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229/中国观察:老人家为何能记住温家宝

(星星生活特稿/捷克佳)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对外开放伊始,一些有幸先行跨出国门的人们纷纷以自己的亲身经历纪录并描绘国外的所见所闻,为封闭国度的人们打开了一个观察世界的窗口。而今,一些久居国外的华人回乡探亲访友,在盛赞祖国高速发展的同时,他们也看到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的差距和不足。

董枫先生(化名),11年前移民加拿大,在多伦多拥有自己的生意。不久前回国参加大学同学毕业25周年春节聚会,亲朋好友相聚令他感慨万千,这是他移民后首次踏访故土,时空相隔产生的距离感也衍生出诸多的感想。

**老人家失意侄子却记住温家宝

在上海探亲期间,年迈姑姑的一席话董先生难以忘怀。老人家今年已经83岁,过去为照顾家庭,一直没有外出工作,是典型的家庭妇女。但老人家因身体有恙,瘫痪在床,且患有眼疾白内障,难以辨清来人,也时常神志不清。

当年因父母支援国家三线建设,深入山区腹地,董先生在少年时便由外地的姑姑照看数年。但此次去上海探望,老人家却已经忘记那个岁月,但在聊天时反复说赞扬温家宝,说他对老人的政策得人心。

后来得知,从2007年开始,老人家开始收到政府养老金供她颐养天年,每个月近500元。网络检索到2007年9月的一则上海新闻是“高龄无保障的老人可享受每月460元的养老金和基本医疗保障待遇”,证明所言非虚。

老人家在过去没有收入没有医保,一切花销完全靠4个儿女照顾。所幸的是,子女十分孝顺,对她晚年照顾有加。更令老人家感动得是2007年因住院治疗,政府还给支付一万六千元的医药费。这笔钱巨额的医药费若在过去,对于一些人家绝对是天文数字,难以承担支付。

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是古人追求社会大同的理想,应当也是国内流行词语“和谐社会”的基本内涵。通过一个老人的实例,可以看出,中国各级政府对于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的举措已经深得民心。

w_house.jpg
(征收物业税在北美是延续多年并行之有效的税务措施)

**中国亟需开征物业税

在北美,对不动产征收物业税是延续多年并行之有效的税务措施,税收所得可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城建,交通,教育等各按比例分配,同时,物业税也可以作为杠杆调节贫富间的差距。

一个典型的事例是多伦多引人注目的建筑卡萨罗玛古堡(Casa Loma),兴建于二十世纪初,主人是富有的金融家亨利拉特男爵,古堡内外极尽豪华,但当年因难以应付物业税不得不转给政府,之后交由一家俱乐部经营,最终对外开放成为公众游览的场所,算是富豪为豪华付出的代价。

令人不解的是中国为何现在还不实施?董先生回国观察到,中国的贫富差距的确在加大。他说,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一部分人富起来,他们有责任有义务为社会纳税。如果中国开征物业税即可以增加国家的收入,又能缓解部分差距。

但近期的一则消息(2008-1-16)是,国家税务总局有关部门负责人近日表示,客观环境所致,2008年物业税不会开征,原因是征收物业税的技术条件十分复杂,决策层内部尚未达成共识。报道说,开征的大概时间在2010年至2015年间。此消息令中国开征物业税搁浅。

董先生说,除个人外,行业垄断集团也应将国家利益至于首位,利润不应主要体现在垄断企业上,大部分应该归中央政府。比如在加拿大油站加油的时候,标牌上的汽油价格从原油、炼油厂、零售商等各级税率均标示明确,分配公开透明,征收的税收比例达34%。

w_gas1a.jpg
w_gas2a.jpg
(加拿大某油站标示的汽油价格成本的比例分配)

**十年内出不了韩国“现代”式的品牌

湖北十堰是董先生此次回国的主要目的地,这里曾留下他青春的足迹,也见证了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一个阶段。

董先生说,中国高速公路网的建设十分迅猛,汉十(武汉–十堰)高速公路2005年的全线贯通令十堰与各主要城市间的联系加强,物流通畅,也使这座以三线建设兴起的城市再度焕发青春。

二汽的总部数年前就已经迁移到武汉。目前,十堰基地以生产卡车为主,轿车在武汉,轻卡货运车则在襄樊。11年前董先生移民加拿大之时,二汽在引进基础上自主开发研究的东风卡车,主打产品是八平柴(八吨平头式柴油卡车),目前仍是二汽的拳头产品。最近的主要产品是东风重型车(15吨以上),刚刚开始投入市场。

但是,作为曾经的一员,董先生对于中国轿车的发展现状颇有微言。以二汽为例,分别和雪铁龙、标致还有本田、日产几家公司合资生产轿车,品牌有东风-雪铁龙、东风-标致、东风-本田CR-V等,但董先生认为,这些所谓合资就是找适合于中国市场的车型,并以中国为基地进行组装销售。

他说,日产的一个高层在中国的一个公开谈话中明确说,“东风-日产合资公司,东风在产品开发上的贡献是零。”此君傲慢的谈话流露出对中国汽车制造工业的羞辱。这就是说我们在技术上没有投入,当然也就有任何发言权。

董先生认为,现在中国汽车的骨干企业,几乎占据绝对的行业资源优势(政策、财政、人才、资讯),企业的主要精力都在纷纷和国外合资,压着其他自主研发公司如奇瑞、吉利对资源的利用和市场的推广。虽然得力于中国庞大的市场优势,这些骨干企业产值和利润提高,短期见效快,但这种合资不会产生自主品牌,即使漫长的国产化过程之后也面临升级换代淘汰的问题。

w_car.jpg
(2008多伦多国际车展中韩国现代公司展台)

董先生的父辈在上世纪50年代一汽建厂的时候,南韩的汽车工业那时还找不到北,但经过多年的努力,韩国倾其全国之力打造自主品牌,令“现代”成功打入国际市场,并在海外建厂。

他断言,中国的汽车工业,按照现有的思路走下去,十年后也出不了韩国的“现代”,而且这种差距还在加大。

产品开发和市场开拓是企业的生存之本。董先生认为,但中国汽车工业走了二十多年的合资道路,却离主开发这个目标更远了,甚至于丧失产品的开发平台。这就需要国家调整政策,找到正确的解决途径。他说,国家骨干企业真正意义上的国产轿车产品要打进国际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