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412/卡廷事件的历史真相(组图)

二战被俘波兰军人殉难记

katyn1.jpg
(卡廷公墓的万人坑)

katyn2.jpg
(在贝利亚给斯大林的1940年3月5日的文件备忘录中,提议处死波兰军官)

katyn3.jpg
(1943年卡廷尸体发掘现场.照片由波兰红十字会拍摄)

katyn4.jpg
(位于卡廷的万人坑之一)

katyn5.jpg
(二战时期德国利用卡廷大屠杀在法国的宣传海报。文字为:“如果苏联赢得战争……卡廷将无处不在!”)

苏联一片叫卡廷的森林,那里人烟稀少,只有内务人民委员部在其边缘处建了一所疗养院,这就是人类涉足的唯一标记。但是就是这片被人类遗忘的角落,一夜之间竟成了震惊世界、世人皆知的地方。

1939年9月1日,纳粹德国对波兰发动闪击战。9月17日苏联军队根据德苏秘密协定自东向西开进波兰国内,苏军进攻的消息使得波兰军队十分震惊。波军总司令爱德华-雷兹-斯米格里元帅无奈中向波军发布命令说,苏联不是交战国,不要抵抗。波兰东部总数约为30万人的波军绝大多数都执行了这一命令,有一部分人选择了流亡匈牙利、立陶宛和罗马尼亚(共约14万人)。

当时统率红军的铁木辛哥元帅在会见波兰东部地区守军司令兰格涅尔将军时指出,如波军放下武器,红军可保证其官兵人身自由。波军投降后,可以绕道罗马尼亚或匈牙利返回波兰,再去抗击德国军队,红军保证协助。

苏波军方经10余小时谈判,兰格涅尔将军率部20余万人缴械投降红军。但就在波军放下武器后,苏军方面立刻变脸,把全部军官、警宪、大部分士兵用闷罐列车送往苏联内地。

9月18日,苏联乌克兰方面军的先头部队在布列斯特要塞与德军会师,双方以联合阅兵庆祝了这次相遇。在腹背受敌的这种情况下,波兰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在欧洲的版图上消失了。

被俘官兵的命运如何呢?约18万多的波军士兵在关押一段时间后就释放了,波军司令兰格涅尔等少数高级官员被送到莫斯科后软禁起来,最后率少数随从逃跑,经罗马尼亚逃出苏联。而全部军官,外加全部警宪共1.5万人被关在斯塔罗别尔、科泽尔和奥斯塔什科夫3个战俘营,其中科泽尔集中营最重要,关押将军4名,上校24名,中校79名,少校654名,下级军官及文职人员3000多名。苏联当局还允许战俘和家人通讯。

1940年3月,3个战俘营开始往斯摩棱斯克转移。

国际风云变幻莫测,不久前还携手合围波兰的德苏,一夜之间又成死敌。苏德战争爆发后,苏联与波兰流亡政府首脑西科尔斯基将军签署了恢复两国外交关系的协议,苏联政府同时释放了406名波军军官,这样苏联手中还有约14700名波军官。

到了1940年4、5月间被俘波军官与家人的通讯突然中断,数以万计的波军家属惊慌失措,他们不约而同投信苏联各类机关。但都得到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统一答复:该类战俘营已撤销。

1941年8月,筹建亲苏波军(波兰第1军)的波兰将军别尔林格列出一份“在苏联失踪”的4千名波兰军官名单,交给了苏联当局,要求苏军给予释放。同年10月,波兰大使柯特约见苏外长莫洛托夫,得到的回答竟是:“战争初期的局势混乱不堪,他们可能落入敌后打游击去了吧”。

波兰流亡政府先后发了49份照会,苏方均未予以回答。12月3日波兰政府军事领导人西科尔斯基和安德尔斯在克里姆林宫受到斯大林的接见,他们当面向斯大林提出波兰战俘问题,斯大林回答道:“他们被释放了,可能到了满洲,也可能在德国占领区。”

1942年7月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NKVD)发表备忘录:“在苏的波兰军官已全部释放,部分人员1941年自北向南转移中,集体患传染病,留在沿铁路各站治病后,大部不治身死。”自此,苏联政府彻底封口了。

半年之后,1943年4月13日(斯摩棱斯克已经沦陷两年多),德国通讯社宣布,德军在斯摩棱斯克附近的卡廷森林内发现数个万人坑,坑长28米,宽16米。坑内尽是尸体,共12层,约4000人。

德国军事当局提出的调查报告宣称,这些波兰军官在1940年德军占领斯摩棱斯克之前被苏军杀掉后埋在该地。而且苏军是用缴获的德军武器枪杀了这些军官,企图以此掩盖罪行并嫁祸于柏林。

两天后的4月15日,莫斯科电台说,德国的消息是“肮脏的臆想,无耻的捏造”。苏联塔斯社也发表一份公报称,波兰战俘曾在斯摩棱斯克以西地区服劳役,1941年夏天,苏联部队撤退后,他们落入德国人之手,被“德国法西斯凶手杀害”。

在伦敦的波兰流亡政府对纳粹德国公布的这一消息异常关注,认为埋在卡廷森林的4千军官即是1939至1940年在“苏联失踪”的波兰军官之一部分。流亡伦敦的波兰政府坚决要求调查,并将此事委托给瑞士红十字会。

波兰政府声明指出:我们对德国宣传机器的谎言习以为常,我们知道它张扬此事所隐藏的目的。然而,鉴于德国人大量而详尽地报道了在斯摩棱斯克附近发现数以万计的波兰军官尸体,又断言这些军官系苏联当局在1940年春杀害,我们认为有必要由权威的国际机构对这些“万人坑”进行调查,并对所传的事件进行核实。

4月21日,斯大林通知丘吉尔和罗斯福,他准备与西科尔斯基总理的波兰流亡政府绝交,因为这个政权听信法西斯的诽谤。4月25日,苏联宣布与波兰政府断交。

在德国的积极协助下,一支由12国专家组成的国际调查委员会在1943年5月抵达卡廷森林,开始在惨不忍睹的现场展开调查。

委员们在三个问题上明确表示了自己的意见。

一、死者是否波兰军官?人数多少?这个答案很快就作出:的确是波军官。死者均穿波兰军服,佩戴波军徽章、军衔标志,怀揣身份证以及数千封波兰来的家信、照片等等。其中还有2位将军和1名女性军官的尸体。他们被证实是斯摩拉文斯基将军和勃哈罗维奇将军,这从他们的将军军衔标志上可以看出,经清点8个万人坑里共有4243具尸体。

二、死亡时间?这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委员们在死者身上共找到了3000余份家信,邮局印戳证明都是1940年4月初以前收到的。很多死者还用亲苏波文报纸来包照片、烟叶、纪念品等东西,报纸的出版日期也是到1940年4月初为止。委员会中的知名法医、地质专家、植物学家综合了大量物证后一致认为,所有死者都是3年前被杀的。

三、死因?背后枪杀致死。所有尸体的伤口都是用手枪子弹打的,子弹打进后脑勺从前额出来。很显然所有的军官都是近距离站着被打死的,部分尸体被紧紧地背绑着手,这可能是他们进行过自卫和反抗。

至于凶手是谁?国际调查委员会成员认为这已超出他们工作范围,不予说明。委员们在调查报告上签字,然后就各奔东西了。实际上凶手不言而喻,1940年4月的卡廷森林还在苏联政权牢牢控制下,还有谁可能是凶手?!

1944年1月24日,苏联报纸发表了一份由名叫“确定与调查法西斯侵略者在卡廷森林枪杀波兰被俘军官情况的特别委员会”提出的报告。

报告说,以前波兰各次照会所提到的那批波兰被俘军官,在1940年春天就被送到斯摩棱斯克地区的三个“特别营地”。1940至1941年期间,他们在那里从事施工和筑路工作。德国入侵时,这批战俘未能及时撤退,因此,在1941年7月落入德国人手中。德国人把他们一小批一小批地送到卡廷森林。在那里由一个号称“第537工程营”的特种部队处决了他们,尸体当时就都埋掉了。

这一报告的结论成为苏联当局的正式解释,并为战后波兰政府所接受。

1946年7月1日至3日,在审判纳粹战犯的纽伦堡国际法庭上,苏联检察长鲁登科要求法庭认可调查德国法西斯侵略者在卡廷森林枪杀波兰战俘军官情况的特别委员会的这一报告,但未得到法官们的同意。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在审讯纳粹德国战犯时也回避对卡廷事件的明确表态,从而使之成为一桩未了的迷案。

此后,西方就卡廷事件发表了大量材料。1951年9月18日,美国国会为进一步调查卡廷事件而成立了特别委员会,该委员会的报告说:“本委员会一致认为,各项证据确凿无疑地证明,俄国斯摩棱斯克卡廷森林里屠杀波兰陆军军官一事,是由苏联的内务人民委员部干的,屠杀日期不迟于1940年春天。

战后的波兰官方宣传中几乎不提卡廷事件。1980年以后,《政治》周刊等报刊发表一些有关卡廷事件的文章或材料,几乎一致认为卡廷事件罪责在苏联。1987年4月21日,波兰领导人雅鲁泽尔斯基访苏,与戈尔巴乔夫签署了《波苏意识形态、科学和文化领域合作宣言》。根据这一文件精神,两国历史学家组成了联合委员会,负责调查卡廷事件。

1988年7月戈氏访波,戈答应加紧寻找有关卡廷事件的证据材料。同年,苏首次同意波兰人前往苏联,为卡廷惨案遇难者扫墓。

1989年2月,波兰公布关于苏联杀害波兰军官的证据。波兰修改关于卡廷事件受害者纪念碑文。

1990年4月,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访苏期间,苏方向他通报了二战初期波兰军官在苏联集中营里的死亡情况,并移交了有关的档案资料。此举了结了一桩争执长达半个世纪的国际公案。

事件真相回放

1940年3月5日,苏联内务部领导人贝利亚给联共中央和斯大林写报告,提议对被俘的2.1万多名波兰军官和其它波兰人予以枪决。报告说:“在苏联内务部的战俘营和在乌克兰、白俄罗斯的西部地区的监狱中,目前正关押着大量前波兰军官、警察局的工作人员和间谍机构人员、波兰民族主义的反革命政党成员、被破获的反革命起义组织的成员、叛徒及其他人。所有这些人都是苏联政权的死敌,对苏维埃制度充满仇恨”。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认为,必须对14700名战俘及被关押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西部地区监狱中的7000名各类反革命间谍颠覆组织成员、过去的地主、工厂主等人员,以特殊方式审理,处以极刑——枪决”。

在贝利亚的报告上签名同意的有苏共政治局斯大林、伏罗希洛夫、莫洛托夫、卡冈诺维奇等成员。根据这份请示报告,联共于1940年3月5日举行政治局会议,就卡廷问题作出了决定。由斯大林签发的这个决定与贝利亚的报告内容几乎完全相同。

根据NKVD甄别的结果,斯塔罗别尔、科泽尔和奥斯塔什科夫这3个集中营里的全部波兰人,以及NKVD官员在波兰零星搜捕并投入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监狱中约7000名高级知识分子、政府官员和资本家被列入了波兰国家殉葬者的名单,当然在处决令上的约22000人是按照苏联的“司法程序”作出死刑判决的。不过审判者只有贝利亚的副手梅尔库罗夫、科布罗夫和巴什塔科夫这3名内务部官员,而且“处理案件时无需传讯被捕者,也不向其提出指控!”

1940年4月3日夜,各个集中营和监狱开始了屠杀。为了不留下痕迹,各个集中营统一收到了莫斯科发来的德国手枪和子弹。为了掩盖深夜处决时的枪声,苏联人想尽了办法。到4月4日凌晨,NKVD的刽子手在科泽尔集中营(卡廷森林附近)就处决了390人。尸体则直接装上牢门外的卡车,送往卡廷森林进行集中掩埋。由于NKVD的定额标准让刽子手们觉得工作强度有点大,后来每夜“处理”战俘的数量降低到了250人,而且刽子手在五一节可以享受休假。连续的屠杀直到5月19日才告一段落,此时3个集中营的战俘只剩下395人。

至于西乌克兰和西白俄罗斯监狱中的波兰政治犯,处决则是由当地驻军执行的。1940年6月,内务部副部长向上级报告说,上述三个集中营又可以接受5000-8000名新的关押人员了。

1959年KGB主席亚历山大-尼古拉耶维奇-谢列平写给赫鲁晓夫的亲笔信中透露,死于屠杀的波兰人共有21857人。

在后来的几十年间,苏联和波兰两国一直就“卡廷”事件争论不休。直至1990年4月13日,时任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访问苏联时,苏方才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称其是“斯大林主义的严重罪行之一”。

1992年10月14日,叶利钦总统特使皮霍瓦到达华沙,向波方移交了有关“卡廷”事件的20份绝密档案,其中最重要的是联共(布)中央政治局1940年3月5日关于枪决1.47万名波兰军官和在狱中关押的1.1万名波兰公民的决定。波方立即将其中几个重要文件公之于众。

至此,两万多名波兰人被屠杀的悲剧、波苏(波俄)关系史上历时半个世纪的最大悬案——卡廷森林惨案,其真相终于水落石出。

2007年,波兰众议院决定将每年4月13日定为“卡廷”事件遇难者纪念日,并出资将斯摩棱斯克郊区的那片森林建为“卡廷纪念地”,还修建了一个别致的大门。沿着大门走进去,有一块巨石,上面用俄语写着:这里不但葬有波兰军人,还有那些不愿意杀害波兰战俘的俄罗斯军人;他们被自己的同胞杀死,也被埋葬在这里。

2010年4月7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和波兰总理图斯克在卡廷公墓悼念大屠杀遇难者。这是两国首次在此公墓举行联合纪念活动。普京也是第一位前往悼念的俄罗斯政治家。普京表示大屠杀是斯大林的报复行为,不应把罪责归咎于俄罗斯人民。图斯克称与普京的会面是两国关系史上的转折点。他认为俄罗斯与波兰在和解的道路上迈出了重要一步。

2010年4月10日,波兰总统莱赫·卡钦斯基带领波兰代表团一行八十八人在前往俄罗斯悼念卡廷大屠杀遇难者时,由于大雾及人为因素,乘坐的飞机在机场前约三佰多米撞树坠毁,机上九十六人无一生还。

1 Comment

  1. jackjia (Post author)

    俄公开卡廷事件机密史料

    来源:南方都市报

    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28日下令公开俄方掌握的卡廷事件历史文件,其电子文本发布在俄联邦档案署官方网站上。这是俄方首次向公众公开卡廷事件的相关材料。

    据俄联邦档案署署长阿尔季佐夫介绍,有关卡廷事件的历史文件之前数十年来一直秘密存放在苏共中央政治局内部,只有数名苏共高官有权打开这些文件。他说,俄方首次在政府官方网站上公布这些材料的样本,这一决定表明俄方对卡廷事件“持绝对坦诚的态度”。

    本月7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在俄斯摩棱斯克市出席卡廷事件70周年纪念活动时,对杀害波兰军人的行为进行谴责并表示俄方对该事件的评价不会变化。

    1940年,大批波兰军人和知识界精英在苏联斯摩棱斯克以西的卡廷森林被集体杀害。1943年4月13日,攻入苏联的纳粹德国宣布在卡廷森林发现大批波兰军人尸体并称杀害事件为苏联所为,苏联随即予以否认。直至1990年4月13日,时任波兰总统雅鲁泽尔斯基访问苏联时,苏方才正式承认对卡廷事件负全部责任。

    本月10日,波兰总统卡钦斯基乘坐专机前往斯摩棱斯克参加卡廷事件70周年纪念活动,飞机在降落时失事,机上96人全部遇难。

    Reply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