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07/星星生活特稿:七演员出走 加中文化交流倒退

2004年02月07日 11时02分/(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报导)新疆杂技团访加演出期间7人出走申请难民事件已经惊动了中国政府高层,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也已照会加拿大政府,要求加国警方协助找回这7名失踪的演员。多伦多著名节目主持人高飞更认为,这一事件将使中加文化交流倒退三、四年。

**集体出走惊动中国政府高层

主办者之一中国人协会负责人姜明吾在渥太华接受媒体采访时证实有7人脱队,并表示这些队员是从杂技团从百余人中挑选出来的优秀演员。事发后,嘉华年会的主办机构在第一时间报警,向警方报告有中国演员失踪,并通报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要求协助找人。后来才得知,他们是在当地某些人的煽动和策应下擅自离队出走,在离开渥太华后返回多伦多。

姜明吾称,上述7人的护照、回程机票以及国内的卧铺车票全部在杂技团带队手里。因他们全部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因公护照,所以他们的集体出走事件已经惊动了中国政府的高层。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已经知会加拿大有关部门,要求协助找回这7名失踪的杂技演员。

姜明吾续称,主办机构在演出期间,一直是统一管理和统一行动。这次7名演员的集体出走,是他们的个人行为,完全违背了主办机构加强加中文化交流的意愿,他对此社深表遗憾。

**加中文化交流倒退三、四年

艺缘演艺制作中心负责人高飞先生日前接受星星生活独家专访时表示,这次新疆杂技团7名队员的出走对华人社区的负面影响巨大,并使加中文化交流倒退三、四年,经过多年培育出的文化氛围就此陷入危机。在这次由多伦多两间华人团体组织的“2004年加拿大中国春节彩灯嘉年华会”活动中,高飞负责多伦多天虹体育馆(Skydome)演出现场的音响以及后期的主持与现场解说。

高飞表示,演员的出走是个人行为,谁也无法约束,但做人要讲情讲义。这次活动得到中国官方文化部的首肯,中国驻加拿大使领馆的大力协助,开幕式也邀请到诸多政要的高规格捧场。但队员的不辞而别的确是辜负了政府、团体和邀请方的期望。

分析人士指出,新疆作为一个敏感的少数民族聚集区,关于派出人员的选择通常较为慎重,机会难得。一个出国演出团事先需要多方的准备,从团员的选拔,调整表演的档期,还有层层严格的审批与担保,耗资耗时不少。

高飞对记者称,据他说知,原定到访参加春节彩灯嘉年华会的大部分商家在申请签证时被拒,理由主要是有移民倾向和参展理由不足。有的参展商的展品都已经过来,人却因为被拒签没有过来,损失不小。高飞认为,这次演员的出走只能让加拿大使馆签证处认为,他们的一些判断是正确的。

有媒体报道,杂技团团长表示,这些人失踪前并没有露出任何异样迹象。高飞不以为然,他表示,那几天他在会场上和杂技团的这些团员天天接触,通过眼神和形态,已经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是说我是半仙,我当时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发生。”高飞对记者如是说。他个人认为,这几个脱团的队员在国内的时候就已经串通好了。

**对高空王子是一种心灵之痛

高飞认为,新疆杂技团这次能够顺利成行,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了“高空王子”阿迪力·吾守尔的盖世绝技,作为国家一级演员,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的阿迪力此次受到的伤害更大,特别是心灵上的伤害。

高飞介绍说,这次离团脱队的7人包括表演滚杯的两名演员、表演杂耍的两名演员和三名技术助理。但阿迪力和他的哥哥等人始终留在访加团中。高飞表示,在春节彩灯嘉年华会中,虽然与阿迪力的接触只有短短的几天,但被阿迪力高超的技艺和正派的人品所折服,对其印象极佳。高飞说,阿迪力是一个要强上进的汉子,正积极向海外拓展空间。但这次部分队员的集体出走,使刚刚建立起来的文化交流桥梁就这样毁于一旦。


2003年8月22日,“高空王子”阿迪力在重庆市奉节县小寨天坑进行走钢丝的探险活动。(图片来源:天山网 摄影:魏彤)

高飞表示,阿迪力曾多次向自己谈起他的计划与打算。事发前,阿迪力曾亲口对高飞说,他对多伦多华人的热心很是感激,并准备下次再来加拿大时,在多伦多市政厅(City Hall)和对面的喜来登(Sheraton)酒店之间高空走索,且已与该酒店高层达成了意向。阿迪力并表示,他最大的一个梦想是征服尼亚加拉大瀑布。

但这一突发事件对阿迪力的事业和今后的发展影响极大。高飞认为,从事演艺界的人对心理素质的要求高于常人,特别是对存在巨大危险的高空走索的阿迪力要求极高。高空走索同时还需要表演伙伴和技术人员之间多年形成的默契配合。但此次相熟同伴的出走对阿迪力个人感情是一种伤害,这是一种心灵之痛,对他的心理素质绝对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不难想象,下次的高空表演,阿迪力不能不分心去思考这些问题。据高飞介绍,这次访加团的成员是选拔后临时组织的班底,不是阿迪力原来的班底。

高飞表示,原准备在阿迪力临行前道别,但考虑原本信心十足的阿迪力此刻一定心灰意冷。犹豫再三,高飞最终没有勇气拿起电话为友人道别,只有默默地在心里为他祝福。


新疆杂技团在渥太华演出剧照。(图片来源:渥太华华人论坛 摄影:Riven)

**对今后文化交流活动的负面影响巨大

星星生活、星网在2日(周一)晚第一时间报导新疆杂技团7名主要演员突然集体脱队,并向加拿大政府提出难民申请这一消息后,引起华人社区的震动和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不少热心的读者并提供相关的消息。

一位社区人士在得到这一消息后表示震惊,他向星星生活记者表示,无论如何,主办单位操办这样大型的民俗文化与商业相结合的活动,本身就不容易,商业风险很大,举办活动的本意是好的,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实在是不可预测。但这一事件的发生,无疑对今后举办同类活动的负面影响巨大。

高飞认为,举办这样大型的中加文化交流活动,其出发点是弘扬中华文化,活动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配合。但这次活动不算成功,并出现这样不和谐的事件,实在令人失望。多伦多那几天的严寒天气客观上将人们留在家中,加上同期在国家展览馆CNE举办的另一场庆祝中国农历新年的活动也无疑分散了人流,影响了这一活动的收效。

另有社区人士表示,这次队员出走事件使一些人利用加中双方的热心人士搭建起来的桥梁达到了个别目的,但也给今后准备举办各类活动的单位提了个醒绷根弦,并产生戒备心理,令邀请方与派出方都不得不多打几个问号,其实受影响的是正常的文化交流。

也有人士向星星生活记者表示疑虑,作为优秀的演员,为何这些演员不利用自己的技艺走“正门”,而采用申请难民的方式达到这一目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网球运动员胡娜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曾经引发中美两国之间的一场外交风波。随着中国的门户的不断开放,各类文化交流活动日渐增多,派出的团体良莠不齐,偶有个别队员的出走事件的发生。据报道,来自中国的演出团体成员在加拿大脱队失踪的事件以前曾多次发生过,其中规模最大的是九十年代中期云南省杂技团全团七十余人在加拿大访问期间曾集体失踪。

分析人士指出,正是西方国家的法律漏洞,使一些人铤而走险,利用各种借口和理由寻求政治庇护或难民身份,极大地破坏了正常的文化与商务交流,产生了不良的社会效果。据多伦多星报报导,一份最新资料显示,联邦难民委员会在2002-2003年度共收到38900宗难民申请个案,巴基斯坦和中国居前,随后是墨西哥和哥伦比亚。

**脱队演员在多伦多申请难民
 
脱队事件发生在星期天下午。星期一下午,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负责人穆罕默德向美国之音证实,失踪的七名杂技演员已向加拿大移民部正式提出了难民申请。穆罕默德说:“现在他们的情况很好,今天已经报好(难民)了,我们的成员已经给我打电话,说他们的难民的事情已经办好了,他们已经拿到了纸(身份证),甚么都安排好了。”他并透露,其实七个人在前往渥太华之前就已经为脱队做了准备。
  
穆罕默德说:“在他们离开多伦多之前,他们跟我们加拿大维吾尔人协会的成员打过交道,要求提供帮助,让他们留在加拿大。然后,我们维吾尔人协会的成员们商量该怎么办,该怎么提供帮助。我们比较熟悉在这里怎么办手续。我们决定给他们提供帮助。”

另有报导称,新疆杂技团赴加演出队的带队团长试图通过在多伦多聚集的维吾尔族移民社群,与这几位申请难民的杂技演员接触,劝他们回心转意随团返回。

日前有媒体报导称,此次新疆杂技团访多,是组委会透过多伦多一对维吾尔族夫妇居中联络。这对维族夫妇是投资移民,在本地社区有一定的知名度。报导指失踪的五男二女均是新疆出生的维吾尔族人,他们自小在一起过集体生活,接受专业杂技技能训练,可说是自小一起长大,相互熟悉,感情不错,目前均系杂技团的主力演员。

报导称,据悉这七名演员在渥太华脱队之后连夜赶回多伦多,与本地的维吾尔人社区汇合一起过节。虽然七人的护照并不在身边,但他们还是于2日下午由本地维吾尔人社区协助前往怡陶碧谷区基布灵地铁站(KIPLING)附近的移民部办公处递交了难民申请。据了解,他们在脱队之前已经与本地的维族社区人士取得了联系,不过申请难民完全是他们个人的意愿。


图为新疆杂技团演出照片。(资料图片)

新闻背景资料:新疆杂技团

新疆杂技团于一九六一年创办,在技艺创作上刻意求新,大胆实践,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独特表演风格和民族特色。在中国独树一帜,并多次在大区,中国和国际艺术大赛中获奖,其中“滚灯”“高空钢丝”“双顶碗”“飞牌”等节目在中国乃至国际各大比赛中均荣获过第一、二等奖,深受各界观众喜爱,并得到中国文化部的表彰及嘉奖。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