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08/上海警方通报袭警案情 疑犯与警方争执录音曝光

京华时报/昨天上午10点,上海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7月1日闸北袭警案的详细经过。根据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杨佳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即没有精神方面的问题。目前,杨佳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两次蹲点,“埋伏”5天准备多种工具

上海警方调查显示,6月12日,杨佳来到上海,住在距离芷江西路派出所20米远的旅馆,用望远镜观察派出所。他发现需要穿过几道大门才能进入办公区,且进出人员频繁,于是在6月23日,杨佳放弃对芷江西路派出所的报复,返回北京。

两天后,杨佳乘火车于6月26日到上海,住进梅园招待所。其间,他在一家汽车维修店购买了3公升汽油,并在一家劳动防护用品店花千余元买了催泪瓦斯喷雾剂、防尘面具、橡胶手套等等,还添置了单刃刀具、榔头、登山杖等。

7月1日9点左右,杨佳从招待所走出,步行10分钟就可以到达闸北公安分局所在的闸北政法大楼。知情人称,杨佳曾多次在政法大楼附近踩点,目标是闸北分局的督察支队。

据紧邻政法大楼的银行监控录像显示,杨佳先绕着政法大楼走了一圈,最后从银行和政法大楼之间的一条小路里走出。路口有一个废弃的小屋,杨佳将背包和拉杆箱放在小屋内,身上只戴着装有榔头、催泪瓦斯喷雾器等物的腰包,手里还拿着一些啤酒瓶,瓶内装着汽油。

9点40分,杨佳在天目西路的警车停放处摔了两个啤酒瓶,但没点火。接着,他在政法大楼北门外三四米处的路边花坛处投了5个酒瓶并燃烧起火,突如其来的大火将北门的保安吸引过去,杨佳将最后一个酒瓶扔向保安,并掏出一把十几厘米长的单刃剔骨刀,戴上防尘面具和橡胶手套,趁乱从北门进入政法大楼。

杨佳交代,他点燃酒瓶,一是为了引开保安,更是为了“把此事的社会影响搞大”,而戴防尘面具和橡胶手套是为防止催泪瓦斯伤到自己。

刺倒1人,再寻找下一个目标

杨佳进入的北门是闸北公安分局便民服务通道。进门左边有一个来访者休息和接待室,直走经过一条狭长通道,可到达电梯。

杨佳进门后遇到的第一个人是正在打电话的保安顾建明。他上前用刀柄猛砸其头部,将他砸倒在地。随后,他一手持刀,一手持催泪瓦斯在底楼大厅过道和治安值班室等处,先后袭击了正在工作的倪景荣(47岁,后保处服务中心主任)、方福新(50岁,治安支队民警)、张义阶(56岁,治安支队民警)、张建平(47岁,北站派出所民警)。

据目击者称,当时几位民警大多都坐在办公桌前,杨佳突然冲至面前,朝民警的胸部、颈部连刺数刀,直到对方倒地才寻找下一目标。由于过于突然,遇袭民警往往还来不及呼救就倒在血泊中,鲜血甚至溅到值班室的墙壁上。

一层遇袭的4名民警最终因失血过多不治身亡。法医鉴定,4人身上均有多处刀伤,创口多在8厘米以上,最长的有21厘米,刀刀深及胸腔。

有人听到,杨佳在一层行凶时曾大声喝问督察办公室在哪,得到了“在楼上”的说法。杨佳随即穿过了设在一层的对外办公大厅,趁乱又进入了南侧的消防楼梯。

走廊狭窄,遇袭者不易躲闪

被砸破脑袋的保安顾建明不久后挣扎着站起来,慌忙向指挥中心报告此事。9点42分,指挥中心立即发布调警指令,指令北站派出所、分局就近GPS巡逻车和特警支队民警立即对大楼进行搜捕,并通知相关部门,同时通知救护车到现场救治受伤民警。

此时,杨佳已从一楼窜入南侧的消防楼梯爬上9楼,遇到徐维亚(48岁,交警支队民警),杨佳持刀向徐发起突然袭击。徐维亚全身多处被刺倒地,胸腹部受到重创,其中两道最致命的伤口分别长18厘米和28厘米,后因伤重不治身亡。

之后,在10楼和11楼消防梯外的楼道内,杨佳又分别突然袭击了王凌云(27岁,交警支队民警)和李珂(49岁,科技科民警),王凌云重伤,李珂于当晚11点抢救无效身亡。

记者走访中发现,消防楼梯内平时极少有人走动,每层楼梯口出去后即是电梯门和走廊,走廊很狭窄,光线昏暗。闸北分局一位民警称,在9-11层遇袭的民警都是正好经过楼梯口或在走廊内等电梯,其中一位此前曾是闸北特警队长,但杨佳突然蹿出举刀就刺,再加上走廊狭窄不易躲闪,导致几人都很快中刀倒地。

10多分钟,在5个楼层刺中10人

刺倒李珂后,杨佳返回消防楼梯直奔督察支队办公室所在的21楼,在督察支队2113办公室门口刺倒正在等电梯的督察支队民警吴钰骅,冲进了办公室内。

吴钰骅受伤后一边高声呼叫提醒同事,一边挣扎着爬起来进入办公室内。正在室内工作的督察支队民警林玮和李伟立即起身,眼见杨佳拿着剔骨刀冲向林玮,林玮顺势操起办公椅奋力招架。与此同时,隔壁纪委监察室主任孔中卫闻讯冲了进来,军人出身的孔中卫从身后抱住杨佳,并将他死命摁倒在地。

争斗中,李伟脖子附近被扎伤,孔中卫的腹部被划伤,杨佳得以挣脱开来。孔中卫等4人和随后赶到的督察支队副支队长陈伟、民警容侃敏、纪委干部黄兆泉一起,用办公椅将杨佳牢牢顶在墙角边上,夺下其手中的凶器,给他戴上手铐。与此同时,携枪展开搜索的特警队员赶到,配合将杨佳制服。至此,杨佳共在5个楼层,刺中10人,导致6人牺牲,4人受伤。

据在场的民警回忆,杨佳被擒后暂时被反拷在21层的办公室内。被擒后,他没说一句话,只是不断喘粗气,喉咙里发出“嗬嗬”的低吼声,双眼通红,手上粘满鲜血,白色T恤的左半部已被鲜血浸湿。

此时还不到上午10点。

案发后,上海市检察院提前介入此案,根据《刑法》规定,杨佳已涉嫌故意杀人罪,目前已被检察机关批捕。

-释疑

警方总结伤亡惨重四大原因

无警报缺监控 多处疏于防范

短短10余分钟内,杨佳手持一把剔骨刀,闯入政法大楼,制造了上海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一次袭警案。

不仅外界因此对上海警方的素质和能力产生怀疑,公安部领导也在内部会议上对如此惨重的伤亡感到震惊,甚至有内部人士私下直言这是上海公安的耻辱。

昨天的发布会上,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影回应了质疑,他不认为此次袭警案造成重大伤亡是因为同事的能力不足,他同时公布了此案伤亡惨重的四大原因。

精心预谋持利器

朱影说,凶手精心预谋,凶器是一把十几厘米长的单刃剔骨刀,非常锋利,而遇害民警,当时分散在不同的地点,他们或在埋头工作、或在等电梯、或在楼道中经过,当时是赤手空拳、毫无准备。面对近距离的突然袭击,他们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被各个击破。“哪怕是武林高手,面对突然袭击,能力也是有问题的。”

在一楼遇害的4名民警,当时分别在底楼接待大厅和闸北分局治安支队值班室内工作,先后遭遇凶手。另2位遇害民警分别在9楼、11楼的过道拐角处遭遇凶手。

过道狭窄死角多

闸北政法大楼有3处出入口,呈插花分布,楼内有闸北区多个部门办公,包括信访、身份证拍照、治安受理等,各部门办公场所的楼梯、过道狭窄,死角多,拐角多,在办公区域之间出入没有门禁等物防、技防、人防设施,为凶手隐蔽提供了便利。

各部门间无分隔

这栋楼既是行政办公楼,又是便民服务窗口。大楼的一、二层属于综合接待受理窗口,该区域与其他楼层间没有采取物防、技防等分隔措施。这方便了群众快速到各接待窗口办理事务,同时,也使凶手易于流窜隐蔽作案,不易被搜索人员发现。

作案手段极残忍

朱影还称,凶手作案手段极其残忍。遇害民警均系失血性休克死亡,受伤部位大都在颈部、胸部、腹部等要害部位,凶手用锋利刀具一次戳刺造成的创口,在8.5到28厘米间,创道深及内脏,手段凶残,完全不计后果。

有警方人士分析,除刑侦、特警等少数一线部门,分局大多科室都属于内勤人员,比如此次遇害的民警均在35岁以上,而且杨佳选择星期一一早上班的时间,也是防范最弱的时刻,大楼内亦没有相关的警报装置,甚至没有足够的监控设备。“归根结底,就是没人想到居然有人敢进警局行凶。”该人士说。

上海市警方7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了致6死4伤的闸北袭警案的案发原因:犯罪嫌疑人杨佳2007年10月短期来沪期间,因骑一辆无牌无证自行车途经闸北时被闸北警方盘查,在警局接受6个小时的讯问后,警方判定杨佳的车系“租用”后对其放行。此后,心生不满的杨佳多次投诉,并向公安机关提出相关赔偿要求无果,直至惨案发生。

被拘后要求律师到场

谢有明是闸北区名江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亦是闸北区政府的法律顾问,他的律师事务所离闸北政法大楼只有5分钟的车程。

7月1日上午10点40分,在医院看病的谢有明接到闸北检察院的电话,让他迅速赶到政法大楼。11点左右,谢有明开车到政法大楼门前,看到密布的警察和警戒线——“出大事了”。

在闸北公安分局二楼的特别审讯室外,谢有明被简单告知了上午发生的袭警案件,叫他来,是因为嫌疑人杨佳拒绝接受警方审问,要求要有律师到场。

我国相关法律规定,只有嫌疑人被采取了强制措施后即在看守所里才能见律师,或者要在第一次讯问结束后。警方和检察院当场商量后,认为刚才杨佳拒绝回答的那次已经可以算作第一次讯问。

质疑律师身份查看证件

对于应该嫌疑人和律师单独会见的规定,杨佳却表示不在意有警方在场。由于刑事案件必须两名律师在场,谢有明赶紧打电话叫来了同事谢晋。

做了20年律师的谢有明对杨佳的法律意识感到惊讶。由于杨佳对谢有明身份的质疑,双方见面后第一件事,是谢有明二人将自己的律师证一页一页翻给杨佳看。

杨佳紧接着连续抛出问题:谢有明是从事哪方面的律师?律师服务费多少钱?为什么可以免费?法律上规定他有哪些权利?

在民警采集杨佳手上所沾血样时,杨佳赶紧问谢有明,这样做可不可以。在谈话过程中,有记者进来拍照,杨佳又中止谈话,询问律师是否有权利不让记者拍。

否认自己有精神病史

为了稳定杨佳情绪,谢有明和民警都没有告诉他袭警案的死伤情况,民警在一旁也没有过多参与两人的对话。谢有明和杨佳谈了两个小时,感觉杨非常平静,叙述事情很流畅,也没有感情上的波动,似乎是在说别人的故事。“只有谈到他的母亲很早就和他父亲离异,一个人很辛苦把他拉扯大,是个很普通很底层的退休女职工时,杨佳才有些动容”。谢有明说,杨佳也提到了自己的父亲,说父亲对他很好,只是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

谢有明曾委婉地询问杨佳是否有精神病史,杨佳很坚决地否认,同时表示很清楚这个问题意味着什么。杨佳刻意回避自己的袭警过程,只是说来分局“看看”;而那把剔骨刀,他说是在21楼捡到的。

最后结束谈话时,谢有明问杨佳是否有要求。杨佳思考了好一会儿,委托谢有明打电话通知他的母亲,并留下了自家的电话号码。

-链接

争执录音曝光

传杨佳遭打残者被抓

在昨天上海市公安局就闸北袭警案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影称,网上流传的闸北袭警案犯罪嫌疑人杨佳遭警察殴打致残是谣传,发帖人郏啸寅已经于昨天凌晨在苏州被抓获。

朱影在接受记者提问时称,在闸北袭警案发生后不久,网上就流传,犯罪嫌疑人杨佳因遭民警殴打导致丧失生育能力才伺机报复。经警方调查,这一传闻并不属实。昨天凌晨,经过上海警方的侦查,并在江苏警方的协助下,编制此消息的郏啸寅被警方在苏州抓获。

警方称,郏啸寅为苏州人,据交待,他在网上看到闸北袭警案的报道后,为扩大自身在网上的影响,故意编撰了所谓“杨佳在被闸北分局留置盘查中遭殴打,致使其生殖器受损,无法生育,故而报复杀人”的谣言,从而引发了网上的大范围传播。

原因调查

上海旅游遭遇盘查

据调查,杨佳生于1980年8月27日,12岁时父母离异。杨佳在中专学的是财会专业,但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稳定工作,至今未婚。杨佳是一名登山爱好者,业余时间除了喜欢骑着自行车到处走走看看之外,还不时去郊外登山,在家则喜欢看书和上网。

慧忠里的邻居们称母子俩脾气不好,总是和邻居发生冲突,杨佳在母亲与人争吵时不分青红皂白总是维护母亲,还屡次有暴力行为。

去年十一期间,杨佳在上海旅游,他花50元租用了一辆自行车。10月5日晚8点半左右,杨佳骑自行车途经闸北区芷江西路和普善路口时,闸北公安分局芷江西路派出所的一名巡逻民警正在此设卡检查,因发现该车无牌照,便让杨停车接受检查,发现这辆自行车还没有钢印。

杨佳拒绝出示身份证件,也不愿意将自行车的来源证明提供给民警。其间,杨佳始终骑在自行车上与民警争执,持续近40分钟,引来大量路人围观。当晚9点10分左右,民警将杨佳就近带至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

自称派出所内被打

杨佳在接受审讯时称,到芷江西路派出所后,他与民警继续争执引发冲突,有七八名警察对他有推搡、殴打的情况,杨佳打110报警。

袭警案发生后,芷江西路派出所拒绝了记者的多次采访要求,不愿透露去年10月5日晚在派出所内发生的情况。上海警方的通报称,当晚闸北公安分局督察支队接杨佳投诉后,派员到派出所了解情况,证实没有人对他有人身侵犯。警方对杨佳进行劝说疏导,一直到晚上10点,杨佳的情绪基本平静。

晚10点15分,杨佳接受警方的正常问询笔录,笔录11点结束。民警笔录期间向租车公司核实,确认杨佳的自行车确系租用后,对杨佳予以放行。整个盘查工作于10月6日凌晨2点结束,因为购买了第二天上午8点回京的火车票,杨佳在派出所的长凳上躺了一夜,醒来后直接去火车站乘车返京。

上海警方称,这些调查都有录音和派出所内的监控录像作为证据。

屡次投诉要求赔偿

回京后,杨佳多次通过信访件、电子邮件等形式,向公安部、上海市公安局和闸北公安分局督察部门投诉,认为自己不该受到盘查,且遭到警方殴打,提出开除相关民警公职、赔偿其精神损失费和当时电话费1万元的要求。

上海公安督察部门称,经过认真核查,认为民警执法依法有据,无不当之处。警方还曾在2007年10月和2008年3月两次赴京,对杨佳母子进行法制宣传和疏导劝解工作,但未达成和解。据杨的家人表示,第二次上海警方曾表示愿给杨佳1500元,但不承认有错,被杨佳拒绝,之后双方有过几次电话沟通,都没有效果。

-录音重现

拒绝临检与警察争执

由于上海市要求民警外出执法时必须全程录音,昨天,上海市公安局向记者提供了部分录音片段,约4分钟左右,证实2007年10月5日晚,杨佳和执勤警察在街头发生争执——

在一段嘈杂的喇叭声后,开始了带着上海口音的中年男子(民警)声音与操京腔的年轻男子(杨佳)声音的对话。

民警:小伙子,请你停车接受检查!

杨佳:马路上这么多人,为什么你单单挑我?

民警:我们一个个来,请你下车接受警方的调查,出示你的自行车凭证。

杨佳:这车我租的。

民警:请拿租车凭证交给我,你拿着纸这么远,我能看得见吗?

杨佳:你看不见执什么法啊?

民警:请你把车子靠靠边!

杨佳:你这个执法为什么查我?

民警:那你有没有义务告诉你叫什么名字?

杨佳:你有什么理由耽误我的时间?

民警:大家相互尊重点吧!

杨佳:你不要说什么叫尊重!尊重什么?

民警:在法律的前提下,请你配合检查!

杨佳:法律有哪一条规定可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民警:那你有没有义务告诉我你是什么地方人啊?

杨佳:没有。

民警:你有没有义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啊?

杨佳:你没有理由占用我的时间。你有什么理由在这占用我的时间?这是法律规定的吗?你把法律拿过来,你会背!你就这样子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有什么理由?

民警:这叫相互尊重。

杨佳:你不要说这个。你别说什么相互尊重,什么叫相互尊重,尊重什么?

民警:在法律的前提下……

杨佳:法律?什么叫法律?你还敢跟我说法律,法律哪一条规定你临检无缘无故要这样地抢我的证件。你怎么可以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民警:你不要吵。有什么事情你可以说,你认为我有什么不对的可以……

杨佳:你当然有不对,你看那,1342,你给我说说看,你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查看我的证件,限制我的人身自由?你为什么都不拦,就拦住我一个。你也没有理由……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