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1/分析:北京人杨佳对沪警察有心理优势

新华网/在上海袭警案中,有传言说杨佳遭警察殴打丧失生育能力。但很快这一传言就被警方否认,而且“散布谣言者”已被抓捕。在这里,我的理性难以让我去判断这一切的真相。但据现在没有异议的材料,已经可以对杨佳的杀人心理进行分析。

盘查自行车这样的事件对于很多人来说或许不足以成为杀人的刺激或导火索,原因有三:第一,他们已经习惯了,已经把这种刺激合理化;第二,他们屡遭侵犯也没有绝望;第三,他们的心理结构不存在过于自尊的需求或破坏性冲动。

从媒体披露的资料上看,杨佳性格孤僻,并且在其12岁时父母就离异。性格孤僻者大多具有强烈的自我关注,自尊心较强,这些人往往具有巨大的创造性,但在受伤害中也可能对外界产生敌视。我不认为杨佳一开始就有破坏性,这从他喜爱看书就可以判断。但不幸的是父母的离异让一个自尊心较强的人有了一种被抛弃感。生命潜力受挫,自然而然地产生破坏性。从资料上看,不排除杨佳具有某种人格障碍,但绝对不是有些人所说的心理变态。

一个自尊心过强的人,让他在世界面前处于心理弱势。自尊心强和心理弱势的反差导致他在捍卫心理生存的时候,采取的手段要比一般人剧烈。因此,小贩只有在屡遭侵害而绝望的时候才会对侵害者进行报复,但杨佳却不必等到这种绝望的生活境地,在申诉无果后,他在心理上已经绝望。在心理学上,我们可以把小贩和杨佳都称之为绝望型的报复,但在社会学上,小贩是,杨佳却不是。

杨佳跟小贩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对侵害的认同心理不一样。小贩经常遭城管驱赶,因为种种原因,他们已经把这种对他们的侵害合理化了,但杨佳却难以认同这种侵害。这从警方所披露的录音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杨佳很有法律意识,这透露出两点,一是没有犯事的他并不合理化这种警察对公民的盘查,二是他作为北京人,在上海警察面前并不是没有心理优势。正是这两点,和以上分析的心理一起决定了他后面的一系列行为。

袭警也好刺伤城管也好,遵循的都是“生命受挫”导致“攻击转向”这一精神分析所揭示的基本心理规律。因此,严格约束公权力,对公民的自由、人格保持最大限度的尊重,才是避免这类现象发生的必由之路。其它的措施,从根本上都是开错了药方。 (金羊网 作者 石勇)


上海袭警案凶手的”非常旅程” 乘公交会主动让座

新京报记者 葛江涛 田北北/

– 人物

他的博客空间的名字叫“非常地妖”,他在户外论坛上的ID是“非常旅程”,他在现实生活中被称作“杨佳”。杨佳貌似很喜欢“非常”这个词,他,也确实做了一件“非常”的事———7月1日,他杀了人。

他乘公交会主动让座

杨佳看重规则。

小区里的草地被人踩出了一条小路。妈妈要走,他不让。妈妈说,“别人都走”。杨佳回答,“别人都走你就走啊,怎么这么没素质呢”。旁边的邻居听了之后,觉得小伙子懂事。

父亲还记得杨佳小时候的一件事:小学时,杨佳和父亲逛书市,父亲随手扔了烟头,杨佳捡回烟头,说父亲不守公德,容易引发火灾。

参加户外活动时,杨佳总能准时到集合地。他是个普通的“驴友”,有一部手台,喜欢挑战体力极限。

5月17日,在myspace中国站点注册的个人博客上,他记下了一次在体力极限之外的穿越。一起穿越的“驴友”也记得他那天兴致颇高,但速度没跟上,被甩在了后面。不过,杨佳还是很开心,在博客里说“累P了的感觉很过瘾”。

“驴友”对杨佳的印象是客气收敛。户外穿越时,他会把自己背的水给缺水的“驴友”喝。返程公交车上,他主动给老年人让座。他不喜欢谈自己,但喜欢听,听的时候笑得有点憨。

一起爬过香山的“驴友”回忆杨佳,最深的印象是他对人的礼貌中透露出需要被尊重的感觉。

登山的时候,杨佳似乎能展示最阳光的一面。在照片上,带点调皮的笑。在博客上,写自己爱好的时候,有点小资地写着,“在图书馆找本书看一天”。

他一脚踹坏过邻居的门

不过,内向的杨佳,生活中会露出冲动的一面。

6层的邻居周连生和5层的杨佳家一直没有断过摩擦,都是小事。6层的响动影响到5层,楼下就会用硬物敲击暖气管道。对门的邻居因为杨佳家垃圾堆放门口的事情,发生过冲突,杨佳一脚踹坏了邻居的门。

邻居认为杨佳的母亲脾气也不好,居委会曾经多次调解她和邻里的矛盾。但是,杨佳不觉得母亲脾气不好,他在见律师的时候,惟一的情绪波动是提到母亲。他说母亲很辛苦,把自己拉扯大不容易,希望律师在告诉母亲整个事情的时候,不要把事情说得太大,别让她担心。

他说,父母的离异对他打击很大。

杨佳的母亲曾经打过一场官司,她一直认为官司打得不公平,经常埋怨。在和杨佳来往多一点的邻居看来,这种要求公平的态度对杨佳影响很大。

他讲述杀人时神色平静

问到杨佳的父亲,觉不觉得杨佳是个好儿子,他回了一句话,“他绝对是一个既懂事又很有礼貌的孩子,而且很懂理又懂法的人”。他说,每个月给杨佳抚养费600到800元,一直给到2004年。之后,两人联系不多。儿子内向,和他谈心不多。他的现任妻子直到现在仍然认为,杨佳是个老实的孩子。

可是,一个老实人为什么杀人?成了很多人的疑问。

律师谢有明对杨佳的法律意识印象深刻。他要求看律师的证件,询问自己所有的法律权利。期间的拍照、化验,他都向律师询问程序的合法性。

在上海“自行车事件”(租用“黑车”被警方审查)之后,他打110报警,找到分局督察。回京后,到公安部反映。他认为自己一直没有得到一个说法。

7月1日,他杀了人。

在见到律师时,杨佳神色平静,思维清晰,说自己买了防尘面具和汽油。

他进入上海市闸北区政法大楼之后,举刀挥向公安民警,几乎刀刀致命。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