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29/(耿朝辉坠楼专题报导18)高梓良牧师:耿朝辉决意要走

2004年06月29日 17时06分/(星星生活记者 陈明琰 捷克佳 木然报导)“耿先生在走前的情绪很平静,他用这种假象来稳定我们,其实内心已决意要走,我尽了力,但无法留住他。”在耿朝辉离开这个世界前曾与他一起做祈祷的高梓良牧师如是说,牧师惨痛地告诉星星生活记者。

来自中国陕西西安的技术移民耿朝辉,因不堪生活压力而选择死亡的消息传出后,在华人社区引起很大的反响,不少读者在阅读了星网上的系列报导后,纷纷给星星生活编辑部打来电话,他们除了对耿家的遭遇深表同情外,还对耿朝晖的选择表示了惋惜。

据星网早前报导,6月27日晚上,耿朝辉压力重重,一夜没睡,天亮后更显得心神不定,耿太太于是将教会的高牧师请到家里,几个人一起祷告,高牧师走后,耿太太放心不下,不让耿朝辉单独呆在一个房间,约9时,怀抱着小孩的耿太太从自己所在的房间看见耿朝辉站在阳台上,于是喊他进来。这时只见耿朝辉在阳台上转了两圈,叫着孩子的名字,说了句,“爸爸走了。”就跳了下去。


“耿先生在走前的情绪很平静,他用这种假象来稳定我们,其实内心已决意要走,我尽了力,但无法留住他。”在耿朝辉离开这个世界前曾与他一起做祈祷的高梓良牧师如是说。

星星生活记者今日到耿朝辉的家进行采访,这是一套俗称一厅一房的住房,阳台与卧房相连,但进入阳台必须从客厅进入,卧房有一窗户,可以看见整个阳台。根据耿家的邻居李先生所说耿先生决意跳下去前曾在阳台上有个停留的时间,而从房间结构看,耿太太在卧房里是能看见阳台的一切,但由于卧房与阳台不相通,估计怀抱小孩的耿太太很难在瞬间作出阻拦的反应。

与耿家认识近三年的高梓良牧师在接受星星生活记者专访时说:“我与他们一家认识快三年了,他太太每个周末都会到教堂来做礼拜,开始是两夫妻一起来,后来,大概是一年多前吧,耿先生失业后,就没有来了。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他太太还是带他来,大家都想尽力的帮他。”

谈到引发这次事变的原因,高梓良牧师对星星生活记者说:“耿先生在去前的三天已经有问题了,主要表现为情绪相当不安,压力很大。耿太太将他的情况告诉了我,在上周六,也就是6月26日晚,他在太太的带领下到教堂来参加了聚会,到了周日下午,他还到教堂来做祈祷。周一上午,我接到耿太太的电话,说耿先生情绪很不正常,当时我和另一人赶到耿家,我到耿家时是上午的8点30分,我们共同做了45分钟的祈祷,耿先生其时显得很安静,他话语不多,只是说他想走,当时我告诉他神的意思是叫你不要离开,他听后没说什么,我是9点15分离开,没想到眨眼间,他就走了。

“我是十点钟才获知这个消息的,当时耿太太她们是想联络我,但由于我没有带手提电话,我是在到办公室后,听到电话后才知道的。”

高梓良牧师向星星生活记者回忆起当时的情景相当悲切,他说耿朝辉在最后的时刻相当安静,如果是情绪激动,他们会考虑送他到医院的,但他表现出很平静,除了说他要走,什么话都不说。高牧师不无遗憾地说,耿朝辉用他的安静将内心隐藏起来,虽然我们尽力想帮助他,但最后的结果……很可惜。

高梓良是神召活水堂北区教会的牧师,他坦言这是他多年来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对此他很感遗憾与惋惜,他祈祷逝者安宁,而生者得到全社会共同的关心与爱护。

据星星生活先前报导,已有多个社团出面与耿家联系,愿意帮助耿家度过这一难关,士嘉堡爱静阁国会议员詹嘉礼也誓言,将尽一切力量关心和帮助贺家。

星星生活报、星网历来以突发新闻、专题报导、深度报导为采编重点,敬请关注相关独家追踪报导。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