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14/人物:栾菊杰挥剑再战奥运

luan_li_toronto.jpg
(还记得当年扬眉剑出鞘的栾菊杰吗?这位曾代表中国夺得奥运冠军的女剑客正在奋力拼搏,力欲在知天命之年代表加拿大参加北京奥运。图为栾菊杰征战期间,与前亚运花剑冠军李华华相聚多伦多,共叙战友情谊。摄影:捷克佳)

(星星生活特稿/捷克佳)“1984年我代表中国征战奥运并获得金牌,2008年我想代表加拿大参加北京奥运,之后准备再战十年封剑,我想这可能会成为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日前,频繁征战国际剑坛赛事的栾菊杰短暂逗留多伦多,造访昔日队友李华华,并接受星星生活记者的采访。

年近50还奋战在击剑赛场上,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这背后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推动着她?

提起栾菊杰,经历过十年动乱后百废待兴时期的人们决不陌生。回顾29年前的1978年,作为一代人的集体记忆,有两篇报告文学曾经深深影响了那个年代。徐迟的《哥德巴赫猜想》被誉为中国科学春天的报春鸟,让人们知道了数学家陈景润,亦将无数有志青年引入探索科学奥秘之路。理由的《扬眉剑出鞘》所颂扬的拼博向上的时代精神,则让人们记住了为祖国荣誉而战的击剑女侠栾菊杰,中国体育也超出原有的范畴,成为国家强盛、民族振兴的象征。

“这就是那年刺穿后留下的伤痕,”栾菊杰指着左臂上方的两处疤痕说。《扬眉剑出鞘》描述的那场浴血赛事,在时隔近三十年后仍然是一个话题。1978年3月在西班牙马德里举行的第29届世界青年击剑锦标赛上,苏联选手扎加列娃将栾菊杰手臂刺穿,但栾菊杰强忍伤痛战胜对手,之后两个半小时更带伤经历数场鏖战,终于获得世青赛花剑亚军,从此扬名世界。

该场胜利的意义在于这是1901年以来首位进入该项赛事的亚洲选手,也是百年来第一个亚洲人站在击剑的决赛台上。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即使绝大部分人对于花剑、重剑、佩剑的区分界定尚不清楚,但在当时中国社会剧烈变更的关头,民族的振兴和个人的信仰迫切需要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激励。

栾菊杰之后在亚洲运动会、全国运动会、世界击剑锦标赛、国际女子花剑比赛等赛事中屡获殊荣,其巅峰成绩是84年奥运会女子花剑冠军。

luan_li_1.jpg
(资料图片:上图为教练文国刚指导栾菊杰剑术;下图为击剑国手李华华。)

1984年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的第23届夏季奥运会,是中国自1979年重返奥运大家庭后首次派出大型代表团参加的一项体坛盛事。中国奥运代表团取得15金8银9铜的辉煌战绩,其中的一枚金牌便是栾菊杰在击剑项目中获得的女子花剑冠军。这是中国的第八块奥运金牌,时间是1984年8月4日。

这些彪炳史册的战绩离不开平日魔鬼般的刻苦训练。昔日的队友、前亚运冠军李华华回忆说,“栾菊杰简直是铁人,周末也不间断。她不谈恋爱成为榜样,害得别人也不能谈,大家都成了大龄青年。”

1988年,兵败汉城奥运之后,栾菊杰和李华华等击剑国手正式退役。但栾菊杰没有选择去国家队当教练或到江苏省体委任职,而是选择了赴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留学,学校地点是省首府所在地埃德蒙顿。

“从有出国的想法,到飞抵往加拿大只有短短的两三个月时间,当时连申请表格都不会填”栾菊杰回忆道。

栾菊杰留学的初衷是希望通过深造能跻身进入国际剑联工作,因为赛场上她曾饱受裁判的歧视和偏见之苦,她不愿这样的场景再现。

但患有有先天性心脏病大女儿的出生令栾菊杰最终不得不放弃这一目标。“她需要我的照顾和陪伴,我应该尽到一个母亲的职责。”栾菊杰育有两女一男三个孩子,至今,一个心脏泵仍植在大女儿的身上。

尽管面临各种障碍,但栾菊杰已经将击剑融入到自己的生命之中。李华华评价说,对一般人而言,击剑只是一个运动职业,但对栾菊杰来说则是毕生的事业。“我命中注定这辈子要与击剑难舍难分。”栾菊杰也自己这样认为。

抵加不久,栾菊杰便在埃德蒙顿击剑俱乐部(Edmonton Fencing Club)担任主教练,这是加拿大最具规模的的击剑俱乐部之一,学员的年龄从6岁至成人分为不同的档次,目前俱乐部拥有学员200多名。

栾菊杰还多次被加拿大击剑协会评为优秀教练,其教练水准令人刮目相看,加拿大男子花剑前八的选手中有4人是她培养出来的。近年来,她还10次夺得加拿大全国女子花剑冠军。

栾菊杰对击剑的酷爱以至于影响到她的家人和亲属,她的二女儿去年刚满12岁时就夺得了加拿大击剑公开赛13岁组的冠军,小儿子也是击剑俱乐部的成员。

对运动员来说,参加奥运会决赛本身就是一个荣誉,更难得的是代表不同的国家,这是对一个运动员实力的认同。栾菊杰早年代表中国队征战奥运赛场,移民枫叶国后在2000年又代表加拿大出战,那年她已经42岁。

一场在美国纽约州罗切斯特市体育馆举行的资格赛至今仍令李华华记忆犹新。当时她和家人驾车从多伦多前往罗切斯特为栾菊杰现场助阵。李华华说:“比赛场上,只见栾菊杰挥剑奋力拼搏,场外则看到队员们轮流抱着栾菊杰不足两岁的儿子团团转,那简直是赛场的一个奇景。”李华华续说,“为了不影响队员的休息,栾菊杰半夜硬是抱着儿子坐在房间的门外。”

luan_li_2.jpg
(资料图片:1986年在韩国汉城举行的第10届亚运会上,栾菊杰与李华华争夺冠军,李华华(右)获胜。)

2008年的北京奥运对栾菊杰绝非坦途一片,而是困难重重。对她而言,技战术不成问题,最主要的影响因素是体力,毕竟年龄已近知天命之年。“我现在的弓步还十分标准,但教授剑术和上场参战对体力的要求不同。”栾菊杰坦诚地说。

据介绍,能否顺利参加北京奥运,运动员必须要在国际击剑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ncing Federation,FIE)认可的世界性比赛中达到足够的积分才能入围。女子花剑在北美只有两个名额,仅在加拿大就有6、7个人与栾菊杰同台竞争。

自决定参赛以来,栾菊杰已经先后完成了数场比赛。在FIE官方网站公布的世界排名中,栾菊杰位居131位,积8分。看来,这名49岁的老将还有很艰难的一段路要走。她说,“目前积分虽然不高,但几场比赛下来,感觉一场好过一场,技战术和体力均有所提高。”她表示,10月份在俄罗斯举行的世界锦标赛将最为关键,此役将决定她是否能进入奥运,如果失败她将就此收兵。

参加北京奥运是栾菊杰的一个梦想。“1984年中国重返奥运赛场后首次组团参赛,我获得金牌,我现在的夙愿是能代表加拿大参加2008北京奥运,因为这是中国首次举办奥运。”

一个运动员能同时参加时间跨度达24年的两届奥运会本身就是在书写历史奇迹,其意义对栾菊杰来说不言而喻,更何况她代表不同的国家征战。栾菊杰说,“这可能会成为一项新的吉尼斯世界纪录。”

不能不提栾菊杰的幸福家庭,她在事业上续写辉煌与丈夫顾大进的大力支持密不可分。在加拿大,参加各种赛事包括奥运是个人的事,一切费用自己承担。“好在有家人和朋友支持我,我准备北京奥运之后准备再战十年封剑。”栾菊杰说,“丈夫并没有反对,他说没有钱可以再去挣,但一定要了却你的心愿。”看来,一个成功的女人背后也矗立着一个默默的男人。

事实上,对一个49岁的高龄女剑客来说,能否获得比赛的奖牌和名次已不重要,栾菊杰以她的实际行动所诠释的是“重在参与”的奥林匹克精神。衷心祝愿栾菊杰的梦想希望能够实现。

1 Comment

  1. jackjia (Post author)

    http://www.fie.ch/Competitions/Ranking.aspx

    10月11日在FIE官方网站公布的世界排名中,栾菊杰位居52位,积56分。

    Rank Pts Name Nationality Date of birth Season
    52 56 LUAN Jujie CAN 14.07.58 2007/2008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