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20/红宝石酒楼结业 顾客婉惜

-卫生局续追踪沙门氏菌个案
-近百员工失业 料老板不会欠薪
-酒楼门前 顾客拍照留念
-律师:若求解体非上策
-餐会顾问为红宝石抱不平
-华餐会关注食物中毒源头
-红宝石结业被追讨违约损失
-商誉丢光 红宝石酒楼结束营业
-华人社群 深表惋惜
-近百员工 面临失业


卫生局续追踪沙门氏菌个案

明报/士嘉堡红宝石酒楼于本月7日因被指不符合卫生条例,遭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勒令停业12日后,昨宣告永久结业,并于酒楼正门贴出告示,直言酒楼停业十多天,不少预订了的酒席被迫取消,招致严重损失,加上事件令顾客失去信心,故在董事局一致同意下,决定将酒楼结业。不少闻讯的旧顾客对此都表现得很可惜,个别市民更为酒楼拍照留念。

然而,酒楼结业,老顾客感到可惜外,与酒楼生意往来十多年的个别供应商亦表示,虽然有万多元的货数未清,但亦很同情对方处境,觉得酒楼“今次死得很惨”,即使万多元的尾数最后没有落,都会体谅对方。

该供应商续表示,沙门氏菌事件不但对红宝石造成很大打击,就连士嘉堡附近其他酒楼食肆亦受影响,很多顾客都减少外出用膳,令酒楼过去两周的生意明显下跌。

委托公司申请清盘破产

有承办了红宝石破产申请的破产司昨接受查询时则表示,由于现阶段尚一些资料未能完全确定,按照现法律规定,该公司不能透露任何红宝石资产或负债情况。

昨日约 20名相信是酒楼员工在酒楼前、后门徘徊,久久不愿离开,似对酒楼宣布结业感到有点意外。但记者向他们查询时,对方则否认为酒楼员工。据悉,有部分员工事前的确没收到任何酒楼结业的通知,故一如以往的上班。

多伦多公共卫生局发言人戈维尼(Rishma Govani)表示,暂未收到红宝石结业通知。若酒楼停止营业,即意味酒楼不会对公众健康构成任何威胁,故不会再安排卫生督察覆检。不过,追踪有否其他人的因在该酒楼用膳后感染沙门氏菌的调查仍会继续。

17年信誉一朝丧 无奈停业

昨早,红宝石依然重门深锁,不同的是,酒楼正门张贴了一张结业通知:“自从西(沙)门氏菌事件发生后,卫生局勒令本酒楼暂停营业,经过12天的停业日子,使酒楼生意大量流失,全部预订酒席取消。另外,客人对本酒楼累积17年的信誉,亦失去信心。董事会特此举行会议,商讨后全体立场一致通过即时停业,并聘请专业会计师处理清盘事宜。董事会作此决定实属无奈……”

到了中午,有商场保安人员出现,将结业通告撕下,换上另一张业主通知书,指红宝石须负责因提早终止租务合约所带来的损失及未缴付的租金。其后,保安亦带人到酒楼换锁。

活洒商场(Woodsides Square)管理公司Redcliff Realty Managment Inc.的Barbara Bees接受本报查询时表示,红宝石提早终止租约,并非对方提出,而是双方上周经过会面及商讨后,达成共识所作的安排。然而,商讨内容则属机密,不能透露。

“红宝石原来的租约何时届满,不是记得很清楚,尚余几年吧。红宝石的确欠业主租金,但具体金额则要保密。”Bees说。

昨早,20至30名男女在酒楼前、后门聚集,看见门口通告后,仍在附近徘徊不肯离开。记者查询对方是否酒楼员工,但他们一概否认。

为红宝石供应急冰海鲜17年的大海海产公司负责人李先生表示,对方确有一笔1.6万元的尾数理应在月中找付,至今仍未收到,而他们亦没有接到酒楼负责人的结业通知。

但李先生强调,很同情红宝石目前的境况,即使该笔尾数最后不了了之,他亦很理解。

供货商叹酒楼死得惨

李先生说:“在商言商,我固然想收到钱。但我跟红宝石做了十几年生意,一直关系良好,万几元的数目,那么多年来,早已赚到了。其实,他们今次都死得很惨,难道我还要在这时候落井下石?”他又表示,至少还有其他几间供应商,跟他有相同想法,而酒楼分分钟欠这些供应商约数万元的尾数。他估计,红宝石大约有数十个供应商。

李先生续称,红宝石声称沙门氏菌对他们造成打击,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过去两周,士嘉堡其他酒楼亦受事件影响,生意明显下降。

近百员工失业 料老板不会欠薪
李振光议员盼尽快有人原址接手经营

红宝石酒楼前员工昨日向本报表示,相信酒楼方面今次不会有拖欠薪酬的情况,因为老板向来对不会刻薄员工,出粮从来只会“有早冇迟”。他相信酒楼今次结业,是商业的考虑,酒楼向来接办很多社团酒席,生意滔滔不绝。

对于这间经营了17年的酒楼最终要结业收场,安省华商餐馆会会长陈勇仪表示感到惋惜,但会尊重酒楼东主的决定。他相信东主是经过商业的考虑,担心重开后或许生意不能恢复,因为客人会否再光顾是难以保证,若客源不保,将会亏蚀惨重,而酒楼停业有近两星期,也损失了一笔大数目。

卫生局是次发红牌的检查,毕竟是引发该酒楼结业的原因。但陈勇仪称,检查制度是为确保食物卫生、保障消费者安全,是针对全市所有食肆,并非单是华人餐馆的,所以并无公道与否之说。

陈勇仪:无损外界对中餐馆信心

陈勇仪认为今次是个别的意外事件,就如大型肉食公司Maple Leaf也曾出事,餐馆所购的食物,货源有时出问题,餐馆本身也难知道。他强调,餐馆同业只要尽量小心依循卫生标准来做,便可大大减低被发红牌查封的风险。他相信红宝石酒楼今次因未能通过卫生检查而要结业的事件,将不会影响外界对中餐馆的信心。

上周曾亲身到该酒楼视察的本区市议员李振光,昨日也对酒楼要结业感到可惜。他表示,还以为它可重开,结果要结业真的是很突然。

他说,红宝石是士嘉堡地区的经济火车头,今次造成了近百名员工失业,他希望该地点尽快再人接手继续经营如此大型的酒楼,失业的员工尽快找到工作。

朱老板钟情饮食业 对员工友善

士嘉堡红宝石酒楼的朱老板据知早年乃经投资移民到加拿大,当年与另外数人合资在多伦多市中区开设新光酒楼。其后股东拆伙,各自外闯,而朱老板则在士嘉堡开设红宝酒楼。

有跟随他5、6年的前伙计称,朱老板平日工作十分勤力,每天一大早便开始工作,对员工亦非常友善。他钟情饮食业,这从他经营红宝石17年,从未转手,便可知一二。

该前员工又称:“酒楼的厨房亦打理得十分干净,通常可以做的,他都做足。其实,就连大型的肉食公司(枫叶食品)亦发生过产品受污染的事情啦!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一名在安省小埠经营餐馆的社区人士表示,酒楼停业十几天,确会元气大伤。他说,经营一间酒楼,单是大厨每周薪金便要约1,000元至1,500元,还有二厨、侍应,侍应周薪可能亦要400至500元,还未计租,营运成本绝不轻。

元气大伤 重开前景亦难测

酒楼白天的茶客通常赚不到多少,只是维持与顾客的关系,希望他们会在酒楼摆婚宴、寿宴或其他社团聚会。十多天以来,多项个筵席被迫临时取消,就如世界龙冈会的活动被取消,捐失的生意额可能上万元计。

“酒楼可能要花一笔装修费之余,未来酒席亦被取消,最麻烦是,酒楼重开后,能否重拾顾客信心,亦是未知数,故他们决定结业是可以理解。”社区人士说。

酒楼门前 顾客拍照留念

不少红宝石酒楼的常客得知酒楼结业,十居其九都为此感到可惜,更指附近居住了很多老人家,他们都喜欢到该酒楼叹茶,如今酒楼结业,以后就没那么方便。

一名酒楼常客说,有百多名老人家每早8时至9时左右都会在酒楼所在的购物商场耍太极;然后,再顺道到酒楼叹茶,可谓是酒楼最基本的捧场客。另一名茶客沈先生则表示,食店总会有蟑螂,要是酒楼继续经营,他日重开,他一定会继续支持。“当年非典型炎在多市爆发时,(红宝石)酒楼只有6、7个客人,我都仍然到酒楼饮茶。”沈先生说。

有市民尽管并非酒楼常客,但仍然自备照相机,在酒楼门口拍照留念。他解释,因酒楼始终在士嘉堡经营17年,有一定的纪念意义。

另一位杨先生亦替酒楼结业感到可惜。他说:“其实,卫生局到现在仍未确到沙门氏菌的感染来源,亦有可能是供应品出现问题,与酒楼未必有关。”

律师:若求解体非上策

星岛日报记者/华裔律师栗钧昨日黄昏出席A1中文电台国语节目“都市热线”时认为,虽然他不完全清楚“红宝石酒楼”结束营业的真正原因,但“红宝石酒楼”的股东、董事和“官员”(管理人员)在作出任何决策时,不能光从单一方面考虑问题,应该主动联系他们所属的保险公司,凡事应该按照保险公司的指引去办,并向相应的律师、会计师征求建议,这样才能确保企业以及股东、董事和管理人员的利益。

对于有传言“红宝石酒楼”意欲寻求公司解体或破产保护,栗钧质疑这个解决方案不能有效地保护该公司董事和管理人员。据栗钧分析:假如多伦多卫生局最终确认本月初发生的多宗食物中毒与“红宝石酒楼”有关,那些因在该酒楼就餐而发生食物中毒的人就有可能透过法律起诉的方式向责任者索赔,这些责任者包括责任公司、该公司的董事以及管理人员这三部分。就案件来说,从法律上理解,根据常规的有限公司的章程,假设一间公司的董事或者管理人员被告,公司会为这些个人(董事和管理人员)提供资金保证;但若然这间公司解体了,或者破产了,处在法律诉讼中的董事和管理人员就难以获得公司的担保,那么,所有的责任就要由个人自己负责。

另方面,栗钧律师相信,“红宝石酒楼”能够开门营业一定会购买保险。当发生法律纠纷时,根据保险法,保险公司有责任替他们辩护、找律师。假如“红宝石酒楼”解体了,或者直接是破产了,则意味着这间公司不存在了,栗钧由此质疑:假设被保人都不存在了,保险公司还会为这间公司辩护和提供法律支援吗?还会继续履行理赔责任吗?

栗钧认为:“红宝石酒楼”董事会应该多征询各方专业人士意见,特别是应该第一时间与自己的保险公司联络,将目前的情况如实向保险公司反映,听取他们的建议,不要擅自作主,以免走弯路,因小失大,误入歧途。

有传闻说“红宝石酒楼”已聘请特许破产师胡雪贞处理酒楼清盘事宜,记者获悉A1中文电台国语节目“都市热线”主持人昨日曾致电胡雪贞,胡雪贞就此回应:相关事宜正在了解中,目前无法回答任何问题。

餐会顾问为红宝石抱不平 向申诉专员投诉多市卫生部门

星岛日报特约记者 杨婉文/红宝石酒楼周一正式结业后,有前多伦多卫生督察向多伦多申诉专员投诉,批评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不公平对待红宝石酒楼,认为就算酒楼结业,也未必能解决沙门氏菌的问题。 但卫生部门指出,他们的工作一视同仁。

曾协助红宝石酒楼的前多伦多卫生督察,现任安省华人餐馆会顾问的王师,昨日(周一)接受A1中文电台时事节目《A1出击》访问时指出,红宝石发生沙门氏菌事件,当局应全面调查源头,但当局仍未做到这点,就算红宝石结业,也未必能杜绝有关问题。他举例,如果源头是由带菌的员工传播出去,难保这员工会到另一个食肆工作,只是把问题由一处带到另一处。“如果源头是带菌者,根本这件事情是没解决到。”

多伦多卫生局说,难以找到源头。但王师指出,目前有很多电脑软件可以作出分析,需要时间但不是困难的事,现令酒楼就此结业,是否合理要由市民决定。

他表示,红宝石酒楼结业的原因除了是沙门氏菌事件影响声誉,及未能控制虫患之外,还有保险诉讼,以及流动现金也是一个问题。他估计,消费者在60天就会忘记了事故,但时间未能配合,因踏入秋季是酒楼淡季,需要靠流动资金维持,直至明年春季,流动资金周转不灵就会出现问题。

王师又致函多伦多申诉专员,质疑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的检查对红宝石不公平,没跟随标准守则去进行检查,例如卫生督察把用作烧肉的生猪肉弃置,因它碰到冰箱的墙壁。他指出,这些生肉还需要经过400度高温及90分钟烧烤,用相关法例,把它列为不符合人类食用,是不公平及不适当。王师希望省府或市政府能举行公共聆讯,让公众决定谁是谁非。

卫生部门称一视同仁

但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发言人高弯娜(Rishma Govani )回应查询时指出,当局对红宝石及多市其他餐馆都采取同一准则,公众健康及安全是当局相当慎重处理的问题。

安省执业家庭医生刘秉纯指出,沙门氏菌的源头若是带菌者,就算红宝石结业,也未必能避免问题再出现。他认为,蟑螂和老鼠有机会传播沙门氏菌,但不是传播的主要途径,反而是食品如何处理及员工的清洁,才是更大问题。他表示,食物经过60度以上的温度处理,就可杀死沙门氏菌。

华餐会关注食物中毒源头

星岛日报记者/安省华餐会会长陈勇仪在A1中文电台国语节目“都市热线”节目中表示:他完全尊重“红宝石酒楼”董事会的决定,但对于作为华餐会会员之一,经营了17年的“红宝石酒楼”的结业感到心疼和惋惜。

陈勇仪赞同投诉

他个人认为:灭鼠和达到完全符合市政府所要求的卫生标准并不是件难事,没有事情是做不到的,所以,他不认为无法控制虫患是造成“红宝石酒楼”结束营业的主要原因,但他强调,因为他不不是当事人,所以无法知道结束营业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陈勇仪表示,他赞同向多伦多申诉专员就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个别人员非规范的检查方法提出投诉,譬如一位检查人员用敲打炉具等方法检查虫患缺乏专业性,这对红宝石的卫生检查不公。

陈勇仪称,这些天他都也有与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的主管接触,他理解卫生官员的职责所在,如果群体食物中毒的源头真的在“红宝石酒楼”,在未有查到源头所在,以及未有找到真正的解决办法时,假设贸然让“红宝石酒楼”重新开业,如果再次出现中毒事件,那么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以及相关责任人同样要负担责任。所以,无论是多伦多公共卫生部门,以及“红宝石酒楼”,都有责任搞清楚这次食物中毒的源头,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对于有人耽心随着“红宝石酒楼”结束营业,调查食物中毒的源头更加困难。陈勇仪称他同样也耽心这个问题,因此,安省华餐会将会予以高度关注,希望能尽快找出原因。

红宝石结业被追讨违约损失 业主换锁促尽快搬走物品

星岛日报记者/士嘉堡红宝石酒楼昨晨正式宣布结业,并在门外贴出结业告示,向顾客、员工及供应商致歉。酒楼的熟客对红宝石结业感到可惜。物业的管理公司昨日下午找来工匠,将酒楼的大门门锁更换,并贴出告示,指酒楼提前解约,追讨违约损失。

红宝石酒楼负责人于昨晨在酒楼正面入口处多扇玻璃门贴上4份内容相同的结业告示,引来途人驻足观看。停业通告表示:“停业的期间生意大量流失,客人对经营17年的商誉失掉信心,因此无奈宣布结业”,通告又表示,酒楼会聘请专业会计师处理清盘事宜。

员工不愿谈停业

告示贴出后,引来途人驻足围观。不少附近的街坊及酒楼的熟客,对红宝石的结业都感到可惜。

至下午1时左右,商场的管理公司派出保安员,将有关的停业告示撕去,并由锁匠将所有门锁拆掉更换。保安员其后又贴上一张告示,追讨酒楼提前终止租约所造成的损失,并要求酒楼方面尽快将物业内的家具移走。

红宝石酒楼结业前有64名全职员工,另有20至25名兼职工人,昨日有员工听闻酒楼结业的消息后,赶回酒楼了解情况,但不得其门而入。这些员工都不愿谈论酒楼停业事件。

商誉丢光 红宝石酒楼结束营业

世界日报记者胡光/被多市卫生局勒令歇业整顿的红宝石酒楼,因未能通过之前的两次卫生检查,在歇业的12天生意及商誉大受影响。酒楼董事会经过协商,认为酒楼复业后很难挽回客人的信心,19日向外界公布了酒楼结束营业的消息。

红宝石酒楼董事会昨日将公告贴于餐馆正门玻璃上,向外界发布酒楼结束营业的消息。酒楼方面表示,自从沙门氏菌事件发生,酒楼已歇业12天,期间酒楼的生意大量流失,店内原有预定的酒席全部取消,客人对酒楼商誉失去信心,令酒楼无法继续经营。董事会为此举行会议,一致通过即时停业的决定,并会聘请专业会计师处理酒楼的清盘事宜。

对于酒楼突然宣布结业,其所在的Woodside Square购物商场未有给予任何回应。但记者19日下午看到商场物业管理公司的职员在保安的陪同下从酒楼后门进入酒楼,不但将酒楼正后门锁全部更换,亦在酒楼店门前贴上停止租约的告示,表示商场与酒楼于2007年签订的租约由即日起终结,商场将会向酒楼方面追缴拖欠的租金,以及因租约提前终止而造成的损失及其生成的相关费用。

至昨日下午2时左右,仍有不少该酒楼的忠实“纷丝”上门饮茶,当他们看到告示,得知酒楼停业的消息后均表示惋惜。自称帮衬该酒楼10多年的马老先生表示,红宝石的菜肴最合自己的口味。他说,现时像如此规模的老牌中餐馆在多城已不多见,由于酒楼的菜肴可口,且内部装修仍保持着老牌海外传统中餐馆的模式,因此它的结业将令本地的老移民失去一个可以怀旧的场所”。

红宝石大酒楼有数十名顾客于9月中疑因就餐后出现沙门氏菌感染症状,在36宗报告病例中有22人确认感染,16宗疑似感染,其中一名年过八旬的老翁更疑因染病死亡。多伦多卫生局于本月7日对该酒楼检查后勒令其关门,9日第二次检查后,因在厨房炉头下发现三只蟑螂干尸未获通过,餐馆于13日和14日晚还曾安排灭虫公司处理并对厨房内部的地板进行维修更换。由于连日的歇业令酒楼生意大量流失,且商誉备受影响,酒楼董事会于19日无奈宣布结束营业。

华人社群 深表惋惜

世界日报记者葛健生多伦多报导/红宝石大酒楼结束营业,安省华商餐馆会会长陈勇仪,以及士嘉堡约克区华商会副会长胡卫强19日均表可惜。

陈勇仪表示,红宝石大酒楼停业不做很可惜,但相信餐馆有自己的生意考量。不论本地或华人餐馆都会面临卫生官员检查不合格,只要依照卫生单位规定确实改善,还是可以重新起步。

因卫生检查问题而停业的中餐馆,红宝石大酒楼并非首例。陈勇仪指出,中区华埠七喜海鲜酒家2008年底停业即是一例。该店2008年10月该店遭民众拍到店内有老鼠出没,经多伦多市卫生局前往检查后发出红牌,其后虽于同月覆检通过重发绿牌开业,但月余即传出结束营业。

陈勇仪指出,其实不只中餐馆遭卫生官员检查发出红牌,本地餐馆也时有卫生检查不合格者,但必须依照卫生官所发出的改善条列确实改善,在重新检查、获得绿牌开业后,仍然可以有好生意。

陈勇仪认为,红宝石大酒楼本身地点佳,如重新开业,生意应该不差,但由于红宝石在感恩节的长周末前未能通过卫生检查,导致必须赔偿订席顾客,可想而知损失相当大,股东或许考量遭停业后的损失不赀,因此决定结束营业。

胡卫强则表示,听闻红宝石大酒楼结束营业的消息令他感到可惜又难过,不过这件事也给从事餐馆生意的同行一个警讯,对卫生的要求一定要严格。

胡卫强表示,尽管政府表示经济已有复苏迹象,但从事餐馆业的他从生意经营上而言,感觉距经济复苏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而多伦多地区的中餐馆好吃又便宜,竞争激烈,从事中餐馆业如履薄冰,他相信红宝石大酒楼未能通过卫生检查,导致客源流失的压力必然很大。

对于红宝石大酒楼有顾客因生菜而感染沙门氏菌,胡卫强也表示无奈及遗憾,他指出,像红宝石大酒楼属较大规模的餐馆,员工训练显得十分重要,而本次有顾客因感染而生病以及餐馆规模大,无法承受快速且大量流失客量,可能是红宝石大酒楼最后选择结束营业的主因。

近百员工 面临失业

世界日报记者葛健生多伦多报导/红宝石大酒楼19日正式宣布结束营业,餐馆员工近百人将面临失业,多伦多市议员李振光19日表示,近日内他将联络餐馆,以便了解可以协助餐馆员工事项;律师孙家骅则指出,餐馆若以破产方式结束营业,即使新旧东主易手,最快也需30日至60日才能重新开业。

多伦多市议员李振光表示,红宝石大酒楼两度未通过卫生检查,事涉公共卫生问题,但19日却公布结束营业,虽然事属该公司内部决定,但这项决议仍让社区人士、顾客感到惊讶,尤其对餐馆近百员工的生计,更是直接冲击。

李振光表示,近两日内他将设法与红宝石大酒楼联络,期盼能与东主及员工碰面,以进一步交换意见,了解未来可以协助员工的事项。

餐馆经营本已不易,如遇开业地点发生不洁中毒、抢案或命案,甚至需进行理赔,动辄上百万。律师孙家骅19日表示,此时有限公司或许会考量与其将全部资产赔进去,公司董事会极可能做出结束营业的决定。

孙家骅指出,有限公司宣告结束营业是合法的,以经营有限公司的角度来看,结束营业就是要管控企业的投资风险,而在结束营业后,仍可由原股东、或进行股东重组后,另组有限公司接手经营宣告结束营业的旧公司。

对消费者而言,即使餐馆宣告结束营业,仍可追究赔偿事宜。律师孙家骅表示,受害人可能的提告对象,可以包括餐馆、董事、房东或管理阶层。即使该餐馆结束营业,仍可由餐厅投保的保险公司出面负责。

孙家骅指出,灾难是有时间性的,本地有许多餐馆因餐厅环境污染,导致第三人发生损害,如赔偿金额过大,或董事会对继续经营没信心,多选择宣布破产后结束营业,并委由破产师执行后续法律程序。

孙家骅表示,依法规定,业主在结束营业后的30日内不得关门,并由估价师评估总资产后,通常最可能的方式是,租约连同生产器具同时卖给新东主,并与房东签约后重新开业。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