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124/加拿大“闻”到中国春节味

(星星生活特稿/作者:枫树)小时候,我居住的北方小城里,冬天来到的时候,家家都生起了炉子,长长的烟筒不仅把有害气体带到室外,也同时扩大了传热面积,所以当炉子烟筒搭起来的时候,我们便开始扳着指头数着日子盼过年了。

我最喜欢围着炉子,看外婆准备年货,油炸、蛋饺、花生糖、丸子、年糕、盐茶蛋等等……外婆的手仿佛会变魔术般,很快的功夫,一大堆不起眼的,普普通通的原材料在外婆的手中,在热气腾腾的锅里,随着香气四溢的味道,就变成了香甜可口,色彩斑斓的美味食品了。春节的味道便从那一刻开始闻到了。

在那个经济贫乏的年代,过年的基本内容对孩子们来说就是穿新衣吃年饭,再就是玩了。而这些食品足以让我们这些小孩子们垂涎三尺了,不过我们还是要等,等到三十晚上,大年初一,才能陆续地吃到口中。

年三十的晚饭是有讲究的,虽然经济比较匮乏,但通常还是能够买到些鱼肉,可那香喷喷的鱼是不能随便吃的,要留到初一才能动,用以预示来年富足有余。而团圆的丸子是必不可少的,通常是做成大狮子头,有一个全家分享,意味着家人永远在一起圆圆满满。

因为外婆和父母都是生活在北方的南方人,所以生活习惯基本是按南方人的。大年初一早上,我们通常是吃年糕、点心、茶叶鸡蛋等。新年的第一天是不可以动刀的,所以通常初一的饭都是头天就准备好了的。直到后来我们长大出去上学,工作后,才把北方人初一早上吃饺子的习惯带回了家。那时候家里也有了电视,所以晚上大家围坐在一起,一边看着春节晚会,一边包着饺子,也别有一番温馨和滋味吧。

不过同吃美味一样吸引我们的就是玩,首先是放鞭炮,吃完了年夜饭,便从爸爸手中要来半截烟头,和兄弟们一起到楼下去放鞭炮。那时鞭炮的花样不多,父母给买的量也有限,所以那一个个细小的鞭炮,也是一个,一个地放。如果哪个哑了,一定要赶紧跑过去找回来重放,一个也舍不得浪费了。记得有年哥哥为了找回放哑的鞭炮,被别人的鞭炮炸到,差点就挨到了眼睛。打那以后,我们便格外小心了。因为鞭炮不多,放完了,再看看热闹,便依依不舍地回家了。

那时候没有电视看,怎么熬夜呢,通常是外婆带着我和哥哥,外加邻家的一位我的同学,围着小餐桌打牌,捉娘娘,升级,信不信由你……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变换着花样玩,很快便到了午夜。十二点前后,又是一番爆竹声浪,吃够了,玩够了,也累了,在欢笑中我们枕着新年的脚步声入梦。

记得来加的第一年,我们连一份带农历的挂历都没有,教会发的一张小小的带农历的年历卡便是我们的宝贝了。如果不看年历,便只有等到中国留学生联谊会组织活动时才会惊觉,哦,春节要到了。周围的华人超市极少,仅有的两家还是越南华侨开的。中国城倒是早都有了,但离家较远,所以我们很少去。而那时也没有中文电视,据说那时在士嘉宝有粤语电视,但我们看不到。总之,在周围的世界里你是无法感受到中国的春节要到了。

那年春节,为了让年幼的儿子能够在异国他乡感受到中国新年的气氛,年前,我依照记忆中外婆的样子,当然花了比外婆多很多的时间,炸馓子炸丸子,直炸的满屋飘香。饺子也早早包好,准备作为大年初一的早点。年三十晚上,有鱼,有肉,多了几道菜便是年夜饭。每当儿子惊奇时,便不失时机地告诉他,要过春节了,这可是咱们中国人最大,最喜庆的节日。三十晚上还有一大内容,就是等到十二点后,电话便宜了,给国内的父母打电话,恭贺新年并报平安!

渐渐地从大陆来的移民多了,华人的超市也多了。几乎十一月左右,各家华人超市便开始了宣传,凡购物超过多少钱,便赠送一幅精美的挂历,当然是有农历的了。前几年,大家还稀罕,每到这个时候便常常会超前预支,买些原本不需要买的东西。一个原因是为了多拿几份好送朋友,近两年有点泛滥了,吸引力也就减弱不少。

这里的中国年货也越来越齐全了,什么金元宝、年糕、青红丝、发菜、莲菜,还有祭奠祖宗的祭品,纸币香火应有尽有。形形色色的春节联欢会也如雨后春笋,此起彼伏地上演着,只要你走出家门就能够闻到春节的味道。不,甚至在家里,也能感受到春节的气氛。

很多西人的大商场也把带有庆贺中国新年的文字,图画刊上了他们的广告。许多政府部门的网站也写出了恭贺中国新年的话语,虽然只是只字片语,却让人感到格外温馨。

几年前,许多中国孩子多的学校已经开始搞些相应的小型庆祝活动,比如,挂个“福”字,做个灯笼,狮子舞的表演等等。有的学校只要家长有要求,大年初一孩子还可以休假一天,当然俺是从没有让孩子们享受过这个“特权”。

现在我不再需要刻意去营造春节的气氛,只要走出去,你便可以“闻”到春节的味道。它说明随着中国人的增多,在加拿大的影响力也在一天天增加;祝愿世界各地的华人都能够像加拿大的华人一样过个快乐幸福的春节!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