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07/利德蕙:我要为华人女性“代言”

加中时报文: 陆梓华/十几岁的她有些叛逆,因为无法忍受英国留学的刻板生活,瞒着父母「逃回」了香港,并给自己设计了赴加留学之路;20多岁的她很执拗,拒绝了父母安排的豪门婚姻,和一名华裔加拿大医生开始了一世的爱恋;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经营着很「女人」的生活做一名时装设计师,同时,做3个孩子的母亲……

1998年,她的身上发生了两件大事,成为多伦多大学的史学博士,被任命为加拿大历史上首位亚裔国会参议员. 此时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她已年过半百。

这便是利德蕙(Vivienne Poy),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名誉校长。4月12日,她专程来沪参加多伦多大学上海校友会。

精致的发型,时尚的银色眼妆,同色系配饰,飘逸的橙色丝绸套装上尖领和中式宽袍大袖相得益彰……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是一个一个优雅和优秀兼而有之的华人女性。「这是我从印度尼西亚找到的布料,自己设计的,瞧,这儿有个独特的双领!」她热情地「秀」着自己的创意。於是,记者和这名加拿大政界「高官」的对话,便从女性的话题开始。

从3个孩子到7万个「孩子」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曾经是一名全职太太,如今公务缠身,你觉得两种不同角色之间,有内在联系吗?

利德蕙(下简称「利」)当全职太太的这几年,让我能更好地体会女性的骄傲和沮丧,而让我相信,既然女性有能力让家庭成员和谐相处,那么,处理其他事情,都可以得心应手。

记:你是3个孩子的母亲,现在您作为多伦多大学的名誉校长,成了7万多名学生的「妈妈」,感觉有什麽不同吗?

利:其实是一样的,就是要对每一个人微笑。任何一名学生和我预约谈话,我再忙也一定会抽时间出来。他们和我无所不谈。说一下他们都聊些什麽?哦,那可不行,这可都是他们的秘密!不过,我通常只给他们建议,不会告诉他们应该怎麽做。我们是平等的。

学习让我充满活力

记:您如何平衡作为多伦多大学名誉校长和加拿大国会参议员的工作呢?

利:呵呵,似乎我有种能力,能同时兼顾几件事情。而且,这两份工作是互补的,多伦多大学就像加拿大的浓缩,对多伦多大学的管理与对国家的管理是一致的。我相信,如果能做好一名参议员,同样也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多伦多大学校长。

记:怎麽做到的呢?我曾从《加中时报》发行人林蔡亮亮女士那里听说,你一次长途飞行十几小时,就连续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并且,您在近两年公务缠身的情况下,还修完了博士学位。您的精力充沛似乎年轻人也比不上,如何做到的呢?

利:学习,不停地学习,让自己永远充满新鲜感。比如,可能受了家族传统的影响,我从小就很喜欢历史,我的博士论文题目就是《华南和香港妇女加拿大移民史》。对类似的课题,我很有兴趣,这样的思考对我做一名参议员很有好处。

当然,见缝插针休息也很重要,可以让你时时保持最佳状态。

愿做一名文化使者

记:您认为,为什麽不是别人,而是您,这样一名华裔女性被选为了首位亚裔国会议员?

利:我想,可能与我热心从事各项社会事业有关。慈善、文艺、社区活动……我都会参加。市民们也很信任我,认为我能帮他们说话,国会看重的可能就是这一点。

记:听说您被很多加拿大华人称作「亚裔文化之母」,能谈谈这背後的故事吗?

利:几年前,我发现,在加拿大的不少种族都举办了和「黑人文化月」等类似的活动,但是,却没有一个属於我们华人的节日。因此,我决定必须做些什麽。2001年12月,我向国会提出了设立「Asian Culture Month(亚洲文化月)」的议案。

但你很难想象,让联邦政府接受我的意见有多难!值得庆幸的是,这样一个「文化月」最终诞生了!现在,加拿大已经有12个城市会在每年5月举行各式各样的庆祝活动,他们都会邀请我去,整个5月,我都将在旅行中度过!

记:在您的内心里将自己视作一名加拿大人,还是中国人?

利:加拿大人。我在加拿大遇到了现在的丈夫,拥有了属於自己的家。我感激加拿大带给我一种强烈的归属感,我为所有的加拿大人自豪。但是,我永远无法忘记我的中国血统。我的姓,「利」已经有了2000多年的历史,这让我非常骄傲。准确的数,我是传承了华夏文化遗产的加拿大人。

和美国这座文化「大熔炉」不同,加拿大对多元文化更有包容性。我想,我要做的就是要成为一座桥,连接在东方和西方之间。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