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07/上海公安局:袭警案嫌疑人杨佳遭警察殴打是谣传

中新网/上海警方今日称,一名在袭警案中造谣生事,制造恶劣社会影响的男子已经落网。

上海市公安局今天举行袭警案专题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公布了对该起社会关注恶性案件侦查的详细情况。

袭警案发生至今,坊间流传种种猜测。近日有传言称,犯罪嫌疑人杨佳曾经被警察殴打致残,丧失了生育能力,故而报复。

今天的发布会上,有记者向警方询问上述情况是否属实。警方告诉记者,经过苏州警方的协助,经过缜密侦察,造谣者是苏州一名为郏啸寅的男子。据该男子交代,闸北袭警案发生后,他为了扩大其在网络上的影响,编造了上述故事。

警方今日详细介绍了袭警案的案情。警方称,犯罪嫌疑人杨佳,系北京人,汉族,出生于一九八○年八月二十七日,中专文化程度,未婚,无正当职业。据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杨佳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案发当天,杨佳携带八个装有汽油的啤酒瓶,在天目西路警车停放处摔了两个啤酒瓶,但未引起燃烧,然后在大门西侧三、四米左右花坛处投掷了五个瓶子并燃烧起火。保安见状,立即前往制止并组织救火。杨佳又向保安扔出一个啤酒瓶。趁保安救火之际,杨佳头戴防尘面具,右手持一把长十几公分、非常锋利的单刃剔骨刀,由闸北分局便民服务通道窜进大楼。其所挎腰包内有榔头、催泪瓦斯喷雾器、登山杖等物。

进门后,杨佳见保安顾建明正在打电话,即上前用刀柄猛砸其头部。随后,他一手持刀,一手持催泪瓦斯在底楼大厅过道和治安值班室等不同处,先后分别袭击了正在工作的民警倪景荣、方福新、张义阶和张建平。四位民警猝不及防,失血过多倒地身亡。

九时四十二分,指挥中心接到了报告,立即发布调警指令,指令北站派出所、分局就近GPS巡逻车和特警支队民警立即对大楼进行搜捕,并通知了相关部门,同时通知“一二○”救护车到现场救治受伤民警。

这时,杨佳从一楼窜入南侧消防楼梯至九楼,遭遇民警徐维亚,杨持刀向徐发起袭击。徐维亚全身多处被刺倒地,后因伤重不治身亡。

之后,杨佳又从消防梯窜至十楼,遇民警王凌云并用刀刺王,王凌云右肩部和右胸部等处受伤。

接着,杨佳窜上十一楼,遭遇民警李珂,他对着李珂连刺数刀。李珂胸腹部受到重创,后因伤重不治身亡。

此后,杨佳返回消防楼梯跑到二十一楼,在二一一三办公室门口刺伤正在等电梯的督察支队民警吴钰骅。吴钰骅受伤后一边高声呼叫提醒同事注意,一边返回办公室寻找反击武器。正在室内工作的督察支队民警林玮和李伟见状立即起身准备围捕。

就在此时,杨佳闯入办公室挥舞着匕首冲向林玮,林玮顺势操起办公椅奋力抵挡,并巧妙与之周旋。与此同时,隔壁纪委监察室主任孔中卫闻讯冲了进来,奋不顾身上前抱住杨佳。

孔中卫、李伟、林玮、吴钰骅以及随后赶到的督察支队副支队长陈伟、民警容侃敏、纪委干部黄兆泉齐心协力,用办公椅将杨佳牢牢顶在了墙角边上,夺下其手中的凶器,给他上了手铐。与此同时,携枪开展搜索的特警队员也赶到,配合将凶残的犯罪嫌疑人制服。

警方称,杨佳对以上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其交代,他点燃燃烧瓶目的是“想把此事的社会影响搞大”,戴上防尘面具和橡胶手套是为了防止催泪瓦斯伤到自己。

警方表示,犯罪嫌疑人杨佳故意杀害、伤害多位民警及保安,手段极其残忍,情节极其严重。杨佳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其行为已涉嫌构成故意杀人罪。


上海公安:嫌犯丧心病狂是伤亡惨重原因

大公报习记者倪巍晨/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朱影今日就「闸北特大袭警案」「凶嫌一人行凶,竟致六名警员身亡,多名警员受伤」进行了具体解释。

朱影表示,袭警桉伤亡惨重主要有四大原因,一是嫌犯精心预谋,携带利器,而民警毫无防备,赤手空拳;二是桉发地闸北公安分局所在大楼有三处出入口,办公单位多,死角多,方便嫌犯隐蔽移动;三是桉发大楼是行政办公楼,一、二层设置接待窗口,方便民众办事,但也方便了凶嫌进入;四是嫌犯手段极其残忍,丧心病狂。

朱影表示,凶徒今年六月二十六日抵沪后曾购买了刀具、催泪喷雾剂、防尘面具、鎯头、登山杖、橡胶手套、打火机、汽油等物品,其作桉时所持的凶器是一把长十几公分的单刃剔骨刀,非常锋利。他说:「杨交代,其购买防尘面具和橡胶手套的目的,是考虑到使用催泪瓦斯时有可能会伤到自己,从这个细节,我们可以判断凶嫌杨佳事先对整个作桉过程有过详细的思考和精心的准备。而遇害警员在桉发时或埋头工作、或等候电梯、或在楼道中经过,这些警员当时全部都赤手空拳、毫无准备、面对突然袭击,措手不及。此外,事发地既是行政楼,又是便民服务窗口,且大楼内有三处出入口,这些都为杨佳实施犯罪提供了可乘之机。」

朱影指出,杨佳作桉时手段极其残忍,也是造成警方重大伤亡的主要原因。他解释,遇害警员均係失血性休克死亡,受伤部位大多在颈部、胸部、胸腹部等要害位置,凶嫌用锋利刀具一次戳刺造成的创口,就在八点五至二十八厘米之间,创道深及内脏,手段凶残,完全不计后果。

2 Comments

  1. jackjia (Post author)

    上海警方回应坊间四大传闻 造谣者被抓

    扬子晚报/杨佳确系报复行凶,“曾被民警打伤生殖器致残”系谣传,谣言制造者在苏州落网。7日,上海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对闸北袭警案发生经过和前因后果作出详细解答。

    上海警方曾两上北京调解

    据上海警方介绍,此案犯罪嫌疑人杨佳,男,1980年8月27日生,汉族,北京市人。中专文化程度,未婚,无正当职业。

    据介绍,2007年10月5日20时30分许,杨佳骑一辆无牌无证的自行车途经上海闸北区芷江西路普善路口时,受到闸北分局芷江西路派出所巡逻民警盘查,因其拒绝出示身份证件和所骑自行车来源证明,造成市民围观、影响交通,杨佳随即被带至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在警局接受了约6个小时的盘问后,警方查清其真实身份并确定自行车系租用等情况,杨佳于6日凌晨2时30分许被闸北警方予以放行。杨佳于6 日一早去了火车站乘车返回北京。

    事后,杨多次通过信访件、电子邮件等形式,向上海市公安局和闸北公安分局督察部门投诉,并提出开除相关民警公职、赔偿其精神损失费的无理要求。闸北分局督察支队经过认真核查,认为民警执法依法有据,无不当之处。

    为平息此事,闸北公安分局督察支队先后两次赴京调解。2007年10月16日,督察支队赴京走访杨佳及其母亲时,两人要求公安机关给予1万元精神赔偿费;2008年3月15日,督察支队继续做杨佳工作。直至案发,杨佳及其母亲没有再向公安机关提出赔偿要求。

    杨佳精心准备实施报复

    今年7月1日上午9时40分许,杨佳携8个装有汽油的啤酒瓶,在天目西路警车停放处摔了2个啤酒瓶(未燃烧),在大门西侧三四米左右的花坛处投掷了5个瓶子并燃烧起火。保安见状后,立刻前往制止并组织救火。杨佳又向保安扔出1个啤酒瓶,并趁保安救火之隙,右手持一把单刃刀具(一把长十几厘米的单刃剔骨刀,非常锋利),头戴防尘面具,腰间挎一腰包(内有榔头、催泪瓦斯喷雾器、登山杖等物),由闸北分局便民服务通道窜进大楼,实施了故意杀人犯罪行为,致6名公安民警牺牲,3名民警和1名保安员受伤。

    杨佳对以上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其交代,他点燃燃烧瓶目的是“想把此事的社会影响搞大”,戴上防尘面具和橡胶手套是为了防止催泪瓦斯伤到自己。

    杨佳无精神疾病已被批捕

    据介绍,据司法部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杨佳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案发后,上海市检察院提前介入此案,目前犯罪嫌疑人杨佳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沪警方回应坊间四大传闻 

    上海袭警案发生后,坊间各种传闻不断。连日来,记者深入调查,了解到了一些情况。昨天,记者根据自己了解的信息采访了上海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助理房杰。

    传闻一:杨佳是否因遭民警殴打导致生育能力丧失才伺机报复?

    上海公安局方面表示,关于杨佳曾被民警殴打致残,丧失生育能力的说法纯属造谣。在袭警案发生后不久,网上就流传杨佳因遭民警殴打导致丧失生育能力才伺机报复。经警方调查,这一传闻为造谣,6日晚,在外省市警方的大力协助下,制造“警察打伤杨佳生殖器”恶性谣言的犯罪嫌疑人郏啸寅在苏州落网。

    据查,传播谣言嫌疑人郏啸寅为苏州人,据其交代,他在看到袭警案后,为扩大自身在网上的影响,故意杜撰了杨佳遭警察殴打,致其生殖器受损,生育能力丧失,故而报复杀人故事,并在网上传播。

    没有被殴打致残,那么杨佳是否曾经遭打呢?杨佳多次投诉的内容是什么?有传言称,案发当天,杨佳一手还拿着医院方面的检查报告,但是在他被警察制服后,这个检查报告被警方撕毁。记者在连日的采访中还找到一位与杨佳颇为熟悉的“大哥”,他告诉记者,杨佳这个人平常不怎么跟人交往,熟悉的朋友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就是经常跟着杨佳的“小肥”(化名,十七八岁左右,身高165厘米)。有一天,“小肥 ”告诉他:“杨佳被警察打了,是下边,房间里有一大堆药条子,晚上痛得嗷嗷直哭。”该“大哥”还向记者透露,杨佳当时就在上海某医院就诊。记者昨天以下体被人打伤为由,深入该医院二楼泌尿外科暗访,不过没有得到任何明确的信息。值班医生对杨佳避而不谈,他表示,自己没有接诊过下体被人打伤、致使生育能力丧失的病人。

    对此,上海市公安局新闻发言人助理房杰昨天对记者说:“杨佳在投诉中声称,在10月5日的当天,民警对其有限制人身自由和在派出所对其进行殴打,但是这些都不是事实。”

    房杰告诉记者,警方调查了当天的现场录音和录像,在警方进行盘查询问的过程中杨佳一直不予配合,多次辱骂民警,他一直质问民警,为什么只查他不查别人,要民警出示法律文书并拒绝出示自己的身份证,阻碍民警正常执法,后来杨佳提到租车公司,民警核实系租用后就将其当场予以放行。

    传闻二:散布殴打谣言的郏啸寅和杨佳是否有关系?

    记者找到杨佳的“大哥”是在7月4日下午,当时他表示这几天都不会离开上海,记者随时可来找他。但是,6日记者致电该“大哥”时,他说他身在江苏,很快便挂了电话。记者随后发给他的信息也没有回复。

    记者在暗访中了解到,一直跟着杨佳的“小肥”在6月底就回江苏老家了,记者这几天多次拨打“ 小肥”的手机,“小肥”的手机均处于关机状态。由于那个“圈”内的人互相之间多以绰号相称,记者暂时无法得知“小肥”的真实姓名,那么警方抓捕的郏啸寅是否就是杨佳的小弟?郏啸寅和杨佳是否有什么关系?

    房杰对记者说:“具体情况不清楚,郏啸寅是在6日刚刚被抓的,他交代的是他为扩大自身在网上的影响而杜撰了杨佳被打致残的故事,现在案件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传闻三:和杨佳一起作案的还有两人?

    杨佳缘何一人持刀就能造成如此重大的民警伤亡?同时还有传言称,实际上和杨佳一起闯入公安局的还有两人,但事发后这两人逃逸了。

    对此,房杰说:“闯入大楼的只有杨佳一人,公安局通报的说法都是经过勘查后得出的。”据介绍,袭警案造成重大伤亡,原因主要有四点。

    1、凶手经过精心预谋,携带利器。而民警被害地点不同,有的是在办公,有的是在等电梯,有的是在走道上路过,民警毫无防备,而且赤手空拳,凶手突然出现,多数受害民警都措手不及。2、案发的闸北政法办公大楼共有三处出入口,大楼内办公单位多,楼梯通道狭窄,拐角、死角很多,方便凶手进行移动。3、案发的闸北政法办公大楼1楼、2楼为便民服务窗口,与其他办公层也没有物理分隔,导致凶手流窜到其他楼层。4、凶手手段极其残忍,被害民警所受的刀伤,创口长度都在8厘米以上,最长的达到了21厘米,由此可见,凶手当时是穷凶极恶。

    传闻四:杨佳在上海是否有犯罪前科?

    杨佳的“大哥”向记者透露,杨佳曾在上海生活过,大概是2005年年底到上海来的。“当时,他本来是准备来找工作的,但是一下火车,钱包、手机全部被偷了,没有钱怎么生活啊?后来就干起了偷车的营生,他是偷车的,我是卖车的,就这么认识了”。

    据了解,杨佳曾经在上海的主要活动地是上海火车站北广场的太阳山路一带。在记者暗访过程中,至少有3个人明确表示自己之前在附近见过杨佳。太阳山路一带曾是上海最大的二手车黑车交易市场,自行车、电瓶车、摩托车一应俱全,如今,随着警方的整顿和拆迁工程的进行,这个黑车市场早已没了以前的繁荣景象,“生意”十分清淡。当记者向倒卖二手车的商贩打听杨佳时,他们说:“你是说小北京吧?我们都叫他小北京。”

    对于杨佳在上海是否有犯罪前科,房杰说:“这个目前我不知道,我手头没有这方面的资料。通报中对杨佳的个人情况也有介绍,如果有前科的话,肯定会通报的。”

    杨佳不抽烟不喝酒

    杨佳的代理律师谢有明告诉记者:“我问过杨佳有什么爱好?他就说喜欢看书和登山,其他没什么爱好。不抽烟、不喝酒,也没有听说他喜欢上网打游戏之类。 ”

    Reply
  2. 1234567890

    严正要求
    1.上海警方回避杨佳案的侦查和审理过程,原因是上海警方是当事人。
    2.要求第三地警方和检察机关、法院侦查审理杨佳袭警案。
    3.要求在第三地对杨佳袭警案进行公开审理。允许境内外记者自由采访。
    4.公布2007年对杨佳盘问的所有录音和影像资料。
    5.允许境内外媒体自由采访杨佳及杨佳的家人。
    6.请中国法律援助基金会为杨佳及家人提供法律援助。
    ==================================================
    如有遗漏请楼下补充……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