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14/从“赵本山移民”看新闻的注意力价值

木然/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赵本山移民加拿大假新闻”事件,源头来自我一位曾同事多年的同行朋友捷克佳,捷克佳在发出这则消息的前后,曾就消息的真实性与我有过探讨与推敲,以我对他的了解判断,此事并非空穴来风。我这么说是因为他确实是一位严肃的新闻从业员,他一向对明星八卦新闻缺乏兴趣,他也不需要靠捕风捉影求生存。但事情如今已到了无从解释的地步,因为赵本山本人斩钉截铁般否认。

我想捷克佳现在最无奈的,不是被人指着鼻子说造假,而是海内外华文媒体依旧发挥不屈不挠的精神,借助网络的发酵功能,继续以这则新闻为酵母,盲目求取这则新闻最大的注意力价值,这才是新闻以外值得深思的问题。

新闻的“注意力价值”是近年来讨论最多的话题。从心理学上看,注意力是指人们关注一个主题、一个事件、一种行为的持久程度。在今日互联网信息爆炸、各种媒介在同一市场竞争的环境下,注意力成为信息社会中一种稀缺的资源而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新闻的注意力价值,实质就是新闻媒介透过一则能吸引大众注意力的新闻获取利益。

“赵本山移民”这则新闻开始衹是发表在捷克佳的博客上,发布者只看到这则新闻潜在的注意力,但他媒体却看到了这则新闻的“注意力价值”,于是不断借此发酵,报道者为创造或扩展这则新闻的注意力价值,甚至远离新闻本身,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深挖“注意力价值”这井新泉,新闻的真实性与严肃性渐行逐远,这就是今日的媒体。

唯一能令我们安慰的是,这则新闻给我们提供了一个价值评说的机会,我们可以据此回到新闻的原点,继续研习新闻本能的东西。

如果我们对这则新闻实行复盘研习的话,“赵本山移民加拿大”最早在多伦多“东北内蒙大联欢记者会”上,由一位关键人士作非正式发布,闻者包括了与会记者(自然也包括了捷克佳)在内的所有参与者,发布这则消息的,不止一家媒体,这说明这则消息的源头是清晰的,不清晰的地带,是未得到当事人赵本山的认可。按照传统的理论,作为传媒人本应先想方设法找到赵本山回应,再发新闻,但今日媒体在注意力经济影响下,这种传统的观念已有改变,传媒人在接触到一则新闻时,习惯性地将“快速抓住受众”作为新闻点的判断,以提升媒体的竞争力,这是传媒人在同一“新闻境”下的操作思维,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因为在时效性愈来愈重要的今天,对新闻真实性的诠释,已给传媒人留下一个松动的空间,这个空间是,媒体往往将新闻的时效性视作第一落点,抢快抢及时点,人人都这么做,习惯成为真理。

也就是说,在注意力经济下,媒体在“及时性”与“真实性”两点间的合理优化,是在法律原则下的互让与补充,而不是彼此否定,这是网络时代赋予新闻传播的一个新空间,与炒作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博导喻国明教授所提出的传播产业是一种“注意力经济”的理论,当新闻实现第一落点后,并不等于这则新闻的传播就此完结,还要实现属于第二落点的“给出解释”和第三落点的“价值评说”。假如我们将这个原则套在“赵本山移民”这则新闻上,我们不难看到,国内媒体的着重点多纠缠于这则新闻的第一落点,未能接力性地完成这则新闻的第二落点和第三落点,这是问题的关键。

我们假设,当捷克佳先生透过自己的专业判断,以他的专业经验和品格促使“赵本山移民加拿大”这则新闻完成第一落点,他传媒接力就赵本山(或者他的妻子或者他的孩子)是否有移民的想法?是否曾接触过移民公司或移民顾问?是否曾递交移民档案?中国艺人移民国外的倾向和原因(譬如巩俐移民新加坡)展开进一步的追踪,以迫使新闻的主角赵本山回到新闻面前来重新面对,尽管这是个比较困难的事情,但这正体现出“注意力价值”的珍贵,无论赵本山用“是”或“不是”来回答媒体的提问,作为公众人物,他只有面对,而不能随心所欲地忽悠媒体,忽悠我们这个充满着可能、智慧和科学的年代,这才是实现“赵本山移民”这则新闻更高价值的意义,是网络信息社会里,新闻传播的有用价值。

【原文发表于11月14日星岛日报副刊“木然纪事”专栏,修改版发表于11月14日的《加拿大都市报》“都市时评”专栏,博客版为第三稿】

【转载请署明原文刊登“事事如意网”木然博客:http://www.ccue.com/blog/blog/muran】

热帖:赵本山移民加国与臧天朔案有关

来源:环球网论坛

11月5日,传出了赵本山要移民加拿大的消息,被媒体得知后求证,赵本山一直拒听电话,后无奈之下,用短信模糊回应“是的”。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全国媒体纷纷转载,引起了全国民众的极大关注,在国内发展得好好的,怎么说走就走呢?赵本山否认了要移民国外的说法,表示根在这里,不会移民去加拿大。 然而据知情人士透露,赵本山移民加拿大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并且上个月就被批准。据这位知情人透露:赵本山移民的事情在相关办理部门是有据可查的,不过移民的原因远没大家想得那么简单,应该是同臧天朔所涉及的命案有很大的关系。

通过查询得知:其实赵本山同臧天朔认识很多年了,两人还曾一起演出过《朋友》,两人之间是很好的朋友关系。臧天朔是个性格耿直又十分暴躁的人,就像是他所创作的朋友一样非常热心,对朋友两肋插刀,很讲义气。而赵就不一样,真实下的赵本山就像他演的小品一样圆滑,再加上赵本山是北京娱乐界中的大哥大,可以说是东北人的骄傲。许多时候,如有东北老乡的新酒吧、KTV开张了,经常要请赵本山前往捧场的,赵本人也乐意。而酒吧、KTV等这些娱乐场所本身就是涉黑比较高的场所。如此一来,赵无论是在白道还是黑道都混得开。东北人在北京的势力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酒吧、KTV等这些娱乐场所几乎是东北人的天下。赵本人也是挺讲义气的,几年前中央台不让他带徒弟上春晚,赵一火,就干脆不上了,直到中央台妥协。所以说赵本山在东北人中用一呼百应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这一点臧是非常崇拜赵的,一来两往就成为了好朋友了。再加上臧的性格很容易惹出事情,自然就少了要打打杀杀的,赵就给他介绍不少东北老乡认识,几年前臧在某地开酒吧时,弄出了点事件,臧所请的内保,都是东北人。据这位知情人讲,都是赵本山介绍认识的。

臧虽已涉黑被抓,其实臧同赵都是受害者,吃的都是讲朋友义气的亏,人家看中的就是他们的名气,结果被人利用.大家首先要知道,他们请来的人不是三岁小孩,都是能负责刑事责任的成年人了,何事为违法,何事不可为,他们心里早已有数了, 臧总不可能请一些人直接去砍人吧.虽然同东北帮称兄道弟,可能都不是很熟悉,这就好比是一个老板请了工人来打工,名义上是自己人了,可却不知道他的底细,甚至他却在工作之余背着老板去瞎搞,老板还不知情,到了最后来给他背黑锅.

无论赵本山要移民加拿大的消息是真是假,这件事总算给他俩提了个醒,交朋友,讲义气,一定要慎之又慎;交上一些别有用心的狐朋狗友,后果很严重.无论名气多大,如果一旦违法,最终是逃避不了法律的制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赵本山自己导演了退出春晚和移居国外事件

新浪博客/文、鸿水

最近几天,赵本山一下子又“新闻”起来,其起因和两个事件有关:一、赵本山要退出春晚;二、赵本山要移居加拿大。这两个事件在娱乐江湖里所掀起的风浪是毋庸置疑的。不过,日前,赵本山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进行了正确的否认,从而使得本轮的炒作得到完美收官。也恰恰是结果的完美、预期的完美,使得赵本山的移居事件和巩俐的宣誓成为新加坡人有着本质的区别。也使得其幕后“主谋”浮出水面,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本山“大先生”本人。

前不久,赵本山明明在剧组带领自家的徒弟一干人等一起赶拍《关东大先生》,可是,关于赵本山退出春晚的消息却不胫而走,媒体的追踪报道使得这一消息引发广泛讨论。不过,这只是一针兴奋剂,要想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和关注到赵本山想要让别人关注的内容上,必须还要猛药。于是,紧接着,另一条重磅新闻被如法炮制,赵本山移居加拿大的消息一经发布,引起了更广泛的讨论,而这时,巩俐宣誓加入新加坡国籍的新闻和赵本山移居加拿大的消息形成了累加效应,很多人对于明星改国籍等等进行了爱国主义似的总结和发泄。

但这一切因为是预算策划好的,而且对于赵本山本人不会产生任何不良影响,所以,对于赵本山来说,都不着急回应。因为他要的并不是宣传自己,而是宣传他的产品——《关东大先生》,所以,几天后,当像朱军、白岩松这样的名嘴现身《关东大先生》在沈阳举行的关机仪式时,前所未有的隆重的关机仪式就这么盛大召开了。而在这次关机仪式的媒体发布会上,赵本山对“退出春晚”和“移民定居”这两个话题都给予了直接回应。

关于春晚,赵半山的回应非常江湖,他说:“只有春晚不选我,我没有拒绝。”关于移民:“这件事情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都不知道这个事,完全是谣言。”关于谣言是怎么传出去的,有报道中说:赵本山估计是一次参加朋友女儿婚礼,随便一说孩子在国外生活挺好的,就这样传出来了,“我不想移民,更不想拿移民证实什么。”

针对两个事件的针对性回应,和正确得不能再正确的场合,使得鸿水恍然大悟。原来,赵本山自导自演了一场关于《关东大先生》的策划推广。赵本山比谁都清楚,这部戏是赵本山和自家徒弟包场,但是,要想让观众关注,光说戏没用,必须有其他的娱乐爆料,于是,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关东大先生》,赵本山用自己的名号做起了针对该剧的推广。什么退出春晚、移居国外都只不过是一些花絮,最终赵本山希望更多人将眼光落到《关东大先生》这部剧上。赵本山针对该事件的导演走的是:先曝光——沉默——再曝光——沉默——最后否认。至此,炒作事件完美结尾。而赵本山的良苦用心也得到慰藉。太多的人通过这两个事件知道了《关东大先生》。这就是赵本山的唯一目的。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