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极探险

20210319/南极探险系列之八:聪明不一定好

(加中时报/作者:李海涛)全球抵达南极旅游的人数,10年间从7000多增长到4¬万左右,到过南极的人类在30万左右,其中20万属于游客。根据国际南极旅游业者协会(IAATO)最新统计,2013到2014年度,到南极旅游的总人数为37405人。其中中国游客人数是3367人,是仅次于美国和澳大利亚两国排名第三。 中国国家旅游局与几家机构曾经联合颁布了《中国公民出境旅游文明行为指南》,其中有爱护环境、衣…
Read more

20210319/南极探险系列之七:陆军少校探险队员

(加中时报/作者:李海涛)整个探险船由船方团队、酒店团队和夸克公司探险队组成,探险队员是来自各个国家的各种专家、科研人员组成,他们不但给游客上课,还有各自的任务。从讲课的情况来看,基本上是难不倒,对各自领域都精研有加。探险队员也都是出没于南北两极地的老手,能够明辨处置各种极地险情。这类探险游船每次也都无偿资助一些科研人员,到不同登陆点进行科研调查、数据收集等工作。 来自牛津大学的美国姑娘Caitl…
Read more

20210319/南极探险系列之六:女企鹅的作风问题

(加中时报/作者:李海涛)总算回忆到企鹅了。科学家说如果你实在记不住南极的18种企鹅的种类,那就简化成两种:一种是白色的向你走来,一种是黑色的离你而去。对于大部分游客来说,分清18种实在是毫无必要,它们的品种虽然不同,形态都是差不多的。 到南极看企鹅是一种象征性的标志,它们以前也是会飞的。6000万年前由于在南极天敌太少,食物磷虾也多,喝口水就吃饱了。奇迹的是企鹅海水淡水都能喝,于是它们懒得再飞,…
Read more

20210319/南极探险系列之五:人不是很牛吗

(加中时报/作者:李海涛)职业让人生病,听了就想记住,记住就想写下来,即便是度假也难以摆脱这种恶习。可见工作、生活给人的压力造成的病,不轻啊。 关于南极的科学知识,其实足不出户就可以得到,但是你没有处在那个纬度的时候,永远不会往心里去。一旦面对白浪、冰山、鲸鱼、贼鸥、海豹、企鹅时,那些所有关于南极的事情,都慢慢进入人的身体和记忆里,包括企鹅粪便的味道,不用睁眼就知道前面岛上有没有企鹅。 比中国和美…
Read more

20210319/南极探险系列之四:啊,根儿挺

(加中时报/作者:李海涛)已经写了好几篇了,其实正式的回忆录还没有开始,一个没有助理的记者,写起不用印刷的东西来总是支离破碎的。出发前满心的期望值是去南极探险,临行时已经听到关于首站阿根廷的各种警告:换钱时小心,出租车司机摸一下你钱包的钞票,就能把真钞换成假的;说好的汇价用计算器算的时候,汇率就已经被更改。 从停车场到机场航站的班车上,一位2004年移民加拿大的阿根廷裔移民还有更悲催回忆:他在阿根…
Read more

20210319/南极探险系列之三:吃饱了的思绪

(加中时报/作者:李海涛)这艘探险船本来是驶向南极的,上去之后你会发现完全是一个骗局,其真实目的地是全球、太空和宇宙。 船上有一批职业探险队员,集合了海洋生物学家、地质科学家、海洋学家、太空专家、职业摄影师等,一方面帮助游客了解相关知识、辅助探险,另一方面他们还有自己的探险工作。 船方每天安排的课程不比大学少和浅,从早到晚忙的比上班还紧张。一旦坐在里面,你会发现忧国忧民都显得有些太狭隘了,坐在这里…
Read more

20210319/南极探险系列之二:外号 外号

(加中时报/作者:李海涛)除了自然风光的美妙和神奇之外,南极之旅还充满了人文乐趣。这种美应该是让一群陌生人随机地汇聚在一个小世界里,一起度过十天的探险之旅。 由于南极旅游的公约所限,每次登陆的人员不能超过100人,因此海恩典号此行容纳了197人,这样可以分成两组。一组在南极大陆上游荡的时候,另一组乘坐十几艘冲锋舟在海面上巡游。 这197人里面有近5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主要来自中国大陆和华人之都…
Read more

20210318/南极探险系列之一:回望南极 危机四伏

(加中时报/作者:李海涛)2015年12月4日至14日,我从世界大陆最南端的阿根廷小镇乌兹怀亚(Ushuaia)搭乘美国夸克公司的海恩典号探险船到南极一游。在领略了南极之壮美之余,也重新审视这片神秘的冰雪大陆,从旅游探险之行中回望人类和自然的微妙关系。 之一:回望南极 危机四伏 地球太大,一个海峡就要航行48个小时。地球又太小,从北半球飞到南半球,一天之内就可以经历春夏秋冬。 船方把南极之行叫做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