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0802/千人排队一夜为labor–直击电子厂招工现场

2002年8月2日22:36:12(京港台时间)
(本报特别申明:经由本报特约记者JACK采拍到的照片,原本相当清晰,但为着顾及图片中相关人物及本报同事的相通感情,不得不采取模糊人物画面处理。敬请网友与读者谅解。)

lineup1.jpg
千人排队为了一次电子厂Labor的面试机会。(摄影:本报特约记者Jack)

(本报特稿.特约记者JACK报导)本报第44期头版头条文章。

上周末开始,一家电子厂招聘下午班和夜班员工的消息在多伦多中国移民的圈子里流传。在互联网上,也能看到有好心的网友将此招工消息贴在一些论坛的版面上:“时薪8.53元(另加班次津贴下午班1.00元或晚班1.50元),先到先面试,但是你必须携带RESUME 和以前工作单位SUPERVISOR以上职位人员出具的REFERENCE LETTER。时间:8:30开始,每天面试150人……”。

星期二(7月30)和星期四(8月1日) 是这家名叫DSC (DIGITAL SECURITY CONTROLS INC.)的电子厂公开招聘的时间,于是出现了题图中的场景。

7月30日 千人排队为面试

许多应聘者被告知一定要早点到,但是当他们早早来到位于Dufferin St.与Hwy401交界处的工厂门口时,才发现即使这样也已经太晚太晚。据一位女士讲,她早晨七点钟过来排队的时候,点了一下人数是420。在上午8点钟时,人数已经聚集近千,其中90%以上是大陆移民。很多人是搭深夜最后那几班巴士到达这里,更有甚者,有的人是从前一天的下午六点,太阳还没有落山时,就在这里开始排队。长龙般的队伍也引来了路人疑惑的目光。

一位开Van的朋友,干脆将车直接泊在停车场,这样一家两口可以轮流排队与休息。除自带的折叠椅之外,在现场外围仍然可以看到几张排队者遗弃的椅子,也不知他们从哪里搬来的。附近的草坪一片狼藉,随处可见废弃的纸张碎片与饮品包装。

由于工厂只允许员工出入,这些早早就到达的人们上厕所似乎也成了大问题,只能到远处的酒店、咖啡店、加油站等地寻找方便之处。一位王姓小姐周三致电本报时称,她当日凌晨3点半从家出门,在厂门口等到10点多钟,期间内急,根本无法找到方便之处,也曾为此步行15分钟试图到上述地点寻找厕所,结果均被拒之门外,“我的心情真是坏到极点了”,这位来加已近三年的中国移民回忆当时的心情时如此说到。

上午8点多,公司人力资源部门开始为排队者发号码,原定是发150人的号,但很多人半夜就开始排队,在面试者的要求下,又提前增发星期四面试的号码,由于面试者自己排的号码发生混乱,有人鱼目混珠,现场难以说服控制,在发了52张星期四的号码后,人力资源部门暂停发号。据排队者讲,这发出的202张号码实际上的位置是在凌晨三点左右之前来的人。

由于应召人数过多,均围堵在工厂的入口处,阻碍员工的正常上班,不得已将已经发号的人带入室内。但门外仍然围观者众,一位胖胖矮矮的女士(好像在人力资源部门主要是负责开门接送人),态度十分恶劣,对聚在门外的后来者的提问拒不回答,那怕是索要工厂的电话号码。只是在门口贴上一张告示:“ATTENTION!NO MORE INTERVIEW ON TODAY。”

lineup2.jpg

门口上贴着的告示

后来,人力资源部门的女负责人在一位魁梧健壮的保安人员的陪同下,像举行记者招待会一样,走出门外,解答部分问题。其中的一个回答是:为了能获得星期四早晨8:30的面试,最好星期三傍晚6:00来排队!

时间在大家的等待中过去,只要面试者一出大门,大家就直接围拢过去问长问短,收集面试经验。这种情形好像与当年去大使馆面试或者签证的时候相类似,只不过,尽历过大风大浪的中国人对此已经是见怪不怪。

lineup5.jpg

等候者在场外交流信息

lineup6.jpg

应聘者互相询问情况

lineup7.jpg

面试者一出来,就被团团围住

面试结果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一个面试通过的女士对记者说:“他们让我明天直接上班,并带上SIN卡”,那付欢喜的模样儿让旁人羡慕不已。另一个正在排队的新移民这才知道,正在等SIN卡的他这次已经没戏。还有不少是结果未卜,需要核对推荐人,在家中等候电话通知。有的人则是直接被拒,听到的几个原因有:推荐信的打印错误,英语交流能力不好,不适合夜班工作等。一位男士调侃地说:“你看,长的顺溜点的都直接给Offer,哪里都一样!”

7月31日 面试号码发放完毕

记者再次来到招工现场。下午四点十分,电子厂的门口已经有十三、四人已经开始排队。此时,户外骄阳似火,酷热难忍,一位排队的女士在烈日下拿着报纸护脸遮阳,汽车的仪表盘显示,这一刻的车外温度为摄氏34°C。

几分钟后,人力资源的负责人走出来告诉大家,鉴于前几次面试场面过于拥挤混乱,以及在工厂外过夜排队,影响厂区安全,这次改为凭有效证件驾照或SIN卡在现场直接领取号码,所谓的号码,其实上是一张写有面试时间的浅粉色的邀请条。此刻,上面排定的面试时间的是8月1日下午两点。

下午六点四十再去的时候,已经换为一个皮肤黝黑的保安人员负责发号,据他讲,当日将在门外发号直至午夜并负责安全,先到先得,发完为至。虽然门外专门为他放把椅子,他仍不时地走进室内避暑,待有人向内观望时才复出发号。此时那位保安纪录在案的编号是35号,浅粉色纸条的面试时间已经是8月2日的上午八点半。

lineup3.jpg

写有面试时间的邀请条,也就是所谓的“号”

傍晚九点,正赶上DSC员工的工间休息,不少人出来放风。从与他们的交谈中得知,DSC实行三班倒,目前有员工1100人,除极少数本地人,绝大部分是来自大陆的中国和越南移民,其中500余人为越南移民,大陆移民有300多,这此招聘大概100余人。现在工厂的中国移民越来越多,在里面工作普通话甚至可以通用。大家笑谈到,又是一块根据地,这个炮楼已经差不多被我们大陆同胞占领。隔着玻璃向里面的餐厅望去,果然,淡淡的灯光之下,看到的几乎清一色全是大陆的移民。

当九点半驱车驶离DSC时,那位保安的编号已经达到110,面试时间也排到8月7日。从保安那已为数不多的号码看(估计还有约30张),要不了多久,就会告罄。途经Bridgeland这条路时,又看到几位匆匆而来的应聘者,其中的一位竟带着行李!他还不知道行规已变,今夜终于可以回家睡在自己的床上。

谁将是最后一位幸运儿呢?

8月1日 归于平静

清晨,记者再赴现场,这里已经没有前几次的喧嚣,门口站有两位保安护卫,稍微远离大门的树荫下,有少数几人站在场外围观。

当日,记者见到了该厂人力资源部门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人士,他向记者介绍,总部设在多伦多以北Langstaff的DSC,在大多市周围有六七家机构或企业,前段时间公司内部进行调整,目前这里是唯一的生产厂。在现在大部分企业裁员节资的情况下(如另一家电子厂Celestica将裁员6000员工)DSC逆流而上,仍然大量招工,这在大多伦多地区是少见的,这也是为什么招工这么火爆的原因。

这位人士还谈到,在总部人力资源部门的负责人得到这里为求工作面试而彻夜守候的消息后,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从过去提前两三个小时还可以理解,慢慢发展到午夜,甚至于目前的前一日下午排队,他很是同情,特通知本厂的人力资源部门提前发号放行。

据这位人士介绍,在里面工作的大陆移民中,相当多的人都有电脑与会计的教育或工作背景。

据了解,DSC电子厂时薪8.53元的工资水平(安省目前最低工资6.85元/每小时)在现今多伦多的 Labor 工中算是比较不错的。但有人介绍,一年前同种工作时薪大致在11元左右,西人做的话则要在13元以上。加拿大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6月份的失业率为7.5%,其中安省为7.1%,卑诗省8.7%,魁省8.2%,亚省5.6%。需要注意的是,没有工作过的新移民并不在统计的失业人数之中。

(图文/本报特约记者 JACK)

星星生活周报编后:一个普通的Labor工的面试,结果还是未知,就要排几个甚至十几个小时的队。难道这就是一大批在加拿大的中国新移民的真实生存状况?难道这就是拥有良好教育背景、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新移民们来到加拿大的必经之路?

星期二上午,编辑部接到了一个亲身经历者的电话。这位女士对本报正在进行的新移民法讨论表示关注,并在通话中明确表示:我赞成新移民法!她的理由很简单,这样的一种就业状态,中国移民有什么必要大量涌入加拿大。

据这位女士介绍,她来加拿大已经两年多了,原来就在一家电子厂工作,半年前被Lay Off后,一直没再找工作,最近朋友告诉她这个招聘信息,并且嘱咐她一定要早点去。星期二上午她5点就到了,但当她看到排队的长龙时,“我回家了……可能我还有些底子,也有退路(她的丈夫还在国内)”,她说。

是呀,她还有些底子,她还有退路。但对于更多的新移民来说呢?

而我们在就此事咨询一些移民的看法时,有不少人说:“很正常,这种事儿多了,现在已经算好,半年前……”我们无言以对。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