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23/朱江:跨入商圈的体育明星

(星星生活记者捷克佳报导)在多伦多华人圈子里,朱江是一个交际颇广人缘极佳的人,有关他的笑料也在社区内广为流传。

那年在多伦多的辛力加学院(Seneca College),一位来自东北的学生在体育大厅的篮球场上,看到一高个子的华人力拼几个黑人小伙子游刃有余,感叹道:“那个中国大爷真不简单,威猛无比,连投带抢,打得对手几乎招架不住。”

2006年初,中国央视《同一首歌》走进加拿大,在多伦多引起轰动。当歌星李宗盛与已经移居多伦多的四位中国运动员同唱《真心英雄》时,不少人通过现场的大屏幕发现,其中一位竟然是经常看见的那位头戴新疆帽卖烤羊肉串的大哥。

xiyu3.jpg
(2006年初《同一首歌》现场,李宗盛与亚运会花剑冠军李华华(右1)、中国女足名将高红(右2)、八一男篮主力朱江(左2)、及羽毛球教练苏荣(左1)四名运动员同台高歌。资料图片。摄影:捷克佳)

平日里的傍晚时分,不少听众总是能从一家本地中文电台中的国语节目中收听到时段不长但却内容丰富的各类体育资讯,那具有磁性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和煽动性,仿佛带听众进入激烈的体育竞技赛场,甚至于还有慕声求婚的女听众。

这些故事中的主角便是朱江。运动员、商人和电台DJ便是他目前从事的几个职业。

被称为大爷是因为他少白头,仅从外表上看起来年纪确实不小,而实际年龄是今年也不足四十。当一次他和妻子携手漫步被人撞见时,误以为是父女,两口子为此欢笑了好几天。在近年来的多次户外活动中,烧烤摊上总是能见到他的身影。因此,很多人总是把他的形象与羊肉串联系在一起。而能进入电台,口才显然也不会含糊。

“一提起新疆,人们马上会联想起浩瀚无际的戈壁草原和《在那遥远的地方》这首新疆民歌。今天,以地道新疆风味为特色的西域食府正式开张,将遥远的西域风情展现在多伦多人的面前,使人们感到新疆不再遥远。”8月18日,大多伦多地区首家正宗新疆风味的餐厅──“西域食府”正式开张营业并举行隆重的庆祝典礼,朱江的一番讲话也令人刮目相看。

xiyu1.jpg
(朱江及柳奇林在开业典礼上)

此时的朱江并不是以主持人的身份活跃现场气氛,而是作为西域食府的店方代表在仪式上致辞感谢逾百名嘉宾和友人的捧场。在年龄即将奔四之时,朱江正式踏入商业圈,成为一个奋力打拼的老板。

朱江,这位前中国八一男子篮球队的骁将,说起来还是著名南宋文人朱熹的后裔。他说朱熹有两支血脉,一支迁到浙江一带,另一支是在江苏的苏州,他的父亲是江苏人,家谱是紫阳堂朱氏后裔这一支的,所以在父亲去世后,骨灰要撒进景色秀美的苏州虎丘山。在五、六十年代,父母响应祖国号召,支援边疆建设,朱江的家便落户遥远的新疆石河子市。

从市体校,到1983年特招当兵,后进入乌鲁木齐军区体工队,再后来军区调整后的兰州军区体工队,直至最后应招进入解放军八一体工大队,朱江以他精湛的球艺,成为八一篮球队的一员主力大将。当时的朱江被认为是全军的尖子运动员,因为打球时头脑清晰,弹跳和速度在中国也是非常优秀的。他在八一篮球队效力的时间是89 年到94 年底,当时在赛场司职大前锋,同他一批的队友有阿德江、范斌、张劲松、刘玉栋等人,目前仍然活跃在赛场,只不过身份转换为教练或领队。

原中国女排的主攻手潘文莉是朱江的妻子,曾代表中国国家队在1996 年参加亚特兰大奥运会,那年女排夺得奥运银牌,郎平是教练。之后不久潘文莉自国家队退役,便前往日本的日立佐和俱乐部和意大利的摩迪纳俱乐部打了多年的职业排球。

退役之后,朱江曾在上海短暂经商,作某知名冰淇淋品牌的代理,后来急流勇退决定移民。事实上,作为吃青春饭的运动员,特别是来自军队的运动员,退役之后的安置和出路一直困扰着中国体育界。正如常言所道,部队是典型的“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他说,“如果退役转业或部队精简,这些壮汉在三、四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被推向社会,却又无一技之长,将来怎样生存,而新的生活都要从零开始。”

在上海期间,朱江也切身体会到国内做生意的艰难。妻子潘文莉常年在国外打球,对国外的生活和饮食等各方面环境已比较习惯,朱江去意大利探亲期间也感受非常深刻。基于对今后出路的考量和对国外的感受等这些因素综合起来,促成了他选择移民。

“当时就想,国外生活单纯一些,将来退役下来如果在国内找工作,一但稳定下来,今后寻找机会还要出国。与其这样,反正从球队退役一切从零开始,我觉得不用再从中国从零开始,干脆直接从国外从零开始。”朱江说,“表面上看,步子可能大了一些,其实可能也是一条捷径。”

他是在2001年6月份移民加拿大的,作为一个退役运动员选择移民加拿大,除去学习“苦练杀敌本领”的英文之外,当初朱江并没有明确的创业目标。

来加拿大之前,朱江便计划妻子潘文莉去国外打球,自己先适应这边的生活。他说,刚刚移民之后,曾一度准备开杂货店、咖啡馆、移民接待站等,想了很多很多。但幸好也碰到不少老移民,从他们那里也了解到很多。“其实像很多新移民一样,刚到一个新的地方会有很多想法,随着对环境的熟悉,对社会的了解,幻想一个个破灭。”朱江认为,新移民有幻想有信念终归是一个好事,能产生一种支撑人们生活下去的勇气,但对准备进入的行业和周围的环境需要有深入的了解。

这样下来几个月之后,朱江慢慢冷静下来,便去学校学习英文。他补充说,“移民之后并没有明确的目标要干什么,但只有一个坚定的目标就是学习。”学习是一直牵着朱江向前走的动力。从2001年9月份开始读ESL,从最初的一级(level 1),一直读到九级(level 9),朱江发现英语的差距还是很大。后来便去读成人高中一年多,再后来又去社区的辛力加学院研读商业管理,通过学习,对加拿大商业领域的整体运作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但收获最主要是英文有提高。

xiyu4.jpg
(2007年3月16日,休斯敦火箭队客场迎战多伦多猛龙队,图为比赛后篮球巨星姚明与前八一男篮主力朱江在多伦多喜相逢。摄影:捷克佳)

这期间,基本都是妻子挣钱养家。朱江说:“作为男子汉,自己当然也是全职读书,在没有耽误学习的情况下兼职工作。”他所说的兼职工之一是回到老本行——篮球。2002年4月份,他与本地一间学校合作办学教授篮球,最初学员只有6-7 个人。现在,已经独立出来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朱江篮球训练营”已经颇具规模,最多时拥有逾百学员。

他说,办训练营既是给自己找一个事干,也能发挥自己的体育特长,因为要挣点钱养家糊口。朱江说,在与孩子们的交往中,他也学到很多,一个是自己的耐心,再一个是自己的英语也提高的非常快。从最开始要请一个家长帮助翻译,到后来自己要用90% 的英语教他们。“因为他们很多人不懂中文,一些人来自其他族裔,白人黑人的孩子都有。”

他的另一个工作是每年在多伦多的一些户外活动中设立摊位卖新疆烤羊肉串。自2004年开始,每年大约有10次活动,因此,朱江的面孔在华人圈中并不陌生。教授篮球和户外烧烤成为他的主要经济来源。2004年那年,潘文莉也自意大利返回多伦多,后在多伦多大学女子排球队做助理教练至今。

xiyu2.jpg
(夫唱妇随,潘文莉在活动中卖羊肉串)

朱江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进入传媒界的。最初他只是一个受访者,TCR 也就是之前的美加华语电台专访朱江,对方发现他的音质不错,比较幽默,而且反应比较快。2004 年10月份该台刚好有工作机会,朱江便应邀加盟进入电台。最初他自己以为是专门做体育节目,去后才发现是主持形形色色的生活类节目。

从一个受访者变成一个主持去采访他人,朱江坦诚这是一个艰难的学习过程,但随着经验的日积月累,他自我感觉进步不小。他还记得第一次采访的窘态,“因为话题要围绕受访者,需时刻提高警惕,说话还不能话把太多,习惯用语太多。当时精力过于集中,于是脑子一片空白。”

其间他也采访过几十名华人社区的知名人士和成功人士。他认为,从事媒体既开阔了自己的视野,也从更多的人中获得知识,得到启发。“因为在采访他人的同时,也在充实自己的见闻和知识。”他说,“而且通过他们的努力和成功经验,让自己意识到在那些方面需要改进和学习,那些地方需要提高补充。”

在2006年8月,朱江进入加拿大中文电台,在周一至周五AM1430中的国语“超级晚报” 栏目中作体育全放送节目,以及周三晚上FM889的“三人行”。他从开始的默默无闻直至获得广大听众的认同,以至于有人喜欢他,声称成为他的伴侣。“朋友说,一个女士非常喜欢自己的声音和自己的高大威猛。”朱江有些洋洋得意地自夸道。

从业于媒体,朱江结识了更多的朋友。因为在媒体中被人熟悉,也会成为一个公众人物,便会引起他人的关注。他分析道,“因此,当你从事某项商业活动,势必引起他人的兴趣。可能对商业的帮助也会非常大。”

他说,日前新张的西域食府其实也筹划很久,这始于他2004 年第一次摆摊卖烤羊肉串,但首次便获得成功,他便幻想终有一天将开一个新疆餐馆。但受到友人的善意劝阻,因为友人经历过多伦多中餐馆的兴衰,觉得非常难开。这样,他的念头便被打消,只做烤羊肉串生意。出乎意料的是,之后的两次也非常火爆。他分析到,随着大陆移民的不断增加,前期移民,特别是1998 年至2002 年左右的这批移民,生活都已基本稳定。而随着收入的提高,消费能力会越来越强,这个时候,多伦多需要更有特色的中餐馆。

新疆风味便很有特点,于是他便坚定信念,一定要开这个餐馆。2005 年底,他便把这个想法透露给现在的合作伙伴,也就是多伦多的成功商人“豪立家具”的老板柳奇林,两人一拍即合。因为彼此是多年的朋友,一直希望能在一起合作,做一番事业。柳奇林通过朱江喜欢上羊肉串,也喜欢上新疆。之后,两人便为开餐馆进行各项准备工作。期间,两家均投入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开张第一天便引出轰动。

朱江并没有满足于目前的成绩。他设想,如果这家店成功,计划还要开设连锁店,并准备把它做成一个集团企业。朱江认为,信誉和规范的管理至关重要。做为运动员出身,自己虽然学习了管理,但在这方面经验不足。庆幸的是,他的合作伙伴柳奇林夫妇非常有经验,对商业管理很有一套,而自己的社交能力较强,双方合作各取所长,自己也从中受益匪浅。

对于移民加拿大,朱江一点也不后悔。“你看我移民后从事的这些职业,我实际上作了以前在中国不敢想象也压根不可能从事的工作,比如说烤羊肉串,我们从最初很小的尝试到多伦多闻名,做的非常成功,完全没有街头小贩的感觉。”他续说,“电台也是这样,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初级DJ 到最后拥有众多的听众。这在中国根本就不可能,因为专业学校毕业的学生都有大量的找不到工作,更不要说业余的。”

篮球教练、电台DJ、餐馆老板,朱江现在面临的难题是,如何合理分配自己的时间在三个工作间取得平衡。他说,每个工作都不想放弃,餐馆犹如一个新生儿,起早贪黑需要付出很多精力。电台节目比较固定,可以调整,对自己影响不大。篮球训练营也准备采取合作的方式,多请助手,继续扩大和充实自己的实力。

问及他最大的快乐是什么?朱江答道,“最大的快乐是忙碌。因为忙碌之中可以找到快乐,享受快乐,忙碌从另一个角度说也是一种个人能力的体现。在家中寂寞无聊难以称之为快乐。”

不言放弃,苦中作乐,这正是移民生活的重要精神支柱。在陌生的国度里,一个退役的运动员,凭着自己顽强的信念和对新生活的追求,正努力打拼出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

1 Comment

  1. ray lin (Post author)

    昨天打球见不到朱江过来。以为一睹他老人家风采。不过老蔡和另一个老家伙确实厉害。简直摆脱了年龄限制。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