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30/加拿大人最关注什么?

2006年6月30日22:55:3(京港台时间)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编译报导)我们如何看待家庭、工作和我们自己。我们相信什么,信仰是什么?加拿大一项历时30载的全国性调查描绘出我们生活中一幅令人吃惊的画面。不断变更的社会已经将战后的婴儿潮时代超越。加拿大已逐渐成为领导世界潮流的先导者之一。

1975年,时任约克大学社会学副教授的碧比(Reginald W. Bibby)对加拿大人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信仰进行全国首次大规模调查。所得的结论林林总总五花八门。如超过三分之一的加拿大人相信,如果丈夫能支撑家庭,女人婚后无需去工作。半数的加拿大人相信黑人和白人不能通婚。四分之三的人认为同性恋是不正常和令人厌恶的。

其实在70年代初期,一些有争议的话题就浮出水面。激进分子、学院派和墨守成规者针对性别平等、双语制、多元文化等话题彼此争论,试图建立切实可行的指导方针。但即便如此,在1946年至1964年间出生的战后婴儿潮一代的观念,很明显与他们的父母、祖父母的观念截然不同。作为一个群体,他们改变了一些社会领域的研究方向。

以同性婚姻为例,在2003年下半年,联邦政府开始认真探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和大麻非刑事化。这体现出加拿大的开明、进步、包容性,其实是非常现代化的概念。“在一些领域,如同性恋就具有戏剧性,90度的大转弯,由反对到赞成,”碧比说。他现在是莱斯布里奇大学(Lethbridge)社会系教授。

碧比目前仍继续进行该项研究,并将再持续30年,现在已经被列入加拿大调查系列项目。他对婴儿潮一代每5年提出相同的问题,用他们的答案对照年轻的和年老的受访者。碧比的调查数据揭示婴儿潮一代对社会多年的影响即将结束。

碧比的研究结果显示,近30年来,加拿大人已经把自己从一个相对单一的群体成为一个世界上最多元化的社会之一。碧比说,现在的加拿大人把人身自由作为自己的首要目标,超越家庭生活、友谊、舒适的生活,或职业生涯。因为加拿大人需要自由地作出自己的选择,在其他方面亦如此。

今天,仍可以清楚看到这个理念对加拿大人在非传统的家庭结构和生活方式上的影响。40%的加拿大人相信没有一个理想的家庭模式。“30年前,在很多人眼中,只有一种家庭模式,即母亲、父亲和1.7个孩子,”一位从事家庭研究的学者米瑞贝利(Alan Mirabelli)说。但婴儿潮一代和他们的子女生长环境是在熟悉的离异、单亲、组合家庭的背景之下。因此,现在的加拿大人会说,那只是核心家庭示范工程。

米瑞贝利说,“如果人们在自己的家庭中成长有一个良好的生活经验,他们渴望重复这种经验。如果家人都是母亲、父亲、孩子,这也是他们自己渴望。如果他们经历婚姻离异,且通过继任父母取得成功,他们很可能会说,并没有理想的家庭模式。”

这一态度延伸到加拿大人对族裔联姻和同性恋关系的感受。例如,在1975年只有55%的加拿大人赞同黑人和白人通婚。今天,94%的人都对此十分认同。同样,赞成同性关系在当时只徘徊在28%,今天,三分之二以上的加拿大人并无异议。

碧比说,从1990年到2005年社会发生显著的变化。加拿大已经成为领导世界潮流的先导者之一。同性婚姻,尽管仍然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但已经获得几乎半数加拿大人的承认,还有22%就个人而言持不赞成态度的人认为作为公民权利他们接受同性婚姻。同样,61%的加拿大人认为,同性婚姻夫妇可以收养孩子。

这些变化许多来源于官方推行的加拿大人能切身感受的多元文化政策,呈现出加拿大人更加包容。碧比说,特别是女性的参与增强了对公众的影响力。根据他的研究结果,女性更具同情心,她们正在公共生活中发出强大的声音,这有助于引导和影响大众的意见。女性在同性婚姻、虐待儿童、色情、贫穷、种族和性别歧视等话题上十分活跃。

“无论是在1975年或从那以后的任何调查,女性在这些问题上的出头露面远超过男性。”碧比说。

这一趋势仍在年轻一代中加速。“更多的青少年普遍接受多元化,”碧比说,“他们更同情涉及死刑、安乐死、开放宗教和崇拜等方面,但这些运动都是由年轻妇女所倡导。”

调查中数据很少有变化的主题是堕胎。在加拿大,43%的成年人认为女性应该有选择堕胎的权利,1985年的比例是37%。在加拿大,堕胎的支持程度取决于妇女选择堕胎的原因。举例来说,如果她来自一个非常低收入家庭和孩子太多,58%的人赞成堕胎。如果婴儿极可能有严重的生理缺陷,则86%赞成堕胎。如果女方因怀孕严重危害健康,则92%赞同堕胎。自1975年以来,令人惊讶的是这些数字几乎没有变化。

调查揭示的另一个关注点是:在金钱、健康和孩子面前,加拿大人更关心的是没有时间。

早在1975年,当时加拿大人的生活是悠闲轻松的,或者至少说是缓慢的。去年11月,当碧比进行第七次全国调查后发现两个结论令人感到惊讶:第一,加拿大人重视个人自由高于一切,包括家庭生活和爱情。但这是在1986年调查时才首次提出的问题。第二点令人痛心疾首,受访者告诉调查人员,比金钱、健康、子女更重要的是,他们担心没有时间。面对多种压力,他们每天没有足够的时间去与家人相聚,更遑论要与他们的朋友或同事联系,或投入到自己的爱好之中。

在多达19项个人关注的问题上,18至55岁的受访者首要担忧的问题就是从未有足够的时间。略超过半数的人认为他们较父母更忙。64%的人认为几乎没有时间。这种情形只是我们今天十分熟悉的生活的一个方面。但我们的目标,我们的愿望呢?什么时候我们才能真的“拥有”?这些数据好奇地描绘了我们生活的现状。研究者认为,人们正在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步伐,碧比称之为病态的过份膨胀。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