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4/民主是喊出来吗?

星岛日报 撰文:叶启光/八九之后,每年的六月四日,原是一个让中国人心情沉重的日子。但随着时间推移,加上中国经济腾飞,六四的伤感效应愈来愈弱。我感觉悼念六四似乎有演变成民主人士,一年一度民主“大拜拜”的趋势。

游行、翻中共旧账、再说当年,已经成为民主人士,每年六四的指定动作。每年的游行人数,更被视作当年六四活动是否成功的指标。一旦人数超过去年,可能只有几千,民主人士也视作一次胜利。

八九民运的诉求是争取民主、扫除贪腐。依照这个标准,民主人士二十年来的六四活动,除了哀悼,还有甚麽实质成果?民主人士每年举办的六四活动,离不开游行、呼口号、痛駡共产党、再重申平反六四,这个二十年来达不到,可能再过二十年也达不到的诉求。这与民主大拜拜有何分别?

老民主派,大概也预了有生之年看不到中共平反六四,和中国真正走上民主之路。他们能坚持每年参加六四活动,已经十分难得。老民主派就算把六四当作一年一度的泄愤大会,然后自我感觉良好一番,这也没有所谓。但他们不是要薪火相传,让年轻一代接平反六四的棒?

我恐怕那些热血青年,以为游行呼口号,痛斥中共就可以得到民主!西方民主制度,是伴随资本主义而来。民主制度一块重要基石──法治。就是用来解决资本主义兴起所引致的商业纠纷。所以西方的民主制度其实与经济密不可分。一个健全的民主制度,更必须有良好的经济作为基础。

民主会从天而降?

六四惨剧发生后,我们出现了一批民主斗士,他们对中共确实不假辞色,要求民主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但他们从来没有告诉群衆,民主是怎样产生的,仿佛不停呼叫民主,民主就会从天而降!对于这些民主斗士,他们对民主的认识,我只能用“惊人”来形容。

王丹算是一个有始有终的学运领袖,更在哈佛取得博士。他接受一张报纸访问,形容中国今天的强大,“是只有肌肉,没有头脑。”

我不禁想问王丹,“没有肌肉的人,能有思想吗?”中国今日不错是有一些“肌肉”了,那不过才二、三十年的事呀,中国的“肌肉”能与欧美甚至日本相比吗?不要忘记,国内还有数以亿计的同胞吃不饱,穿不暖。你问他们选择要“肌肉”,还是要“大脑”?

由晚清开始,中国被西方国家和日俄欺凌百多年,人民共和国成立,政治运动连绵,国家一穷二白,不要说外人瞧不起中国,中国人也瞧不起自己的国家。直至邓小平实行经济压倒一切的政策。一向瘦弱的中国,近二十年才长回一些“肌肉”。我们向当日欺凌中国的人,展露一下“肌肉”,又有何问题?是否六四一天不平反,中国人就一天要向外人低声下气,不能昂首挺腰!

王丹与六四之后出现的一班所谓民主人士,从来没有论述民主是如何诞生,只是每年六四搞一些游行悼念,再臭駡中共一番,好像民主就会自然出现。

我称那些替六四涂脂抹粉的人为亲中盲毛,其实在民主那一方也有不少人喊民主,他们又喊民主的盲毛。不过这也无伤大雅。因为民主盲毛至少没有歪曲史实,只是不太了解民主的由来。

民运一事无成

一般民衆不了解民主也就算了,但那些作为民运的领导分子,对民主的认识,原来亦仅于情绪发泄。怪不得六四过了二十年,民运一事无成,每年的六四更沦为传媒必炒的“例牌菜”。

真正的民主制度,需要经济发展到一个阶段才会出现,就像水到渠成。民主是喊不出来,也没法用枪抢回来的。人民共和国在四九年成立,吸引不少知识分子回归,希望为建设新中国尽一分力,结果是一个并不美丽的误会。

人民共和国并非由人民当家作主,大家都把责任推到人的身上,毛泽东一人专政,固然难辞其咎。但从经济制度去看,共和国根本就未具备由人民作主的条件。中共笃信社会主义,但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也就是要资本主义成熟发展,社会主义才能开花结果。

四九年的共和国,民穷财尽,中共就算有诚意实行社会主义,也是有心无力。经济条件不足,民主发展不起来,倒过来便助长了独裁的气焰。

中共肯向钱看,虽换了另一个名,资本主义就有机会落地生根,当市场经济成为主调,民主的脚步还会远吗?中共一旦向钱看,不走向民主是不可能的了,中共不走向民主,改变现时的官僚架构,根本没法消除贪腐。中共拒绝民主,现在可以预言肯定会被贪腐所亡。

六四无疑是近代中国人的一度伤痕,可是民主人士若不从国家民族的宏观角度去看,只是老翻那度伤痕,只会与群衆愈距愈远。六四最后只会退化为民主人士与中共的私人恩怨。

六四已经过去。我相信中共的领导人不会重蹈覆辙;我更相信中国的老百姓,绝不容许这种惨剧再次出现!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