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07/谁为“中国制造”产品质量负责?

(星星生活记者伊少辉综合报道)全球最大的玩具制造商美泰公司(Mattel)近日宣布因油漆含铅量过高召回80万件玩具,这是该公司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第三次玩具召回。分析人士指出,此次宣布召回将进一步损害中国制造商的声誉。针对国际间愈演愈烈的围攻“中国制造”风潮,中方在强调中国一贯重视产品安全及质量的同时亦指出,面对全球经济一体化,将产品责任全推给中国公司并不公平。一些权威英文媒体认为,西方也要为“中国制造”负责。

**胡锦涛:中国一贯重视产品安全及质量

日前正在澳洲出席亚太经合会议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表示,中方愿意及准备与国际社会合作,进行货物质素检验及监察,确保出口货品符合有关安全标准。胡锦涛谈及近日国际社会关注的中国产品安全问题时强调,中国一贯重视产品的安全及质量,严格监控生产过程。胡锦涛以食物安全为例,指2004年至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口美国、日本、及欧盟的产品,九成九是合格,当局若发现违法情况,定会追究责任。

中国新任卫生部长陈竺日前警告称,夸大中国产品安全问题的程度是无益的。有媒体分析认为,由于在全球销售的玩具有80%是中国制造,玩具销售商均担心,在今年的圣诞节旺季,消费者可能对中国制玩具存有戒心而不愿购买。

**卢树民:玩具回收是双方责任

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树民5日表示,最近多款中国制玩具因涂料含铅量超标要回收,入口商需要负担部分责任。卢树民认为,将责任全推给中国的公司并不公平。卢树民说,大多数中国玩具制造商是根据国外进口商要求的标准制造产品,因此双方均有责任确保产品安全。卢树民表示,中国已经采取连串措施改善产品质量控制。他说,中国政府会认真承担责任。假如发现责任在生产商,一定会依法处理。

卢树民表示,中国产品大部分安全,近期大量中国制造玩具回收,厂商埋怨中国制造商的产品不达标准。他表示,不应如此夸大事件,因为产品质素控制问题并非只在中国发生。每个国家都会有产品质量问题,不能把所有责任推在中国制造商身上,进口商也要承担一定责任。他呼吁中国制造商与其他国家进口商加强合作,查检可能损害消费者健康的潜在危险。

**加消费者协会:严惩不良商人

另一方面,加拿大消费者协会(Canadian Consumers Association)主席克伦(Bruce Cran)指责本国政府未有尽责保护消费者,认为中国当然有责任确保出口产品的质素和安全,但他亦同意卢树民的说法,那些将产品进口加国的公司同样要负起相当责任。克伦表示,一些制造商和进口商不能保证产品安全,当局应该加强处罚措施。进口商输进不安全和劣质产品,最高可判罚款10万元。但据他所知,却从未有入口商被判罚该金额。

消费者协会副主席弗鲁特门(Mel Fruitman)也持同一观点,他认为,加拿大要确定制造商能保证产品安全,符合加拿大卫生、安全标准,否则不再买任何产品。他表示,加拿大进口商必须保证产品安全,当局也应该严惩违章公司。他说,保证产品符合加拿大标准,责任在于进口商和制造商,违章者要用法律制裁。如果政府觉得法律不够力量,应该加强法律的力度。

**金融时报:西方也要为“中国制造”负责

英国《金融时报》9月6日署名文章指出,西方也要为“中国制造”负责。作者斯特凡-斯特恩(Stefan Stern)在回顾历史之后说,近期一系列和中国产品相关的丑闻和产品召回引发了美国新一波的批外风潮,只不过这一次挨批的是中国人,而不是日本人。

文章说,美国亚利桑那州凤凰城雷鸟国际管理学院(Thunderbird)的玛丽-蒂加登(Mary Teagarden)教授已研究中国企业长达30载。在她看来,目前发现的这些问题,责任在于更接近供应链顶端的管理层的失职。她表示:“目前的情况是,原料输入和成品输出通常都不受检查。这是一个经营者显示出低下经营水平的问题。”当然,低成本的生产基地是好事,但价格套利需要小心运作。

蒂加登表示:“沃尔玛(Wal-Mart)挤压玩具商美泰,美泰挤压自己的供货商,那个供货商再挤压自己的供货商,最后到链条的末端,是一家位于偏僻农村的遥远企业,使用的是另一种方法。他们将铅混入漆料,不是因为他们恶毒,而是因为那是一种可行的方式。中国如此之庞大,工业化进程如此之迅速,要想控制多个地方非常困难。”

文章指出,我们的管理层急需更好地掌控供应链。同样需要发展的,是加深对在全球化时代做生意的现实情况的了解。这意味着与低成本国家建立有效的合伙关系,不要把每个新入者都视为原始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威胁。作者强调说,商业领袖必须要提高他们的水平。

文章说,商业领袖常常会挑起员工对巨大的对头或威胁的“他人”感,以集中他们的思想,激励他们更努力地工作。政客也曾使用这种伎俩,先是在冷战中,现在是“反恐战争”。文章指出,最初是苏联,随后是日本,现在变成了中国。

**环球邮报:莫把玩具商之过推给中国

加拿大《环球邮报》9月3日发表题为“莫把美国玩具制造商的过错推给中国”文章指出。多年来,消费者一直在购买美国品牌的中国产品。许多人认为,美国企业把工厂迁往中国是为了降低生产成本。美泰公司大批召回产品的行为揭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这些产品其实是中国的“影子制造商”生产的。

文章说,美国玩具制造商设计产品,把设计和生产知识转交给中国的转包商,回购最终产品,再以自己的品牌卖给消费者。对美国制造商来说,业务外包妙不可言。他们既可以降低生产成本,又不必亲自过问工厂的运作。批评者反对业务外包的主要理由是,这种做法会导致就业机会流失,有可能把专利知识拱手让与外国企业。

此次召回玩具的行为表明,更大的风险是质量不过关。各国的产品安全标准通常都会随着收入的增加而提高。在富国居民看来,穷国所谓的安全产品可能是危险的。因此,既然把生产活动转移到中国这样的低收入国家,美国玩具制造商就应该预见到产品质量会有所下降,所以应该相应加强质量监管。

文章说,在一系列中国制造的产品遭到召回后,媒体、政府和舆论都在谴责中国,认为中国人把大批不安全和受污染的产品输入到美国市场。其实,是美国进口商未能建立质量监管制度,未能退回不符合标准的产品。事实是实行业务外包的企业听任1900万件不安全的玩具流入市场。

文章指出,这不是在为中国制造商开脱责任。他们必须与政府联手铲除害群之马。但是,如果我们真要指责谁,就不应让中国人为美国玩具制造商的过错承担责任。首先,实行业务外包的美国企业把节省下来的大部分成本作为利润据为己有。其次,大多数消费者在选择商品时考虑的是品牌而不是制造国。第三,即使转包商向消费者提供了优质产品,美国制造商也会把成功的功劳全部据为己有。

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组装一个iPod的成本仅为4美元。在299美元的售价当中,苹果公司拿走了80美元。因此,如果中国的转包商要为质量不合格承担责任的话,只应承担不超过5%的责任。文章强调说,谁把成功的全部功劳据为己有,谁就应该为产品不合格承担全部责任。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