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22/成功却不圆满:刀郎多伦多演唱会观感(组图)

(星星生活特稿:贾志伟)已经无法确定是何时接触到刀郎这个名字,但印象颇深的是,当初立刻把这个名字和螳螂联想到一起。因为儿时曾经和小伙伴们一起去捉翠绿色的刀螂取乐,后来上学才知道,那个昆虫的官名叫螳螂。也就是在不久前才知道,刀郎的本名是罗林,一个四川小伙,后来成为新疆女婿。

一直以来,并没有刻意关注中国的流行乐坛和歌手,一个主要原因是欣赏音乐的最佳年龄段已经渐行渐远,留在脑海中的依旧是往昔的经典。另一个因素是久离故土,国内的流行元素难以迅速迁移到身边,即使在网络发达的今日也是如此,毕竟两地在时空上存在一定的距离感。

11月19日,一个飘着蒙蒙细雨的傍晚,从多伦多驱车近两小时,来到华玛赌场娱乐演奏大厅,聆听刀郎演唱会。这里是“刀郎新疆十年全球巡回演唱会”的北美首站。5200人的剧场满满登登,座无虚席。

听惯过去被称之为靡靡之音的流行曲,再听刀郎的歌曲,会有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感受。他那粗犷豪放,略带沙哑却极具穿透力的嗓音中,仿佛展示出广袤深邃的大漠风情。

欢喜若狂的观众不时挥舞双手和萤光棒与刀郎齐声和唱,台下一些年轻的观众有节奏地喊出“刀郎刀郎,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更有激情观众喊出“刀郎,我要嫁给你”。试想刀郎要是真的应允,夜夜作新郎,恐怕多得数不清的“郎仔”会遍布天下。

演唱会中让我感动的是刀郎倾情翻唱的经典民歌和怀旧老歌,《新疆好》,《草原之夜》,《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怀念战友》等,以及与“刀妹” 黄灿合唱的《送我一朵玫瑰花》,和与身着鲜艳民族服装的云朵合唱的《在那遥远的地方》。在这些脍炙人口的歌曲中融入摇滚元素,再经过他独特的诠释与演绎,刀郎以一股超乎寻常的震撼打动观众的心弦。眼见不少年长者也展露歌喉,尽情投入到歌海之中。

刀郎的歌声让自己不由得回忆起1990年的新疆之行,风景名胜的天山天池、吐鲁番葡萄沟、火焰山、高昌故城、坎儿井,街头集市的孜然、葡萄干、新疆刀,特色小吃的烤馕、拉条子和羊肉串,还有那烟民们少不了的莫合烟……

一首接着一首歌曲随着时间滑过,台上的刀郎翻过的乐谱页页增厚,台下的歌迷不断地喊出“刀郎,下雪”,是希望能尽快听到他那首红遍神州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

终于,《披着羊皮的狼》离开,刀郎的这场大雪降临。台上台下热情激昂,掌声喝采声响彻华玛娱乐演奏厅。此时,演唱会也进入尾声。最后,刀郎携乐队、歌手及演职人员共同谢幕,并接受观众献花。但曲终人不散,现场的观众仍感意犹未尽,数度鼓掌,甚至于跺脚鼓噪,即使如此,也没有能将刀郎再度请出,算是这场演唱会的唯一不完美之处。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难忘的夜晚,一个记住刀郎的夜晚。

img_1896_w.jpg

img_1975_w.jpg

img_2006_w.jpg

img_2021_w.jpg

img_2036_w.jpg

img_2045_w.jpg

img_2108_w.jpg

img_2126_w.jpg

img_2142_w.jpg

1 Comment

  1. jane12345jane

    这篇文章的风格我好喜欢,看似写音乐会,却和个人的感受联系在一起,新疆那部分勾起的回忆从另一个角度看出这场演出会的成功.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听西方音乐和歌曲,从心理上认同了多数中国人的嗓音由于先天条件而不容易达到浑厚的力度,这篇文章让我知道,由于自己的固执,也许错过了很多人生美好的东西.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