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630/耿朝辉坠楼惨案令全加震惊

2004年6月30日22:23:54(京港台时间)(星星生活特稿 记者周星复 陈明琰 捷克佳 木然)6月28日上午九时二十分,三年多前移民加拿大的耿朝辉一句“爸爸走了”,瞬间从十四楼坠楼身亡,留下幼女幼婴。这位来自中国西安、36岁的年青人,其跳楼惨案引发人们对其死因、身后事、孤苦家庭的各种感慨,加拿大华人社区无不深感惋惜和震惊。

在耿朝辉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的一刻钟,高梓良牧师还与他一起在耿的家里做过祈祷。牧师29日惨痛地告诉星星生活记者,“耿先生在走前的情绪很平静,他用这种假象来稳定我们,其实内心已决意要走,我尽了力,但无法留住他。”

星网早前的报导说,多位邻居告诉星星生活记者,耿因不堪生活压力而选择死亡,这一消息及星网两天内陆续播发的二十多篇独家报导传开后,加拿大华人社区引起很大反响。加拿大国会议员也向星星生活记者表示,耿朝辉的悲剧不仅仅是加拿大华人社区的悲剧,更是加拿大全社会的悲剧。这位取了中文名的国会议员詹嘉礼向星星传媒负责人承诺,发誓要帮助好耿的家属。星星生活记者在耿家现场抓拍到三岁孤儿的一双大眼睛照片时,不禁说出:“小Grace,你让活着的人们看到一个亮点!”

坠楼前惨别子女仅一句遗言:“爸爸走了”

来自中国西安的移民耿朝辉以悲壮之举与命运抗争,而又为何偏偏选择在多伦多士嘉堡区的一栋20层高公寓的第14层跳楼身亡?

与耿家同住一楼的李先生表示,早上九时多,耿太太致电好友李先生家说:“耿朝辉要跳楼。”李先生与女儿立即赶赴耿家,一进门耿太太就哭着对他们说:“我害怕。”李先生和女儿跑到阳台发现:耿朝辉已经躺在地面,并有救护人员在进行抢救。据耿太太讲,耿一夜没睡,天亮后更显得心神不定。于是他们将教会牧师请到家里,几个人一起祷告。牧师走后,耿太太放心不下,不让耿朝辉单独呆在一个房间。约九时,怀抱着小孩的耿太太从自己所在的房间内看见耿朝辉站在阳台上,于是喊他进来。这时只见耿朝辉在阳台上转了两圈,叫着孩子的名字,说了句:“爸爸走了。”就跳了下去。李先生向星星生活记者表示,耿朝辉是在早上九点二十分左右跳下,但他当时不愿向星星生活记者透露死者的姓名,只是说家中尚有一名三岁及一名三月大的孩子。

据耿朝辉的好友向星星生活记者介绍,耿朝辉是在2000年5月移民加国,出国前在著名的西安xx制药有限公司工作,耿妻在xx部第x研究所工作。耿朝辉在登陆后的一年内顺利找到专业工作,先后在怀雅逊大学和某医药实验室工作,但一年多前因为与老板不和而遭解雇,有消息指耿认定老板对他有歧视。耿朝辉自那时起便失业在家,耿的两个女儿均是在加拿大出生,小女儿还未满三个月,耿太太因为要照顾幼儿而一直没有工作。

星星生活派出五位记者分两组到耿朝辉家及其附近进行轮候式采访。6月29日下午,记者亲眼目睹这是一套俗称一厅一房的住房,阳台与卧房相连,但进入阳台必须从客厅进入,卧房有一窗户,可以看见整个阳台。根据耿家的邻居李先生向星星生活所说,耿先生决意跳下去之前曾在阳台上有个停留的时间,而从房间结构看,耿太太在卧房里是能看见阳台的一切,但由于卧房与阳台不相通,估计怀抱小孩的耿太太很难在瞬间作出阻拦的反应。

与耿家认识近三年的高梓良牧师告诉星星生活记者:“我与他们一家认识快三年了,他太太每个周末都会到教堂来做礼拜,开始是两夫妻一起来,后来,大概是一年多前吧,耿先生失业后,就没有来了。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他太太还是带他来,大家都想尽力的帮他。”

谈到引发这次事变的原因,高梓良牧师对星星生活记者说:“耿先生在去前的三天已经有问题了,主要表现为情绪相当不安,压力很大。耿太太将他的情况告诉了我,在上周六,也就是6月26日晚,他在太太的带领下到教堂来参加了聚会,到了周日下午,他还到教堂来做祈祷。周一上午,我接到耿太太的电话,说耿先生情绪很不正常,当时我和另一人赶到耿家,我到耿家时是上午的8点30分,我们共同做了45分钟的祈祷,耿先生其时显得很安静,他话语不多,只是说他想走,当时我告诉他神的意思是叫你不要离开,他听后没说什么,我是9点15分离开,没想到眨眼间,他就走了。

耿家妇幼陷入重重困境

因着耿朝辉的离去,耿家妇幼三人在忽然之间陷入无比的哀痛和困苦中。一些到过耿家探访的邻居、耿家的友人对星星生活记者说:“看着耿太太失神的眼光,听着两个多月婴儿的哭喊声,还有一丁点也不知苍茫人世、凄凉悲苦的耿朝辉三岁女儿Grace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有种令人心疼,催人泪下的感觉。”

6月29日下午,耿朝辉专程自新西兰抵达多伦多,看望耿妻及其两名幼女,并协助处理耿朝辉后事。据身边人士介绍说,耿朝辉的姐姐站在事发现场的阳台内,情绪相当激动,鼻血流淌不止,回到室内与耿的妻子抱头痛哭。耿朝辉的姐姐表示,她最了解弟弟,希望让他静静地离去。

据耿太太介绍:目前仍不敢将消息告诉耿朝辉的父母,希望耿朝辉的姐姐抵达多伦多对详细情况了解后,再作相应的决定。而另方面,耿太太父母正着手办理赴加手续,耿家希望他们能早日抵达多伦多,为女儿分担忧愁。

6月29日晚上近9点钟的时候,耿太太在高梓良牧师等陪同下从殡仪馆办理相关后事回家,在住所楼下,她见到星星生活记者时表示:过去这36个小时,华人社区给耿家予以充分的支持与理解,对此深表谢意。精神状况相当差的耿太太表示,当务之急是希望能尽快搬离现住处,因为案发时年仅三岁的女儿目睹父亲的离开,精神上刺激很大,昨晚一晚,不但只她不能入睡,连女儿也不能入睡,因此她希望能搬到一个临时居住地,这样对孩子会好些;而另方面,负责照顾耿太太的义工说,她们今天到殡仪馆去办理有关手续时被告知,殓葬费要一万多元,以耿家目前的经济状况来说,要支付这笔钱有一定的困难,因为耿朝辉已一年多没有工作,而耿太太一直是没有工作,在家照顾两名孩子。

社区知名人士伍卓生、金龙焕、李海航、矫海涛、赵海健、汤友志等在听取了耿家的情况介绍后表示:华人社区对耿家出现的困难不会不管,至于具体通过何种形式予以帮助,将会在透切了解相关情况后再作出决定。中国专业人士协会会长金龙焕安慰耿太太:你有什么困难,请随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一定会尽力提供帮助的。

在距离耿朝辉坠落点仅七、八米的地方,耿太太看着人们自发放下的鲜花与点燃的蜡烛,她强忍泪水、用微弱颤抖的声音说,“不要再点蜡烛,花也不用放了……我知道,他走了”,闻者无不动容。

据熟悉耿家的朋友向星星生活记者介绍:当晚,耿太太一家在教会的帮助下,已暂住到一临时居所,一位参加帮助的义工对星星生活记者说:“希望耿太太能在一个安静的环境里逐步医治好伤痛,抚育两名孩子健康成长。”

大选日出事引发社区对政府强烈反弹

6月28日正巧是加拿大联邦大选日。按星网网友的话说,这几天加拿大大红大绿的竞选广告、电视新闻及候选人嘴上说关心各族裔事务的承诺,与大陆移民坠楼惨案形成了憾人心坎的对比,简直是对加拿大多元文化政策的一个讽刺。大选固然重要,但比大选更重要的是人的生命!因为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在星网专题报导之八《社区名人质问大选日缘何成了大悲日?疾呼关心移民命运!》中,社区名人、湖南同乡会会长李海航就直呼大选日是大悲日。他称移民问题是加拿大社会最为严峻的问题,必须引起全社会的关注。李对星星生活记者说,就业问题尤其死气沉沉,移民滚滚而来,却没有人对他们随时会碰到、随时会发生的问题做任何准备。李续称,看来移民问题的严峻性非同小可。大陆移民的就业失业问题、家庭情感问题、心理适应问题等等就连语言问题,都没有引起加拿大社会的足够重视。

许多网友痛心感慨耿朝晖悲剧发生有其根本原因。网友David说应当通过这一整个华人社区的悲剧,推动加拿大政府对移民政策的改变,尤其需要杜绝对新移民的歧视。读者David Zhang致电星星生活编辑部说,这一事件是华人社区的悲剧。他呼吁通过这类不断发生在新移民身上的悲惨事件,推动加拿大政府对移民政策的改变。他指出,在北美,招工不可以问年龄,身体残障,家庭和性取向等,但很多公司和企业却将两年北美工作经验明码标定,挡住了许多专业人士的就业道路,这是对新移民的歧视。大家应该联名给联邦总理,国会议员写信,或由有关团体牵头,表达对这一事实上的歧视行为的不满,至少也要要求政府制定附例(BY-LAW),杜绝对新移民的歧视。

他续表示,耿跳楼事件是个极端的例子,但反映出移民在加国生活的艰辛,其实很多新移民都面临同样的困境。联邦政府应该对新移民施以援手,给一些安家费,哪怕是几百元也可以,让新移民度过难关。而不是放任自流,不闻不问,将新移民的登陆费收入囊中。他说,失业的人士可以获得EI维持生活,而举目无亲的新移民更需要政府的帮助。由于6月28日是加拿大第38届联邦大选,媒体的注意力全部都聚焦在大选,对于耿朝辉坠楼事件主流媒体没有任何报道。星星生活编辑部28日下午接到署名shengyan_toronto的网友的电邮,他(她)说:“目前只有你们报道这件事,让人感动。”

主流传媒没有播报坠楼惨案也引发了社区的不满。星网第一时间报导坠楼惨案之后,陆续接到许多来电,来电对惨案表示了深切同情及提出了一些疑问,其中不少直指为何主流媒体没有任何消息与动静。李海航对此也表达了一些看法。他说,他要大声质问主流媒体,人命关天,主流媒体没有任何报导,这是极不正常的。他续称,当然,伊拉克问题、加拿大大选问题是大新闻,但大陆移民中间有华人的命运不堪到遗下孤妻寡儿坠楼身亡,这么大的事情,一个字也没看到。李抨击说,这些主流媒体也口口声声说关注各族裔心声,可这么大的一件事情,都没有采编到应有的报道,就更难引起全社会对移民问题的重视!李认为,从这个事件来看,为什么都只能从星网这个华人网站看到一系列追踪报导呢?这只能说明主流媒体对移民问题太过漠视了!

华人社区表关爱

社区侨领李海航声音嘶哑地对星星生活记者说,耿朝辉惨案发生在加国大选日,而带有喜庆色彩的加拿大国庆日也即将来临。可是,唯有这位不幸家庭,其妻儿三人生活在一片悲苦之中。我们的社区应当给予他们关怀、关切。可能还有一些有着其它严峻问题的移民也生活在类似边缘。这个问题已经是很严重了!他呼吁,除了全社会要来关注移民问题之外,移民自己也要来关爱自己!

中国驻多总领馆领事周立民于28日深夜向星星生活记者说,全馆工作人员对大陆移民士嘉堡坠楼惨案深表关切。周领事说,他们对此惨案的发生深表痛心,并表示深切哀悼,对死者家属表示慰问。 29日下午,总领事陈小玲、副总领事李正明、侨务领事周立民、祝迪,专程看望耿朝辉家属。陈小玲抱着不满3个月的婴儿Ruth(耿的小孩),对耿太太说,“我们来看望你们。”接着,她动情地说,“昨天听到这个消息,特别是听到耿家有个三个月大的小孩,我作为母亲,非常难过。”

陈小玲转身告诉在场的人:“这孩子多可爱,刚才我抱着他说,奶奶代表祖国来看你们了,她听了开心地笑了。”她转过头对年仅三岁的耿家大女儿Grace说,“这姐姐国语讲得真好,叔叔、阿姨、奶奶都会关心你的成长。” 陈小玲叹息:来多伦多一年多了,这一年来接触了许多新移民,发现他们都是很有才干的人,在参加一些社区活动时,发现华人社团在为新移民安居就业方面做了很多工作,这是很欣慰的。陈表示,这两天来,我们接到华人社区和很多移民同胞的电话,对事件的发展表示关注,并表示愿意伸出手来帮助耿家,新移民这种齐心协力,很让我感动。

士嘉堡爱静阁区国会议员詹嘉礼,以及华人社区有关人士矫海涛、沈谢元等人也探望了耿朝辉家属,对其家庭发生这样的不幸事件表示慰问和关切。在 25 Bay Mills Blvd.公寓楼正门口,当选后首日连任国会议员的詹嘉礼双眉紧皱,遇到同来探望耿家的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陈小玲一行,双方皆对此案的发生表示非常的痛心和遗憾。当陈小玲问及詹作为政府方,是否能为耿家做一些实事或争取一些福利时,詹嘉礼表示“这不仅是作为一个国会议员的职责,即使是个旁人,听闻这样的噩耗都会为此动容,我会尽全力帮助他们家。”而此时此刻,面对硬生生失去支柱的破碎家庭,他的眼眶红了。

詹嘉礼出也深深叹息,若耿朝辉生前长时间没有工作,生活方面面临困难,其实都可以去议员办公室找他。他告诉星星生活记者,事到如今,可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为两个小孩设立一个教育基金,一旦基金设立,他将是第一个捐款的人。在旁的陈小玲也即表示自己和总领馆亦都会向该基金捐款。他说29日早上就在自己的办公室设立账户,耿妻的精神状态需要慢慢恢复,我们现在可以做的就是在物质方面不要让她和两个孩子再承受压力和打击。

士嘉堡爱静阁国会议员詹嘉礼是于28日晚近九点从星星生活记者处得知其选区的一位大陆移民当日早上跳楼身亡,惊闻此讯后詹嘉礼对死者家庭深表遗憾和同情,他要星星生活记者承诺詹嘉礼知情后一定告之死者家庭的联系方式和案件相关情况,并誓要帮助坠楼者全家。29日早上,星星生活记者在得知确切信息并经家属同意后,第一时间致电詹嘉礼,告知详情。正忙于当选后政务的詹嘉礼定于下午3点半到耿家探望其妻儿。

詹嘉礼在探望完耿太太一家后对星星生活记者说:“来自不同国度的移民正是社会的财富和资源,如果社会不会去引导、用好这些资源,反而造成象今天这样的惨剧,那就太失败了。”

据星星生活记者了解,在国会议员詹嘉礼的推动下,一个意在帮助耿家妇幼度过难关的基金帐号将于6月30日正式启动,信托账户以耿朝辉妻子尹欣的名字开通,开户行为多伦多道明银行(TD Canada Trust),抬头为Xin Yin in Trust,账号为10332-629-1007。社区各界人士就此共同呼吁:请我们齐心协力向耿家伸出援手,耿家的不幸,同样是我们的不幸,帮助耿家,义不容辞。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