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01/在中国“长小”的加拿大奥运选手赵航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报导)“砰、砰、砰……”,7月25日,在多伦多北部奥罗拉市一间条件简陋的射击俱乐部里,一位华裔女子正在进行实弹射击,提臂、举腕、瞄准、射击,不断重复……她便是即将征战北京奥运的加拿大射击选手赵航。

img_3050_w.jpg
(图说:赵航正在积极备战北京奥运。摄影:捷克佳)

子弹出膛的声响时而打破靶场相对平静的气氛,近距离内即使戴上耳罩,也能感受到枪声带来的震撼,但她的心态却安详的如波澜不惊的一泓清水。一组射击之后是清算靶环,静心做笔记,然后开始下一轮次的训练。紧张与平和,在大赛前如此和谐地融为一体。

在今届加拿大奥运军团里,共有331名运动员参加28个项目的比赛,赵航是4名入选的射击选手之一,她将参加女子10米气手枪及女子25米运动手枪两项比赛,这也是她首次参加奥运盛会。

**踏入射击场纯属偶然

说来令人称奇,在7年之前的2001年,刚刚从多伦多大学毕业主修计算机工程的赵航对射击还一窍不通。她进入这个领域则完全是无心插柳的结果,最初是因为陪朋友帕崔克-海恩斯(Patrick Haynes)训练,海恩斯当时正力图进入加拿大国家队。

在海恩斯的点拨和启蒙之下,她领取枪牌开始学习射击。几个月后,赵航的成绩便超出海恩斯,而且第二年在加拿大全国射击比赛中获得女子运动手枪冠军。这一战绩距她首次摸枪不足10个月。之后,赵航愈战愈勇,一发而不可收拾,在一系列国内国际比赛中屡获佳绩,并在2007年7月泛美运动会上获得女子10米气手枪项目金牌,成功获得北京奥运会参赛资格。

img_3114_w.jpg
(图说:“自己也有好运,能够参加中国首次主办的奥运会。” 赵航在训练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摄影:捷克佳)

“入行射击之后感觉很有意思也非常喜欢。”回顾当初的感觉,赵航依然兴奋不已。身为电脑软件工程师的她还能将自己踏入射击场分析得有条有理:因为它不是拼力气,不是看跑的多快、跳得多远、举得多重,射击是非常安静平和的。

她说,“在现在生活中,人们非常忙,多种事物缠身,训练射击就是集中思想干一件事,而且要干得特别好,这也是一种放松。”她认为,射击需要非常冷静的人,这很符合自己的性格。她回忆说,在幼年时期,因母亲上班,她已经很习惯于自我照顾,静心去干事情。

**训练比赛每年个人投入数万元

赵航在射击项目的天赋无意间突然释放,令她的人生之路从此改观。当初的朋友海恩斯成为她的未婚夫,现在也是她的射击教练。

但是,在加拿大,政府对体育运动的投入非常有限,仅在奥运会、英联邦运动会和泛美运动会上,政府才提供部分资助,而日常的训练和征战其他世界积分赛的费用完全靠自己的财力和民间的筹款维持。

zhao_haynes.jpg
(图说:赵航和未婚夫海恩斯。受访者提供)

为维持国家队队员的地位和世界排名,赵航每年需参加全国锦标赛和至少两个单项的世界杯赛,再加上一般的训练费用和俱乐部的费用,每年在射击训练和比赛上的费用多达数万元。

“除那几个大型运动会之外,其余都是自费,机票、旅馆、饮食等花销,去一个世界杯就至少要三千元多。”她说,“现在甚至连参赛费都是自己的,这笔费用在过去是国家出资。”说到这里,赵航颇有些无奈,因为她的运动员身份在国际赛场上毕竟代表加拿大。

在国际射击联合会(ISSF)的世界排名上,赵航的名次并不在前列。客观上讲,无论经验还是实力她都与世界顶尖选手有一定的差距,运动经费短缺是因素之一。

赵航的母亲赵廉是多伦多颇有影响的诗人和文学评论家,现为加拿大作家协会会员,加中笔会理事。她也对女儿面临的资金压力发愁,偶尔会帮助赵航筹措经费。“这么多年的筹款,总是烦劳朋友,自己并没有固定的筹款渠道,有时效果也不是很好。”

不久前,民间机构“加拿大运动员基金会” (The Canadian Athletes Now Fund)曾发起一项“每人为加国运动员参加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捐助8元”的筹款活动,以鼓励运动员在奥运会上取得更好成绩,加拿大奥运选手的处境由此可见一斑。

从体制上对比,加拿大与中国在体育项目上的投入和奖励机制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上。因此,加拿大在世界各种大型体育赛事上的总排名位居二流也就不足为奇。在本届北京奥运会上,加拿大的目标是奖牌总数进入前16名。专业人士预测说,加拿大代表团的战绩将比上届好一些,但很难取得实质性突破。

一个利好的消息是,加拿大奥委会从北京奥运会开始,首次对获得奖牌的奥运选手进行奖励。获得金、银、铜牌的选手每人分别可得2万、1.5万、1万加元的奖励。集体项目获奖牌的,全体队员都将获得奖励。

img_3117_w.jpg

**工作运动两不误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诞生100多年来,倡导的是和平、友谊、进步及公平竞争的精神,每个运动员都想在比赛中获得奖牌,体现自己的成就。但事实上,利用工作之余参加训练比赛的赵航与一些资金密集投入型的运动员相比,并不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不过,赵航十分释然,“打的靶都是一样的距离,用的枪也差不多,关键一点是这是我的真心选择。”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赵航不断强调她对自己现有工作和射击运动的热爱。她说,在加拿大虽然是一名业余运动员,但她对于自己目前的工作十分喜欢,并不会放弃,从事射击项目则完全是个人爱好。“如果我希望训练更充分一点,也可以把工作辞掉,但每个运动员都有自己的选择。”

平日里,赵航是一家公司的电脑软件工程师,这是她的全职工作。在公司里,赵航直接归公司老板管理,公司对她从事射击运动非常支持也十分开明,赵航也没有因经常训练和外出比赛影响公司的工作流程。她说,“他们知道我的时间非常紧张,每年要花不少时间去比赛,所以把我放在一个特殊的位置上,基本上让我自己选项目。”

虽然赵航言语轻松,但她深知只有付出才有收获。自去年7月获得北京奥运会参赛资格以来,赵航就积极备战,为射击训练加码,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放在训练上,训练时间比前一年增加了一倍。

通常,如果离比赛时间尚远,她早晨起来便在家里利用电脑设备进行“干打”训练,以节约时间。临近比赛则在早晨要去靶场实弹训练,然后再去上班,晚上7-8点才回到家,之后再作体能训练。

这一年间,赵航早晨练射击晚上练体能,天天如此,既没时间逛街也没有节假日。


(图说:“真的很辛苦,有时晚上11点给赵航打电话,她还没有吃饭。”赵航母亲赵廉接受记者采访。摄影:捷克佳)

母亲赵廉更道出背后的艰辛,“真的很辛苦,有时晚上11点给赵航打电话,她还没有吃饭。”赵廉说,训练的时间量上要比往常的时间多1千个小时,关键是要把这1千个小时加进原本就紧张忙碌的业余时间中是困难的。

自今年6月份开始,赵航每周请两天假训练,临近奥运大赛前夕,为稳定训练成果,她在7月份她才完全脱产进行射击训练。赵廉介绍说,赵航和她的未婚夫海恩斯两人同时还训练安省的青年射击队。海恩斯平日里也是在一间大银行从事与计算机相关的工作。

资金和时间对于赵航来说已经捉襟见肘,训练空间又面临危机。多伦多市政府日前宣布,将在8月29日关闭位于联合车站(Union Station)的靶场,引起媒体的关注。海恩斯警告说,市府此举可能影响多伦多申办2015年泛美运动会。

赵航的射击项目有两个,10米气手枪及25米运动手枪。联合车站靶场是赵航训练气手枪的场所,奥罗拉市射击俱乐部是她训练运动手枪的场所。通常,赵航的射击训练便是在这两点间奔波。好在联合车站靶场是奥运之后关闭,并不影响她目前的训练,但今后,她就需要去寻找另外的射击场地方训练气手枪。

img_3140_w.jpg
(图说:赵航训练25米运动手枪的场所,位于多伦多北部奥罗拉市郊区。摄影:捷克佳)

**回祖籍国参加奥运倍感光荣

北京2008年奥运会比赛共设28个大项、302个小项。射击项目是历届奥运会的金牌大户之一,北京奥运会射击比赛共设有15个小项,其中步枪、手枪和飞碟项目各5个,共有来自98个国家和地区的390名射击运动员参赛。赵航将参加女子10米气手枪(40发),女子25米运动手枪(60发)的比赛,时间分别是当地时间8月10日和8月13日上午,如果顺利通过资格赛,将参加同日举行的决赛。

作为加拿大奥运军团的一员,特别是9名华裔选手之一,赵航非常兴奋能代表加拿大征战北京奥运,并能巧妙地将她对中加两国的感情融合在一起。“我是在中国出生的,更确切地说,我是在中国长小在加拿大长大的,因为我很早就来到这里。”

赵航是在1986年11岁那年从武汉移民加拿大,她的母亲赵廉作为多伦多中国大陆第一个自费留学生先于两年前出国留学。赵廉评价女儿的“中国长小”之说时认为,移民子女的“有些感受很独特很深刻,她是一个thinker(思想家)。”

2008北京奥运是赵航首次参加的奥运盛会。她说,“中国具有悠久的历史,作为华人,很高兴中国能够举办奥运会,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光荣,自己也有好运,能够参加中国首次主办的奥运会。”

对于自己的女儿参加北京奥运,赵廉更是特别兴奋,“这对我们家来讲是特别大的喜事,一个中国从出生的小孩子能够代表加拿大回祖籍国参加奥运,非常值得庆贺。”

举世瞩目的北京奥运即将在8月8日拉开帷幕,全世界的目光都将聚焦到这场体育盛会,人们在期待着奥运选手们的佳绩……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