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4/血案之后探访弗理工(数则)

–血案之后探访弗理工/
–杨忻是加拿大永久居民/
–中国驻美大使馆派专人到弗州理工/
–中国驻美使馆呼吁:勿对中国留学生产生负面影响/
–弗州理工命案震惊中国留学生 校方紧急心理干预/
–弗理工,爱不会因暴力而褪色/
–弗州理工血案续:嫌犯被曝苦追被害北京女孩/
–朱海洋大学同学“到这一步,可能是压力逼的”/
–朱海洋的朋友论坛透露:在海洋的事上,我真愧疚! /
–反思:朱海洋砍死杨欣的背后 我们的教育怎么啦?/
–朱海洋指维修人员偷了他的鞋子 房东对他的描述/

血案之后探访弗理工

财经网/美国东部时间1月21日19时左右,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生一起凶杀事件,被害人杨馨和犯罪嫌疑人朱海洋均为中国留学生。

校方强调校园安全有保障,无歧视中国学生现象

《财经网》专稿/驻华盛顿特约记者 林瑞轩 发自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1月21日发生一起凶杀事件,被害人杨馨和犯罪嫌疑人朱海洋均为中国留学生。在事发两天后,《财经》特约记者来到案发地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采访,该校发言人、副校长帮办辛克和研究生院院长德鲍表示,这起案件不会影响该校同中国学生的紧密关系,希望中国学生继续把该校看做安全的、欢迎他们的地方。

校园气氛归于平静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网站公布的消息说,美国东部时间1 月21日19时左右,凶杀事件发生在这所学校研究生生活中心一层的一家餐厅内。当时餐厅里除朱、杨二人,还有七人。现场一些目击者的证词显示,朱海洋和杨馨当时同在餐厅中喝咖啡,事先没有发生口角,但朱突然持刀袭击杨,造成后者当场死亡。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警方称,根据校方提供的紧急联络人档案,被害人和嫌疑人相互认识,尚不清楚朱海洋的杀人动机。他已受到一级谋杀罪指控。

这是该校过去两年来发生的第二起校园凶杀案。2007年4月16日,该校发生了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事件,造成包括凶手在内的33人死亡。据事后调查,枪击事件凶手赵承熙曾患孤独症,并接受过精神疾病检查。但由于这一信息没有及时提交给联邦调查局,从而使他顺利购买到了作案用的枪支。

在 “1·21”凶案发生两天后,《财经》特约记者来到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血案后的弗理工已恢复平静,难得的温暖冬日,主校园的中心草场上热闹非凡。这个学校以橄榄球运动著称,许多学生正在练习橄榄球攻防,还有学生在玩飞碟。记者在操场上试图就此案采访美国学生,他们多数摇头推辞;而此间的中国学生、学者也大都对此案敏感、低调,不愿接受采访。

记者来到研究生生活中心,看到警戒线已撤除,但案发地AU BON PAIN咖啡厅仍关门歇业。遇害者杨馨的宿舍就在楼上。德鲍在咖啡厅门口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案发时,研究生会的指导老师LU教授正在北京,五小时后,校方确认了受害者的身份和联络方式,通过LU教授与杨馨在北京的母亲取得了联系。校方已发出邀请函,并请求驻华使馆帮助,让杨母尽快获得签证,来美料理后事。

1月23日,弗理工亦与中国驻美使馆联络,商讨下一步行动。德鲍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会谈,很有成效,尽管这是非常不幸的情形,但相信双方今后几周为此会有非常密切的合作。”德鲍透露,根据校方与中国大使馆的协定,将由中方与朱海洋的家庭取得联系。她说:“以尊重的态度对待他很重要,但他的事情主要由警方和中国大使馆负责。”

中国驻美使馆教育处公使衔参赞尤少忠已率员赶到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与美方磋商,并慰问中国学生。

春节联欢将加入祈祷内容 

辛克1月23日也在接受《财经》特约记者专访时表示,对于此案的性质、疑犯的动机以及两人的关系,警方还在调查之中,尽管博客上有各种说法,也有各种报道,但现在都无法确认。

辛克说,除了警方宣布这是一起砍头案,没法证实有些媒体所称在警察赶到时,凶手正提着死者头颅的报道。辛克透露,目前校方正在跟两人的朋友和其他证人接触,了解情况。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为学生提供心理帮助,尤其是经历过2007年“4·16”事件的中国学生、学者。校方与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一起,组成专门的心理咨询小组,以提供帮助。

辛克说:“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有137年历史,两年内先后发生两起悲剧,确实令人发狂。但我相信,包括已经在这里学习的中国学生都会说,其实这里很安全。”

他表示,“4·16”事件后,学校加强了应急反应,拥有了两年前没有的技术。这起案件发生后,校方在15分钟内即通知了4万名师生,反应还是很及时的。据悉,目前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有500多名中国留学生,如果加上华裔教职工和家属,总人数达1000多人。

据德鲍介绍,1月25日,中国学生春节联欢会将如期在研究生院礼堂举行,但会加入祝福生命的内容,而且会在AU BON PAIN咖啡厅门口设台,纪念死者杨馨。

辛克强调,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与中国学生过去几十年的联系非常紧密,可以理解中国学生担忧此事会影响他们的形象,但目前并无任何歧视迹象,他们也同样受到惊吓,需要得到帮助。这是一个很有爱心的校园。

电脑专业教授塞弗也对记者表示,不会因为此事觉得中国学生有暴力倾向,恰恰相反,他的担忧是,中国学生可能会因为这个事件觉得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不安全,望而却步。他说:“其实这里是非常安全的,人们很友好,因为黑堡是个小城市,发生这样的事情比在大城市更令人震惊,但人们绝不会因此对中国学生另眼相待。 ”

据熟悉作案人朱海洋的人士称,他以前给人的感觉“很阳光”,人际关系很好,大家对他的印象也很好,正因如此,事情发生后,很多人觉得难以置信,难以接受。与朱海洋同办公室的一个外国博士生一直哭,觉得有负罪感。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希望,不要因为这个事件,就想当然地认为朱海洋是个怪异孤僻的“恶魔”。她说。朱海洋平时表现很正常,一直到案发前的下午,他还与上课的学生有说有笑,看不出有任何异常。现在他在监狱里,大家没法为他做什么,只能听从法律处理。这位女士坚称,前两天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博客是假的,有人在借机炒作。

被害人杨馨来校不到两周便命丧他乡,令会计系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深感惋惜。工作人员说,与杨馨只有很简短的接触,对她知之不多,感觉她是一个很甜美、有礼貌的女孩,前几天还专门打电话给系办,对工作人员对她入校后的帮助表示感谢。按惯例,系办要约新研究生面谈,给他们在新校园的学习生活提供一些指导,但还没来得及约谈杨馨。杨馨刚上了来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后的第一堂课,第二天晚上就遇害了。“她才22岁,如花的年龄,多可惜呀!”这位工作人员说。

杨忻是加拿大永久居民

环球华报/温哥华市中心一家日本餐厅老板对媒体表示,美国弗州理工大学斩首案22岁死者杨忻(Xin Yang,前译杨欣),去年圣诞节曾经到温哥华旅游,还连续两晚到他的餐馆用晚膳。当时杨忻透露自己刚拿到加拿大永久居民身分,打算再到美国念会计硕士。

据该老板回忆,印象中杨忻气质很好,为人和善且十分健谈。当时杨忻说她住北京朝阳区,接着会先飞回北京,等开学后再转赴美国念书。当时她还谈到,自己曾于去年夏天与母亲赴西藏旅游。

据悉那时的杨忻表现得开朗大方,她曾向店内女侍应透露,自己在纽芬兰省念书时,交了一个来自台湾的男朋友。

据餐厅老板回忆,杨忻当时穿着黑色皮夹克,普通学生朴素打扮。由于双方谈得很愉快,杨忻还写下自己的名字、北京联络电话以及电邮给他。

此外,进入杨忻生前登记加入的一个网页,发现她有不少好友来自纽芬兰纪念大学(Memorial University of Newfoundland)。

杨忻在她网页登记的生日为1986年8月27日,处女座。在与「好友」互相留言的內容中提到,去年10底,她出发去中国西藏,11月9日回到北京。

疑凶朱海洋也是她的「好友」之一,登录资料则为「上海海洋大学」学生。

中国驻美大使馆派专人到弗州理工

倍可亲新闻网讯/根据弗吉尼亚当地网络媒体报道,中国驻美大使馆派专人到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调查中国学生之间发生的血案一事。

中国驻美大使馆人员到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调查

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克兰威尔国际中心(Cranwell International Center)主任Kim Beisecker说,中国大使馆人员一行在星期五抵达布拉克斯堡(Blacksburg,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所在地)和学校官员交谈了4小时。

中国大使馆希望确认嫌犯朱海洋得到适当的法律咨询服务,以及他的权利得到尊重。他们也希望确认学校是否在尽力满足被害者杨欣家属的一些需求。比如被害者的遗体是否得到尊重,学校是否在帮助死者家属申请到布拉克斯堡的签证。

Beisecker 说她正在帮助被害者家属申请签证,但不确定他们什么时候来。

中国驻美大使馆一行还希望确信在该校的中国留学生是否得到相关心理咨询辅导。Beisecker 说学校正在为学生提供相关服务。但不清楚到底有多少学生前往。她说,认识嫌犯的学生在了解嫌犯的行为时要经历一段艰难时期。

另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中国驻美大使馆一行还将和嫌犯朱海洋见面。

中国使领馆可以介入案件调查

倍可亲新闻网据当地媒体报道,由于嫌犯朱海洋是一国际学生,根据国际法他有一些自己的权利。Mathew Staver是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法学院的系主任。他说,“复杂点在于首先需要通知使领馆。他们有权利要求和自己的使领馆人员交流。” “使领馆人员就是那些为中国政府的人,他们能帮助嫌犯克服语言和文化上的障碍。他们可以告诉嫌犯他的权利以及在美国的相关法律,”

Staver说中国可以介入这一杀人案的调查。尤其因为被害者也是中国人,并且她刚踏入美国领土不久。事实上中国也可以控告朱海洋。“这需要和美国共同解决。美国也可以把案子交个中国,或者美国就在美国这里控告他。”

但Staver说美国不太可能把这案子交给中国。

和朱海洋认识的人谈对他的看法

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上海海洋大学经济学教授杨薇(Wei Yang)曾经为朱海洋联系海外留学写过推荐信。她说,她听到这一消息时,她的心一下就沉了下去。她说:“在我的印象当中,除了有人说他有点自傲(这也是一般优秀学生的特征,不是大问题),他是一个很很好的、有抱负、有希望的年轻人。”她写道:“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想,作为他过去的老师,我深感自责。”

当地媒体报道说,朱海洋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作学生助教。他的助教同事Ken Stanton对他的印象也不错。他说:“很难相信他会做这样的事。”。他并且说朱海洋一点也不像韩裔学生Seung-Hiu Cho。Seung-Hiu Cho在2007年4月16日杀死了他的一个朋友和另外的31人。他说:“他(朱海洋)和你交谈很正常。他一般都带着笑容。从我的认识来看,他应该是个不错的人。”

但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朱海洋所住的公寓房东Will Segar对他印象并不好。朱海洋住在一个有3间住房的公寓里。Segar形容朱海洋有点“奇怪”,并且“充满敌意和好斗。”。说他和朱海洋的冲突起源于取暖。因为朱海洋太关心钱而拒绝使用取暖装置。在秋天时他就收集木材,并堆在公寓客厅里。Segar说:“他告诉我的房屋维修人员说取暖太花钱。他在股市上亏得太多。”。

中国驻美使馆呼吁:勿对中国留学生产生负面影响

中新网1月25日电 据美国《侨报》报道,中国驻美大使馆对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命案非常重视,使馆教育处公参尤少忠、领事兼一等秘书陈烨、教育处一等秘书张静安1月23日上午9时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与学校校长、研究生院院长、国际学生、法律事务负责人、当地警察局局长以及部分师生等举行会面。

大使馆教育处一秘张静安说:“大使馆在出事当天的半夜接到学校联谊会的电话,对这件事非常重视,迅速与校方联系。校方对大使馆作出了及时的回应。”

他说:“大使馆就此事向校方表示关切,希望不要对中国留学生、学者产生负面影响,保障好他们的权益。同时希望双边教育交流与合作不因此受到影响。”

校方解释:“这是一起孤立事件,不会影响中国留学生、学者团体。并将加强双边学术教育合作与交流。”

中国驻美大使馆已与受害者家属及嫌疑人家属取得了联系,双方亲属正办理赴美申请。

大使馆方面表示,案件还在调查中,大使馆正在与美国警方和司法方面接触,将依法处理,并依法保障嫌疑人的权益。

近两年,中国赴美公民人数迅猛增加。突发事件和领事案件发生的可能性加大。去年1月,中国驻美大使馆领事保护协作小组成立。去年夏天,中国外交部公布了2008年插图版《中国领事保护和协助指南》。

弗州理工命案震惊中国留学生 校方紧急心理干预

据美国《侨报》报道,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中国留学生朱海洋(Haiyang Zhu 音译)谋杀中国女生的消息,令该校的中国留学生深感震惊,校方因此紧急展开心理干预。

弗州理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留学生对侨报记者说,周遭的同学听说消息后,都感到很震惊,不知道朱海洋何以如此残忍。他说,由于自己比朱海洋早两年入校,平时没有来往,所以对朱海洋和受害者杨馨(Xin Yang 音译)的关系和个性并不了解。

这位同学说,1月21日晚7点6分在研究生生活中心餐厅发生凶杀案后,校方在8点左右向全校学生发出电子邮件,说明案发地已被警方封锁;10点左右通知凶手是亚洲男性,死者是亚洲女性;12点左右通知凶手是中国学生朱海洋。

这位同学透露,21日晚上7点10分警察赶到现场抓到凶手以后,已经确认这是孤立案件、个体悲剧,让学生稍微感到心安,22日学校生活已恢复正常。

弗州理工中国学生正在为春节联欢会排练节目,暂不清楚学生文娱活动会否因此受影响。至于中国学生的心理是否会因此蒙上阴影,中国学生目前都三缄其口。弗理工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以案件还在调查,不便发表评论为由,坚决拒绝接受记者采访。

弗州理工校长斯蒂格向全体师生发出电子邮件说,此事让人想起416悲剧,毫无疑问很多人会因此忧心忡忡。校方发言人辛克特别指出,学校关注中国学生的健康,为此校方利用库克咨询中心,以及在研究生生活中心现场设立的咨询中心,对需要帮助的师生员工展开心理干预。

未经证实的传闻称,受害女生可能是加拿大籍。

弗理工,爱不会因暴力而褪色

侨报特派记者余东晖弗理工报道/很难相信,两年内我会以这样的方式故地重游。2007年4月16日,我是华文媒体中第一个赶到现场采访韩裔赵承熙枪击案的记者,今天我又来采访惨案,不过这回主角换成了中国留学生,更令中国人心痛。

每当我亮出记者身份,弗理工的中国学生学者或如躲避瘟神,坚决拒绝接受采访;或直接恳求:你们不要再炒作了,不要再往伤口上撒盐了。我非常理解他们此刻的心情,但回避终究不是办法。

令人欣慰的是,我接触的所有美国人,上至弗理工校长、研究生院长,下至普通学生,没有人将此案与中国人的族裔背景挂钩。相反,他们一再强调,弗理工与中国学生的关系依然强劲。

中国学生心存阴影

21日晚8点多,一对中国留学生夫妇经过弗理工图书馆时,发现那里被警察封锁。当时他们笑着说:不会又发生凶杀案了吧?回家打开邮件一看,果然发生了凶杀案,第二天再得知是中国学生杀了中国学生,更感到震惊。

23日白天,在距离案发的研究生生活中心不远处,这位研究生的陪读太太对我说:“直到今天,每当我经过416枪杀案的大楼时,心里还会觉得很害怕,毕竟心里还有结。现在又发生这样残忍的案子,而且是中国学生干的,当然会有点担心。”

说着,她看着研究生生活中心大楼,忧心忡忡地说:“周日就要在那里办春节联欢会了,不知道会不会受影响?”

这种心态眼下在弗理工的中国学生及其家属中很普遍。这位拒绝透露姓名的女士说:“我们在海外,中国人的形象都是联系在一起,我担心这个事件成为国内网站的头条,如果那样国内的家里人会非常担心。这个学校已经很有名了,再出这种名,太不好了。我希望你们媒体不要把这个事情扩大化。”

另一位陪读太太说:“相比于416事件,这个事件个体针对性更强,可能是因为那个中国学生心理问题没解决好,才做出极端的事情,但这毕竟是个体行为,谁也控制不了。在这个学校,感觉还是挺安全的。这个事情给我的教训是,心情不好要好好调适,好好学习,该干嘛干嘛。知道真相以后,心情会慢慢放下来。”

难得的温暖冬日,弗理工主校园的中心草场热闹非凡。这个学校以橄榄球运动著称,许多学生正在练习橄榄球攻防,还有学生在玩飞碟,一派温馨生动、其乐融融的景象。

在操场上试图采访美国学生,他们多数摇头推辞,愿谈的很少。

罗伯特说:“这是一个悲剧,没有理由将之与中国学生族裔联系起来。希望这种事情别再发生了。”塔林对中国学生说:“这是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可能发生的事情,不必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菲律宾籍女生阿斯基诺表示,此事与族裔无关,她与周围的人都认为这是一起孤立的事件。

教会祈祷安抚学生

农学系研究员尚超与疑犯朱海洋在同一幢楼里办公,但没有什么来往。谈起听到这个惨案的第一反应,尚超大声说:“不可思议!不管有什么问题,不能以这种方式来解决,这不是正常人干的事情。我不了解这个人,但这种行为超出了正常人能接受的范围。”

尚超说,中国学生对此事的反应程度不一,有的感到羞辱,有的心理脆弱,觉得承受不了,想哭,更多的情况是疑惑,不理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尚超透露,学校的中国人组织正在试图安抚学生,当地中国人参加的基督教会23日晚本来要举办迎春节聚会,现在改成祈祷会,把心理负担重的中国学生请来,吃个简单的晚餐,唱歌,然后由牧师给他们解疑释惑。

作为老师,尚超表示,他们会开导学生:不要把此事看成是整体中国人的事情,或者说是民族文化的事情。他说,对于作案动机的无端猜测无济于事,重要的是,活着的人们要纪念生命,并且继续往前走,每个人干好本职工作。

尚超请国内的家长和国人放心,弗理工经过416事件以后,已经很有经验,后面一定会有所动作。校方在应急方面有很大进步,很负责任。他说,周围的美国同事觉悟很高,他们都是在安慰学生,决没有歧视中国学生。

电脑专业教授塞弗说,不会因为此事觉得中国学生有暴力倾向,恰恰相反,他的担忧是,中国学生可能因为这个事件觉得弗理工不安全,望而却步。他说:“其实这里是非常安全,人们很友好,因为黑堡是个小城市,发生这样的事情比在大城市发生更令人震惊,但人们决不会因此对中国学生另眼相待。”

一位从韩国来弗理工看望女儿的新闻学教授说,416事件后,他曾建议韩国政府向美国人道歉。他说,许多研究生在美国学业繁重,又没有朋友,遇到问题化解不开,容易产生过激行为,希望外国学生在美国要广交朋友,加强相互联系。

重点帮助中国学生

弗理工发言人辛克和研究生院院长德鲍表示,这起案件不会影响弗理工与中国学生的强劲关系,希望中国学生继续把弗理工看作安全的、欢迎他们的地方。

辛克23日在接受侨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对于这个案件的性质、疑犯的动机、以及两人的关系,警方正在调查之中,尽管博客上有各种说法,也有各种报道,但现在无法确认。

辛克表示,除了警方宣布这是一起杀头案外,没法证实法新社有关警察赶到时,凶手正拿着死者头颅的报道。

这位副校长帮办透露,目前校方正在跟两人的朋友和其他证人接触,了解情况。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为学生提供心理帮助,尤其是经历过416事件的学生和中国学生学者。校方与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一起组成专门的心理咨询小组,帮助中国学生。

记者来到研究生生活中心,看到警戒线已撤除,但案发地AU BON PAIN咖啡厅关门歇业。遇害者杨馨的宿舍就在楼上。

德鲍在咖啡厅门口接受侨报记者独家专访时透露,案发时,研究生会的指导老师LU教授正在北京,5个小时后,校方确认了受害者身份和联络方式,通过LU教授与杨馨在北京的母亲取得联系。校方已发出邀请函,并请求驻华使馆帮助,让杨母尽快获得签证,来美料理后事。

23日,弗理工与中国驻美使馆联络,商讨下一步行动。德鲍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会谈,很有成效,尽管这是非常不幸的情形,但相信双方今后几周为此会有非常密切的合作。”

德鲍透露,根据校方与中国使馆的协定,将由中方与朱海洋的家庭取得联系。她说:“以尊重的态度对待他很重要,但他的事情主要由警方和中国使馆负责。”

辛克透露,被控一级谋杀的朱海洋现被拘禁中,不得保释,将由法庭决定他的命运,他已经约请律师,即将进入法律程序。

辛克强调,弗理工与中国学生过去几十年的联系非常强劲紧密,虽然中国学生担忧此事影响他们形象可以理解,但目前并无任何歧视迹象,他们同样受惊吓,需要得到帮助。这是一个很有爱心的校园。

辛克说:“弗理工137年历史,仅有的两起悲剧在两年内发生,确实令人发狂。但我相信,包括已经在这里学习的中国学生都会说,其实这里很安全。”他表示,416事件后,学校加强了应急反应,拥有了两年前没有的技术。这起案件发生后,校方在15分钟内通知了4万名师生,反应还是很及时的。

据悉,目前弗理工有500多位中国留学生,如果加上华裔教职工和家属,多达1千多人。

德鲍表示,本周日中国学生春节联欢会将如期在研究生院礼堂举行,但会加入祝福生命的内容,而且会在AU BON PAIN咖啡厅门口设台,纪念杨馨。

他人印象中的朱海洋和杨馨

据熟悉朱海洋的人士称,他以前给人的感觉“很阳光”,人际关系很好,大家对他的印象很好,正因如此,事情发生后,很多人觉得难以置信,难以接受。与朱海洋同办公室的一个外国博士生一直哭,觉得有负罪感。

这两天,农经系的老师一直在开导学生,让他们说,让他们哭,让他们倾诉。

这位匿名人士希望,不要因为这个事件,就想当然地认为朱海洋是个怪异孤僻的“恶魔”。她对侨报记者说。朱海洋平时表现很正常,一直到案发前的下午,他还与上课的学生有说有笑,看不出有任何异常。现在他在监狱里,大家没法为他做什么,只能听从法律处理。

这位女士坚称,前两天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的博客是假的,有人在借机炒作。

杨馨来校不到两周便命丧他乡,会计系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深感惋惜。工作人员说,与杨馨只有很简短的接触,对她知之不多,感觉她是一个很甜美、很有礼貌的女孩,前几天还专门打电话给系办,对工作人员对她入校后的帮助表示感谢。

按惯例,系办要约新研究生面谈,给他们在新校园的学习生活提供一些指导,但还没来得及约谈杨馨,周二杨馨刚上了来弗理工后的第一堂课,周三晚上就遇害了。

“她才22岁,如花的年龄,多可惜呀!”这位工作人员说。

弗州理工血案续:嫌犯被曝苦追被害北京女孩

环球时报/核心提示:弗州理工大学中国女留学生被害案又有新进展。据嫌犯朱海洋的同学透露,在案发前10天,朱海洋曾表示非常喜欢来自北京的杨欣(音译),希望成为被害人的男朋友。

环球时报1月24日报道 据美国弗吉尼亚州的《里士满时报——时事通讯》(Richmond Times-Dispatch)1月23日报道,弗州理工大学中国女留学生被害案又有新进展。据嫌犯朱海洋(音译)的同学透露,在案发前10天,朱海洋曾表示非常喜欢来自北京的杨欣(音译),希望成为被害人的男朋友。

朱海洋的一位朋友称,“朱海洋说他非常喜欢那个女孩(被害人杨欣),我认为他想成为她的男朋友。”朱海洋的朋友称,朱海洋从没有提到杨欣是否喜欢他,也没有说过在杨欣来弗吉尼亚理工大学之前两人是否认识。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的发言人表示,警方不打算向外界提供更多有关嫌犯和被害人关系的详细资料。这是这位朋友唯一一次听到朱海洋谈论杨欣。

当地调查人员已经搜查了朱海洋和杨欣的住所。在朱海洋的房间中找到如下证物:两张刀具票据、一个从当地超市购买的包、一部紫色数码相机、一本医疗信息手册、电脑U盘、一本名为《陌生人群》的书籍。调查人员在杨欣的公寓中搜到了一张开给朱海洋的 40美元票据、一部照相机、一个粉色的日记本、电脑U盘、电脑闪存和一封没有寄出的信。调查员透露,在那封没有寄出的信封上有一个“红色的唇印”。

另据WSLS-TV电视台报道,在当地时间1月25日晚上7点中国农历新年之际,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在研究生生活中心将为杨欣举行一个纪念仪式。据称,杨欣的葬礼将在中国举行,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方负责人希望与杨欣的家人会面。

该校负责人称,一个来自华盛顿的中国大使馆代表团已经与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方见面,中方代表团希望嫌犯朱海洋能得到法律指导,他的权利应得到尊重。

朱海洋大学同学“到这一步,可能是压力逼的”

新闻晚报/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园惨案的嫌犯朱海洋,原是上海海洋大学(原名上海水产大学)经济贸易学院2001级国贸专业本科生、研究生,2008年前往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攻读农业经济学博士学位。

朱海洋是个什么样的人?今天上午,记者采访到了他的大学同学王老师。王老师说,他和朱海洋是朋友,经常聚在一起聊天。去年朱去了美国后,他还在QQ上和朱聊过天,看了朱在QQ空间里写的博客。

“他是个很开朗的人,为人很热情。”王老师说,“昨天我听说他的事情后,第一反应是:在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 ”据王老师的回忆,有一天他和几个朋友在寝室里比划着一把东洋刀,彼此开着玩笑,那时朱海洋走了进来,劝他们说:“别玩了,当心伤着了。”“所以,听到他用这么极端的方式杀一个女生,我感到非常吃惊。 ”

据介绍,朱海洋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他当年是从宁波考到了上海。他的英语特别优秀,2004年参加全国大学生英语竞赛,夺得了一等奖。还曾获得2003年上海水产大学 “侯朝海”奖学金。

王老师说,朱海洋长得挺帅气,是个很健谈的人。他对赴美留学一直充满向往。本科毕业时,他拿到了美国高校的入学通知,但因为是自费的,所以没去。研究生时他拿到了奖学金,终于圆了留学梦。他在海洋大学读书时有女朋友,后来分手了。

到美国后,他在QQ空间里写了一篇博客,说到了美国,才知道星巴克这么便宜,他很喜欢看美国的橄榄球赛。 “看得出,那时他对美国的生活很好奇,充满了信心。”但后来,朱海洋在QQ上跟王老师说,那边读书的压力太大了,他每天都在过高三那样的苦日子。他要王老师转告一个师妹,“读经济学的人,千万别去美国。”而且,王老师从他的话里得知,美国的就业形势非常严峻,朱海洋读的是农业经济学专业,找工作很难。 “朱海洋英语这么好,他却说跟外国学生打交道比较难……我想,他走到这一步,可能是被压力逼的。 ”王老师叹了口气。

至于传闻说的朱海洋股票投资失败,被遇害女生骗钱,王老师表示他不知情。 “我觉得,留学前一定要做好心理准备,要能承受住压力,否则就有可能酿成悲剧啊。 ”王老师说。

朱海洋的朋友论坛透露:在海洋的事上,我真愧疚!

论坛/这几天上论坛里看了很多关于朱海洋的贴子,作为熟悉他的人,忍不住也想说些话.也算是让大家更了解朱海洋事件的真相.

我和朱海洋认识得很早,因为我和他是差不多时间到VT的,他给我的总体印象是善良,上进,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对朋友也很热情,平时的时候也经常和他吃饭,买菜.

说到那个受害者如何和他认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初我知道这个女的,我也是偶然到朱海洋住的地方去的时候见到杨小姐,第一次的印象是不错的,人长得挺好也很善于和人打交道,八面玲珑的.后来朱海洋和我说,杨在他那会住上几天.我就和他打趣让他把握住机会,抱得美人归.他当时不置可否,只是笑得挺开心的.

大概十几号的样子吧,我在路上又看见了朱海洋,就开玩笑问他进了几垒了? 当时他的脸色很尴尬,我也就没客气问他发生啥事了? 他很犹豫,吞吞吐吐地才说出点事,总结一下就是他和那个女的本垒了,他也没有想到这么快,但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女的事后却说当时她不是自愿的,要他拿出钱来补偿她,不然的话,她就去警察局和学校去举报他.我听了几乎要昏过去了,我就和朱海洋说”现在都啥时代了,又是在美国,你们的事根本不算事,随便让她去告”.朱海洋当时说,他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他也一直是好学生,万一被那个女的告了,自己和家里人都会没有面子的,所以很纠结.谈了一会儿,因为我俩都有事,就各自走了.没想到,我再知道朱海洋的消息是在电视上.

现在想想,我真是不应该啊,如果当时再多陪朱海洋一会,再劝解他几句,说不定他能够找到合适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不要这么过激.

反思:朱海洋砍死杨欣的背后 我们的教育怎么啦?

九都传媒/留美博士朱海洋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用菜刀砍死同胞杨欣,警方赶到之时,嫌犯手上正提着受害人杨欣的头颅!

这种极端反人类行为居然是08年秋季刚刚来到美国就读农业和经济学博士的中国人朱海洋“成就”的。面对这样丧心病狂的残忍举动,身为中国人,此刻,我真想带上面具,任谁都认不出我来。万分庆幸的是,我不在美国,不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我可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地准备回家过年了。

只是,我的心一阵阵收紧,前所未有。华盛顿邮报消息称朱海洋制造的这起校园惨案令人费解,朱海洋砍杀杨欣时,两人在一起喝咖啡,没厉声没高声也没尖叫声,朱海洋就这么抽出一把菜刀砍下杨欣的头来。用弗吉尼亚理工大学校警警长温戴尔的话说“犯罪现场令人毛骨悚然”!当警察询问朱海洋有无别的作案工具时,他告诉警察们背包里还有。他的背包中除笔记本电脑外,另有“好几把开刃的刀”!

美国人难以理解的地方在于,朱海洋此次的暴行有别于07年四月发生在该校的赵承熙制造的校园惨案。赵承熙曾经与那些担心他暴力日记的心理专家、校警和老师们都有过冲突争吵而朱海洋是去年秋天刚到美国并且没有明显心理问题的;赵承熙内向孤独而朱海洋“善于交际待人友好”,乔希斯蒂文斯甚至让朱海洋做他的助教认为朱“令人愉快并乐于助人”,几乎什么时候见到的朱海洋都面露微笑……朱海洋怎么可能制造出这样的惊天惨案?!

我们的教育我们的文化也许能回答这样的问题。想想我们的周围,想想马加爵杨佳们等等惊天大案的制造者,一切似乎都能明白吧。只是,好不容易去了美国结果却把屠刀举向了同胞?到底跟同胞有多大的仇怨竟然砍下了她的头颅(无非是恋人不成恼羞成怒无非是心胸狭窄恶毒变态)?

联想起听到在国外的中国人抢劫同胞的故事(在英国的时候就听到过几起这样的事),说着汉语的“抢劫”抢劫的是同样说着汉语的中国人,我的心里充满了悲凉,自相残杀,并且残杀的理由令人可笑,我们的教育我们的文化我们的民族到底怎么啦?

朱海洋指维修人员偷了他的鞋子 房东对他的描述

来源:译言

Sturbridge广场酒店式公寓以及别墅式公寓的所有人及业主Will Segar和他的手下们正在维修嫌犯朱海洋的房屋。

Segar表示他与朱海洋(Haiyang Zhu)的不快是从那次朱海洋拒绝打开暖气开始的 — 这导致了水管破裂,水在他和邻居的别墅式公寓里乱溅。

Segar同时表示朱海洋在屋内放有一大堆柴火,找他质问的时候“他说自己与维修人员相处艰难”。

从那时起,Segar和朱海洋的矛盾日渐升级。

这也令朱海洋在与他同住的两个室友和同在Sturbridge广场居住的300人中格外显眼。

“他到办公室指责维修人员偷了他的鞋子和T恤,这使领导很为难。这是错误的处理方式”,Segar表示。

Segar表示朱海洋曾带杨欣(Xin Yang)到租住办公室填表。

他说朱海洋一直不让杨欣填入自己的身份信息而要求先把租房手续办妥。Segar拒绝他的要求后,他们两人走了。

Segar表示他的物管经理曾询问在警局的朋友如何对付朱海洋。

他说那警官表示这是租户与业主的矛盾,警方不便插手。

Segar表示他的物管经理也曾找到校方私下表达过意见 — 校方没管这事。

Cranwell国际中心的Kim Beisecker主任表示,校方常帮助结局业主与学生的纠纷,但是并没有对这一起事件的记录。

她表示Segar与朱海洋之间不可否认的存在矛盾,但她形容其为“文化差异”导致的。

在朱海洋的家乡中国宁波及其周边城市是没有暖气的,她认为朱海洋可能会认为使用暖气是一种浪费钱和资源的行为。

校方周四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威胁评估小组和关怀小组都还没有对朱海洋的报告。校方同时指出朱海洋在此事件前在此地没有任何犯罪记录。而朱海洋的同学,助教Ken Stanton对其有另一番描述。

“很难想象他被卷入这么一件事情”,他表示。

Stanton表示朱海洋很难让人联想到赵承熙(Seung-Hiu Cho) — 这个男子于(2007年)4月16日夺走了一个朋友及其他31人的生命。

他还表示,“当他和你说话时,会面带微笑。我认为他是个很友善的人”。

无论人们怎么评价朱海洋 — 他在周三晚上的行为将改变他的后半生。

Virginia Tech murder suspect described by those who knew him

Landlord and owner of the Sturbridge Square Apartments and Townhomes, Will Segar, and his maintainence crew, make repairs at the home of murder suspect Haiyang Zhu.

Segar says his confrontations with Zhu began when Zhu refused to turn on the heat—causing pipes to freeze and burst in his townhouse and his neighbors.

Segar also says Zhu kept a large pile of firewood in the middle of his townhouse, and when he confronted him about it Segar says “He got a little tough with me he got abrasive with my maintenance guy.“

Since then, Segar says he has had one problem after another with Zhu.

It’s what made Zhu stand out from his two roommates and the more than 300 other tenants at Sturbridge Square.

“He accused the maintenance man of stealing shoes and t-shirts and came to the office and gave the manager a hard time. One of those guys who rubbed you the wrong way,“ says Segar.

Segar says Zhu brought Xin Yang by the rental office to fill out an application.

He says Zhu wouldn’t let Yang give him her identification until *after* he rented her an apartment. When Segar wouldn’t agree—the two left.

Segar says his property manager asked a friend who is a Blacksburg police officer how they should handle Zhu.

He says the officer told him that because it was a tenant/landlord dispute that they were on their own.

Segar says his property manager also had an informal conversation with university affairs about their problem with Zhu—but says they didn’t help either.

Kim Beisecker, the director of the Cranwell International Center, says that while the university deals with landlords on a regular basis, that she has no record about that specific problem at Sturbridge Square.

She says she has no doubt that there was a problem between Segar and Zhu, but says it was likely a ‘cultural misunderstanding’.

There is no heat in private residences in Ningbo, China or the surrounding area—which is where Zhu is from.

She says Zhu could have viewed heat as a waste of energy resources and money.

The university said in a news conference Thursday that Zhu had not been under review by its ‘Threat Assessment’ or ‘CARE’ teams.

It also said Zhu had not come before the workings of the Virginia Tech or Blacksburg police departments.

Fellow graduate student and teaching assistant, Ken Stanton, paints a different picture of Zho.

“It’s hard to believe he would be involved in something like this, he says.“

Stanton says Zhu is nothing like Seung-Hiu Cho—who took the life of his friend and thirty-one others on April 16th.

He says, “He’d talk right to you, generally smiling, nice guy from what I know of him.“

However people describe Zhu’s personality—it’s the actions he’s accused of making Wednesday night that will determine his fate.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