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812/栾菊杰荣耀结束北京奥运之旅

luanjujie1.jpg
8月11日,北京奥运会女子花剑个人1/32决赛在北京举行,代表加拿大出战的“击剑妈妈”栾菊杰(右),以13:9战胜突尼斯选手布贝克里,成功晋级。 中新社发 盛佳鹏 摄

luanjujie2.jpg8月7日,击剑名将栾菊杰在北京奥运新闻中心召开的发布会上说,退役20年后复出,只是为了能够参加北京奥运会,至于成绩好坏是不需要去关心的问题。本届奥运会栾菊杰将代表加拿大奥运代表队出战。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栾菊杰为中国队获得了第一枚奥运会击剑金牌。 中新社发 杜洋 摄

luanjujie3.jpg
8月11日,北京奥运会女子花剑个人1/32决赛在击剑馆进行,加拿大选手栾菊杰13比9战胜突尼斯选手伊娜·布贝克里。图为栾菊杰获胜后高举“祖国好”。 中新社发 盛佳鹏 摄

栾菊杰荣耀结束北京奥运之旅

中新社北京八月十一日电 (记者 王欢)战胜非洲锦标赛冠军,负于雅典奥运会第四名得主,代表加拿大出战北京奥运会女子花剑个人赛的栾菊杰,赛后高举“祖国好”的横幅,以十分荣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北京奥运会征程。

耗时十五个月,历经三十六场积分赛,五十岁的栾菊杰以惊人的毅力拼得北京奥运会入场券。今天站到国家击剑中心的剑道上,栾菊杰赢得了所有对手和观众对待冠军般的礼遇。

京奥首战,排名靠后的栾菊杰就遭遇非洲锦标赛冠军得主、突尼斯小将伊娜·布贝克里的挑战。三十岁的年龄差距丝毫没有左右这场抗争的结局。栾菊杰顽强的防守多次粉碎对手凶猛的进攻,防守反击更屡屡建功,十三比九,栾菊杰以绝对优势赢得了在故乡的首场胜利。

“我在比赛中出现了很多错误,而她的防守非常稳健。她的世界排名比我低了七十多位,能够战胜我,她发挥得很出色。”布贝克里言语中透露出对这位老将的敬佩。

三十二分之一决赛,栾菊杰碰上了匈牙利名将穆罕默德·艾达,后者曾在雅典奥运会上夺得第四名。一改以往防守为主的战术,艾达今天开局就发动了凌厉攻势,三比十二进入最后一局,栾菊杰放开手脚,一举扳回四剑。虽然无缘晋级,栾菊杰依然实现了自己享受奥运的最大目标。

赛后,栾菊杰动情地打出“祖国好”的横幅,“我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能参加北京奥运会,今生无憾!”全场观众起立为这位老将鼓掌喝彩,带着荣耀,她结束了自己创纪录的奥运之旅。

栾菊杰:战局未启已创奇迹 “半百”剑客的最高境界

中新社北京八月十一日电 题:“半百”剑客的最高境界

中新社记者 王欢

举剑于眉间向对方敬礼致意,五十岁“高龄”的栾菊杰今天站到北京奥运会的剑道上,准备迎战与自己相差三十岁的非洲冠军。此刻,她享受着全场中国和加拿大观众的欢呼,战局未启,已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

从古代到现代,击剑已经从决斗演变为体育运动,作为欧洲古老的一项贵族运动,传承下了它最有价值的东西。而这些价值,在栾菊杰身上得到了完美体现。

礼仪:用剑决斗,交锋前双方要举剑于眉间向对方敬礼致意,生死之争,也不失骑士风度。每局休息时间后重新上场,栾菊杰都向对手、裁判和观众致以标准的敬礼;比赛结束,她高举“祖国好”的大字横幅,向一直为她加油鼓励的现场观众挥手致意。

灵活:击剑运动员手上动作变化复杂,步伐移动快而频繁,要在激烈的对抗格斗中完成攻防转换快,要求运动员必须具备力量、速度、柔韧、协调和耐力等各种运动素质。

这对于五十岁的栾菊杰来说是最大的挑战。然而比赛中,人们感受不到岁月在栾菊杰身上留下的痕迹,似乎重新看到二十四年前的奥运会上她扬眉剑出鞘的飒爽英姿。

智慧:大脑控制躯体,灵活多变的战术是战胜对手的重要砝码。面对突尼斯小将伊娜·布贝克里的凌厉进攻,栾菊杰以守为攻,从对峙中发现对方破绽一剑制胜,时机就在一念之间。她将激情与豪迈,胆识与智计,在剑道上淋漓尽致地挥洒。

美:击剑被誉为“格斗中的芭蕾”。身着雪白的剑服,头戴威武的护面,手持闪亮的长剑,时而气定神闲,时而动如脱兔。将长发扎成一个小歪辫的栾菊杰在这样一副画卷中还增添了一抹成熟之美。在前来现场助威的丈夫和三个孩子眼中:“她永远是胜者,她是最棒最美的!”

以一胜一负战绩告别奥运赛场,“半百”剑客却并不遗憾,强调只享受过程:“比赛中的成功和失败对我来说都不重要,能够打进奥运决赛圈,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击剑是艺术与技术的完美体现,它教会每一位剑手做到具有骑士般的精神和面对成功或逆境时自我控制的能力,如今的栾菊杰已达最高境界。


“海外华人兵团”光耀北京奥运 栾菊杰虽败获荣

中新网8月12日电 据法国《欧洲时报》报道,50岁的栾菊杰是参加北京奥运会所有击剑运动员的年龄之冠;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她拥有中国唯一一枚奥运会击剑金牌,被誉为“东方第一剑”……

北京奥运会女子花剑个人赛,这位早早出局的剑客却成为众多中外媒体的焦点。  

战胜非洲锦标赛冠军,负于雅典奥运会第四名得主,代表加拿大出战北京奥运会女子花剑个人赛的栾菊杰,赛后高举“祖国好”的横幅,以十分荣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北京奥运会征程。

8月11日站到北京国家击剑中心的剑道上,50岁的栾菊杰赢得了所有对手和观众对待冠军般的礼遇。

北京奥运会首战,排名靠后的栾菊杰就遭遇非洲锦标赛冠军得主、突尼斯小将伊娜·布贝克里的挑战。30岁的年龄差距丝毫没有左右这场抗争的结局。栾菊杰顽强的防守多次粉碎对手凶猛的进攻,防守反击更屡屡建功,13比9,栾菊杰以绝对优势赢得了在故乡的首场胜利。

“我在比赛中出现了很多错误,而她的防守非常稳健。她的世界排名比我低了70多位,能够战胜我,她发挥得很出色。”布贝克里言语中透露出对这位老将的敬佩。

11日下午的三十二分之一决赛,栾菊杰碰上了匈牙利名将穆罕默德·艾达,后者曾在雅典奥运会上夺得第四名。一改以往防守为主的战术,艾达开局就发动了凌厉攻势,3比12进入最后一局,栾菊杰放开手脚,一举扳回四剑。虽然无缘晋级,栾菊杰依然实现了自己享受奥运的最大目标。

当日,栾菊杰在国家会议中心击剑馆举行的女子花剑个人1/16决赛中不敌匈牙利选手穆罕默德·艾达,无缘16强。但她以50多岁高龄挥剑一搏的精神赢得观众的尊敬。她在赛场打出“祖国好”的标语表现出“海外军团”身在异邦心向祖国的拳拳赤子之心。全场观众起立喝彩,玉成京奥一段特别的佳话。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