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01/多伦多不能再哭泣

2004年4月1日21:16:1(京港台时间) (星星生活特稿 记者陈明琰、捷克佳、木然)华裔女童张东岳神秘失踪案的搜寻工作以悲剧收场。皮尔区警方28日证实,经法医确认,在多市西面的密西沙加市发现的“年轻女性”残骸是失踪已久的张东岳。同时,多伦多警方誓言,将缉拿绑架和谋杀张东岳的凶手。

密市溪谷惊现人体残骸

据星星生活早前报道,皮尔区警方27日(星期六)下午在多伦多西面的密西沙加市一间教堂后的溪谷内发现一具遗弃已久人体残骸,警方描述为“一具年轻女性的尸体”。

一名徒步旅行者在下午2点左右发现尸体,皮尔区警方凶杀组调查人员接到报警后紧急奔赴现场。这一地点位于密西沙加路(4605 Mississauga Rd)的名为Croatian Martyrs教堂后,艾格灵屯大街以南约200米处的一条布满灌木的沟内。皮尔区警队凶杀组Rick DeFacendis说,现场与Credit River有一段相当距离。

Rick在正式公布张东岳消息时表示非常心痛和难过。他表示,经过身份鉴定专家的检验分析结果证实是失踪的张东岳,但是目前警方还不能公布死亡的原因和尸体在该地点的停置的时间,唯一可以透露的是残骸确实在冰雪后藏了一段时间,由于该地点位于距离停车场50-75英尺处一布满灌木的沟内,故很难被发现。他并表示警方已经派专员继续对案件展开调查。

律师证实张家曾遭勒索

张家的律师豪思(Jeff House)30日证实,发现小东岳尸体前的几个星期,张家确实遭到勒索。一名自称是代表绑架走小东岳的人,通过张家的律师同张为民夫妇多次商谈过赎金一事,张家还曾收到过一张小东岳的照片,不过令他们非常失望的是,这张数码照片是经过技术处理的,但张家从未放弃过努力,极力要求绑架者确保小东岳的生命。

2月25日,张为民夫妇曾被告知,替绑架者谈赎金一事的那名“中间人”,曾和多伦多律师丹逊进行过接触,商讨释放他们女儿的条件。报导说,张为民表示,假如绑架者让他们女儿平安回家,愿意将所住房子再按揭20万元作为酬金,根据接近谈判双方的人士指出,律师丹逊随即通知负责调查张东岳失踪案的警务人员,以及代表张家的律师豪思。

消息人士称,张东岳的父母向绑架者提出多项问题,但那肯定要张东岳协助绑架者才能回答。这封附有下列问题的信件于3月10日送交律师丹逊转交这名中间人,其中包括:说出我们女儿三名要好朋友的名字;说出我们女儿最后就读的那所学校,教导她的三名教师名字;说出我们女儿养了多少头猫儿,们的名字和色泽;还有小东岳睡觉时,床上要放那些玩具陪伴,玩具是什么颜色。

警方收紧调查范围

自张东岳被证实遇害后,皮尔区警方与多伦多警方已经组成联合调查组,共同侦办张东岳命案。警方坚信在曾租住在张家的25名租客中,最少有两名的嫌疑人有犯罪嫌疑。

据报导,张东岳失踪当晚并非就寝在她自己的卧房里,而是将自己的卧室让给来加拿大探亲的外公,自己搬到客房里去睡。警方相信:绑架张东岳的罪犯对张家情况以及住房的结构都相当熟悉,警方目前正重点调查曾租住在张家的租客,这些租客大部分都是张东岳母亲开办的英文补习学校的学生,从登记记录看,有些学生用的是假名字,有的学生只有姓名和年龄,造成了追查的困难,在25名租客中,至今仍有未寻获行踪者,这将是警方重点调查的嫌疑对象之一。

来自警方的消息来源称,警方相信,至少两人通过主层的后窗强行入室,并从侧门离开。另外,赎金不再被认为是动机。消息来源同时透露,在案发当日张家侧门外发现一把刀子,警方相信这有可能是案发在实施绑架时使用过的,警方已搜集相关的DNA样本协助破案。

此间媒体披露,警方相信他们正在找的是两个人。报道说,调查组的人员怀疑,他们是通过皮尔逊国际机场逃离加拿大的。该机场距离事发早晨打往张家的两个神秘电话所在地只有几分钟的车程。

多伦多市长苗大伟(David Miller)和多伦多警察总长范天奴(Julian Fantino)对这一不幸事件的悲惨结局深表哀悼。苗大伟说,“没有什么言辞可以表达我对失去小东岳的极度伤心,作为父母和多伦多的市民,我对这一悲剧表示痛心。今夜,这个城市每个人的心都是和张东岳家在一起的。”范天奴表示,对一个家庭、一个人而言,失去了一个无辜、珍爱的女儿或者孩子将是毁灭性的。范天奴说,“直到将罪犯绳之以法,我们决不言放弃。”

案犯对弃尸现场非常清楚

负责调查的警员表示,他们从遗骸中得到很多线索。警方说,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凶手,动用的警力包括国际刑警、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香港警察等。

分析人士认为,案犯对弃尸现场的地形也必定非常清楚,据知情人透露,该地区在冬天里基本是无法进入的地带。估计案犯在冬天来临之前已经把张东岳弃于该地,让这无辜的小女孩在荒郊野地的冬天沉厚积雪下,度过整整五个月。根据有关方面推测,按照疑凶对以上两地(张家和弃尸地点)熟悉的线索,应该可以大大缩小警方目标疑犯的范围。

十岁庆生日会成为追思会

30日是小东岳的生日。去年的此时,亲朋好友在张家相聚,那段庆祝九岁生日的家庭录像,作为提醒公众对这一离奇失踪案的关注,持续不断地在多伦多当地电视台上出现。十岁生日前夕,张家和亲友,正筹划庆祝她的生日,希望小东岳能平安返回。但此时噩耗传来,使这场生日庆祝会成为对小东岳的追思会。小东岳的父亲张为民,下午2时在警方负责人和友人的陪同下走出家门,他站在台阶上,声泪俱下地宣读了小东岳生前所写下的《我的心愿》。“我希望全世界的动物都能成为我的朋友,我希望我所有的朋友都来探访它们。我希望世界不再有战争,让平等充满每一个地方。”那写在最后的一个“Bye”出自父亲张为民之口,令在场的人唏嘘不已……天使般的小东岳已经离我们远去。

随后,50多家媒体分批进入张家。张家客厅内摆满了各种动物玩具,小东岳的黑白速描摆放在动物乐园中。桌子上一块装饰着动物图案并写有“Cecilia”名字的生日蛋糕,墙壁上挂满了期待她能安全回家的卡片和小东岳的同学在这5个多月来叠成的千纸鹤,在一个纪念台上摆着多张小东岳的照片,闪烁的蜡烛旁是一本已经打开的留言簿……

父母欲助小东岳实现梦想

张家发布的新闻稿说,小东岳曾对父母表达出想拥有一个动物园的梦想,此外她还希望长大以后能成为一名兽医,她的这些心愿表明她是一个拥有很大抱负的女孩。同时,她还渴望着这个世界不再有战争,渴望看到和平和平等。张东岳的父母认为这是女儿为他们安排的一条路,他们愿意帮助她实现这个梦想,设立一个纪念基金。

小东岳的母亲徐文说:“我想帮助小东岳实现她的梦想,把所收到捐献基金交给多伦多动物园,这样就会有更多的孩子可以分享到动物所带来的快乐。如果有足够的基金,我们还愿意帮助小东岳实现她的和平和平等的梦想,把基金捐献给适当的事业。也许这就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使命。”

前多伦多警察委员会主席Gardener在张家门前表示,对于小东岳案件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表示非常难过。当众媒体问及他对此案的个人看法时他表示,警方一直把此案作为高度重视的案件,投入了相当多的人力和时间,虽然如今谁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了,但他坚信多伦多警方的调查办案能力,所以不想作出种种猜测。案发至今,每个人都会对案件有这样那样的猜测,这也是很正常的。

谁能让多伦多不再哭泣

去年的五月,多伦多才泣别了被凶徒杀害的十岁女童琼斯(Holly Jones),时间未到一年,我们却站在雨中与张东岳这位“希望全世界所有的动物都成为我的朋友”的纯真儿童道别,这是谁之过?

数天来,人们来到小东岳的家门外,或献上鲜花,或静静地伫立,他们用不同的方式,表达他们对小东岳的思念之情。

在Fairview Mall的“Print Three”,店主冯先生获悉我们即将代表《星星生活》和《星网》所有读者赴张家表达我们的思念之情时,他停止手上的工作为我们精心印制了一张特别的“思念卡”,冯先生将印制好的“思念卡”递给我们时说:“这张卡不用付钱了,就当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吧。”冯先生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顿即让我们眼热。

一位来自大连的移民打电话向我们倾诉:“我是两位孩子的母亲,我能理解张东岳父母失去孩子的悲恸。作为新移民,我们为什么要远离养我育我的家乡来到这里?就是因为加拿大是‘儿童的天堂 ’,以前有句话,说加拿大社会,最重要的是儿童,其次是女人……,但现在儿童的生命在加拿大得不到保障,‘天堂’变得如此不安全,加拿大政府是不是该拿出一套有效的管理办法来,让儿童不再恐慌,让家庭不再破裂,让生活不再受到威胁,让生命安全得到保护?”

30日下午,有老人,有小孩,有大学生,也有与张家熟悉的左邻右里,他们冒雨来到张家门外献花。一位就读于辛力加学院的学生对“星星生活”记者说:我们希望警方能尽快将罪犯绳之以法,我们希望天下的孩子能生活在安全祥和的环境里。

期待多伦多能迅速提高居住安全系数,这是全体市民的呼声。去年五月,因着十岁儿童琼斯的被害,多伦多各媒体分别发表了“多伦多城为安葬一个小女孩,泪流不止”和“多伦多城为悲悼Holly而哭泣”的专论。

是的,去年,多伦多曾为琼斯而哭泣;今年,多伦多再为张东岳而悲泣;而明年呢?明年的多伦多不应再哭泣,永远都不哭泣。我们祈祷。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