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02/毒奶:2008中国和150年前纽约

在市场上销售的牛奶,如果单凭肉眼去看的话,你会觉得很纯洁和健康。那些婴儿的妈妈怎么会知道原来这些奶制品对他们的小孩子来说是有毒的。她们花钱在市场上买回来的东西竟然是有毒的,在立法者采取行动制止这些毒奶粉在市场流通前,已经有数以千计的小孩中毒了。

2008年发生在中国?错了!其实是1858年发生在纽约。这次导致超过5万3千名婴儿受感染,至少4名婴儿死亡的毒奶粉事件,其实在以前也经常发生。

这次灾难正在中国继续进展着,并且不可避免地蔓延到他的贸易伙伴—-早在19世纪的纽约的最后几十年里,就已经出现了类似中国现在的“泔水毒奶”丑闻事件。

随着城市的快速发展,而缺少冷却系统,所以很难提供充足的牛奶。这些新鲜牛奶当时都是在Westchester和奥兰治县出产的,但是在当时这些产量根本就不能满足强大的需求。在1853年,据统计,每天大概有9万跨托左右的牛奶从外面运到纽约,但是牛奶运送数量却神秘地增加到接近12万跨托。

牛奶的突然增加有一部分原因是当时纽约的奶农先在牛奶里面加入水,然后再加入面粉来恢复其浓度,这就像中国现在为了增加其牛奶的蛋白质含量而添加有毒化学物质三聚氰胺。

但是当年在纽约引起更大问题的就是泔水牛奶,当时的牛都是养在城市蒸馏厂附近,并且奶农是喂他们的牛吃那些用来制造威士忌剩下的带有酒精成分的饲料,结果就出现了一种不干净,带有蓝色物质的牛奶。

为了去掉牛奶里面蓝色的物质,他们在牛奶里面加入熟石膏,同时为了增加牛奶的浓度,他们把淀粉和鸡蛋倒进牛奶里,最后为了让牛奶看起来更像奥兰治出产的牛奶,他们还在牛奶里加入了蜜糖。当时报纸报道因为这种卑鄙的做法使一年里有8000名小孩死亡。 
 
在中国,记者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知道了毒奶粉这件事,但是由于奥运所以不允许把事情公开。更糟糕的是,这次事件距离上次安徽生产的,造成至少13名婴儿死亡的奶粉丑闻只有短短4年。在当时纽约的泔水牛奶事件被揭穿后,接下来的几十年里,纽约的奶农的牛奶都被外界认为是不安全的。
  
其实早在1842年,一个名为Robert Hartley的人就警告说,纽约的牛奶就会受到灾难性的污染。在整个19世纪50年代,报纸都在报道那些在蒸馏厂附近的奶场,并且要求关闭他们。一些奶牛因为长期食用含有酒精的饲料已经患有严重疾病,他们的牙齿和尾巴已经开始脱落,乳房也长时间腐烂,但是尽管这样,这些奶牛还是继续产奶。

终于在1858年,Tammany Hall派了Alderman Michael Tuomey去West 16th大街调查声名狼藉的泔水牛奶事件。Tuomey与奶场主一起坐了下来,然后喝了一到两杯威士忌。他认为这些泔水牛奶跟普通的牛奶一样对小孩都是有好处的,任何拒绝喝这些牛奶的人都是对这些牛奶有偏见。
  
同样的,这次中国也一样。中国政府免去了许多中国大型奶制品企业的检查环节,这是为什么这次恐慌可以从婴儿奶粉到奶酪制品再到整个国家的奶制品工业以及出口产品的其中一个原因。(应该的糖果制造商吉百利也宣布,在其使用中国产牛奶制造的一些巧克力里检测出三聚氰胺)

这绝对不是什么自由主义政策,很明显这是因为在食品供应管理上故意的放松而出现的欺骗行为。虽然政府方面已经开始采取行动,但是对于那些已经受感染的小孩来说已经太晚了。

中国今天发生的毒奶粉事件与150年前纽约的泔水牛奶事件很多地方都很类似,但是我们完全没必要因此感到惊讶。发生这样的丑闻都有一个社会特点:资本主义经济的快速发展,再加上政府没能力或者不愿意去对食品供应进行监管。

在一个如此快速致富的国家里,特别是当利润已经变得很低的时候,在食品里面造假对很多人来说诱惑很大。回报速度很高,但是却不容易被消费者发现真的食品与假的之间的区别,也别是像牛奶这样的东西,因为长期以来在大家心目中牛奶都是非常干净的。

其实或者这也不完全都是不好的事情。这也是政策完全失败的一个征兆。总理在事发后匆忙地惩罚了这次毒奶事件的相关人员,同时强迫食品质量局负责人辞职,但是并没有做出任何行动去处理最根本的监管真空问题。 
 
最后,纽约的牛奶已经处理好了。并且因此而加强了食品监管法律,采取了更好的措施,经过泔水牛奶事件50年后,也就是1906年,巴斯德杀菌法出现了,同
时食品药物法案也获得通过。最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整整花了几十年,而不是几个月或者几年。中国现在还要面对着很多的食品丑闻,像含有杀虫剂的饺子以及在下水道生产的猪油,中国要想让国民对食品恢复信心的话,一定要以这些为警惕。

其实美国的食品供应也仍然有瑕疵,就像今年在美国食品中发现的让人恐慌的沙门氏菌。但是值得让我们明白的是过去比现在的严重得多。而现在的中国就是美国的过去!(选自9月29日《纽约时报》,作者:BEE WILSON)

1 Comment

  1. jackjia (Post author)

    毒牛奶-中国其实在走美国老路
    DWNEWS.COM– 2008年10月4日21:18:9(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多维社记者林桂明编译报导/毒牛奶事件,也许是西方资本主义早期现象在中国式社会主义中的重现,因为在世界历史上,中国并不是第一个发生此类案情的国家,在严格的规定和现代测试设施产生之前,甚至如美国这样的国家都曾经发生经年累月的牛奶食品造假和官商勾结舞弊丑闻,并导致无辜的数千名婴儿死亡。

    纽约时报刊登《诈骗:食品欺诈的黑暗历史》(Swindled:The Dark History of Food Fraud, from Poisoned Candy to Counterfeit Coffee)书作者比-威尔逊(Bee Wilson)的题为“潲水奶消失了”(The Swill Is Gone)的报导。

    该报导说,用肉眼看上去,在市场上销售的牛奶都很好,会觉得它们纯净而健康。可是如果当母亲的给孩子买了带回家喂孩子时,她怎么会知道,她这是在给自己的孩子服毒?!虽然这是母亲们花钱在公开的市场上买回来的牛奶。在法律制定者采取行动来制止那些毒牛奶和奶制品在市面上销售以前,已经有数以千计的儿童因此患病了。

    这里说的是2008年发生在中国的事情?错了!是1858年发生在纽约市的往事。这次发生在中国的导致5.3多万名儿童患病,其中至少4名死亡的事,其实在以前也曾经在美国发生过。

    比较一下,如今在中国各地暴露、并且不可避免地蔓延到了中国的贸易伙伴头上的这类灾难,竟然与早在19世纪中期在纽约市里发生的“潲水奶”丑闻极其相似,而那桩丑闻持续了几十年。

    当时,纽约的城市化快速发展,但缺少制冷设备,所以很难提供充足的牛奶满足市场需要。新鲜牛奶当时是在纽约上州的威切斯特(Westchester)和橙县(Orange County)出产,但不足以满足旺盛的需求。据统计,在1853年,每天有大约9万品脱的牛奶从外面运到纽约市,但是这个数字在进到市场时,却鬼使神差地增加到了12万品脱。

    市场上牛奶的突然增加,有一部分原因是当时纽约奶场工人先在奶中添加水,然后加面粉来恢复牛奶的“浓度”,和今天的中国奶品生产者所作的一样-为了增加牛奶的蛋白质含量而添加有毒化学物质三聚氰胺。

    但是当年在纽约市场上牛奶的突然增加的更大一部分是“潲水牛奶”(swill milk),这是一种从奶牛中挤出的污浊的、浅蓝色状的物质,当时的奶农将牛养在城市的酒厂附近,然后将制造威士忌酒剩下的带有酒精成分的热乎乎的下脚料拿来喂牛,结果就出现了这种不干净的蓝色牛奶。

    为了去除这种牛奶里面的蓝色物质,奶农首先在牛奶里面加入熟石膏粉,然后加入淀粉和鸡蛋来增加牛奶的浓度,最后,为了让牛奶的颜色看起来更像橙县产的牛奶,他们还在牛奶里加入深色的糖浆。当时的报纸披露说,因为这种无耻的做法而导致饮这些奶死亡的儿童,在一年里达到了8000多名。

    在中国,记者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知道了毒奶粉的事,但是因为奥运的原因不允许报道这一消息。更糟糕的是,这是几年来接连发生的事情,因为就在4年前,发生过安徽生产的奶粉就造成了至少13名婴儿死亡的丑闻。

    比较起来,当年发生在纽约的“潲水奶”事件被揭穿后,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外界一直认定纽约奶农生产的牛奶都是不安全的。

    其实早在1842年,一个名为罗伯特-哈特利(Robert Hartley)的人就警告说,纽约市的牛奶有可能受到灾难性的污染。在整个19世纪的50年代,报纸都在报道那些在酒厂附近的奶场出了状况,并且要求政府关闭它们。因为,那些农场的一些奶牛因为长期食用含有酒精的饲料已经患有严重疾病,他们的牙齿和尾巴已经开始脱落,乳房也长时间腐烂,这些奶牛还是牙齿腐烂、尾巴下垂,奶牛乳房开始溃烂。但是尽管这样,没人理会,奶农还在继续从这些奶牛挤奶出售。

    最后是到了1858年,坦曼尼协会(Tammany Hall,美国历史上操纵纽约市政的民主党执行委员会的俗称。-译者注)派了阿尔德曼-麦克-图米(Alderman Michael Tuomey)到曼哈顿的西16街调查那里的一家声名狼藉的炮制“潲水奶”的生产商。结果,图米到那里却与那位牛奶商坐在一起,喝了一两杯威士忌酒。然后做出的结论是,这些泔水牛奶跟普通牛奶并无二致,孩子喝了都有好处,那些拒绝喝的人,都是有偏见的。

    同样的,这次中国也一样。中国政府过去对几家大型奶制品企业实行了免检制度,这就是为什么这次恐慌可以形成一个传播链条的原因之一,对毒牛奶的恐慌已经从婴儿奶粉到了奶制品,再到整个国家的奶制品工业,最后到产品所出口的国家。

    这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自由放任政策,而是一种在食品供应管理上有意放松的行为,无异于放手让厂商造假。虽然政府现在开始说“不”了,但是对于那些已经患病的儿童来说为时已晚。

    中国今天发生的毒奶粉事件,与150年前纽约的“潲水奶”事件,何其相似乃尔,但是我们也不应当感到特别惊讶。他们是这样一种社会特点的产物:资本主义经济快速增长,又佩上一个没能力或者不愿意去监管食品供应的政府。

    在当今中国这样一个暴富普遍的社会里,在食品上制假,有着巨大的诱惑力,特别是随着利润率已经变得很低的时候。特别像牛奶这种商品,投资回报快,造假又不容易被消费者觉察,因为长期以来,在人们心目中,牛奶这样的物质,绝对可以认为都是非常干净的。

    不过这样的丑闻事件也不完全是坏事。它也是政策一个征兆,显示中国政治上的一种深度失败。事发后,温家宝总理急忙做出的姿态是:惩治乳品厂商,要求监管食品质量的负责人辞职,但是他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解决最根本的监管缺失问题。

    最后,纽约的“毒牛奶”问题被解决了,并且食品监管的法律也因此得到了强化,产生了更好的监管措施,在潲牛奶横行50年之后的1906年,出现了低温灭菌法的通过了食品和药物法案。很重要的一点是,纽约解决这个问题,花了整整几十年,而非几个月或者几年。而中国现在面临着更多的食品丑闻,像“毒饺子”和“阴沟油”事件,要让中国民众对食品安全习惯性地放心,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要走的路还很远。

    其实美国如今的食品供应也仍然有弊病,就像今年在食品中发现了令人恐慌的沙门氏菌一样。但是我们应当明白的是,过去曾经有过比现在的更糟糕得多的情况。而中国的现在就好像是美国的过去。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