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1/红宝石酒楼停业“后遗症”

清洁未完成 红宝石酒楼日内难复业

明报/多伦多公共卫生局的官员昨再到士嘉堡的红宝石酒楼,检查该酒楼是否继续关门及其清洁进度。卫生局发言人表示,上周五(9日)的检查显示该酒楼还有大量清洁工作尚未完成,未来数日不可能覆查,该酒楼也必须一直关闭。

因涉嫌37宗因食物导致沙门氏菌感染的红宝石酒楼,昨日依旧关门。卫生局的发言人原本昨日早晨称不会派人去检查,但至昨日下午4时,卫生局健康环境部门的女经理利奇(Tracy Leach)突然来到酒楼。

利奇先用照相机拍下酒楼大门上的“内部装修,暂停营业”红色告示,然后进入酒楼内,大概检查15分钟,出来之前和该酒楼的几位负责人有简短交谈。

利奇随后对媒体表示:“我是来检查他们是否有继续关门,并查看他们的清洁进展情况。在全部达标之前,该酒楼必须一直关门。”

有消息指,红宝石酒楼张贴卫生局红牌告示的位置不当,可能抵触了市府市政条例。市政条例545条规定,食物检查的标示必须放在大门入口的当眼处。

被勒令停业后,酒楼一直在最外面的玻璃门上贴有“内部装修,暂停营业”红色告示,而卫生局发布的红色停业牌,就贴在里面的门上。顾客如不贴近玻璃门往内看,并不容易看到卫生局红牌。

对于酒楼目前的清洁进展情况、死亡的华裔长者是否已证实和该酒楼有关,以及染病人数是否有最新进展,这种种问题利奇一概不谈,称还在调查。

在昨日稍早时候,多市公共卫生局发言人戈维尼(Rishma Govani)对本报表示,卫生局正等待红宝石酒楼主动联系他们,一旦酒楼觉得已准备好,就可致电卫生局前来覆查。但在上周五检查中,该酒楼还有大量清洁工作尚未完成,预计未来几日不会立即覆查。

截至昨日,曾于上月下旬在红宝石酒楼用膳,感染沙门氏菌的确诊个案依旧维持在22宗,怀疑个案15宗,其中包括一宗怀疑因此死亡的个案。

卫生局工作须“挑剔” 确保公众饮食安全

至于有报道称有人认为多市卫生局的检查是“鸡蛋里挑骨头”,甚至考虑上诉至安省卫生厅。多市公共卫生局发言人戈维尼称,卫生局并不是挑剔,食物安全是是一个涉及公众的重大问题,卫生局的工作就是要挑剔,才能确保公众的饮食安全。

另方面,具讽刺意味的是在昨日出版的《环球邮报》L4版上,有显著篇幅大力推荐红宝石大酒楼,文章标题是《从它的汤到它的北京烤鸭,红宝石大酒楼是餐馆中的一个宝石》。

红宝石酒楼停业“后遗症” 华裔迫退婚宴商场客降

明报/在红宝石大酒楼预定了20桌婚宴的华裔市民,近日收到酒楼主动打给他的取消订单的电话,令他十分被动,需要临时找别家酒楼,多花费近2,400元。大部分受访市民均表示,如果市府卫生局重新发出通过的绿牌,他们还愿意再来光顾。

幼时从中国西安市移民加国的华裔青年冯锴准备结婚,他几个月前就在红宝石大酒楼预定了11月7日的20桌婚宴,每桌是680元。他说相比其他酒楼,觉得红宝石的价格最便宜。但是近日他收到酒楼打来的电话,称婚宴无法筹备,取消订单,要他昨日去取300元订金。

冯锴说,其实他个人觉得无所谓,反而是酒楼主动要求取消。他认为这么多人在红宝石吃饭,却仅有30多宗确诊及怀疑感染案例,比例不算高。他母亲是一名医生,也对他在这里办婚宴无所谓,还说这是好事情,相信通过检查,会令该酒楼卫生变好。

但是他说未婚妻不同意,而且消息传出后,收到婚宴请柬的朋友都电话询问此事,他说:“本来我是无所谓,但考虑到宾客和未婚妻的感受,还是接受了酒楼取消的要求。”匆忙的时间内,他只好随便选了另外一家,每桌要贵120元,令他白白多花2,400多元。

待复业 食客拥趸愿光顾

家住万锦市的华裔黄洁萍一家三口,昨日并不知道红宝石大酒楼已被勒令关闭,还兴冲冲来食午饭。她听记者告知此消息后,表示非常惊讶。她说,以前多次在此吃饭,感觉环境和食物都不错,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但她说,如果市府发出通过牌照,她还会来吃饭。

与红宝石酒楼紧密相连的一间“Dollar”店的女店员Nila Samani表示,自从酒楼上周四关门以来,她感到这个购物商场内的客流有减少,从长期来看,恐怕对整个商场的生意都有影响。

酒楼旁边照相店的老板Jim韩也表示,这几日顾客有减少,特别是长周末来喝早茶的人少了。他认为,中餐馆或多或少都卫生问题,有些餐馆情况可能比红宝石还严重,只不过没被查出来。这次事件对红宝石是个警醒,也许覆查合格后,其卫生情况比别的中餐馆还要好。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