由党代理党领格兰姆、安省保守党领袖庄德利、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清华校友会、普渡校友会的唁函与慰问信。多伦多市议员候选人罗大卫也亲自到场致哀。卡加利清华校友会唁函称:生命的结束对国兵可能是一种解脱,而活着的人则要勇敢地继续生活下去;请相信世间没有过不了的困难,千万珍重!

**401,蒋国兵生命的转折点

“天降噩耗人竟魂亡置疑难信如此韶华壮志未酬唏嘘叹息”灵堂上一副挽联道出了各界人士对蒋国兵的惋惜和哀悼。泣不成声的卢彩蓉对丈夫的声声呼唤更让所有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赴加奔丧的蒋国兵弟弟蒋继兵亦在会上悼念“文武双全的好哥哥”。参加追悼会的部分人士远自美国加州橙县,密西根州底特律,印第安纳州的普渡大学等地。

“当年的401分,在蒋国兵面前打开了全新的世界;如今的401号高速公路,带走了蒋国兵在凡间的一切留恋和烦恼。”蒋国兵追悼会上,清华大学武术队队友王晓冬在悼文中感慨蒋国兵的匆然离世。王晓冬说,当校友们惊闻噩耗查阅档案后才发现,蒋国兵1979年从湖北天门市以401分的高分,以全省理科状元的优异成绩考入清华大学。而如今的401号高速公路却成为蒋国兵生命的终点。

蒋国兵在清华大学的同窗徐长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痛斥网络有关蒋家夫妻关系的流言,指那些捕风捉影的言论是对仍处在悲痛中蒋家的再度伤害。他回忆说,蒋国兵多才多艺,兴趣广泛,性格也十分要强,2002年在多伦多与当时尚没有工作的蒋国兵见面时,蒋曾特意交待,不要把电话住址告诉同学。徐长明说,蒋国兵实际想说而没有出口的一句话是,他一定要干出一番成绩来。

抵达多伦多一月有余的桂雪燕女士是蒋国兵生前中学物理教师桂新国的女儿,其父亲与蒋父也是很好的朋友,也经常以高材生蒋国兵教育学生。她追忆说,当年蒋国兵在北京上学工作期间,曾经多次陪同她父亲在京城各处游玩,但她父亲2002年抵加后,蒋国兵也是避而不见,可见他心里尚有负担。

**蒋国兵家庭收到捐款超过8万元

一家有难八方援,华人友爱互助的优良传统在这次事件中再次得到明证。华咨处行政总监梅伟思在追悼会期间介绍,截至当日,“援助蒋国兵家庭救援基金”账户已经收到59,228.26元。梅伟思表示,因部分款项尚在途中,华咨处将会同蒋国兵遗孀卢彩蓉商量,预计一周左右关闭该募捐账户。新移民紧急救援基金干事高峻表示,基金会截至当日也已经收到9,000多元的捐款。

“蒋国兵家庭援助协调组”总召集人、南安省清华大学校友会会同会长公猛男在追悼仪式结束后向星星生活记者表示,追悼会现场共收到现金及支票6,600多元,连同蒋国兵家属所收到的部分捐款,以及华咨处和新移民救援会的款项,总计收到善款已经超过8万加元。

公猛男同时表示,由清华校友陈娟、刘小兵发起的为蒋国兵两岁的女儿诗雨建立RESP教育基金的计划已获得10人的积极响应,从现在到诗雨17岁,他们每年都会为她存入2000元的教育基金。

**本报转交捐款近4000元

追悼会现场收到的捐款包括星星生活报读者Linda Zhang女士委托报社转交的500元现金。Linda目前在士嘉堡Hogan车行工作,她是通过星网网站了解到蒋国兵跳桥身亡的不幸消息。她看到蒋家的困境,特别是子女失去父爱的遭遇,便与丈夫商量决定,在蒋国兵去世后直至追悼会期间,她每售出一辆车便捐款100元,以此来激励自己,并力助蒋家度过难关。

从蒋国兵事件发生后,通过本报转交的捐款已近4000元。它们分别是多伦多市中心丰田车行的销售员Jason的100元,潘姓读者的20元,湛山精舍2000加元,湛山精舍两位居士的200元,标叔贸易公司加美科技制药1000元。美国马萨诸塞州Worcester读者Bing Feng的捐款支票50美金,以及Linda Zhang的500元。星星生活报社在此感谢广大读者对这一事件的关注和对蒋家的大力帮助。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