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223/麦迪逊院生仍徬徨终日

现代日报/麦迪逊学院(Madison Academy)倒闭风波所产生的矛盾越显尖锐。接收学生的邦德学院(Bond Academy)属下的多伦多国际学院(Bond International)称,他们根本收不到麦迪逊学院一分一毫的学费,但为这群处在极度徬徨中的孩子,只能收“象征性”学费。有民事律师再告诫学生,尽量避免选择私校。

在周二麦迪逊学院突然倒闭时,校方表示学生可转到邦德学院属下的多伦多国际学院继续学业,但当时邦德的校长费杰表示,关于学费和学分等情况都在磋商中。费杰昨日对记者表示,磋商已经结束,但麦迪逊学院拒绝把学生未用的学费转移到邦德,学生未来一切由邦德自行解决。

原本学费不会转户邦德

费杰对这个谈判结果并不高兴,他强调因为邦德同情学生,并要在困境中帮他们一把,才决定只收取300元的学费,而通常邦德一科的国际学生学费要1,300元。不过这些特殊学科仅限于那些学生已经在麦迪逊读了部份,且在邦德有相对应的课程。但新课程仍然要以新学费标准收取。

费杰也指出,邦德出于道义才作出这样决定,但也要考量学生的时间表和入学资格后才能接收。

留学陷阱此起彼伏

由周女士(化名)监护的一名朋友18岁的女儿此次不幸成为麦迪逊学院倒闭的受害者。周女士感叹道,自己还在幸庆没为孩子报在2005年倒闭的华人私校Queen’s International College时,却又不幸栽在了这所全西人经营的私校。

周女士表示,在周二孩子失学后,她便急于寻找合适的接手学校,发觉邦德在这方面都做得很好,尤其是学费合理。相比之下位于麦迪逊旁边的J. Addison却展开“抢生源”攻势,但就要以新学生标准,要求学生付足全部学费、300元更新费和校服等大约1万元的价钱。她认为这有任人宰割的感觉。

周女士对麦迪逊校长Sheileen Krone前日接受一家英文媒体访问时藉口因“中国政府极度宣扬加拿大私校的恶劣状况,而令自己生源不足,导致关门”的说法非常反感。“麦迪逊现在的做法正印证了某些私校的恶劣做法,自己在指摘别人的同时却又做出了类似同样的事情。”她气愤地表示。

私校有存在市场价值

问及周女士未来如何再建议大陆朋友选择加拿大学校时,她无奈地表示,因很多公校接受学生时有年龄限制,私校这方面可通融。因此在无法入公校的情况下,她只能介绍中国学生选择规模较大的私校。

周女士也明言,选择私校很多时候都是为准备入大学的必要学分,对学校的教学质量都不计较了。但就这么简单的要求,市场上还是充满了重重陷阱。

现在她朋友的孩子还剩下2门科没完成,正面临着可能无法在9月进大学的问题。麦迪逊一年的学费是6门学科加2门ESL,总共近7千元。

她还提到,几个今年1月才入读的15岁日本签证小女孩情况更糟糕,她们可能都交了8门课的钱,而且英文非常有限。此外,其他受害的学生还有来自俄罗斯和南亚的。

律师建议选择公校入读

曾处理过多起留学生和私校之间学费纠纷官司的民事律师文武对麦迪逊学院并不陌生,表示曾有客户是该校学生。他再次告诫学生,应尽量选择公校。

就他的经验来说,学校的倒闭令学生无法出具全职学生的成绩表,将直接影响到他们申请签证。而且类似麦迪逊这样的私立高中,可用几百元便能注册成立,也不用按专业多少而向政府交数额庞大的押金(以便倒闭后可赔偿学费)。

文武表示,学生要告麦迪逊,若通过安省政府服务厅下的消费者保护局(Consumer Protection Bureau),他们只能通过协议获得一定赔偿。但若上告到加拿大工业部(Industry of Canada),一旦政府核实该公司(麦迪逊学院)有发布虚假广告的行为,法院就会审理案件调查公司法人。

20070223a02.jpg

http://blog.jackjia.com/wp-content/uploads/2007/02/20070223a02.jpg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