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2/红宝石申破产 欠债150万

资不抵债 债权人包括业主政府货商员工

明报/已正式获联邦政府委任负责处理士嘉堡红宝石酒楼(下称红宝石)的破产信托师胡雪贞昨称,现估计红宝石总负债额为150万元,债权人约200人,包括物业业主、政府、供货商及90多名员工等。但胡雪贞则不愿透露红宝石现有的资产总额,只强调红宝石资不抵债,资产额远远比不上负债额。

红宝石酒楼欠下60名全职员及廿多名兼职员工约两周薪金、法定假期及遣散费,每人约3,000多元。但有关员工可在45天内入纸,向政府的Federal Wage Earner Protection Program申请欠薪,每人约可获3,258元补偿。

破产信托师将积极协助员工申请有关赔偿,包括提供中文译本的法律文件。而酒楼方面亦已向员工派发就业纪录(ROE),让员工可尽快申请就业保险金。

胡亦表示,红宝石属有限公司,故即使公司申请破产,公司股东亦可经营其他公司。至于红宝石申请破产前,有否向保险公司购买责任保险,胡则称仍有待调查。

一旦当红宝石申请破产后,在该处感染沙门氏菌的受害人,只有在证实酒楼购买了相关保险后,才能提出诉讼。

胡雪贞称,自红宝石于本月7日被多伦多市卫生局指不符合卫生条件而勒令停业后,由于酒楼关闭长达12日,期间无法营业,多个预订酒席亦被取消,令现金流动出现问题,供应商货款未能找付,而缴付业主的租金亦被弹票。

红宝石董事局考虑到若要继续经营,既要花费一大笔装修费,同时酒楼声誉亦已受损,故决定将酒楼结业,并申请破产。

红宝石或整间易手已有买家表示兴趣

红宝石债权人昨日已开始先后接到有关通知,破产信托师亦会主动联络他们,向他们解释法律上的责任,并将变卖红宝石所得资产,按债权人可享受权利的优先次序取回部分债款,依次为政府、有担保的债权人、员工,最后才是供货商。

至于各债权人可取回欠债的比例,胡则表示,要确定变卖红宝石资产后,才能作出评估。但她拒绝评估红宝石的资产额,只承认红宝石留有一部分现金外,其主要资产便其酒楼内的各种设备、工具及存货。

“变卖红宝石资产有两个方案,其一,是以整间酒楼形式出售,目前已有一、两个人(准买家)表示有兴趣;其二,是将酒楼内的工具逐一变卖。”胡雪贞说。

胡称,以前者的方法较能将酒楼资产卖得好价钱,但有一定难度。至于后者,由于酒楼经营了17年,生财工具一般较为陈旧,故逐一变卖,恐怕套现不多。

红宝石负债200万 正式申请破产

星岛日报/已宣布结业的士嘉堡红宝石酒楼昨日正式登记破产,被委为信托人的联邦有牌破产师胡雪贞透露,红宝石酒楼因停业10多天,损失大量现金收入,现已资不抵债,扣除所有资产后,净欠高达200万元。

胡雪贞昨日接受本报记者访问时透露,红宝石酒楼是于昨日正式向法庭申请破产。经她初步计算后,减去现有的资产,酒楼方面现时的总负债高达200万元。这个款额还未包括酒楼提前终止租约要赔偿的租金。

胡雪贞解释,红宝石酒楼的固定资产并不多,只是一些餐具、枱、椅等杂物,而炉具这类较为价值高一点的“生产工具”已嵌入墙壁,如果拆下很可能会造成破坏。另一方面,酒楼所位处的物业亦只是租来,因此,酒楼的资产可谓不多,其价值有可能低于请人把它搬走。

200多个债权人

据胡雪贞透露,酒楼现有债权人200多个,包括90多名员工、肉食蔬菜的供应商、物业业主、安省政府及联邦政府等。红宝石欠两级政府的钱,主要是尚未上缴的省税(PST)及货劳税(GST)。

由于酒楼是每两个星期发薪一次,因此员工的欠薪并不太多,一般只是1,000至2,000元之间,加上未休的假期及遣散费等,都不会太高,而安省政府对破产商户的员工有一套支援的安排,每名员工最高可获发3,200元津贴,因此员工应该不会有损失。她又表示,员工有45天时间申请,她已将有关文件翻译成中文,并会尽量协助员工办理申请手续。此外,酒楼资方早前鉴于不知何时始能复业,早已向员工发放“聘用纪录”(Record of Employment) ,让员工向联邦政府申领就业保险金,因此,相信对员工短期的影响并不太大。

胡雪贞指出,一般酒楼主要靠每日的营运来赚取现金,支付供应商、员工工资及租金等开支,红宝石停业10多天,期间所有酒席全部取消,因此,酒楼的现金流大受影响,以致资不抵债。此外,由于今次事件严重影响了酒楼的商誉,一些供应商因此提早追数,从而造成了破产的困局。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